第一百八十一章 给你一个惊喜!

小说: 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 作者: 紫兰 更新时间:2018-02-07 18:45:07 字数:3368 阅读进度:181/1670

沐念初又返身回到了厨房索性刚刚做汤的时候,还剩下了一些食材,只要加点料放进砂锅煮一下就好,忙完这一切她才走出厨房。

“刘妈,待会让尧煊喝点这个汤,看他精神不好,这心肺汤是补气凝神的,正好补一下。”

“知道了,少夫人。”

刚刚看着他满面的倦容,就蓦然有些心疼,这男人简直是工作狂,完全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总是督促这别人去医院检查,却这么肆无忌惮地透支自己的身体。

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回到了客厅,发现慕尧煊正开着电视,看着早间的新闻,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早上和晚上基本都会看几眼。

没有打搅他,沐念初拎着食盒换了鞋子,打算去医院看薛瑶。

慕尧煊看了她一眼,薄唇抿了抿,显得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中午回来早点,下午带你去个地方。”

“哦,知道了。”

沐念初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早就收回了视线,闷闷不乐地回答了一句。

医院这边,周明已经买好了早餐,小小的桌子上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笼包,生煎,瘦肉粥……都快堆不下了。

“这个是周记的生煎,我记得以前你很爱吃,我专程去买了一趟,这些还不和胃口的话,我再去买。”周明将早点摆好,眼眸温柔看着薛瑶,那副深情款款的模样,哪怕是顽石恐怕也会动摇了。

薛瑶微微咳了咳,闪避了那炙热而毫无掩饰的目光,“这么多已经足够了,况且早上我也没什么胃口,喜欢吃清淡点的。”

周记的生煎,那可是大学城那边的小店才买的,离着医院起码有三十几公里。

盯着那个小小的老人头标记,薛瑶心里五味陈杂,有些东西似乎永远不变,比如包着生煎的牛皮纸袋,可是有些东西却悄无声息地改变了,外表看来完好无损,其实内里早就被胶带黏了许多遍。

知道目前自己有些过于心急,周明微微一笑,也不再逼迫她。

打开了面前装着瘦肉粥的盒子,将勺子递给她,“快,趁热吃吧,我记得皮蛋瘦肉粥你也是爱喝的。”

沐念初进来的时候,便看见这么一副景象,很和谐美好,却似乎缺少了什么。

“瑶瑶,我给你煲了大骨汤,原来你这里都这么多好吃的了,看来我应该下次带来。”拎着食盒,桌子上都没处放了,沐念初站在原地,抿着唇笑了笑,清澈的眸中有几分狡黠一闪而过。

薛瑶瞥了一眼周明,撒娇似地朝沐念初伸出双手来,“还不都是他买的,快点,念初,我想喝你做的汤。”

接触到她的目光,周明眼眸黯了黯,伸手麻利地将桌子上的早点都收拾了一些,又笑着转头对沐念初说道:“沐小姐,你还没吃早饭吧,这里买的有多的,想吃什么随便挑。”

“谢谢,我早上吃过了。”

笑了笑,沐念初将食盒打开,一股清香顿时冲淡了病房内的消毒水味道,让人格外的有食欲,薛瑶不等打开,已经迫不及待地用勺子舀了一口。

满意地砸砸嘴,俨然一副厨师范,随后装模作样地点评道:“嗯,不错,可以出师了。”

“你就快点喝吧,还堵不住你的嘴,我这厨艺早就出师了。”

“话说以前你做好后,我都是你的试验品,要我说你第一次煲的汤,我为了不打击你的信心,很违心地说好吃,这才成就了你今天的厨艺。”薛瑶喝了一大口,嘴里吃着冬瓜含糊不清地说着,汤汁香而不腻,这味道太好,恨不得将舌头都吞下去。

“意思是你还要我感谢你不成?”沐念初失笑。

两人笑笑闹闹地说了好一会儿。

想起曾经的日子,多少有些感慨。

离开医院之后,沐念初原本还打算去沐氏集团,想要打听一下有没有江云宸和许芸的消息。

那两个人自从出了警局之后,就像是大海蒸发了一般,彻底消失了踪迹。

想起慕尧煊曾经说过的话,沐念初不觉有些心惊胆战。

……

车子离开了慕家别墅,往市中心驶去。

看着这条路线,似乎也不是往慕家老宅去的,奇怪,慕尧煊到底要带她去哪里?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终于沐念初坐不住了,开口问了出来,每次都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不知为何就有些心理阴影。

特别是上次好好的庆祝生日,原本一个惊喜差点变成了惊吓,后来慕尧煊每次说要带她去个地方,她都有些惴惴不安。

看了她一眼,慕尧煊轻描淡写地开口,“到了你就知道了。”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能告诉她才怪了。

看着慕尧煊身子朝后仰靠在座椅上,微微闭目休息,原本沐念初见她昨晚睡得晚,不忍打搅他,可是心里又实在有些痒痒,而且又不告诉她目的地在哪里,如坐针毡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百无聊赖之际,盯着慕尧煊的侧颜出神。

这男人不管怎么看,都很养眼,真正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侧面线条硬朗帅气,精雕细琢一般,浓密的睫毛扑扇着,深邃的眼窝,修挺德鼻梁,喉结微微滑动,呼吸清浅,颈项线条优美漂亮……

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似乎是声音有点大,慕尧煊突然睁开了眼睛,她一惊立刻收回了视线,转过脑袋,忐忑不安地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指,掩饰着瞬间的慌张。

“看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沐念初,你还有没有一点出息。”很嫌弃的语气,慕尧煊眸中闪过一丝笑意,笨女人,还以为他真的睡着了,没发现她的小动作。

原本还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结果被人当场抓住,沐念初脸一红,便也放弃了狡辩。

眼睛骨碌碌转了转,笑眯眯地盯着他,一副恶霸村花调戏良家小公子的感觉,“没出息,这么好看的男人,当然要多看两眼才够本。”

哼,看谁噎的过谁,她伶牙俐齿也不只是浪得虚名。

果然,慕尧煊收回了视线,高冷地扔下一句话,“不知羞。”

原来一向冷酷冰块脸的慕尧煊还会脸红的啊,原来他也不是那么厚脸皮哎,沐念初就和发现新大陆一般,凑了过去,两只手扒着他的手臂,想要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沐念初,你再闹,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了。”呼吸似乎有些不稳,语气中暗含威胁,慕尧煊低头看着主动投怀送抱的沐念初,眼眸深了深。

看着他那火热的眼神,以及紧紧贴在身侧的手臂,身上也没来由传来一阵热意,有些口干舌燥,但慕尧煊可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吓得她停止了玩闹的心思,从慕尧煊身上下来,乖乖地坐好。

其实她也就只是耍耍嘴皮子的本事,而慕尧煊可是会付诸行动的,两相比较,她还是很不划算。

车子这时候也停了下来,方腾看着车后座的两人打情骂俏,不由会心地笑了笑。

“尧煊,这你就不够意思了,让我们这些客人在这等着,你这东道主倒是来的这么晚。”车门刚打开,贺承俊就跑了过来,劈头盖脸地先埋怨了一通。

慕尧煊抬眸扫了一眼贺承俊,淡淡说道:“我这主人还没来,你这客人倒是挺积极的。”

“你……”贺承俊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懒得理他绕过车子,殷勤地为沐念初打开车门,“女神,终于等到你了,来慢点,今天你可是这里的主人,这一切都是为你准备的。”

下车之后,沐念初感觉有点懵,这什么地方啊?

在a市这么多年,似乎还没见过这样一个地方,而且贺承俊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她询问似地看向慕尧煊,对上他含着笑意的眼眸,“进去看看喜不喜欢,这里是专程为你买下来的。”

专程为她买下来的?

看着那朱红的大门,斜飞的挑檐,大门两边两只金灿灿的狮子,历经风霜的样子。

她狐疑地走了进去,发现这是一座古色生香的园林,而且是趋向于苏州园林那种,亭台轩榭、假山、八角亭,布局巧妙,还有成片的林木,看着似乎是梅花树,就和那个拍卖会园子的风格相似。

但整体比青玉楼更加的精致,美轮美奂,俨然一副晕开的水墨画。

慕尧煊看着她惊喜地瞪圆了眼睛,知道她心下欢喜,也微微勾了勾唇,“那些是梅花,知道你喜欢就让人专门开采了一块出来,冬天的时候就开花了。”

“谢谢你,尧煊,我从来没收到如此美好的礼物。”沐念初惊喜地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表达了,站在原地,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

“你喜欢就好。”

迎面走来一个老伯,穿着也比较复古,淡蓝色的长袍,微微花白的胡子,笑起来一抖一抖的,倒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慕尧煊朝着他点了点头,“程伯,以后这里还要你多加照管了。”

“大少爷这说的什么话,是我老程应该做的。”说着微微俯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大少爷,少夫人,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贺承俊也屁颠屁颠地跟在后边,“怎么样,还喜欢吧,这园子可也花费了我不少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