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隐藏的秘密

小说: 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 作者: 紫兰 更新时间:2018-02-07 22:27:40 字数:3355 阅读进度:281/1670

这大厅内布置也是无比的奢华和精致,恒温的中央空调,铺满每个角落的羊毛地毯,充满了现代化气息。

这和外边的那些古色生香的建筑似乎有些不搭调,但是却又不让人感觉到违和,可见这屋子的设计者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将古典元素和现代主义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很远便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几人,安文德脸上带着笑意走了过来,“慕大少爷和贺少,能来这次宴会,我安某真是面上有光啊。”

按理说这安文德可是安氏家族的当家,也是这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算起来也比两人高了一个辈分,此刻反倒是摆出一副谦卑的姿态来,慕尧煊和贺承俊对视了一眼,彼此了然,看来还是老狐狸一个,姜还是老的辣啊。

比起安明宇来说,这安文德还是最难对付的一个。

伸出和安文德虚虚地握了握,慕尧煊淡淡地开口,“安伯伯真是客气了,按理是我们两人该去和您打招呼。”

安文德爽朗地笑了笑,“这些礼节什么的都不重要,今天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宴会,平日里大家也都忙,难得见面,今日两位尽兴,这位是……”

视线从慕尧煊身上移开,在看见他身后沐念初的时候,安文德震惊地合不拢嘴,原本威严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激动和兴奋,眼眸里情绪更是复杂,是高兴又像是畏惧,简直变幻莫测……

像安文德这种一辈子在商界打拼,早就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此刻情绪这么激动,险些都要失控,在场的众人也都是一阵疑惑。

“爸,您怎么了?没事吧?”安明宇之前早就料到他见到沐念初该是什么反应,却没想到会这么激动,嘴唇哆嗦着几乎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于是提高了语气,有些提醒地说道。

沐念初也是疑惑,她明明是第一次见到安文德,可是对方眼里的情绪却让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保持着和镇静,嘴角带着客气的微笑说道:“安伯伯,您好,我是沐念初,尧煊的妻子。”

实在是太像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就像是照片中的人又活过来了一样,感觉到安明宇有些焦急的声音,以及面前那张带着微笑的脸孔。

安文德一瞬间像是灵魂出窍神游了一圈又回到了身体,才反应过来,还有些恍惚的样子,脸色也恢复了几分,“原来是慕家少夫人,实在是欢迎,欢迎。”

可见安文德还是有些激动,一连说了好几个欢迎,目光中这才从沐念初身上移开。

在脑中飞速地搜寻,自己之前有见过安文德吗?可是根本就没任何印象啊,难不成对方是认错人了,沐念初满头雾水,抬眼去看慕尧煊,发现后者脸色深沉,也是一副沉思的样子。

这边简单地寒暄了一会儿,安文德急匆匆地离开了宴会,将安明宇拉到一边。

“慕尧煊的那个妻子,你对她熟悉吗?”说话的声音还透着些许激动,仔细听还有些焦躁,安文德高兴的瞬间内心又涌上一阵恐慌来。

她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葬生火海了,当时是他亲眼看见她的尸体从那栋别墅被拉了出来,身上的珠宝,衣服都证明是她,安文德那时候怎么也不愿相信,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烧的面目全非,而且那还是他最心爱的女人。

安明宇抿了抿唇,知道现在或许能打探出什么来,开口说道,“我只知道她就是沐氏集团的千金,沐震威生病去世后,就只剩下她这么一个女儿。”

“你说什么,她是沐震威的女儿,不可能,不可能……”安文德摇了摇头,嘟囔地说道。

“爸,你到底瞒着我什么?”安明宇见他似乎不愿多说,不由急了起来,索性也摊牌了,“那张照片,我都看见了,沐念初和照片上的女人一模一样。”

“混账,你什么时候看见的照片?你背地里瞒着我做了什么事?”安文德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这件事他本以为是个不会有人知道的秘密,岁月将他永远地尘封,这样或许对谁都好。

“我没做什么,就不小心看见了那张照片,爸,她到底是谁啊?”

“这些事情你别打听了,和你没关系。”安文德有些敷衍地摆摆手,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临走之前说道:“你现在只要打理好公司的事情,别让你的叔叔伯伯挑出你的毛病来,我就谢天谢地了。”

没有得到想知道的答案,安明宇有些丧气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爸。”

……

回去的路上,沐念初越想越不对劲,瞥了一眼身侧的慕尧煊,他似乎靠在身后在休息,微微闭着眼睛,这个角度看过去睫毛纤长,俊脸轮廓俊朗。

“尧煊,你说安明宇的爸爸怎么好像认识我似的,可是我才第一次见他。”沐念初有些郁闷地说道。

闻言,慕尧煊睁开了眼睛,深邃的眸子漆黑如同黑曜石一般,散发着邪魅的光芒,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可能他认错人了。”

对于这么一个明显敷衍的答案,沐念初更加不满地嘟了嘟嘴,见对方有些意兴阑珊,似乎没放在心上,她有些没劲地将目光投向窗外。

街上人来人往,灯光交相辉映,夜色迷离而旖旎,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几对年轻的男女说说笑笑地从街道穿过去。

“怎么了,不高兴了?”

见她情绪低迷,慕尧煊凑了过来,在她耳边说道,另一只手也趁机从她背后伸了过来,将她娇小的身子环在臂弯里。

原本还嫌弃慕尧煊只顾着休息,不理她,这会沐念初被他如此亲密暧昧的动作给弄得有些面红耳赤,特别是他下巴上冒出的青茬还故意在她脸颊上摩擦着,有些痒,有感觉到身体内像是有股电流通过,眼神都不知道要看哪里好了。

“别靠我这么近,太热了。”沐念初有些不自然地推了推他的身体,可是对方却纹丝不动。

慕尧煊眼眸沉了沉,手臂紧了紧,将她搂着,呼吸喷洒在她的脖子边,惹得沐念初一阵战栗,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听得他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似乎还有些撒娇耍赖的意味,“让我抱一下,好久都没有抱抱你了,念初,和我回去吧,这段时间我很想你。”

印象中,慕尧煊似乎从来没用过如此失落又低迷的语气,而且她似乎能感觉到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透着的期待和小心翼翼,不由让人感觉到一阵难过。

沐念初只感觉到五脏六腑都被一根看不见的丝线给扯了扯,靠在他温暖宽厚的胸膛,沐念初也停止了挣扎,乖乖地任由他抱着,而后点了点头。

“念初,你真的答应了?”见她乖乖地点头,慕尧煊语气里透着一丝欣喜,更加收紧了手臂,差点勒的她透不过气来。

“回去倒是可以,但你不能乱来。”

沐念初义正言辞地说道,因为就在刚刚两人身体拉扯间,她明显地觉得慕尧煊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而且身体也似乎滚烫了许多,看来某人还真是一点就着,忍得很辛苦呢,她有些坏心眼地想着。

慕尧煊立刻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盯着她,像是被丢弃的猫儿一般,惹得沐念初忍俊不禁。

不过虽然是提前打了招呼了,可是这一晚过得实在是让人愤怒。

早上起来的时候,沐念初觉得全身都被碾过了一般,就算是以前和薛瑶一起去爬山也没这么累过,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房间,头顶是那盏橘黄色的水晶吊灯,卧室内的摆设都和从前一样,似乎从来没有变过。

她揉了揉酸痛的身体,偏过脑袋迷蒙地看了一眼,身侧哪儿还有慕尧煊的影子,又伸出小手摸了摸温度,冰冷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来的,不过看样子有些时间了。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闹钟,差不多八点多,也还早,沐念初翻了个身,背对着明晃晃的窗户,又眯着眼睛想打个盹。

迷糊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身侧柔软的床铺往下陷了陷,沐念初这才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还有些睡眼惺忪,只看清眼前的男人眸色沉沉地盯着她,随后俯身下来,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感觉到嘴唇上印上一吻,微凉带着好闻的气息。

沐念初被吻得有些晕头转向,差点都无法呼吸了,小脸更是涨得通红,无助地眨巴着眼睛,这边慕尧煊才慢悠悠地放开了她,看着她娇嫩的红唇微微肿起,眼眸透着迷惘。

刚睡醒的缘故,小脸还有一丝酡红,不自觉间散发的娇媚十分勾人,只是一瞬间慕尧煊的呼吸就粗重了起来,那双深邃的眸中带着一丝压抑的**。

“让我起来,我要洗……”最后一个字,还未说完,沐念初的唇便又被某人给堵上了,心里无比的愤怒,还是慢了一步,都折腾一晚上了,这男人还是人吗?

野兽变得吧,身体不会垮掉嘛,是电动的吧?

心里将慕尧煊埋怨了几十遍,可是不一会儿身体就在慕尧煊温柔的挑逗下,软成了一滩水,索性也放弃了抵抗,有轻微的"shenyin"从紧闭的唇齿间溢出,慕尧煊听见之后,双眸一沉,明显的越发兴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