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第85章 北宋婚宴

小说: 一生我只爱你 作者: 乌篷船 更新时间:2018-11-09 04:23:07 字数:4474 阅读进度:403/408

曾经的遗憾,今日弥补。

今日的遗憾,如何补偿?

◆◆◆◆◆◆◆◆◆◆

洞房的门楣上,挂着段彩席,下面被剪破。当方羽走进洞房的时候,闹婚的人就争着扯碎彩帛,又讨要红包,这叫“利市缴门”。

呃……好吧……

方羽进了洞房以后,和新娘并肩坐在床上,等待接下来的拜堂。

方舟看的一愣一愣的,心中颇为纳闷:怎么大家都不走?难道要看着他们两个“啪啪啪”么?

只见方羽手执木笏,两匹结成同心结的红绿彩组头挂在手上的木笏上。一新娘手里。方羽倒退着把新娘牵到堂前,一位女性亲属,用机杼缓缓挑开新娘的头盖。

柳诗妍羞答答的露出花朵一般的绝美容颜,这一刻,不仅方舟,就连方羽都看的惊呆了。

只见两人先参拜祖先牌位,然后再参拜长辈之后,新娘倒行牵着方羽回到洞房。

然而回到洞房,事情远没有完,还要完成一番重要的程序:

第一,夫妻对拜,然后坐于床上。

第二,礼官撒帐,把金银线、彩钱、杂果撒在床上,祈愿富有的生活。

第三,用彩丝连接的两只酒杯喝交杯酒。喝完后,两只酒杯一仰一覆放在床下,寓意大吉大利。

第四,礼官各取方羽和柳诗妍的一束头发,结在起,名日“合髻”。象征生死相随、白头偕老。

——嘿!这不就是所谓的“结发夫妻”么,难道就是这么来的么?方舟看的饶有兴致。

接下来,方羽摘下新娘头上的花,新娘解开他衣服上的绿抛纽,然后掩上帐子。

方舟大吃一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就要“啪啪啪”了?这宋朝也太开放了吧?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只不过是洞房中的一个仪式:新人换装。

最后,礼官领着方羽和新娘来到中堂,参谢各位亲友,接受他们的祝贺。

而后,酒宴正式开始,男女双方的亲友互相敬酒,行“新亲之好”礼,当然,这边只有方舟一个人,所以他喝了不少酒,不过好在宋朝的酒度数都比较低,要不然,他早就趴下了。

“今天,是乞巧节,是小女的生日,同时也是姑爷的生日,更是两人成婚的大喜之日!在这三喜临门日子里,希望两人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柳员外的话音刚落,掌声四起。擦!两人居然同月同日生,难道真的是缘分?不知道我的她在哪里哦!方舟急不可耐的落座之后,和每位客人一样,面前先是有环饼、油饼、枣塔、果子这些餐前点心,还有猪、羊、鸡、兔、鹅等熟肉作为凉碟。

喜宴上,美酒自然少不了,按着喜宴的程序,一共要饮九盏酒,共享美食。

第一、二盏酒,是大家恭贺柳员外觅得好姑爷、以及祝贺新人这样的仪式。两盏酒一下肚,宴会的气氛就活跃起来了。接下来,每一盏酒,就会新上几道菜上来,这也是宋朝酒宴的习俗。

第三盏酒倒满,四道菜点就摆在方舟面前:下酒肉、咸豉、暴肉、双下驼峰角子。他牢记方羽的话,一定要慢悠悠地吃,别撑饱了后面的大菜只能干瞪眼吃不下。

第四盏酒,配的菜是:炙子骨头、索粉和白肉胡饼。

第五盏酒,方舟品尝到:群仙炙、天花饼、太平毕*饭、缕肉羹和莲花肉饼。

第六盏酒,端上来的是:假鼋鱼、蜜浮酥捺花。

第七盏酒,配菜是:排炊羊胡饼和炙金肠。

第八盏酒,尽管方舟已经酒足饭饱,但还是尝尝:假沙鱼、独下馒头和肚羹。

第九盏酒,该吃饭了:水饭和簇饤下饭。喜宴圆满结束。

在整个喜宴过程中,和菜品一样,每一盏酒,都会伴着不同的文娱表演。内容有杂技杂剧、歌舞器乐等,好不热闹。

这富人家结婚就是不一样,不仅好吃好玩更有好看的,哪像自己结婚,寒碜的紧。借着酒劲,他跑去和二哥说想要结婚,求帮忙物色一个,要求嘛,知书达礼、温柔贤惠,最主要的是,脸蛋一定要漂亮,身材一定要好。到最后,他干脆说,呶,就像嫂嫂这样的!

话音刚落,众人一片哗然。而他似乎还未曾觉察到自己说错了话,恭恭敬敬的作了一揖,道:“都说宋朝女子温柔贤惠美丽端庄,恳请哥哥给弟弟物色一个,感激不尽!”

喝多了吧你,这是什么场合?方羽冲他白白眼,见他认真的劲,不觉又好气又好笑。倒是柳员外乐呵呵的走过来,说道:“我兄弟家倒是有一女,姓柳名玉芙,年方二八,有闭月羞花之貌举案齐眉之德。但任凭说媒之人如何花言巧语爹娘如何苦口婆心均无动于衷,若是方三郎能够与她结为百年之好,当属一段佳话。”

方舟闻言大喜,如此孤傲的女子定然有倾国倾城之貌和满腹才华,这不正是自己苦苦追求的么?他当即央求方羽:“长兄为父,请二哥为兄弟做主!”

柳员外呵呵笑道:“莫急莫急,此事还需仔细商量。”

方羽道:“丈人言之有理。兄弟,听兄长一句,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否则适得其反。”

方舟道:“怎么适得其反?娶老婆两情相悦,最多请人说个媒相个亲不就完了?二哥推三阻四的,有了老婆就不拿兄弟的事当回事么?”

方羽哈哈一笑,道:“你我是一母所生的亲兄弟,兄弟的事便是哥哥的事。听哥哥一句话,这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礼数自然要周全。”

“那依哥哥看,此事有几成把握?”

“倘若如此前去,一成,或许一成都没有。”

“那依哥哥看如何才有把握?”

“呃……有些难度。”

“再难也要娶!”

方羽哈哈大笑,这厮,吃了秤砣铁了心,还非柳玉芙不娶了!拉着方舟坐下来,两人一边吃酒一边聊天。

他告诉方舟,听丈人话讲,此女眼光甚高,如若没有功名,怕是难以如愿。

怎么,要考试?方舟的头“嗡”的一声大了。这宋朝考试究竟是怎么样的?是不是跟现代一样发一张试卷?

“别看我,我不知道!”

“要不,二哥,你先去试试?”

“开什么国际玩笑……”

哪知方舟“蹭”的站起来,高声宣布:“诸位诸位!大家静一静!二哥说了……哦不!姑爷说了,准备参加科举考试,博取一个功名,不负嫂嫂的一片深情!”

“我几时说过……”方羽暗中拉了拉他的衣角。

方舟道:“你不会辜负嫂嫂的一片深情,对么?”

“对!”

“所以你会参加科举考试的,对么?”

“这……”

“曾经的遗憾今日弥补,今日的遗憾如何弥补?”

方羽点点头,站起来说道:“兄弟所言甚是,兄长听你便是,不如你我二人一同赴考。”

“我哪行?”

方羽哈哈大笑:“有兄长在,不行也行!不说进士,弄个探花还是有把握的!有了功名,何愁那柳玉芙不嫁给你?”

方舟大喜:“一切拜托哥哥了!”

兄弟俩勾肩搭背把酒言欢直至深夜。

喜宴结束后,方羽将所有意图前来闹洞房的亲朋好友拒之门外,独自一人来到屋里,见柳诗妍盖着红盖头在床上端坐着,曼妙身姿若隐若现,不由心中大动。

望着眼前的柳诗妍,他仔仔细细从头到脚打量着。简直是世间尤物,柳诗妍那巍巍颤颤的双峰,在喜服映衬下饱满娇挺,呼之欲出,看的方羽结上下涌动。

“娘子真美!”

方羽发自内心的感叹道。言罢便坐到柳诗妍身旁,将她的新娘服拽到了肩下,露出圆润单薄的肩头和洁白的臂膀,在柳诗妍的颈侧来回啃咬亲吮,弄出一片片颤栗的红印。

方羽攫住柳诗妍的红唇,沿着她的唇形轻轻的添着,柳诗妍羞答答的伸出香舌回应着,两人的唇舌纠缠在一起。

感受到柳诗妍的回应,方羽倍受鼓舞,两手分别手按住柳诗妍的脑袋和下巴,更加凶猛而急切的品尝着她的香唇。

柳诗妍被吻的呼吸不畅,只得扭开头去,一边尽力回应一边求道:“官人……慢一点……嗯……”

此时房门紧闭,房内灯火朦胧,发出一阵阵销魂的舒服叹息,格外诱人心魄。纱窗上映照出方羽的身影,仿佛要把她揉碎到身体里去。

柳诗妍身上香汗淋漓,那股女人的味道越发弥散开来,刺激着方羽狂热的欲望和野性,突然只听“嘶啦”几声,柳诗妍的婚衣几下就被方羽扯开……

房间内烛光通明,春意昂然,不知名的虫儿不再欢快的鸣叫,月亮也羞涩的躲进了云层中,一切突然变得静悄悄的。

“对不起娘子,我现在不能这么做……”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欲望。他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柳诗妍才十五岁,一定要克制克制再克制!

“官人是不喜欢奴家么?”她的眼中噙着泪水,对于她来说,这是莫大的羞辱。

他知道对于她来说是不可理解的,他一边亲亲吻着她,一边深情款款的说道:“娘子,请相信我,今生我永远爱你,但我此刻真的不能!”

“这是为何?”

为什么?因为你才十五岁啊!可口中却说道:“等见过了我爹娘再行夫妻之事为妥。若是此刻我迫不及待,怕是有违父母之命。真的对不起!”

柳诗妍玉手轻掩,眼角挂着泪珠,脸上洋溢着一抹幸福的娇羞,枕在丈夫的臂弯里,柔声道:“官人休要说抱歉,奴家今生认定,从今往后永远是官人的人。”

“娘子,有件事我要坦白。”

“官人不必言重,有事但说无妨,奴家依从便是。”

“先说好了,我说出来你可不许惊讶,更不许骂我。”

“官人说笑了。官人一切都好便是妾身最大的福。等过两天见了公公婆婆,奴家一定好好侍奉二老,做一个好妻子,好媳妇,再给官人生个一男半女……”

方羽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我们会有三个孩子,老大是男孩,老二和老三是女孩。”

“官人怎知?”柳诗妍瞪大了眼睛,显然一脸疑惑。

于是,方羽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的叙述了一遍。柳诗妍愣愣的听着,继而掩口娇笑,笑得花枝乱颤。

“娘子笑甚?”真是的,有这么搞笑吗?

“官人多半是醉糊涂了。”

“我才没有,我告诉你啊……”方羽叽里呱啦说了一通,见怀里的柳诗妍没了动静,低头看时,她已然蜷缩在他的怀里香香甜甜的睡着了。

第二天直到午时,方羽才从屋内出来,满面红光,婢女立刻打了水来。洗漱完之后,他便找柳员外去了。

他前脚刚走,柳诗妍房间的门便开了,只见她脸色潮红,破瓜之后的她给人感觉更加娇媚无比,风情万种。婀娜纤细的柔软柳腰,配上浑圆的玉股和饱满的酥胸,肌肤白嫩、曲线窈窕,简直迷人之极。

今日,她穿的是柳青色窄袖对襟襦衣,下着月白百褶罗裙,褶裙轻薄贴身,将玉股裹出浑圆曲线,对襟襦衣被胸脯撑得鼓鼓胀胀,随着呼吸而轻轻颤动,一如既往般掩不住的娇媚风韵。

这时,婢女来报:老爷有请。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