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章 游子回家

小说: 一世兵王 作者: 我本疯狂 更新时间:2018-01-22 18:42:46 字数:3002 阅读进度:410/1522

两个半小时后,飞机准时在燕京国际机场降落,滑向机场早已定好的停机位。

飞机停稳,空姐开始引导旅客下机。头

等舱里,秦智随意地将小毛毯丢到一旁,然后站起身,赫然看到同在头等舱的秦风和李雪雁两人分别将各自的毛毯叠了起来,放在了座位上。

这个发现,让他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我安排了人来接机,需要送你们吗?”

话音落下,秦智将目光投向了李雪雁,他虽然在话中说是你们,但实则是对李雪雁说的。“

不用劳烦秦书~记大驾,我们自己坐车回。”李雪雁摇摇头,拒绝了秦智的“好意”。

秦智闻言,不再用热脸去贴冷屁股,率先拎着公文包下机。二

十几分钟后,秦风与李雪雁用滴滴软件叫好了专车,来到等车的地方。“

明天你和伯父、伯母走之前一个小时告诉我,我赶过去与你们回合。”眼看自己喊的专车就要到了,李雪雁开口说道。“

嗯。”

秦风点点头,然后道:“等过年的时候,我去家里拜访叔叔阿姨。”愕

然听到秦风这句话,李雪雁先是一怔,而后心中充斥着感动——尚且连秦家人都不看好秦风,何况李家人?

在她看来,如果秦风到时候真的去了,包括她父母在内的李家人不会开批斗会,但也不会对秦风表现出多么热情。“

你有这份心就行了,形式走不走都无所谓。”感动过后,李雪雁笑着说道。

“就这么定了。”秦

风露出了大男子主义的一面,直接拍板定了下来,李雪雁为了他做了很多事情,也付出了很多,他应该为李雪雁做点什么。“

回头再说吧。”

李雪雁本想说什么,但看到滴滴专车已经到了,便改口道:“我先走了。”

“好。”

秦风应了一声,然后目送着李雪雁乘车离开。

五分钟后,他乘坐一辆丰田凯美瑞前往燕京陆~军总~部。他

的家如今在总~部大院里。这

一切,只因为他的父亲秦卫国目前在燕京陆军~总~部担任副职,同时还兼任着御林军的一把手位置,为了工作方便,便选择住在总部大院里。

一个小时后,秦风乘车抵达了总部大院,然后并没有让司机开车进去。

因为,他知道,像这种地方,不是外来车辆可以进入的,即便是内部系统的车辆想进入,也要报备,经审核、批准后还要对车辆和乘坐人员进行严格的检查。“

您好,同志,这里是军事禁区,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当秦风拎着包走到门口的时候,站岗的士兵伸手拦住秦风的去路,客气地问道。“

你好,我是秦卫国的儿子秦风,要回家。”秦风客气地回应着,然后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道:“这是我的身份证。”

“好的,请您稍等。”听

到秦风的话,站岗士兵先是一愣,然后连忙双手接过身份证,语气比之前更加客气。

话音落下,他拿着秦风的身份证进入门卫房,开始核实秦风的身份,确定秦风身份无疑后,再向上面请示、汇报。

三分钟后,站岗士兵重新回到秦风的面前,将身份证交给秦风,然后敬礼道:“经核查,您的身份没有问题,上面首~长允许您进入。秦首~长住在号楼,您一直直走,然后穿过操场,右拐就能看到。”

“谢谢。”秦

风微笑道谢,然后拎着包,迈步走进了大院。陆

军~总~部大院的前身是燕~京~军~区大院,后来随着部~队改革,成立了战~区,变成了现在这样。大

院里除了威武气派的办公楼之外,还有一栋栋火柴盒式的二层小楼。

那些二层小楼已经有些年代了,都是首~长~们的住处。在

二层小楼的前方是一条小路,道路的两旁栽满了白杨树,那些树的年龄比二层小楼要久远得多,都长得很高了,但因为正处冬季,叶子全部落了,光秃秃的。秦

风的父母住在号小楼,这也从侧面印证了秦卫国的身份和地位。“

小风!”秦

风快要接近号小楼的时候,提前下班的周玲,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看到秦风走来,连忙挥手。

她虽八年未曾与秦风见面,但秦风每年都往家里邮寄照片,而且她在过去大半年里也一直在关注秦风,对于秦风现在的模样很清楚。“

妈!”听

到母亲的呼唤,看到母亲招手,秦风应了一声,然后快步跑了过去。“

慢点,慢点,妈上年纪了,眼花得厉害,你跑这么快,妈都看不清你了。”周玲一个劲地说着,实则即便她没有眼花,也无法看清。

秦风虽然没有动用暗劲,只用肉身力量,但也速度快若闪电。很

快,在周玲喜悦的等待中,秦风来到了她的身前,直接给了她一个熊抱:“妈,想死儿子了!”

“你小子少贫,那么想我,怎么也不主动给我打电话?”

周玲这般说着,心中像是吃了蜜一样甜,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来,让妈看看。”话

音落下,周玲挣脱秦风的怀抱,然后双手捧起秦风的脸,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那感觉仿佛秦风的脸上长了花一般。

“成熟了,内敛了,沉稳了,更帅了!”

约莫半分钟后,周玲才放下手,这般评价道。

“——”面

对周玲的赞誉,秦风感到一阵脸红,然后道:“妈,人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依我看啊,慈母眼中出帅儿啊!”“

谁说的,那是我儿子本来就帅!”

周玲笑呵呵地说着,然后拉着秦风走向号小楼。

嗯?周

玲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秦风不由一怔,脑海里瞬间蹦出小时候被母亲牵着走的画面。那

时候,他还小,走路不稳,母亲每次走到哪里都会拉着他,生怕他摔了、碰了。

如今,他已经长大,母亲已经年过五十,头上也有了白发,腰也微微有些弯了,但母亲依然牵着他的手,带他回家。

“或许在母亲心中,我永远都是孩子吧。”秦

风如是想着,心中暖烘烘的,任由周玲拉着他走进了号小楼。

小楼从外面看有些旧了,但里面是重新装修的,但装得很简单,白色墙壁,木质家具和地板,给人一种复古、怀旧、刻板的感觉,感受不到丝毫的新时代气息。除

了墙壁上挂的字框: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

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014年颁布的。

“你爸下午有个会,开完就回来。”

进入房间后,周玲松开秦风的手说道:“我继续去弄菜,你可以先四处看看,然后可以看看电视,或者陪我聊聊天。”“

嗯。”秦

风点点头,然后开始在家中转悠。

小楼是四室两厅的格局,一楼主要是客厅、餐厅,二楼则是三个卧室和一个书房。

其中,只有两个卧室里摆着床,其中一个卧室是秦卫国和周玲夫妇的,而另外一个卧室则是秦风的,卧室里摆满了秦风前往部队前的物品,包括各种玩具枪、玩具刀。看

到这熟悉而陌生的一切,秦风心中如同打翻的五味瓶,唏嘘不已。

“小风,你爸回来了!”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母亲周玲的声音。

“知道了,我马上下来!”

秦风大声回应着,然后调整了一番心绪,快步离开卧室,下楼。很

快的,他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了父亲秦卫国。

秦卫国穿着一身肩章绣着金星的军装,抬头挺胸地坐在沙发上,用一个白陶瓷的杯子在喝水。他

的脸庞与秦风前往部队前没什么两样,依然是那般坚毅,但脸上多了一些皱纹。他

摘掉了军帽,头发之中掺杂着一些白色。

他努力地挺直着脊梁,但依然有那么一丝弯曲。

父亲老了。看

到这一幕,秦风停下脚步,心中微微一痛。

p:第一更,今晚三更,下一更十一点半之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