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渣男基因实在强悍,这小子将来八成和他爹一样风.流

小说: 一遇总统定终身 作者: 明珠还 更新时间:2019-04-15 22:37:16 字数:2284 阅读进度:484/877

想到那个人,宋宓儿就觉得头疼。

回国当晚她在公寓洗完澡出来,江沉寒竟然坐在她家的沙发上,几乎没把她给吓一个半死。

后来那渣男眼瞧着就要精虫上脑解皮带睡她,她又怎么可能让自己再重蹈覆辙?

牙尖嘴利的冷嘲热讽了一番,第一次看到江沉寒气的脸色铁青的样子,宋宓儿只觉得解气无比。

再后来他怒气冲冲的离开,这半年都没出现在她眼前,她心里这块石头才算放了下来。

江沉寒那样心高气傲又吹毛求疵的男人,怎么可能再放下身段纠缠。

所以,她暂时,应该是安全了……

只是,想要彻底消除这个隐患,她该怎么办?

重活一世,她怎么会看不明白这个社会的肮脏阴暗和不公平一面呢?

尤其在浮华名利的娱乐圈,根本不是说你有一张脸和超人的演技,就能稳稳的拥有一席之地。

如果背后没有强大的靠山和财团势力支持,销声匿迹都只是小事,被人眼红打压设计死于非命也不是没有。

她原本在娱乐圈就树大招风死敌无数,从前的宋宓儿白痴而又嚣张,谁会喜欢这种人呢?

现在事已至此,她就算是做小伏低也只会沦为笑柄而已。

帝都顶级豪门就这么几个,江沉寒和厉慎珩关系这般亲厚,自然是个中翘楚。

她往哪再去找一个能比江沉寒还牛的人物来抱一抱大腿?

那个……赵家的,赵承巽?

好像曾对她有过那么一点意思,但是赵家已经快要销声匿迹了,那赵承巽自请去边疆,一辈子都不能回帝都来,自然是指望不上的。

裴家?

宋宓儿忽然激灵一下坐直了身子,裴家……她好像想起来了一点什么。

前世,静微离开帝都惨死之后,她在帝都又苟活了几年,因为被白彤那贱人算计,再也无法翻身,后来染了毒,一步一步堕落到深渊……

她死前最后那一年,接触了很多三教九流的人物,那些人醉后往往口无遮拦,她记得她听一个人说过裴家的辛秘……

好像是裴家一直在绸缪着总统之位,暗地里蝇营狗苟,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

包括……

宋宓儿绞尽脑汁的回想,她那时被毒品害的神志不清,终日浑浑噩噩,哪里会上心这些事,只隐约想起好像事关总统秦钊的一桩丑闻……

那桩丑闻真的传的沸沸扬扬,直接导致了秦钊被弹劾下台,厉慎珩于风雨飘摇中接任总统之位,辅一上台几乎就是四面楚歌,他颇是废了很多心力,才稳住局面。

而厉慎珩上台不久,秦钊就因为之前急怒攻心病倒的缘故,渐渐病势沉沉,没有两年就去了。

而前任总统夫人宋枕词,也在丈夫离世之后,自尽而终。

这些事,对厉慎珩的打击极大,加之之前静微的惨死离世,双重打压之下,他那些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手段极其的狠辣凌厉。

也因此镇住了a国的各路政党,换来了那些年政局的清明平稳。

再后来,她也死了,又发生了什么,她是真的完全不知道了……

但是,现在既然她想起来了一些前世的事,那么她见了静微之后还是第一时间赶紧告诉她的好。

宋宓儿和a国民众一样,都十分喜欢秦钊这位总统,因为他亲民而又慈和,做了很多有利民生的好事,大事。

她心里也根本不希望秦钊真的被这莫须有的丑闻给害了。

还有那位美丽端庄的总统夫人,因为她膝下无子,所以她毕生都在从事儿童救助慈善事业。

她曾很动情的对民众说过一句话:我无儿无女,这天底下的所有孩子,我都当作是我自己的孩子,我会把一个女人,一个母亲能给自己孩子的爱,尽数的给予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孩子……

可是就是这样温柔亲和的总统夫人,后来却受不住那一系列打击,追随亡夫而去。

宋枕词的死,对于宋宓儿震动极大,当时厉慎珩整个人都崩溃了,几乎没能撑过去。

而a国无数民众更是日夜在总统府前请愿,要为他们昔日尊敬的总统夫妇讨一个公道,为他们正名。

她不知道后来结果怎样,因为她也痛苦不堪的死去了……

这一世,她不再痴傻的丝丝缠着江沉寒,她的孩子也不会因为她吸毒终日浑浑噩噩的缘故,下落无踪。

静微会一直和厉慎珩在一起,没有那个渣男宋业成的插足,她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们会很幸福的在一起……

她也希望,总统先生秦钊和宋枕词,能恩爱平凡的白头到老。

多好啊,这一世再不会重复上一世的悲剧了,她会尽她最大的能力,让静微和厉慎珩将来的路,尽量再平顺一点,再平顺一点!

静微到的时候,正看到宓儿面前摊开了一堆剧本,而她,正托着腮发呆,眉头一会儿皱起来,一会儿又舒展开,不知在想什么。

“宓儿?”静微轻唤了一声,宋宓儿陡地回过神来,看到是静微,立时站了起来:“怎么样,考的怎样?一定是第一名吧……”

宋宓儿知道静微的性子,没有把握的事情,她也不会口出狂言,她既然敢和虞芳华打赌,那么就说明她心里有谱。

静微抿嘴一笑:“还不错。”

宓儿立时欢喜起来:“我就知道,小妮子厉害的很,反正我这辈子学习是不指望了,将来教导干儿子的事儿,也只能拜托你这个干妈了……”

“你回来这些天,球球怎么样?”两个女孩儿一见面,就拉着手说不完的话,厉慎珩被撇在一边,干脆有眼色的去泡茶准备水果。

“那小东西,亏的我天天挂念他,我听月嫂说,他就哭了半天,就开开心心的拿着糖盒子去骗邻居家的漂亮小姑娘去了……”

静微听的直乐,宓儿却撇撇嘴,轻哼了一声,附耳对静微道:“我看了了,基因这玩意儿实在强悍的很,这臭小子八成和他亲爹一样,生来就是个风流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