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对付狗男女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7:54 字数:4332 阅读进度:1/292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心门咱迎爱情……”

“叮咚叮咚……”

莫轻语正哼得满心欢畅时,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此时的她,心中盛满了幸福的甜味,一想到心爱的人会陪她过二十五岁生日时,那颗因幸福感撑满而膨胀的心简直兴奋得快要跳出心腔。()

以为是男友顾城泽提前回家,她高兴地跑到门边,特意理了理精心挑选的新衣裳,招牌式的笑容掬起,两个招人爱的梨涡瞬间跃现在娇俏的脸上,她打开门,看清来人后,喜悦的表情如流水下落,一瞬间垮下脸,不待见的问:“怎么是你?”

“我是来亲自送结婚请柬给你。”妆容精致的莫雅丽一脸冷淡地说。

“我不会去的。”莫轻语同样以冷淡回应,说完便准备关门。

莫雅丽瞬即抵住门板,硬是把那张大红的结婚请柬顺着门缝扔进了房间,末了还得意的笑道:“莫轻语,请你务必参加,要不然,你不会那么轻易死心。”

“莫名其妙!”要不是莫雅丽飞毛腿般的速度,她铁定会跟她大吵一架。

她莫雅丽结婚,关她毛线事啊!

这个换男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的莫雅丽要结婚了?简直可笑!

她随意的把结婚请柬一扔,继续摆弄放在桌上的那一大束百合花。以前听顾城泽说过,她就像百合花一样纯洁美丽,所以她借着生日的喜庆,特地买了一大束百合花,想给他们的生日聚会增添点浪漫氛围。

一个小时过去,莫轻语还是没有等来顾城泽,她有些坐不住了,拿起放在身侧的手机,将烂熟于心的号码拨通。

电话通了,但对方一直迟迟未接,在等待电话接通的过程中,莫轻语觉得过了一个世纪般的绵长。

“这人干什么去了,竟然不接电话!”她气急败坏地扔掉手机,无意中又瞥到被她丢弃在一边的喜帖,实在无聊,便翻看来看。

本是无心的一瞥,竟让她的视线如稀释的糖水牢牢地黏在了喜帖上。

她忽略了那些文字的内容,醒目的是请帖左侧的一对男女满脸幸福洋溢的照片。

他们怎么会同框?还笑得那么甜蜜!

莫轻语紧握着请帖,一颗心惴惴不安的细阅请柬上的内容。

送呈上所写的新娘名字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专程送喜帖的莫雅丽!而新郎……竟是她此刻正苦苦等待回家给她庆祝生日的男友顾城泽!

怎么会这样呢?今天是她二十五岁的生日,昨晚顾城泽亲口许诺要在她生日这天向她求婚,为什么转瞬间,是顾城泽和莫雅丽结婚!

莫轻语手握着结婚请柬,心忽然抽痛得厉害。纵使心头几千几万个不痛快,她也要控制情绪,把这件事搞清楚了来。

莫轻语拨通顾城泽的电话,电话是通了,可对方还是没有接听,她不气馁,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直到电话里一个甜美的声音委婉的说,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莫轻语气得内心抓狂,她回头看了眼餐桌上绽放得美丽的百合花,眼眸一股泛酸的胀痛,抓起包就出了门。

不管事实是个什么样子,她必须亲眼所见,亲耳所听。

一个结婚请柬又能说明什么呢?莫雅丽向来爱捉弄她,指不定是她自制的一场闹剧!莫轻语边走边想,到站台等去往顾城泽家的公交车。

寒风冷冽的天儿,莫轻语因为心情的落差而觉得浑身发冷,她把冻得通红的手放在嘴边哈气,上了车之后,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以为是顾城泽打来的,顾不得确认是谁打来的,兴致勃勃的接起,刚张口喊了一声亲爱的,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嘲笑声,“莫轻语,你能不能别这么肉麻!我可不是你家顾城泽,我打电话是来祝你生日快乐的!”

“林悦,是你啊……”莫轻语心情一下子跌倒了谷底,语气瞬间变得低沉,“谢谢。”

“怎么啦?”林悦听出莫轻语语气不对劲,紧接着关心到。

“林悦,我赶着去一个地方,先不跟你说了啊!”莫轻语眼瞅着到站了,匆忙挂断电话后,下了车便直奔顾城泽的家。

顾城泽住在a市西郊的一栋别墅区里,因为莫轻语经常过来帮顾城泽打扫,所以门卫一眼便认出了她,只是这一次不像以往笑脸相迎,而是一脸尴尬的问莫轻语今天怎么过来了,莫轻语心情也不像往常那么欢愉,胆小着没吭声。

此刻,高档的别墅里,女人曼妙的身姿在宽大的床上驰骋,身下的男人传来一阵又一阵的低吼声,那种极致的欢愉听起来惹人遐想连篇。

莫轻语以为顾城泽没在家,没想到站到门口便发现门半虚着,她暗自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得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免得让莫雅丽奸计得逞,她岂不亏大了。

刚准备伸手推门,房间里就传来一个娇媚不已的声音,“阿泽,你给点反应啊,我这腰都扭酸了!”

阿泽?腰都扭酸了?什么鬼!

“你不是喜欢这样的姿势吗?累了?要不换我上来?我保证让你舒服得离不开我!”顾城泽的声音轻飘飘的,戏虐味儿却很浓,莫轻语听得一清二楚,粉嫩的双颊瞬间通红。

“讨厌!”女人娇气的笑着,紧接着是一阵酣畅淋漓的喘息声。

那声柔媚得可以酥掉人骨头的声音听起来怎么那么熟悉?里面的男声分明是顾城泽,而从里边传来的一阵阵让人面红心跳的娇喘声,使她气得浑身发抖,粉拳紧捏,下一刻便用脚踹开了半掩的门。

“谁?!”房间里正风流快活的顾城泽发出一阵惊叫声,随后莫雅丽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

“莫雅丽,没想到真的是你!”一路上,莫轻语心里充满了疑惑,她总觉得那请柬是莫雅丽搞的鬼,想要过来找顾城泽问个清楚,这倒好,她还没有张口问,事实就摆在了面前。

床上衣不蔽体的两人惊慌失措的穿戴衣服,特别是顾城泽,一颗眼珠子都吓得快掉地上了,因为刚刚两人爱得太过激烈,他们的衣服四分五散,莫雅丽丢不下面子,指使顾城泽去帮她捡散乱在地毯上的衣物。

莫轻语眼睛死死地盯着顾城泽,直到他赤身下床,她才有所避忌的撤离视线,吃痛的眼眸闪烁着愤怒的光芒,她一直在隐忍,没有像泼妇一般大吵大闹。

顾城泽把衣服穿好后,面色惶恐的走到莫轻语面前,吃惊的问:“轻语,你怎么来了?”

莫轻语以为他至少会对他荒唐的行为感到抱歉,没想到竟是用问询不速之客的语气问她。

莫轻语稍稍一愣,随后激动又愤怒的问:“是不是我坏了你的好事?”

顾城泽添了添嘴唇,朝蜷缩在床上的莫雅丽瞟了一眼,眉眼间带着几分畏惧道:“轻语,既然你都看见了,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我和雅丽已经好了很久,因为你是她的妹妹,所以我一直不忍心……”

“啪!”莫轻语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使出全身的力气,一巴掌打在了顾城泽脸上。

不忍心,她莫轻语即使再不济,也不要在感情里受同情。

“顾城泽,枉费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你就是一坨渣!”不知道为什么,莫轻语觉得眼前的男人十分陌生,仿似相恋过的五年光阴不曾有过。

她当命一般珍视的男人,竟那么轻易的背叛了她。

“莫轻语,你这个没教养的私生女!”一直缩在床上的莫雅丽气急败坏的开口。

当下的莫轻语已然是怒火攻心,莫雅丽一句骂咧的话把她的所有理智烧毁殆尽,不管什么辱骂她都可以承受,唯独私生女这三个字她不愿再承受。

“莫雅丽,你少在这儿颠倒黑白!”她母亲刘静明明是她父亲莫清海的正妻,却被莫雅丽的母亲车淼从中插一脚,害得刘静气不过吞安眠药自杀!

“我颠倒黑白?”莫雅丽翻身下床,一身蕾丝睡衣袒露得让莫轻语简直不忍直视,厌恶的目光在莫轻语脸上狠狠地划过,鄙夷道:“你母亲有你这样的蠢女儿也是倒霉,既然你这么不知趣,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

“雅丽,今天是轻语的生日,你还是别告诉她了……”顾城泽出声阻拦莫雅丽,恐慌的神色在面对莫轻语时流露着深深的歉疚感。

亏他还记得今天是她的生日,现在才来顾及她的心情,似乎太晚了。

“我管她生日不生日,这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除非你对她还余情未了,不然怎么会在乎她心里好受不好受?”莫雅丽朝顾城泽冷哼一声,随即不满的目光回到莫轻语那张略显苍白的脸上,嘲笑道:“莫轻语,这些年要不是我妈大度,你在莫家连个佣人都不如,再说了,我和阿泽哥订婚,那可是你爸亲口答应的,而且你霸着阿泽哥这么多年,阿泽哥把你睡都睡腻了!”

“雅丽,你怎么能这样说呢?”顾城泽脸色尴尬,一只手不停地攥莫雅丽的胳膊,恳求她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

莫轻语只觉得头重脚轻,不过她面上一直维持着镇定,轻嗤一声,“睡没睡腻,只有他顾城泽心知肚明,我莫轻语再下作,也不会随随便便爬上一个男人的床,哪像某些人,为了拴住男人的心,只会用这种龌龊的伎俩!”

莫轻语虽然不知道顾城泽为什么会和莫雅丽在一起,不过她能确定的是顾城泽不会脚踏两只船,除非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个深爱的男人,终究是辜负了她。

莫雅丽气得脸色煞白,扬起手准备打莫轻语,却被顾城泽拦住,着急的恳求道:“雅丽,你现在有孕在身,别动了胎气!”

果不其然,她莫雅丽是有孕在身呐!

莫轻语冷呵呵的笑着,锐利的目光朝向顾城泽,眼眶里有血丝涌动,但很快,她攥紧的心就释然了。

“阿泽,你说过一千一万个莫轻语都抵不过我肚子里的孩子,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给我轰出去!”莫雅丽满脸愤怒,指着莫轻语的鼻子骂咧道。

“轻语……”顾城泽双眉拧得死紧,面露请求之色。

不知道为什么,莫轻语心里忽然不那么难过了,因为眼前的一切足够让她失望,心底没有不甘,她就可以轻轻然的放下。

“不用烦劳顾先生,我自己手脚好着呢,倒是你,既然莫雅丽怀孕了,你也得知道**节制,不然年纪轻轻那方面就不行,传出去多丢人呀。”莫轻语面露微笑,说得一本正经。

顾城泽一脸惨骇,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因为在他的意识里,莫轻语是十分传统保守的女人,交往五年,两人除了牵手,偶尔的亲吻之外,没有任何亲密的进展,这也让血气方刚的他在忍受不了荷尔蒙的蠢动下才与莫雅丽纠缠在一起,最后导致莫雅丽怀孕,他才不得不向莫轻语摊牌。

莫轻语忽略顾城泽脸上的惊诧,又笑容甜美的转向整脸愤怒的莫雅丽,抿唇提醒道:“还有你,怀孕了就别做高难度的动作了,这要是一不小心流了产,一千一万个莫轻语都赔不起呢!”

这话堵得莫雅丽无话可说,最后只好气急败坏的吼道:“我知道你失恋心里不好受,我就让你耍耍嘴皮子,不过莫轻语,下周一是我和阿泽哥结婚的日子,身为伴娘的你,务必出席!”

莫雅丽这话哪是邀请,完全就是命令。也对,她是莫雅丽,对谁都是用命令的语气,所以莫家的佣人对她言听计从,倒是莫轻语,明明是莫清海的亲生女儿,可在莫家,她的地位还比不上非亲生的莫雅丽。

“务必?”莫轻语冷冷一笑,目光里带着刀芒一般的尖锐划过莫雅丽那张嚣张的脸,不轻不重的拒绝道:“你莫雅丽的婚礼,我出席不起!”

说完,她一个转身,迈着大步走出了顾城泽的别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