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失恋未失身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7:54 字数:3720 阅读进度:2/292

不知道是温度骤降,还是莫轻语衣衫单薄,一阵阵寒流朝她身体里猛烈灌输,她攥紧双手,眼睛酸酸的,不一会儿,滚烫的液体从眼角滑落。(品@书¥网)!

她并不难过顾城泽的背叛,而是觉得这五年的付出都喂了狗。

一个人茫无目的地行走在冬日的大街上,原本打算回到出租屋,可一想到那个屋子充满了她与顾城泽的回忆,紧接着给好友林悦打了个电话,想要把这狗血的事件当电视剧桥段分享给好友。

“莫轻语,你不是约会去了吗?怎么有闲工夫给我打电话?”电话一拨通,林悦就开始奚落莫轻语。

“约会个毛线,姐姐这个生日过得可真是悲催。”在林悦面前,莫轻语口无遮拦惯了,什么粗口都敢爆,同样的,林悦也是,对莫轻语说话从来都不会拐弯抹角。

“哦?那你说说,是不是顾城泽没有临幸你?”

“林悦,你什么时候说话才不那么污,还有,你现在丢下所有事情,今晚陪我好好喝两杯!”莫轻语一不高兴就想用酒精麻痹自己,所以不想和林悦废话,直截了当的说。

“咦?看来这个生日真的让你伤心又伤肺,喝酒伤个肝也不碍事!”林悦非但不阻拦,而且还跟着莫轻语唱和,“去星月酒吧咋样?听说那里面帅哥云集,指不定你钓到一个比顾城泽还要完美的男人呢!”

他顾城泽完美吗?莫轻语以前不了解,可现在算是知道了。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繁华的a城开始上演夜巴黎一般的热闹。

莫轻语提早来到了星月酒吧,因为是第一次来,心里难免会紧张,可借着买醉的酒胆,她步履匆忙的进去了,连服务生的带引她都不需要,径直走到吧台前,点了一杯烈性大的伏特加。

调酒师听闻后,还特意留意了一眼莫轻语。似乎没想到一女生会点选酒精浓度如此高的酒。

莫轻语趴在吧台上,五光十色的光彩缭花了她的眼睛,特别是舞池里的男男女女,正热火朝天的舞动身子,打得火热的不是亲吻即是随意的搂抱。

莫轻语几杯酒下肚,脸部如火中烧,因为一整天没吃饭,加之空腹喝了烈酒,整个胃疼得痉挛。

“小姐,你没事吧?”调酒师见她从位置上滑落下去,好心好意的走过来。

莫轻语头昏脑胀,眼前的一切如五彩缤纷的云雾,让她瞬然间模糊了意识。

“走开,我只是失恋,又没**!”莫轻语借着酒劲儿,一把挥开走上前来关心她的调酒师。

彼时,一袭高大的身影从她身边走过,不过在听到这句话后,他兴趣冉冉的停顿了步子,嘴角滑落一记不屑的笑。

“既然这样,那就别喝了。”调酒师试图拿走莫轻语揣在怀里的酒杯。

莫轻语不肯,醉醺醺的说:“喝,怎么不喝呀,一醉解千愁呢!我现在这心里堵得慌,你就让我醉一场吧!”

莫轻语指着心口处,说着说着,忍不住难过便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面对嚎啕大哭的莫轻语,调酒师一时间不知所措。

“你先忙你的去吧,这里交给我。”一道清洌的声音响起,冷冷的,轻轻的。

“顾城泽,你这个王八蛋,你还知道来找我……呜呜呜……”莫轻语听到声音后,以为是顾城泽放心不下她,激动的拉住男人的手,哭得分外委屈。

调酒师见状,立马像甩脱大麻烦一样地把耍酒疯的莫轻语推到了对面男人的怀里,然后毕恭毕敬地说:“先生,既然您是这位小姐的朋友,麻烦您帮她买下单。”

男人二话不说的取出卡,买完单之后,将醉醺醺的莫轻语带出了人声嘈杂的酒吧。

因为喝了不少酒,夜里的风贯穿在身体里,头昏脑涨的莫轻语似乎清醒了点,迷离的眼睛望着眼前模糊的男人,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问:“顾城泽,你不是爱上莫雅丽了吗?干嘛还要来找我!”

说完,莫轻语双手胡乱的在流通的冷空气里狂舞,试图用拳打脚踢来纾解心头大恨。

“你给我安分一些!”男人冷清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耐烦,一把将莫轻语塞进了自己的银色保时捷里。

莫轻语虽然醉的不轻,可这声音听起来分明不像是顾城泽的声音,她吃力的张开眼睛,眼前的人影朦朦胧胧的,直到忍受不了胃里被掏空的疼痛感,她像只无家可归的小猫咪,蜷缩在副驾座上,从喉部发出难受的呜咽声。

“你先忍着点,马上就到了。”大概是因为莫轻语脸上的痛苦表情,男人的声音不再冷冷冰冰,而是暖声安抚。

银色保时捷停靠在一家名叫素景苑的超豪华别墅前,男人刚熄掉引擎,管家立马迎上来,毕恭毕敬的说:“展少,老爷得知您已回国,让您今晚务必回展宅一趟!”

男人正抱着醉醺醺的莫轻语下车,听闻管家的话后,眉头明显一皱,眼里多多少少夹杂了些许不悦,不过冷清的视线在划过莫轻语莹白且安静的脸庞后,眉间的愁绪又不觉减淡了几分。

“痛……好痛!”彼时,男人怀里的莫轻语发出疼痛难忍的哼咛。

“方管家,麻烦你帮我把陈医生请过来!”男人轩宇的脸上挂满了担忧,用急切的语气朝管家要求到。

“可老爷那边还等着呢……”方管家面露难色,吞吞吐吐的说。

男人脸色沉下来,沉声道:“我会亲自打电话给他。”

听到男人的答复后,一脸紧张的方管家这才松了口气,面部堆满笑容,忙说:“我马上去请陈医生!”

偌大的别墅里,灯光璀璨,却因为没人居住而显得格外冷清。

躺在男人怀里的莫轻语在一阵疼痛驶过后,意识越发的模糊,她依稀能感觉到此时的自己正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紧拥着,她想知道那人究竟是不是顾城泽,却在字音还没来得及吐出时,整个身体已经被绵软的东西围得死死的。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正为莫轻语掖被子的展文彦,被这句话呛得手蓦地一顿,随即唇角勾起一记玩味的笑。

“展少,陈医生已经来了。”

“好,请他进来。”

展文彦迅疾从床边让出了身子,等医生检查过后,询问:“她怎么样?”

看着展文彦一脸担忧的样子,方管家震惊得眼珠子都快坠地上了,因为在他的记忆里,性格孤高冷傲的展文彦从未带女人回过家,即使有新闻爆出他和哪个女人在一起,那约会地点也只是酒店,并不是他的私宅,更何况此时躺在床上的女人相貌平平,而且还喝得个烂醉。

“展少请放心,这位小姐因为空腹喝酒导致酒精在胃部吸收过多才导致胃部粘连,喝点蜂蜜水缓解下就好。”

“还不快去!”医生刚说完,展文彦便对方管家吩咐道。

“呃……好!”方管家神思未定的回答。

送走了医生后,展文彦刚折回房间,便听到一阵打斗的声音。

“怎么回事?”展文彦帅气的眉宇瞬间拧得死紧。

方管家吓得面露惨色,立马跑过来,作难道:“展少,这位小姐不配合我,把我端上来的蜂蜜水也打翻了……”

看着方管家委屈的样子,展文彦非但没有同情的意思,反而奚落一句:“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打翻了重新端一杯上来。”

“呃……”方管家顿时像哑巴吃了黄连一般,朝床上的莫轻语瞄了一眼,更加确信床上的女人与展文彦之间的关系不简单。

管家重新端上一杯蜂蜜水递给展文彦,正懊恼这偌大的素景园连一个佣人都没有,只听低沉的男声响起,“把蜂蜜水给我吧。”

“展少,这些事本就该佣人来做,可您喜好清净,在您回国之前的几天,我便辞退了所有佣人。”方管家始终是一脸凝重的表情,似乎为难要不要亲手去帮莫轻语喂下蜂蜜水,担心自己会再次出师不利。

展文彦似乎了然了他的顾虑,体恤道:“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

方管家点过头之后,仍是一脸忧虑,有些担心的问:“展少,老爷身体不好,您还是给他回去一下……”

“好了,我知道了。”展文彦特别不耐烦的打断后,深邃的黑眸沉下来,目光注落在莫轻语身上。

方管家识趣的出了房间,空大的房间顿时安静许多。

展文彦脱掉剪裁得体的西装外套,稍稍的把衬衣袖口卷了卷,然后把蜂蜜水端到床前,用史无前例的耐心将莫轻语抱了起来,讨哄小孩子一样,“来,张开嘴。”

此时的莫轻语醉意朦胧,因为腹部的疼痛难解,尚有一丝清醒度,在听到厚沉的声音后,她粉嫩的小手忽然扬起来,试图要抓住什么。

好在展文彦反应灵敏,才免脱蜂蜜水又一次洒到地上的命运。

不过莫轻语这举动掀起了展文彦潜藏在心底的愠怒,他把杯子放在茶几上,一手擒住不停动弹的莫轻语,一只手拿起杯子就往莫轻语嘴巴里灌。

“唔……”莫轻语似乎故意和展文彦过不去,杯子到了她嘴边,她却死死的咬住牙关。

展文彦没辙,只好松开莫轻语,本想置之不理,可刚一起身,莫轻语便一把抓住展文彦的胳膊,嘴里哭叨着:“今天是我生日,能不能不要走……”

不知道为什么,那迷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难过,搅得展文彦心神不宁,顿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那你把蜂蜜水喝了?”破天荒的,他冷淡的声音变得轻柔起来,与平时完全是两回事。

也不知道哪里中了邪,竟然摊上这么个大麻烦。

展文彦打着商量的语气并没有换来莫轻语的听话,莫轻语非但没有安分,更是胡乱的往展文彦身上蹭,不停动弹的同时,嘴里还咕哝道:“好温暖的怀抱呀……”

展文彦看着怀里的人儿,帅气的脸庞顿时黑化,一颗心已经崩溃到了极致,想要推开莫轻语,不过见她因为难受一直拧着眉,一时又有些于心不忍。

“好了,算我倒霉!”人是他带回来的,心里即便有几千几万个后悔,他也得善始善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