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夫妻同心,出口恶气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7:57 字数:3471 阅读进度:6/292

因为喝醉酒的前车之鉴,莫轻语才不会相信展文彦那表面听起来好心的话。(品#书……网)!

“瞪着我干嘛?点菜呀。”展文彦一本正经的看着怒气冲冲的莫轻语。

“你别说话。”莫轻语坐下后,用手扶着额头,整颗心乱极了,觉得这一上午发生的事比那冒险片还要惊心动魄。

“那好吧,吃完饭我带你去逛商场,如果你不愿意,把你的三围告诉我,我差人去给你添置些衣物。”菜如数上了桌,展文彦握着筷子,悠然的享用起来。

三围!

莫轻语立马环抱住自己,一脸戒备的说:“我自己有衣服穿,不劳您费心!”

展文彦抬眸看了眼她的反应,满眼嘲弄的说:“你那些衣服扔进垃圾堆也没人要,你现在身为展家的少夫人,穿得那么寒酸,外人不知怎么笑话我!”

“只要你不告诉别人我和你的关系,谁会笑话你!”虽然没什么胃口,不过心里气不过,只好拿面前的食物出气。

展文彦面对狼吞虎咽的莫轻语,微微皱了下眉头,随后体贴的把茶水递到她面前,“慢点吃,噎着了多丢人。”

展文彦的动作十分贴心,言语却是奚落。

莫轻语把水杯接过去,白了展文彦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已经让我丢了那么大的脸,我在你面前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想到自己被偷拍一事,莫轻语就气不打一处来。

“对啊,既然丢了这么大的脸,报个三围有什么害怕的?再说了,你也不至于为了一个男人寻死觅活的。”展文彦语气轻轻地,却似一把刀子,总能戳痛莫轻语的心扉。

不过想想,她的确不应该再为顾城泽的劈腿而难过,那等于是拿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

“我才没有!”她心里的郁气散退了不少,刚刚的狼吞虎咽改为了细吞慢嚼。

一顿饭之后,展文彦带莫轻语去逛商场,去往的地点是一般人消费不起的百货商城。

展文彦早就料到莫轻语不会乖乖配合,所以让店员按照莫轻语的三围给挑了时下最流行的款式,不出半小时,店员已经搭配好二十三套衣服,随后又拉着莫轻语到了珠宝店,这次是展文彦自作主张的为莫轻语精选了项链和耳环,还有让莫轻语最为震惊的钻戒。

“展文彦,你闹够了没有!”当那颗镶嵌着璀璨的钻石戒指套到莫轻语的无名指上时,莫轻语才惊吓得挣扎,想要把手上的戒指摘掉。

“莫轻语,咱俩现在是夫妻,戴戒指是名正言顺,你要是取下来试试。”展文彦的语气没有半点警告的意思,可那句话竟让莫轻语不敢再挣扎一下,另一只手一直摸着那枚戒指,心脏跳得极快。

从商场出来,莫轻语整个人还没有缓过神,竟然冤家路窄的遇到了莫雅丽和顾城泽,这是她目前最不愿见到的两个人,她正准备绕道走,只听莫雅丽笑容满面的走过来,热络道:“轻语,还真是你!”

莫轻语眼睛瞪得大大的,觉得莫雅丽太反常了。平时她俩见面她都是拉着个脸,这会儿竟然表现得如此友好,看来是良心发现,觉得不应该抢别人的男朋友,不过下一秒莫轻语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我听阿泽说,你老公特有钱,直接给我们家下了一千万的聘金!”莫雅丽啧啧称赞一番后,又哪壶不开提哪壶,“幸好你没有和阿泽哥结婚,不然就错过了这么有钱的男人!”

莫轻语脸一下子垮下来,继而剜了站在莫雅丽身后的顾城泽一眼。

“雅丽,你就少说两句吧。”顾城泽胆小怕事般地扯了下顾雅丽的衣服,然后抱歉的朝莫轻语鞠了个躬,还恬不知耻的说了声谢谢。

谢谢?难道是因为那一千万!

“顾城泽,莫雅丽,你们不要脸,不代表我也不要脸,这笔钱是我老公瞒着我给我爸的,可我爸根本没有要收下的意思,而是有些人见钱眼开的收下了钱,并且还打算去举办一场豪华的世界婚礼,我想请问二位,你们有什么资格花我的钱?一个劈腿,另一个抢别人的男朋友,和电视剧里的狗男女有什么区别?所以那一千万,你们一分也别想动!”莫轻语心里的火气终是掩不住,一溜烟的把想说的话全说了出来,对面的男女脸色惨白,羞愧的面面相觑。

刚去取车过来的展文彦在听到莫轻语的发泄后,忍不住拍手叫好,“老婆,我才离开一会儿,你就发表了如此精彩绝伦的演讲,不错,是我展文彦的好老婆!”

顾城泽和莫雅丽同时抬起头来,如仰望星空一般的羡慕眼神,莫雅丽恳求道:“妹夫,你劝劝我那不开窍的妹妹吧,我和阿泽哥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我们想……”

“对不起莫小姐,这张支票是我的助理送过去,而且接手人是莫海清先生,他刚刚打电话来说要把那张支票归还给我,作为他宝贝女儿结婚的嫁妆!”展文彦唇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说话的同时,伸手揽过莫轻语的肩膀,因为身材的高大,拥着的莫轻语像极了他怀里的猫咪。

“这是真的吗?”莫轻语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展文彦,心里既诧异又兴奋。

展文彦对莫轻语宠溺的笑了笑,点点头道:“千真万确。”

莫雅丽和顾城泽的脸色一下子变了,顾雅丽的脸上明显的有了怒意,可又不好发作。

因为那笔钱的确是莫海清的,是顾城泽自作主张的拿过来。莫雅丽本以为就着那笔钱举行一场豪华婚礼,可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她心里面的气焰找不到人发泄,只好转过身去,用拳头狠狠地锤砸顾城泽的胸口,还怒骂顾城泽是个没用的家伙。

莫轻语把一切看在眼里,特别是看着顾城泽垂着头任由莫雅丽打骂的时候,她心里竟没用任何感觉,纯属一个路人看好戏。

“老婆,咱们走。”展文彦的手体贴的放在莫轻语腰际,满眼宠爱的说。

莫轻语身子一僵,面部也有了些不自然,不过想到演戏要演全套,随即脸上堆起笑容,温顺的模样,十足的小绵羊,如此恩爱的画面气得对面的莫雅丽脸红脖子粗,烟熏妆下的双眼更是喷了火一般地死盯着莫轻语。

莫轻语走之前瞥了眼一脸呆滞的顾城泽,唇角不觉的挑起一抹讽刺的笑。

冷冬的夜晚,灯光都仿似涂了一层霜斑。

莫轻语不知道想什么想得出神,一上车也没过问展文彦要带她去哪里,回过神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展文彦的别墅里。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莫轻语双手抱在怀里,冷不丁的扫了展文彦一眼。

“这里是你家。”展文彦声音没有丝毫波澜的回答道。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呛得莫轻语哑口无言。

莫轻语想到这一整天发生的事情,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特别是触摸到无名指上的戒指时,她才清醒的明白这一切不是梦。

“展文彦,我们说好是协议结婚,为什么还要领证,还有这破戒指!”莫轻语愤怒间,把手指上的钻戒取下来,然扔在地上。

“莫轻语,今天在你前任面前出了一口恶气后,脾气见长啊!”展文彦抬了抬眼帘,语气格外冷淡。

莫轻语没有搭理他,转过身就准备往外走。

“你要干嘛?”展文彦走过去,一把拽住莫轻语的胳膊,深邃的眼眸忽然变得犀利,警告道:“莫轻语,你不要逼我!”

刚刚还好脸色的展文彦忽然变得气愤,莫轻语长睫忽闪忽闪,心惊肉跳之下,逞能的回到:“我是答应扮演你的妻子,但不代表要陪你睡觉吧!”

到了气头上,莫轻语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感觉说完后,展文彦抓住他的那只手松开了。

“莫轻语,我还以为你要装什么清高呢?原来是担心自己清白不保啊!”展文彦颀长的身姿弯下,把莫轻语扔在地上的戒指捡起来,接着一把拉过莫轻语纤细的手指,强硬的戴上,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是再敢取下来,我一定要你好看!”

莫轻语呆愣着,任由展文彦牵着她上楼,直到整个身体被展文彦推到偌大的卧室里,她才如梦初醒的吼道:“展文彦,我警告你,不准乱来!”

她虽然被感情遗弃,但不代表不自爱。

展文彦睨着靠在墙壁上的瘦小身子,嘴角禁不住掀起一抹冷笑。

那一股子邪魅里带着一抹冷劲儿,看得莫轻语毛骨悚然的。

“展文彦,咱们有事好商量,千万别动手动脚的!”莫轻语双手护住自己的前胸,怕兮兮的说。

展文彦双手支撑在墙壁上,把瘦小的莫轻语完全的封闭住,两人的距离一下子缩减了不少,而姿势也变得暧昧且危险起来。

莫轻语清楚的感受到了展文彦气息均匀的呼吸声,还有自己因为紧张而不规则的心跳声。

莫轻语承认展文彦的帅气让人难以抗拒,但想到他偷拍自己的事情,对他的愤懑如洪水猛灌心口,怎么也止不住。

“莫轻语,你给我听好了。”只见展文彦薄唇轻启,厚沉而醇厚的声音如一杯冷咖啡,“既然是形婚,我展文彦不会对你怎样,再说了,你有什么资本勾起我的欲念?”

而后,莫轻语脸上覆盖的阴影撤离,那厚重的呼吸声也随之消淡。

莫轻语浑身一颤,整个身体似乎轻松了不少,可神经却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展文彦那句讽刺的话竟勾起了她心底的难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