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不小心火了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7:57 字数:3413 阅读进度:7/292

莫轻语以为到了陌生环境一定会睡眠不佳,没想到竟睡了个自然醒。

因为是周一,莫轻语准备梳洗后去上班,她刚下楼,电话就响了起来,捞起一看,是好朋友林悦传来的简讯,说那晚在酒吧没找着她很是担心,莫轻语迅疾回了个短信,随后抬起头,与对面站立的男人四目交接。

莫轻语微微一怔,因为尴尬不由得涨红了脸。她见展文彦一身西装剪裁得体,一手托着公文包,另一只手闲闲的放在裤袋里。端正的五官,清爽的发型,看上去冷峻的帅气。

“你原来的工作我已经帮你辞掉了,从今天起,你必须跟着我到展氏上班。”展文彦淡漠的说后,又瞥了眼一身衣着朴素的莫轻语,挑剔道:“衣橱里有你的工作装。”

莫轻语眼眸瞪大,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高出自己很多的展文彦,“你刚刚说的是真的?”

昨晚展文彦还亲口答应不会对她怎么样,可转眼就自作主张的辞掉了她的工作……

“展氏给你的薪酬的那家小公司的几倍,你自己掂量清楚。”展文彦打上领带,漫不经心的回答。

她莫轻语才不是见钱眼开的人,那家公司给出的薪资确实不高,但也不代表她说走就走。

莫轻语攥紧拳头,愤怒的气流涌上心头,恨不得对眼前的男人破口大骂,可脑袋一片空白,一个字都骂不出,只好任凭气流穿透全身,整个身体猛烈的发颤。

展文彦把这一切尽收眼底,非但没有安慰莫轻语的意思,反而火上浇油,“你们莫家此时一定忙得团团转,早上你父亲打电话过来,让你回去帮忙,我帮你推辞了,毕竟是你前任的婚礼,见面后多少会有些感伤。”

“你什么意思?”难道明天就是顾城泽和莫雅丽的婚礼?

虽然内心已经接受了这个定局,可一想到顾城泽,想到自己爱过的那五年,莫轻语的心还是会泛起疼痛来。

展文彦挑了挑眉,眼睛里带着微妙的笑意,满是深意地看了一眼莫轻语,故作好心的安抚一句:“如果你愿意出席他们的婚宴,我会全力配合你。”

莫轻语稍稍侧目,展文彦的脸便完全的映入了眼帘,心底禁不住一声暗叹,展文彦的确帅得无与伦比,加上身世背景好得无可挑剔,带过去一定会让自己出一口恶气,可那又能代表什么,她遗失的爱情依然寻不回来,再说了,她也没想过要死缠烂打,因为顾城泽的所作所为让她没有再紧抓不放的理由,五年里发生的点点滴滴终究是过往一场。

“不用了。”莫轻语沉下脸来,语气冷冷的,不满的望着展文彦,生气的提醒:“我们只是形婚,关于我的生活工作,请你不好干涉!”

展文彦深黑的眼眸略过莫轻语充满愤怒的脸,唇角勾起一抹笑,“既然不愿到展氏工作,那你可以在a城找别的工作。”

“展文彦,你有病!”莫轻语想也没想的怒骂道。

她就职的地方的确是个小规模的公司,可工作氛围良好,同事之间相处也格外融洽,而且那份工作还是托顾城泽的关系才找到的……想到这里,莫轻语的心口忽的一疼,眉头深皱,思绪凌乱极了。

“莫轻语,据我所知,顾城泽是那家公司的股东,你在那里面享有的优待,全是因为你是顾城泽的女朋友,但是今非昔比,你别天真的以为他们还会客客气气的对待你。”展文彦一语点破,脸上渗着薄薄的冷意。

莫轻语瞪着展文彦,着实诧异才认识几天的展文彦竟把她的一切了解得如此透彻。不过也幸好他提醒了这一点,刚还对那家公司恋恋不舍,这会儿什么眷恋都没有了。

“展文彦,我不相信你会有这么好心。”莫轻语朝展文彦冷哼一声。

“我的确没那么好心,我只是不想自己婚后的生活诸多麻烦。”展文彦薄唇启动,不轻不重的说:“事已至此,烦请你入戏一点。”

展文彦走后,莫轻语站在原地呆滞了好一会,直到口袋里的手机再度响起,她才清醒过来。

“喂,林悦?”

“好啊你个莫轻语,结婚这种人生大事,你竟然瞒着我,说好的唯一伴娘呢!”

“不……不是,你怎么知道?”莫轻语还没来得及告诉林悦,没想到林悦先知道了,难道是顾城泽?不可能,顾城泽才没脸告诉林悦这些。

“别装蒜,你都上新闻头条了,现在的你可是a市的风云人物,去大街上,那影响力不输给那些当红明星!”林悦在气头上,说话的语气都是冷冰冰的。

上新闻头条?莫轻语彻底纳闷了。

“不过莫轻语,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上,我林悦就原谅你这回!”林悦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客客气气,喜滋滋的说:“轻语,展文彦不仅颜值爆表,还是a市的风云人物,而且赫赫有名的展氏企业更是资产过亿,你这其貌不扬的灰姑娘摇身一变成了展太,实在让人意外,要不是展文彦亲口承认,我打死都不会相信!”

展文彦亲口承认的?听林悦那欢喜的语气,似乎比中了五百万大奖还要开心。

“林悦,我和展文彦只是……只是形式上的结婚,我们之间并没有爱情!”莫轻语激动的解释,以为别人不理解,至少林悦会明白。

“莫轻语,你要知道你所嫁的男人,那可是a市名媛争相下嫁的对象,也只有你心不在焉的!”听林悦的意思,莫轻语这次是捡了个大便宜。

“好啦,我先挂了。”莫轻语心情郁闷,没听林悦说下一句,赶忙按掉电话。

偌大的客厅里,冷静如水。莫轻语做了个深呼吸后,准备出门去找工作。

寒冬的季节,加之今日的天气雾霭沉沉,怀揣心事的莫轻语感觉压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穿过马路,站在广场的喷泉前发呆,懊恼着接下来要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哎,你们看,那个人和报纸上的人像不像?”

“有点像……不过这女人也穿得太朴素了吧,这照片上的女人可是展氏的总裁夫人呢!”

“不过真的好相像……”

莫轻语整个身体僵住了,她不敢转过头去,生怕路人一眼就认出了自己。

想到林悦所说的新闻头条,莫轻语还是拿起手机搜索了一番,果不其然,新闻上面有她的照片,那张照片是她满二十四岁生日时拍下的艺术照……紧接着是展文彦向记者证实他已婚一事。

天呐,展文彦到底想闹哪样,竟然把他们协议结婚的事情闹得这么大。

莫轻语简直气得鼻孔冒烟了,若不是莫海清打来电话,她一定会找个地方咆哮几声,才能压制心头的恶气。

“爸,找我有什么事吗?”那个字音一出口,莫轻语的舌头便打了结。

好像有很久都没有和莫海清联系了,连那个亲昵的称呼都变得生涩了。

莫海清在电话那头几声咳嗽之后,才语重心长的说道:“轻语,明天雅丽结婚,作为妹妹,你还是回来一趟吧,毕竟是一家人……咳咳……”

虽然莫海清打电话来是劝她回家去,但那几声咳嗽搅得莫轻语心神不宁,她抿了抿唇,心情极为复杂的回到:“爸,最近气温下降得厉害,您保重身体。”

她以为绕过刚刚那个话题,莫海清也不会勉强她,没想到莫海清坚持道:“轻语,我知道这次雅丽做得过分了点,但你看在爸的面上,能不能回来一趟?”

莫海清的语气里充满了请求,以往莫轻语不回家,莫海清别说请求她回家去,连电话都不会打一个,想到这些,莫轻语鼻尖一阵酸楚碾过,不过还是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好顺了莫海清的意思,答应明天一早回莫家。

“最主要的是,别忘了带文彦。”莫海清在挂电话之前,特意提醒道。

莫轻语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多少有些不情愿,随即不答应,“爸,我答应回莫家,全然是因为您的关系,至于他,就不必了吧……”

“你现在已经嫁到了展家,可不能像以前那么任性,文彦是莫家的女婿,于情于理你也应该把他带回来,再说了,你单独回来,其他人见了,岂不是又要胡言乱语?”

莫海清一口一个文彦,让莫轻语晃神,心里诧异他们什么时候那么熟络了。

不过莫海清说的似乎没错,她现在和展文彦的婚事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要是她一个人回去,保准会让车淼奚落一番。

即使她失恋了,也不要让车淼和莫雅丽觉得她是爱情的弃婴。

回到素景苑的时候,展文彦刚巧回来,莫轻语规规矩矩的站在大门口,心里寻思着要哦怎么向展文彦开口。

“不错,还知道回家。”展文彦把西装外套随意的往沙发上一搁,从冰箱里取出一瓶冰冻的可乐来,瞅了一眼心神不宁的莫轻语之后,开始酣畅淋漓的喝起来。

莫轻语看到这一幕,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了,心里暗呼,这人是疯了吧,大冷天的喝冰冻饮料!

“这半天可累坏了。”展文彦头靠在沙发上,累嘘嘘的说。

“你干嘛去了?”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光鲜亮丽,回来的时候几乎可以用灰头土脸来形容,而且额前细碎的发丝被汗水浸泡,若不是莫轻语身上还穿着毛绒外套,她定会认为当下是炎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