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夫妻双双把家还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7:59 字数:3398 阅读进度:8/292

“展氏主打建筑业,今天我下基层去了,实打实的体验一番后,确实不一样,对那些基层员工是一种鼓舞。”展文彦靠在沙发上,很有感触的说。

水晶灯下,男人的轮廓尤其好看,莫轻语静静的凝视着,安静的氛围里,竟有种说不出的安适感。

“饿了吧?我去做饭。”破天荒的,莫轻语的口中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沙发上紧闭双眼的男人睁开眼,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你会做饭?”

“一些家常菜会做,当然啦,像你们这种有钱人一定吃不惯家常小炒,不过没关系,我是煮给我自己吃的。”莫轻语神情紧张,言语慌乱的回到。

她容易心软,见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总想着做点什么。

展文彦唇角扬起,没有吭声,只是嘴角止不住地撅起一抹微笑。

莫轻语在厨房转悠了一圈,基本熟悉了之后,从冰箱里取出食材,开始忙活起来。

坐在客厅的展文彦闻到厨房里传出的菜香味时,疲惫感顿时消除了,盯着壁钟发呆,日子似乎回到了五年前,也是这个时间节点,厨房里也有一抹忙碌的身影,而他习惯性的站在厨房门口,双手抱怀,安静的观看。

莫轻语似乎感觉到了那一道强光的直射,她侧过头,与展文彦有些清冷的目光相对,面露尴尬的笑笑,“你先去客厅看一会儿电视,这里马上就好了。”

她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做事都有些不利索。

“怎么,因为我的帅气无法阻挡,让你无心做事?”展文彦厚脸皮似的调笑道。

莫轻语眉心蹙成一团,虽然不喜欢展文彦如此臭屁,不过见他脸色不那么冷冰,自然也没有言语犀利的反击他,况且她明天还有事需要他配合。

几道热气腾腾的菜肴上桌后,展文彦一脸震惊,似乎没想到莫轻语有如此好厨艺。即便如此,嘴上依旧不饶人的说:“看着还像那么一回事,就是不知道能吃不。”

莫轻语没道理他,坐下便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展文彦最后还是难敌诱-惑,在莫轻语的对面坐下来。

夹了一块鸡肉入口,慢慢咀嚼后,展文彦紧凑的眉头才稍稍松开,心里禁不住赞叹,没想到这小妮子的厨艺这么精湛。

“展大少爷,你要是吃不惯,可以让你的助理送外卖给你。”莫轻语眼皮也不抬一下,撇了撇嘴道。

展文彦冷哼一声,打量着低头啄食的莫轻语,毫不客气的打击到:“你做的菜的确不咋地,不过念在你是我老婆的份上,我将就着吃。”

这理由倒是冠冕堂皇啊!

莫轻语抬头,狠狠地瞪了眼展文彦,想要把做的菜全部端到自己面前来,不过又想到明天要回莫家,只好收起愤怒,微笑着说,“只好委屈展大少爷了。”

虽然是笑着,可那语气并不见得客气。

展文彦唇边难得的勾起一记笑意,吃过饭后,像是看穿了莫轻语的心思,一语道破:“不是说不回去吗?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莫轻语正洗碗的手抖了抖,要不是洗碗池里灌满了水,掉下的碗一定会摔个粉碎。

这个和自己认识不到一周的男人竟然猜中了她的心事?不知道是莫轻语太不会伪装,还是他太过聪明。

一切收拾妥当后,莫轻语从厨房出来,只见展文彦一身轻便装扮,似乎刚洗完澡的样子,那厚实的胸膛在薄棉的衣服底下若隐若现。

“我刚刚打电话问过了,婚礼上午十点整举行,你爸让我们早点过去。”展文彦手里握着一杯咖啡,闲散的动作里流露着迷人帅气,如果他的表情不那么冷漠,他一定是冬日里的一抹暖阳。

莫轻语眼睛里有了一抹温润,继而点了点头。

她还在懊恼要怎么向展文彦开口,没想到他把一切都问细致了,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感动。

展文彦看到她脸上流露的落寞,有些于心不忍的安抚:“凡事往前看,失去是为了更好的得到。”

莫轻语先是一怔,随后释然的笑了。

看来这座冰山也不是完全没人情味,至少还知道安慰人。

第二天一早,莫轻语是被急促的房门声敲醒的,她一边匆忙的穿衣服,一边不停的回答说来了来了。

以为是展文彦在催她起床,结果打开门一看,是几位长相甜美的女生,在礼貌彬彬的行礼之后,毕恭毕敬的说:“少夫人,展少让我们来为您梳洗打扮。”

梳洗打扮?莫轻语不自在的往后退了一步,连忙说不用了。

为首的小女生为难的说:“少夫人,这是展少吩咐的事情,我们必须得听从,所以烦请少夫人配合一下。”

莫轻语最不喜欢为难人,虽觉得别扭,不过还是答应了。

她没想到展文彦想得如此周到,不仅为她搭配好了出席婚宴的礼服,还专门差人为她化妆,坐在镜子前,瞧见一脸素颜的自己被涂上了胭脂水粉,整个人容光焕发不少。

半个小时后,化妆完毕。

莫轻语从房间里走出来,刚好碰到正上楼的展文彦,只见他一身精良剪裁的灰白西装,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完美无缺,狭长的双眼微眯,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两片线条明朗的薄唇,从他唇角卷起的弧度可以感受到他此时心情应该还不错。

莫轻语暗自在心里构想,要是展文彦出现在婚礼上,一定会抢走新郎所有风头。

“三分长相,七分打扮,这样看来,我的展太太还是拿得出手。”展文彦嘴边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像是在炫耀一件很得意的物品。

莫轻语小脸羞得通红,埋下头没说话,那一抹娇羞看得展文彦怦然心动。

十分钟后,车子开出素景苑,莫轻语沉默无言,脸上的愁云不知不觉的聚拢来,不似刚刚出门前那么的轻松。

“怎么,还难以割舍?”展文彦哪壶不开提哪壶。

莫轻语嘴唇动了动,心情多多少少有些失落,把头别到一边,故意把展文彦的话当做了空气。

因为时间尚早,展文彦把车开到了莫家。

莫家住的是一栋小复式楼,门前种满了花草,全是莫海清一手栽种的,这份闲情逸致倒是让这个浮躁不安的家有了一丝宁静。

门口涌满了年轻人,有几个身着伴娘服的女生正挖空心思的藏新娘的鞋子,看样子是要好好的捉弄伴郎一番。

莫轻语和展文彦并肩而立,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直到有一只手揽过自己的肩膀,她才惊愕的望过去,与展文彦深黑的眼眸相对。

“走吧,我陪你过去。”展文彦语气清清淡淡的,但每个字都仿佛赋予了厚重感,让莫轻语不那么无所适从。

“哟,轻语啊,我以为你不会回来呢,没想到这么给我们家雅丽面子。”莫轻语刚走两步,跟前就响起了继母车淼奚落的声音。

她步履一顿,抬起头来,见车淼一身喜庆旗袍,脸上妆容精致,一头乌黑卷发,倒有几分风韵。

对于车淼的言语讥讽,莫轻语已经习惯了,所以把那些冷嘲热讽当成了耳边风,绕过车淼就准备上楼。

“这位想必就是年轻有为的展氏公子吧?”车淼的声音里透着欢喜,与待见莫轻语的口吻完全是两码事。

莫轻语停住了脚步,回过身来,一把拉住展文彦的手,丝毫不给车淼情面的说:“你不是说要见见我爸吗?我带你上去。”

展文彦没反抗,被莫轻语带上楼之后,莫轻语嘴边哈着粗气,似乎激动过了头。

“你就那么害怕你继母?”展文彦见莫轻语白皙的皮肤上染了点点红晕,纳闷的问。

咦,展文彦竟然知道刚刚那是她继母?

“别那么惊讶,但凡花点钱,这些东西稍稍一打听就能明白。”展文彦彻底消除了莫轻语的疑问。

莫轻语瞥了眼展文彦俊美的五官,撇了撇嘴,随后敲响了书房的门。

“进来。”门内响起男人厚沉的声音,伴着几声咳嗽。

“隔壁也是书房,你要是无聊,可以取看看。”莫轻语根本没有要展文彦进去的意思。

展文彦似乎没听见莫轻语的话,快一步的开了门,进去之后,特别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爸,我和轻语来看您了。”

那一声爸叫得还真顺溜,即便是演戏,莫轻语也做不到那么淡定自若。

“文彦,你能来,爸不仅高兴,还感到很荣幸!”莫海清面露欣喜之色,朝一言不发的莫轻语看了一眼,笑着夸奖道:“轻语啊,这是你的命,命中注定要遇到文彦这么优秀的男人,有文彦照顾你,爸也放心了。”

莫轻语微微勾了勾唇角,一记讽刺由内而发,虽然心里有很多苦水,可当初是她选择与顾城泽交往,如今成了这样,她好像也无话可说。

“轻语,你先出去,我和文彦有事商量。”沉默片刻工夫,莫海清带着沙哑的嗓子吩咐道。

莫轻语迟疑了下,朝展文彦望了一眼,不知道是出去还是待着,毕竟他俩是协议结婚,担心莫海清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到时候展文彦会为难得下不来台。

“你先出去吧。”展文彦轻声说道,声音里尽是温柔。

莫轻语有些恍惚,收回视线,只好点头依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