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最后一次结婚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7:59 字数:3430 阅读进度:9/292

莫家别墅门口,鼓声不断,刚还冷清的场面,一下子人满为患。加长车上坠着鲜红的玫瑰花,特别是车前亲密相拥的布偶人,刺眼得让莫轻语瞳孔一阵胀痛。

主婚车停靠在莫家门口,一身米色西装的顾城泽下车,整个人神清气爽,笑声不断。那胸前佩戴的胸花上新郎两字尤为显眼,莫轻语站在人群后面,沉默的目睹着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接受其他人的祝贺。

莫轻语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色外套,长发微卷,脸上化了淡妆,在人群中极为惹眼。

顾城泽视线越过人群,一眼便发现了远处的莫轻语,他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向其他人歉疚的行了个礼后,朝莫轻语那边走去。

“轻语,谢谢你能来。”莫轻语正想得出神,被突入而来的声音吓得浑身一颤。

呵呵,这话说得可真好笑,似乎她莫轻语不来,他这婚就结不了似的。

莫轻语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然而心里却是五味杂陈,不过还是客套了句,“祝你幸福,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结婚。”

顾城泽面容讪讪,愧疚的笑了笑。

“莫轻语,我和阿泽哥当然是最后一次结婚了!”一袭白色婚纱的莫雅丽从房间里走出来,接住了莫轻语的那句客套话。

顾城泽一脸囧瑟,担心莫雅丽会为难莫轻语,急忙上前打断:“雅丽,婚礼仪式在十点举行,你不是说要去补个妆吗?我现在就接你过去。”

莫雅丽一把甩开顾城泽的手,凶神恶煞的警告莫轻语,“别以为你嫁给了展文彦,你就有了靠山,我告诉你,等我和阿泽哥在a城有了一片天,我照样会把你莫轻语踩在脚下!”

莫轻语知道莫雅丽一向要强,莫轻语拥有的,她莫雅丽都会抢过去。那时候莫轻语以为,那只不过是一颗糖,一个宠爱,她不在乎,却没想过连她的爱情她都要争抢。

“作为新娘子的莫大小姐,难道不应该开开心心的出嫁?”

正当莫轻语成为众人看热闹的焦点时,展文彦的声音响起,而后,众人纷纷把目光聚焦到展文彦身上,四下响起了议论声。

“天呐,他就是展氏的总裁,没想到这么年轻,这么帅气!”

“听说他娶了莫家二女儿,婚事低调,不过高调在媒体面前承认爱人的身份,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我身边要是有这么帅气的男人,我每天不用吃饭都可以!”

“……”

即使展文彦不说话,人群当中依然掩盖不住他的存在感,这一阵赞赏之后,顾城泽的脸色越发黑沉,特别是莫雅丽,脸上充满了愤怒。

一向嫉妒心强烈的莫雅丽,在新婚之日,怎么能容忍其他人夸赞别的男人,而且夸赞的对象还是莫轻语的老公。

这个气,她无论如何都忍受不了。

“你们都给我闭嘴!”莫雅丽转身,朝自己的伴娘团大吼一声。

喧闹的四周顿时安静。

对于莫雅丽强势的一面,莫轻语是见怪不怪,莫家的佣人都快被她骂成弱智了。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四个伴娘在莫雅丽发火后,脸色骤变,几人相互交换了个眼神,接着推辞道:“雅丽,今天是你结婚,我们几个姐妹原本想给你热闹热闹,可现在一点心情也没有,这伴娘的美差,我们实在无福消受。”

说完,四个伴娘手牵手地离开了现场。

场面随即陷入尴尬,莫雅丽一向最看重面子,看着平日里的好姐妹如此不给面子就走人,她脸色僵硬,一下子扑倒在顾城泽的怀里,要死要活的喊道:“这婚我不结了!”

“雅丽,怎么了?”车淼从外面走进来,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见自己的女儿埋在顾城泽的怀里,伤心不已的哭泣,顿时就把狠戾的目光朝向了莫轻语,以为是莫轻语说了什么话惹自己宝贝女儿生气了。

“妈,你口口声声说我嫁给阿泽哥有面子,可现在呢,连个伴娘都没有了,这婚还怎么结啊!”莫雅丽带着哭腔抱怨,两只手死死的抱住顾城泽不放。

对于莫雅丽的哭哭闹闹,莫轻语脸上没有半点情绪。

“雅丽啊,你别哭哭啼啼的,这让人听了多闹心啊,你爸这两天身体不好,婚礼的大小事宜全由我一个人忙活,这会儿你又闹脾气,这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呢!”车淼被莫雅丽的哭声闹得有些不耐烦,一阵批评过后,特意看了眼一直保持安静的莫轻语,笑着说道:“那几个伴娘一心寻思着要大红包,走了就走了吧,这不是还有你妹妹在这里吗?让她做你的伴娘吧!”

“妈,你说让莫轻语做我的伴娘?”莫雅丽一脸吃惊样,眼里充满了嫌弃与戒备,不情不愿的回到:“她虽然嫁给了展文彦,可喜欢阿泽哥那点小心思我哪会不清楚,我才不要她做我的伴娘!”

她莫雅丽不愿意,不代表她莫轻语就愿意。

“莫小姐,你当着我的面说这样的话,似乎有些不妥当吧?”展文彦一把将呆愣住的莫轻语搂到了怀里,替她打抱不平,“以前你怎么对待轻语,我都可以既往不咎,然而现在,她是我展文彦的老婆,你说话之前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听了展文彦的话,莫雅丽脸色灰白,委屈地嘟起了嘴巴,双手紧紧的抓着顾城泽的胳膊,心里有怨气也不敢发。

莫轻语知道展文彦这样帮她是要在人前树立一副恩爱夫妻的模样,可她还是忍不住感动了,满眼感激的望向展文彦,嘴边浮现出淡淡的笑意,那一瞬间的静美,让展文彦的心弦有了一丝律动,但很快,他克制住了,恢复如常的淡漠。

如此安静的默契,在顾城泽眼里,竟是钻心的疼痛。如果不是经不住莫雅丽的引诱,他和莫轻语也不至于走到分手的地步,一个是安静懂事的前女友,一个是胡搅蛮缠的现女友,如此大的天壤之别,在顾城泽心里,除了后悔就是苦恼。

不过为了得到莫家的财产,他只好选择忍气吞声。

“文彦啊,两姐妹从小吵到大,所以你别和雅丽一般见识,你看这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让轻语做雅丽的伴娘吧。”车淼擅长察言观色,也清楚展文彦的身世背景,知道展文彦是不好得罪的主儿,即使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依然要对展文彦恭敬几分。

“莫太太,既然是让轻语帮忙,当然得征求轻语的意见,我不会替她做决定。”展文彦脸上浮出淡淡笑意,迷人的双眸充满温情的瞅着莫轻语。

莫轻语迎上展文彦的目光,忐忑不定的心多少有了些许安慰。

原本打算置身事外的她,却成了问题的焦点。莫轻语扫了一眼正气急败坏的莫雅丽,又不知道如何抉择地望着展文彦,希望他能替自己做做决定。

展文彦看出她眼里的茫然,顺势说道:“轻语心肠软,即便心里不愿意,但作为莫家人,她会答应的。”

展文彦说的没错,莫轻语一开始的确是不情愿的,不过展文彦话里有话,她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并无道理。名义上,她是莫雅丽的妹妹,姐姐结婚,要是没有一个伴娘,亲朋好友一定会说她多么不懂事,最重要的是,他们一定会从莫海清身上做文章,毕竟莫雅丽不是莫海清的亲生女儿。

“轻语,阿姨知道平日里待你严苛了点,不过从今以后,我会拿你当亲生女儿对待,这次就麻烦你帮帮雅丽,好吗?”身着大红色刺绣礼服的车淼再一次开口,语气一改以往的盛气凌人,言语里竟是请求和讨好的意味。

莫轻语面色沉了沉,并没有因为这些示好而心花怒放,反而觉得这样的车淼十足的虚伪。

这些年,车淼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在莫家享受一切优待,经常言语讽刺她,还在莫海清面前挑拨她与莫海清之间的父女关系。让莫轻语唯一耿耿于怀的,便是母亲刘静的去世。

虽然刘静是服毒自杀,可刘静的死因与车淼有间接联系。

“轻语,我知道从你身边抢走阿泽哥是我不对,不过你现在也有了展文彦这张长期饭票,犯不着跟我过不去,你要是不愿意,除非是你心里没有展文彦,对阿泽哥还念念不忘!”莫雅丽从顾城泽怀里退出来,很是不屑的盯着莫轻语。

莫雅丽那满不在意的语气惹起莫轻语的愤怒,她莫轻语再卑微,但在莫家还是有一席之地,至少她是莫海清的嫡亲女儿,即使莫海清再听车淼的话,但不会对她这个亲生女儿有成见,只是莫轻语的一味退让只会招来车淼母女的得寸进尺。

“莫雅丽,你放低姿态求人会死吗?你不是一直标榜自己人缘好吗?可你那些闺蜜为什么扭头就走?你现在这话是在请求我帮忙吗?”莫轻语抬起下巴,视线直勾勾的盯着莫雅丽,一脸大无畏的样子。

莫雅丽面色一僵,整个人被怔愣住了,似乎没想到一向被自己欺负的对象会用质问的语气反击自己。

车淼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只好上楼去通知莫海清。

“莫轻语,你别以为我莫雅丽今天非求你不可,你不愿意就算了,我莫雅丽不要伴娘,这婚照样结!”莫雅丽气得眼珠子都瞪出了眼眶,她转过头,对一直闷不做声的顾城泽吼道:“顾城泽,我们走!”

随后,莫轻语只感觉一阵风从自己的脸上掠过,随后,耳边响起了各种议论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