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秀一地恩爱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01 字数:3270 阅读进度:11/292

莫雅丽说完准备扭头就走,却被莫轻语一把拽住了手。

“你干嘛!”莫雅丽挣扎了两下,却力气不敌莫轻语,无果之后,只好耍起脾气,吼道:“莫轻语,别以为你嫁给了展文彦,你就有了靠山,我告诉你,一入豪门深似海,以后的日子可有你好过!”

莫轻语嘴角沁出一抹不以为意的冷笑,盯着莫雅丽,一字一顿的说:“你一向对我玩剩下的东西感兴趣,不过展文彦,是你玩不起的男人!”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气力,莫轻语的语气几乎是信誓旦旦。

她对展文彦的了解并不深,可无形中,仿佛有一道力量在驱使着她,让她引以为傲的说出了口。

莫雅丽脸色惨白,为了挽回点尊严,一把拽过顾城泽的胳膊,挑唆道:“你听见了吧?你在莫轻语心里就是残羹剩饭!”

顾城泽眉间一沉,眼眸里携带着淡淡失落,望着莫轻语时,嘴唇松动,“轻语,你幸福就好。”

“当然!”莫轻语水润的眼睛里透着一抹坚定,而那坚毅的目光如同耀眼的阳光,灼痛了顾城泽的眼球。

午宴过后,宾客都走得差不多了。莫轻语以为接下来没她什么事,正准备离开时,莫海清急急忙忙走过来,拉住莫轻语的手问个不停。

“轻语,这雅丽和城泽举行了婚礼,你和文彦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呢?”莫海清一身喜庆唐装,因为高兴,面色看起来比平日要慈祥许多。

莫轻语哑然一片。她没想到莫海清会这么直言了当的问起她和展文彦的婚事,而且他们的婚姻不过逢场作戏,哪能到较真的地步。

那个只打了个照面就结婚的英俊男人,想要的不过是一段名义上的婚姻。

一番思忖之后,微笑着说:“爸,您也知道我和文彦已经注册结婚,至于婚礼,那也只不过是个形式罢了,再说了,文彦在a市的影响力,要是举办个婚礼,各界媒体都应付不过来,到时候遭累的还是您女儿我。”

虽然刘静过世的那段日子,她记恨过莫海清,可自从他卧病不起,她心里的恨意慢慢消散,尽可能的不去惹他烦心。

“爸知道你一向贴心,但身为父亲,还是想看到自己的女儿风风光光的出嫁,再说,你和文彦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你们没有感情基础,这日后……”

“爸,您没听说过一见钟情吗?我和文彦是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一拍即合!所以您大可放心!”为了不让莫海清忧心,莫轻语快言快语的打断了莫海清的话,还故作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她直到莫海清不是糊涂人,心里有怀疑是也必然。

“孩子,要是有什么委屈,记得给爸讲,别老是闷在心里。”莫海清心疼的看着莫轻语,语重心长道。

莫轻语笑着点头,等莫海清离开了,她心里的酸疼才肆无忌惮的漫溢出来。

刘静在她快要满十五岁的时候服毒自杀,去世后不到半个月,莫海清便带着车淼母女进了莫家,虽然刘静的死因是因为重度抑郁症,但在莫轻语心里,刘静的心里的郁结源头是因为莫海清对婚姻的背叛,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耿耿于怀的原因。

要不是前几年莫海清心脏病突发,医生说不能让他受刺激,她对他的态度会越发恶劣,甚至不闻不问。

明明是莫家人,可自从车淼母女进了莫家,她的地位竟比佣人还不如,经常受车淼母女的欺负。上大学后,终于可以不住家里,莫轻语也在那时候遇到了顾城泽,那个在她眼中宛如王子一般完美的男人,替她租了个房子,隔三差五的去看她,本以为日子苦尽甘来,却没想到五年的付出仍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傻站在这里干什么?叫你半天还不应。”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从身侧响起。

情急之下,莫轻语用手擦了擦脸,把滚落在脸颊的泪水擦掉后,有些局促的摇头说:“没事。”

展文彦拧眉,俨然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一双漆黑且有些冰冷的眼睛向莫轻语凑近了些,怪异的问道:“你怎么哭了?”

即便是匆匆忙忙的几下擦拭,依旧抹不掉眼睛湿润的痕迹,而且莫轻语眼睛里还有几星血红,很明显是哭过。

眼泪是不经意流下的,莫轻语是想起从前,免不了一阵心酸,所以眼泪就那么不由自主的掉下来了。

可在展文彦看来,她是对顾城泽念念不舍。

不知道为什么,展文彦突感失落。

他眉心一沉,冷声道:“婚礼已经结束,我们该回去了。”

说完,展文彦便率先走出了大厅。

莫轻语呆滞了几秒,随后跟上。

腿短就是劣势,莫轻语从大堂出来,一路小跑去尾追展文彦的脚步,却还是没有赶上,等她气喘吁吁地坐上车后,某人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提醒她系好安全带后,便飞速把那辆豪气的保时捷开入车流当中。

两人不说话,车里安静得有些尴尬。想到莫雅丽出言不逊时,展文彦及时救场,莫轻语内心满怀感激,正打算开口道声谢,没想到某人抢先开口了。

“明天陪我回一趟展宅,到时候我妈肯定会刁难你,说什么你都别吭声,其他事我来解决。”

莫轻语侧头,默默的望着展文彦那帅气的轮廓,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他们之间只是一场交易,他今天帮了她,那明天回展宅,她“明天陪我回一趟展宅,到时候我妈肯定会刁难你,说什么你都别吭声,其他事我来解决。”

莫轻语侧头,默默的望着展文彦那帅气的轮廓,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沉闷。

他们之间只是一场交易,他今天帮了她,那明天回展宅,她也得配合展文彦做一场恩爱戏码。

“好。”她轻声答应,乖顺得像一只小绵羊。

车子刚到素景苑门口,坐在车里的莫轻语便瞧见站在门口张望的方管家,在他身旁,还站了一位长相甜美的小女生。

“文彦哥哥,你可回来了,我脚都站酸了!”

莫轻语和展文彦刚下车,对面女孩就传来娇滴滴的诉苦声。

女孩的声音很清脆,妆容很精致,穿着一件白色的毛绒外套,里面是一件粉色套裙,腿上的肉色薄丝袜看得莫轻语牙齿发颤,心想,这么冷的天,她不觉得冷吗?

“婷婷?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展文彦一脸惊诧,随后把目光落在莫轻语身上,很自然的介绍到:“这是轻语,我的太太。”

展文彦的镇定自如让莫轻语佩服得五体投地,她要是撒谎,整张脸都快红到耳根了,可展文彦语气平稳,动作自然,一点也不像是在做样子,还真是实力演技派,加上外形俊朗,这人不去做演员,还真有些浪费。

莫轻语僵硬的笑笑,然后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心里别提多别扭了。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个安婷婷就是上次展文彦父母口中的婷婷,他们称心如意的儿媳妇人选。

莫轻语很明显的看到安婷婷的脸色一边,愤怒的目光朝她驶来,而后是无法置信的问展文彦,“文彦哥哥,你真的结婚了?”

莫轻语能听出那一句话里的失落与难过。

“恩。”展文彦点头,一把搂过莫轻语的肩膀,微笑着说:“婷婷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是至交,可以说,婷婷是我看着长大的。”

原来是青梅竹马呀。

莫轻语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脸上挂着笑,可内心却有些内疚。因为安婷婷从头至尾都深情着望着展文彦,那份喜欢劲儿,让莫轻语看着有些不忍。

“文彦哥哥,你怎么……你怎么能忘了展家和莫家的约定呢?”安婷婷说着说着,眼角的泪水就哗哗地流下来,晶莹剔透的小脸蛋瞬间被泪水灌满,声音里的柔弱,再一次牵动了莫轻语心中的不忍。

“安小姐,其实我和……”

“轻语,我和婷婷许久没见,有好多话要说呢,你厨艺不错,晚饭就由你亲自下厨吧。”展文彦快速打断莫轻语的话,紧接着,一把握住莫轻语纤细的手腕,冰冷的眼神里迸射出警示的意味,“亲爱的没意见吧?”

莫轻语一怔,再看看泪流满面的安婷婷,一个心软,马上答应:“当然没有意见。”

这展文彦还真会不动声色的为难人,表面上是在征求她意见,实际上是在威胁她。要是他不答应,岂不显得她不懂事,而且两人协定好要在人前表现出一副恩爱夫妻的样子,即使别扭,她也得把戏做足。

“婷婷,进去吧。”展文彦冷漠的表情里多了一丝温热,连冷淡的语气也多了几分客气。

安婷婷似乎受到了一些安慰,立刻挽住展文彦的胳膊,一脸得意的说:“我就知道文彦哥哥最疼我了!”

这一幕落在了莫轻语眼里,实在是让她震惊,因为前一秒安婷婷还哭得个梨花带雨,后一秒就笑颜如花,这心情的转换率也太快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