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婆媳见面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02 字数:3354 阅读进度:13/292

次日清晨,莫轻语的房门便被敲响,睡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似乎想起昨天答应过展文彦什么事,她猛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头发,意识算是清醒了,也想起今天要去展宅拜见展文彦父母,浑身的慵懒劲儿不见了,剩下的除了紧张就是慌乱。(品书¥¥网)!

“我……我起床啦,马上就好!”莫轻语从衣橱里随便取出了一套衣服,快速换好后,又匆匆忙忙的洗漱,一切收拾妥当后,她才急匆匆地下了楼。

楼下,展文彦正在吃早餐,一身黑色西装尤为引人注目,只是帅气的脸死死的绷着,轮廓流露出的冷峻气息直教人胆寒,昨晚那一句温暖的话,似乎只存在梦里。

莫轻语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满脸歉然,“对不起啊,我睡过头了。”

她一向醒的很早,没想到会睡过头,难免有些尴尬。

“没关系。”展文彦丢下手上没吃完的食物,轻飘飘的扫了眼莫轻语,冷淡的说:“早餐只有一份,这些是我吃剩下的,你可以选择把它吃了,要么,饿着肚子去展宅,因为这是睡过头应付出的代价。”

“你说什么!”莫轻语瞪大眼珠子,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指着展文彦吃剩下的面包,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你让我吃这些剩下的?“

展文彦点了点头,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这些早餐原本应该你准备,结果你睡过了头,我准备的早餐,愿意与你分享,已经是莫大的恩赐。”

“展文彦,听你这话,我应该对你感恩戴德了?”莫轻语此时已经怒火攻心,觉得这个男人可真多变,不就是她睡过了头嘛,至于这样埋汰她吗?

“不,你可以选择不吃,因为你只剩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过后,我们得出发去展宅,你自己看着办!”展文彦嗓音低沉,语气里尽是没有温度的蚀冷。

莫轻语愣在原地,许久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男人,与昨天完全不一样。不过很快,莫轻语便得知了答案,昨天是在人前,而现在是人后,他不用再装出对她好的样子。

一抹苦笑掠过唇角,随后跟着出了素景苑。

坐上车后,展文彦冷冷地提醒了句:“现在是去展宅,拿出一点状态,即使再不情愿,也希望你配合一下。”

这算是商量吗?为什么听起来像是下命令?

莫轻语唇角蠕动了下,虽然心里很抗拒,但还是遵守信诺的点头答应。

展宅所处在半山山坡,靠山面海,环山聚气,一看展家人在风水上就很讲究。

车子驶入别墅区域,彰显气派的大门自动打开,入内,喷泉喷洒着水珠儿,靠左是一块花圃,里面开着美丽的花儿,大多数是莫轻语叫不出名字的。大冷的天儿,花开似锦,真是难得一见的美景。

展文彦停好车后,颀长的身子从车子里走出来,那一身无法掩盖的贵族气息与四周豪华的一切混成一气,似乎他天生就应该是住在城堡里的王子。

方管家瞧见车子,立马热情的迎过来,满脸喜悦的说:“展少回来啦,刚刚太太还念叨起您呢。”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光洁明亮,华丽的水晶吊灯,古色古香的拱门和拱窗,墙壁上悬挂的泼墨画,尽显主人家的宁静幽远的高雅气质。

临近客厅的时候,房间里传来一阵欢笑声,让祥和的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

“家里有客人?”展文彦明显的皱了下眉头。

“是安小姐过来拜访太太。”方管家小心翼翼回答着,末了还不忘朝莫轻语看一眼。

听到安婷婷的名字,莫轻语的心口莫名一窒,脑袋里旋即浮出安婷婷那张愤怒到狰狞的脸。

“进去吧。”展文彦忽然朝莫轻语伸出一只手来,冷清的面容下,一双深邃的眸无比认真,似乎在征求莫轻语要不要和他牵手。

莫轻语微张着唇,惊讶之下,不清楚到底要不要把手伸出去,想到刚刚某人在素景苑那副可恶的样子,她心里多少有些不满,闹脾气的别开头。

“文彦哥哥!”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安婷婷第一个发现了走进来的展文彦,高兴的尖叫声不亚于见到自己喜欢的偶像。

孟萍随之转过头,喜悦满面的说:“文彦,你回来啦?”

展文彦没说话,把掩藏在身后的莫轻语拉到了身侧。

“文彦,你怎么把她带过来?”孟萍在看到莫轻语后,挂在面部的惊喜笑容刹那不见,余下的是清楚可见的不满。

“轻语是我的妻子,我带她回展宅,有什么不妥?”展文彦紧握住莫轻语十指冰凉的手,淡然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桀骜,听起来像是在宣战。

莫轻语从进门那一刻起,一颗心就紧紧的攥着,这会儿被抛掷人前,更是尴尬得无所适从。

“文彦,你在外边胡闹可以,但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带个女人回展宅!”孟萍怒了,用手指着莫轻语,鄙夷道:“特别是像这种见钱眼开的女人!”

莫轻语惊得抬起头来,脸色苍白间,想要张口解释,但手头被握住的力度越来越大。

她侧头,眼里盛满了委屈与无奈。

孟萍眼里的嫌弃之色,还有那伤人的言语,无疑是一把尖锐的刀子,狠狠地戳伤着莫轻语的自尊。

“您有什么不满,可以冲着我来,但不可以污蔑轻语。”展文彦开口了,语气一如既往的低沉,而言语却赋予力度。

“你……你是要带着这个女人向我宣战吗?”孟萍气噎,手指因为愤怒而抖个不停。

安婷婷见状,连忙上前来安抚,“阿姨,您别生气,文彦哥哥一向敬重您,要不是……”

安婷婷故意说一半留一半,随后把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莫轻语身上。

这哪里是安慰,简直就是煽风点火。

顿然间,孟萍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矛头直接指向一言未发的莫轻语,提高分贝怒道:“既然你有胆量来展宅,那你就当着我的面承诺,不准花费展家的一分钱!”

莫轻语抬眼,眼里布生的鄙夷程度不亚于孟萍给予她的。

她对孟萍这个人没多大的讨厌,因为毕竟是护子心切。可那些张口闭口就是钱的话,让她打心眼里不满。

“阿姨,您看,她竟然瞪你!”安婷婷在一旁不嫌事多的提醒。

孟萍的脸彻底黑下来,语气极为冰冷,对莫轻语下了逐客令:“趁文彦父亲还不知道这件事之前,你给我滚出去!”

“阿姨,我知道您们展家在a城算得上是首富,不过我想提醒您的是,要我嫁进展家的是您的儿子,并不是我莫轻语摇尾乞怜求来的!”既然答应了展文彦,她就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但不代表,她要任由孟萍的言语辱骂。

“听你说来,进我们展家,是委屈你了?”孟萍似乎没想到莫轻语会还嘴,声音减弱了些,但脸上的愤怒丝毫未消。

“轻语说的没错,的确是我逼迫她嫁给我,所以我不容许自己的女人在莫家受一丁点儿委屈!”展文彦扣紧莫轻语的手,语气变得十分坚定。

这个男人,一会儿一个样子,她都快认不清了。

那被大手包裹的手,渐渐的有了温度,可是心情却是恍惚不安。

说不畏惧都是假的,她一向敬重长辈,若不是孟萍言语太犀利,她也不至于还击。

“阿姨,您刚刚不是说最喜欢我吗?既然我过来了,您应该开开心心的,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而影响了心情呢!”安婷婷娇声娇气说完后,替孟萍做起了按摩。

“文彦,不是我说你,婷婷这么好的姑娘你不娶,非要娶外边那些来路不明的女人,等哪天你上了当,你就知道妈为什么要阻拦你!”孟萍从安婷婷那儿等到了一丝安慰,顺势握住了安婷婷的手,一脸惋惜的说:“婷婷,怪阿姨没用,原本好好的婚事,却被某些人给搅黄了!”

“随便您怎么说,我和轻语已经领证结婚,我只是过来通知您这个消息,所以您反对无效。”展文彦眸底的颜色越来越深,面不改色的脸上是一片不容动摇的笃定。

展文彦的话,让莫轻语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为什么他那么着急找一个结婚,却不愿娶一个自己所爱的人?想到他那一句,自己的人生要自己做主。

只是展文彦做的这个主,也未必能让他自己满意。毕竟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

“轻语,展宅我们来过了,现在该回去了。”展文彦轻柔的声音唤醒了走神的莫轻语,她脸庞一热,尴尬地朝孟萍看了一眼,发现对方的脸色愤怒得可怕,她急忙收回视线,默默地点头。

这样的场面,她是一刻都不愿多呆。

“文彦哥哥,你难得回来一次,留下来吃过午饭再走吧。”安婷婷爬上前来,很自然地抱住了展文彦的胳膊,嘴唇翘得老高,委屈不已道:“你可不能娶了老婆就忘了我这个妹妹,要知道我俩之间深厚的感情可比天高比海深,不是谁随随便便能替代的!”

说完,安婷婷挑衅地看了眼莫轻语。

莫轻语一双手紧紧的相握,生怕展文彦答应留下来吃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