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直盯着她看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03 字数:2729 阅读进度:14/292

对于安婷婷在展文彦面前撒娇,向她宣战这一系列威胁举动,她丁点也不在乎,只是不想继续呆在这个用钱堆砌的城堡里,她除了无所适从之外,还要竭尽全力的去配合展文彦演戏。(品#书¥网)!

她起初以为两人只需要做做样子,没想到会招来展文彦母亲的言语嘲讽。

“既然我妈看到你很开心,那你就留下来陪她一起吃午饭吧,我带你嫂子先回去了。”展文彦拿开安婷婷抱住自己胳膊的手,接着紧紧地握住莫轻语的手,那一幕,让安婷婷十分尴尬。

展文彦这样回答,莫轻语一颗紧绷的心稍稍放松了些。

孟萍一直在气头上,听到展文彦连饭都不愿意留下来吃,对莫轻语的怨气更深了,一双尖利的眸子直射莫轻语的脸,那憎怒的程度,恨不得要把她粉碎。

从展宅出来,莫轻语才勉强松了口气。坐上车后,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你很害怕?”展文彦扫了她一眼,冷声冷气的问。

既然脱离了演戏范围,她也没必要再装模作样,把脸看向车窗外,试图扫去滞留在心里的余悸。

顾城泽是单亲家庭,父母早年离异,顾城泽跟随母亲一块生活,和顾城泽交往的第二年,顾城泽便带着莫轻语回家见他母亲。起初,莫轻语紧张得半死,总觉得见男朋友的父母是人生要事,毫无经验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忐忑不安,那会儿顾城泽还取笑她说什么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

想到这些,她的眼睛就湿润了。

因为见了顾城泽的母亲后,她才知道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顾城泽的母亲并不是那么难相处的人,相反疼她的程度超过了亲生儿子的顾城泽。

或许是因为刚刚孟萍的态度,让她意识不受控的想到这些。

早饭没吃,加上晕车的缘故,不一会儿,莫轻语就感觉头晕犯恶心,她难受的动了动身子,把头支向窗外,任凭寒风在白皙的脸蛋上凛冽,至少这样,她晕车的难受感会减弱一些。

“你怎么了?”展文彦瞥见莫轻语用手按遮腹部,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他连忙把车停靠在路边,满眼关切的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莫轻语咬着牙,难受的说:“我想下去透透气。”

“好。”展文彦随即下车,替莫轻语打开车门后,朝四周看了下,发现附近有一家餐厅,“对不起,忘了你没吃早饭,我先带你去喝点粥,这样胃好受些。”

莫轻语胃部空空的,加上晕车的不适感侵扰在体内,喉咙口涌动着一股想要呕吐的感觉,她扶着一棵树,干呕了好几下,什么东西也没有吐出来,倒是把眼底的泪水给引了出来。

展文彦看着脸色苍白的莫轻语,心里不免升起了自责。

“我扶你过去。”展文彦表现得很有耐心,语气也比之前的冷冰冰好很多。

莫轻语一把绕开自己的手,逞能道:“不用,我自己可以。”

她把眼角的泪水擦掉,似乎流了泪,心里就好受许多。

因为饥饿,她没有拒绝去吃饭的提议,走到店里,热腾腾的玉米粥一上桌,她便不住口地喝了起来,尽管有些烫,可她的胃的确好受了许多。

“你……刚刚是晕车?”见她吃完,展文彦递了一杯热白开过去,试探性的问。

莫轻语的眼底明显还泛着泪光,美目流转之下,是一种静默的楚楚动人。不知道为什么,展文彦发现莫轻语不说话的时候,总觉得她安静得有些孤独。

“谢谢。”她轻喃两个字,而后把瘦小的脸颊别到另一边。

早上之所以那么过分对她,是担心他们的距离会无形靠拢,所以才会表现出森冷的一面,可此时此刻,他有些后悔。

“现在还难受吗?要不要去医院?”他拧着眉头,帅气的脸上全是认真的情绪。

莫轻语有些恍惚,觉得眼前的人,还有那些话都是梦境。他早上对她还那么冷漠的态度,现在又来关心?

真以为她是那种被打了一巴掌,再给一颗糖就哄没事的人吗?

她知道彼此是做戏,她没计较的必要,但她也有情绪,知道开心和不开心的感觉。

“展先生,如果没别的事,我想单独安静一会儿。”因为心情有些沉闷,她不想继续待在车子里。

“我下午有个视频会议,我先送你回家。”展文彦丝毫没察觉莫轻语脸上的不耐烦,而是自作主张的把车往回去的方向开。

莫轻语转过头来,循着耐心更正:“我的意思是下车单独走走。”

展文彦停下车子,眸底的颜色加深了几分,英俊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莫轻语,你现在需要休息。”他的声音淡淡的,听起来却不怒自威。

虽然对于这种气焰,莫轻语感到心虚,但面色依然镇定,她很平静的说道:“你也说过,只要我在人前配合你,不会干涉我的生活。”

“可你现在身体不舒服,作为名义上的合法丈夫,难道不应该给予关心?”展文彦反问的语气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气势。

莫轻语头昏沉沉的,忽然觉得全身没有半点力气。

“展文彦,你真的不用假惺惺……”莫轻语望着他,有些吃力的说。

展文彦启动车子,不顾莫轻语的反对,直接带她回到了素景苑。

从展宅到素景苑大约半小时的车程,展文彦担心莫轻语会因晕车而难受,一直保持着缓慢的车速,抵达素景苑,足足花了一个小时。

莫轻语因为身体不舒服在车上便睡着了,这会儿的安静倒让展文彦如释负重。

他动作轻盈的把莫轻语从副驾驶座上抱下来后,站在原地,静静的注视了莫轻语好一会儿,不由得想起在酒吧的第一次相遇,那个为情所伤而喝得酩酊大醉的她,躺在她怀里嚎啕大哭,抱在怀里分量轻的好比纸片人。

也许是天气转阴的缘故,冷空气袭击到脸蛋上,莫轻语迷迷糊糊感觉到一团温热若有似无的存在,她用脸蛋往热流处蹭,嘴里更是满足的发出舒服二字。

展文彦感觉自己的胸膛正被某人的脸不停地蹭,最后整张脸都埋进了他的胸膛,这样亲密的位置,这样贴切的感受,让他的内心不受控制地升起了一团热流,而后心脏处发出砰砰不停的声音。

他竟然被怀里的女人挑逗,而且还不反感!

展文彦浓眉紧蹙,想要摇醒莫轻语,又觉得不妥,毕竟早上就显得过分了点。

展文彦隐忍住心头的那股暗火,快步将睡着的莫轻语放进了卧室,然后用手背感受了下莫轻语的额头,发现没有发高烧的迹象,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不过好奇怪,他竟然会担心她?

展文彦站在床边,默默地观察着莫轻语,发现她睡着的样子如同安静的瓷娃娃,有种很轻易就会碰碎的感觉,特别是那白皙的肌肤,让人止不住想要去捏一下。

他还从来没有那么认真的去看她,总觉得她穿衣打扮很朴素,走在人群里不会显眼。可细细看下来,发现她面容其实很清秀,虽然不是那种一眼就让人觉得惊艳的女人,却很耐看,特别是身上带着一股恬淡的气息。

若不是手机铃声响起,展文彦不知道会这样注视多久。

“我一定是因为早上的内疚,才会盯着这个女人看这么久……”展文彦在心里默默的想,随后嘴角划出一抹生涩的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