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怦然心动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04 字数:3297 阅读进度:15/292

莫轻语睡醒后,已经是下午。(品书¥¥网)!

不知道是睡得太久的缘故,还是中午只喝了一点粥,莫轻语感觉浑身软绵绵的。看了一眼四周,发现自己正睡在展文彦的卧室里,她惊得一身哆嗦,立马从床上爬起来,确定展文彦不在,她才蹑手蹑脚的拉开了房门。

“少夫人,您醒了?”一声甜美动人的声音驶过,让捏着一把汗的莫轻语连退两步。

眼前的女孩子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那一声少夫人听得莫轻语浑身不自在,不过还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你是?”莫轻语记得这里除了展文彦以外,并没有其他人,到目前为止,也只是方管家来的次数多一点。

“我叫古丽,今年十八岁,是展少让我来照顾少夫人的。”女孩子笑容清甜的说完后,止不住地对没搞清楚状况的莫轻语夸赞道:“少夫人长得真漂亮!”

漂亮吗?她现在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目光呆滞,头发乱蓬蓬的,恐怕是漂亮的反义词吧。

“我……你叫我轻语吧。”她实在听不惯少夫人这个称呼。

“这怎么能行呢,这里是展家,我们做佣人的,就要遵从主人家的规矩,所以少夫人,我不能更改别的称呼。”古丽一脸认真的说完后,又紧张不已的说:“少夫人,刚刚展少走之前,让我给您熬些鸡汤,等您醒来后,看着您喝完……”

最后一句话,古丽像是没了底气。

这展文彦可真是好样儿的,听起来像是关心她,实则是找了个监管她的人。

不过她的确有些饿了,有免费的鸡汤喝,何乐而不为呢!

晚饭吃得饱饱的,心满意足后,莫轻语看了眼时间,纳闷展文彦怎么还不回来,不过这也只是奇怪,并非挂念。

莫轻语暗自拍了拍额头,总觉得自己脑袋出了问题,竟情不自禁地想到展文彦……

有古丽在,一切家务事都有人抢着做,这种衣食起居被人照顾的感觉,实在让莫轻语有些无所适从,她也记得孟萍说的那些话,忽然觉得这样长期下去不是办法。

她并没有要拿取展家一分一毛的想法,所以也不该有所优待。她打算等展文彦回来,好好的谈一谈这件事。

莫轻语一直在客厅看电视,十点过去以后,见古丽一直站在旁边,让她过来坐着,她拘谨着不愿意,莫轻语拿她没办法,让她早点去休息,可古丽说展文彦还没回来,不能先去休息。

莫轻语只好借口称:“我和文彦有事情要商量,所以你先去睡吧,他要是饿了,我也可以给他做点吃的。”

“哇,少夫人可真贤惠!”古丽眼里绽放出一抹喜悦,对莫轻语的好感度增加不少,“来之前,我以为少夫人的脾气会很大,没想到这么好接触,我真的好幸运!”

莫轻语最受不得别人夸奖自己,她不知道怎么接茬,只好尴尬的笑了笑。

古丽去休息后,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除了电视机里发出的声音,四周尤为孤寂。

“总裁,您慢点。”当指针走向凌晨,莫轻语正打着盹儿,听到门口发出的声响,立马醒了过来,起身,看到助理陈霖正搀扶着展文彦。

她急忙走过去,一阵酒气味驶过来,再看展文彦,整个身体倾斜着,一双眼睛闭合着,看样子是喝醉了。

“少夫人,总裁今晚喝得有点多,所以我送他回来了。”俩人把展文彦扶到卧室后,陈霖毕恭毕敬的解释道。

“谢谢你。”莫轻语礼貌的回应。

“少夫人不用客气,这是我的电话,有什么事,打我电话就好。”陈霖把名片递给莫轻语后,补充道:“总裁今晚应该有心事,平时他喝酒都会给自己留几分余地,像这种酩酊大醉,我还是第一次见,所以少夫人,今晚就劳您费心了。”

“好。”莫轻语看了眼醉躺在床上的展文彦,只好答应下来。

陈霖走后,房间里再一次陷入寂静。

偌大的房间里,酒精味在肆意弥漫,莫轻语端了一杯蜂蜜水给展文彦,见他昏沉的睡着,她用手轻轻地推了推,轻声道:“起来喝了蜂蜜水再睡。”

这句话落下后,某人依旧无动于衷。

莫轻语无奈,把蜂蜜水搁在床头柜上,准备去拿条热毛巾给他敷敷脸,结果没走两步,便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呕吐声,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恶臭的腥味。

莫轻语旋即转身,见展文彦整个人趴在床沿上,嘴上还残留着杏黄的液体。

她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走过去,把喝得烂醉如泥的展文彦扶到了床上,然后去洗手间打了一盆热水过来,把展文彦嘴上的污秽擦拭干净。

地面清洁干净后,莫轻语担心展文彦等下又会吐,挪了一个小板凳守在床边。

还好她下午睡了一会,不然这个点,她铁定会困成狗。

展文彦酒品还不错,吐了之后,很安分的睡到了天亮。

莫轻语大脑沉沉,紧绷的身体放松了后,困意浓卷,她撑不住地趴在床边上就睡着了。

展文彦是被一道光亮给刺醒的,他缓缓地睁开眼,见屋内熟悉的一切,他的心一下子安妥了,不过清冷的目光在不经意的搜寻中停顿了一下,心里狐疑出声,她怎么在这里?

他记得昨晚在饭桌上喝了不少酒,而且酒精度数很高,之后陈霖开车送他回来,再之后,他便记不得了。

不过莫轻语睡在这里,说明昨晚照顾了自己一夜?

展文彦的心一团温热卷起,如同浪潮卷过心海,良久不能平复。

“来,到床上去睡。”展文彦从床上起来,准备把趴在床边的莫轻语扶到床上去睡。

莫轻语睡得迷迷糊糊的,虽然听见了有人说话,不过熬过夜后的精神极为不振,她慵懒的睁了下眼,也没有仔细去看眼前的人,只是很配合的站起来了,而后整个人倒在了床上。

这一带,顺势把展文彦带到了床上,而展文彦的身体正好伏贴在了莫轻语的身上,此时维持的动作极其暧-昧。

莫轻语像小孩子一般砸吧了下嘴唇,那幼嫩的肌肤如同牛奶一般莹白,似乎能掐出水来。

这个女人的皮肤竟然这么好,而且……而且那松动的嘴唇,好似鲜嫩的草莓,让展文彦为之心动,加上此时自己的身体正紧靠着莫轻语,他身体里的某种因子正难受的侵袭着他的意识,不过很快,他便脱离了这种感受,因为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展文彦帮莫轻语掖好被子,转身便去开门。

门外,佣人古丽已经做好了早餐,恭敬的说:“展少,昨晚少夫人等了您很久,我熬了粥给您们。”

“等了我很久?”展文彦诧异的看了眼床上的莫轻语。

“是啊,而且少夫人脾气特别好,还担心我累着,老是帮我的忙,还让我早点休息,所以我昨晚睡得特别早,少夫人一个人在客厅等您。”古丽把昨晚的事情向展文彦汇报了一遍,因为莫轻语的善解人意,言语里全是对莫轻语的称赞。

“好,我知道了,把早餐给我吧。”展文彦把早餐从古丽手上接过来,又特意吩咐了一句,“你去熬一点汤,等下少夫人醒后,我再叫你。”

“好。”古丽听话的点点头后,又不忘感叹一句,“展少,您和少夫人真是天生一对,您年轻有为,少夫人善解人意,真是完美的契合!”

“快去忙你的吧。”展文彦面上表情没有多大变化,可心里却掀起了一层波浪。

虽然古丽的话听起来有些拍马屁的意思,不过展文彦竟没有半点不高兴。

他把早餐放在桌上,走到床前,深邃的目光注视着莫轻语,一脸的若有所思。

莫轻语醒来的时候,展文彦正坐在沙发上整理文件,抬眼瞥见某人正一脸迷糊的望着自己,他唇角不经意的划过一抹笑意,但很快便被收起,恢复如常的冷漠。

莫轻语看了眼窗外的明媚,回过神后,才发现这是展文彦的床,她立马蹦起来,赤脚跑到卧室中央,入眼的人影,吓得她又连退数步,惊慌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不对这是他的房间,因为问她自己,怎么睡在了他的床上……

莫轻语连忙检查自己的衣衫,发现外套闲散的搭在皮椅上,内着的毛衣还存在,紧张到喉咙口的感觉一下子放下,不过依旧防贼一眼的眼神斜看着展文彦,总觉得这人不安好心,而且他不是喝醉了吗?怎么换她躺在床上去了……

一阵纳闷过后,只听某人淡淡的声音飘过来,“醒了?饿不饿?古丽熬了鸡汤给你,下去喝了吧。”

连串的问话砸过来,害得莫轻语半天没接应,傻愣愣的盯着展文彦看了许久,才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先出去了。”

展文彦见她拘谨的站着,因为是自己过于冷淡的态度给她心里造成了恐惧,随即缓和了语气,“我听古丽说,昨晚你等了我很久?”

是等了很久,但和关心他是两码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