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可真够自恋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04 字数:3490 阅读进度:16/292

莫轻语没有点头,但也没有否认。想到在素景苑呆的这几天,总觉得自己好像与世隔绝了,连好朋友林悦都骂她有异性没人性,况且她展家少奶奶的头衔只是一个空头名号,私下里,她应该有她自己的生活空间。

“展先生,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莫轻语在酝酿了好一阵后,才排除心里的紧张劲儿,用很正式的语气开了口。

展文彦抬起眼帘,淡然的看着一副心事重重的莫轻语,问:“什么事?”

三个字,没有任何不耐烦,但真的如冰水一样,听起来没有半点温度。

莫轻语看着不远处冷俊的男人,默默的做了个深呼吸,开口道:“我觉得我们应该给这段协议的夫妻关系定一个期限。”

因为俩人这样下去,莫轻语会觉得前路漫无边际,她的生活没有半点自由可言。

展文彦眼眸倏然一紧,语气冷沉的问:“莫小姐是已经走出情伤了吗?”

情伤?莫轻语怔了怔,竟然不明白展文彦的意思。

她最开始的确是抱着忘却情伤的念头,才答应和展文彦协议结婚。可现在,顾城泽娶了莫雅丽,她心里再多的感伤,也只能默默的吞咽。

“展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协议结婚,如果是为了逃避你父母安排的婚事,那我们现在更没有必要再继续演下去,因为你已经把我带给了你的父母,他们虽然气恼,但以后也不会多加干涉你。”莫轻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么多,不过这是她心底的想法,他们之间本来就在做错误的决定,如果继续扮演下去,只会越错越多。

“莫轻语,你以为这些是你轻轻松松就能反悔的吗?”展文彦丢下电脑,颀长的身影朝心绪不定的莫轻语走近,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用毫无温度的声音道:“莫轻语,我们之间是协议结婚没错,不过请你为你的父亲着想一下,他有很严重的心脏病,要是知道你这么玩弄自己的婚姻,他会怎么样?”

莫轻语哑然抬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应展文彦的话。

她从未想过这件事会影响到自己的家人,她以为自己干脆的答应,亦能干脆的结束。

“你很清楚自己的莫家的地位,如果摆脱展家少夫人的身份,你在他们眼里算什么?”展文彦淡冷的语气如同洪水猛兽来袭,冲刷着莫轻语不安定的心。

“展文彦,你真的很奇怪,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基础,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不是伤人伤己吗!”既然那么想要婚姻,干嘛不找一个相爱的人,也省得以后重新做选择。

展文彦浓眉一皱,眼眸里收容一抹痛楚,不过很快,便冷冻结冰。

“你父亲的心脏不好,我已经找来了国外最权威的医生为他诊治,所以你,安安心心的做展家的少夫人,没有我的准许,不许再提解除这段关系的事。”展文彦用不可商量的语气说完后,冷冷的转过身,徒留愣在原地的莫轻语。

莫海清心脏一直都有问题,吃了很多药都不见好。刚刚展文彦那些话,如同砸中了她的命脉,竟让她没有反驳的道理。

纵然莫海清曾经让她的心尝受过深深的薄凉,可血浓于水,这些年他身体抱恙,她心底的怨气无形间也消散了许多。

如果展文彦能够把莫海清的病治好,那维持这一段名义婚姻,她也无所谓。

莫轻语走下楼时,展文彦正准备出门,转眼见她走下来,浓眉挑了一下,似乎看破了她一般,问:“想好了?不闹腾了?”

那淡淡的声音,像是在责备一个任性的孩子。

“展文彦,你最好说话算话!”莫轻语瞪着展文彦,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委屈。

展文彦看到莫轻语气鼓鼓的样子,止不住笑了笑,“你现在的样子,跟签了卖身契一样委屈。”

难道有差别吗?莫轻语觉得展文彦就是老天爷拿来捉弄她的。说到底,还是怪她自己,如果一开始不答应,哪会引发之后这一连串的麻烦。

对于展文彦的取笑,莫轻语假装没听见。闻到一股饭菜的清香后,才发觉肚子好饿,她看着展文彦,没好气的说:“昨晚熬了夜,现在我饿了,没心情和你吵!”

“也对,吃饱了才有力气生气。”展文彦默默点头,唇边露出一记微笑。

“少夫人,这鸡汤是展少特意让我给您熬得,你多喝点。”古丽说着就帮忙盛了一碗汤。

莫轻语脸一红,忙说自己来,然后偷偷地打量了一眼展文彦,总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奇怪。

时冷时热,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今天还早,你要是闲得无聊,可以约约你那些朋友,晚饭的时候我去接你。”进餐到中途,展文彦忽然说道。

莫轻语一愣,觉得展文彦忽然转性了,她搁下碗筷,认真的问:“展先生是有事情要我效劳?”

展文彦唇角勾出一记讽刺的笑,冷淡的扫了一眼莫轻语,“别以为我每件事都是带着目的性。”

“展总是生意人,难道不应该这样?”他们之间是一种契约的形式,所以每件事都好像存在协议关系。

“看来你还是有点儿头脑。”展文彦得意的笑了笑,俊美无斯的脸凑近对坐的莫轻语,对她说道:“明天早上不许赖床,和我一起到展氏去上班,职位是总裁助理。”

“什么!”莫轻语激动的站起来,看着展文彦,不情愿的说:“我不会在你展家吃白食,也不会到你展氏工作。”

莫轻语激动的样子,吓到了站在一旁的古丽,连忙走过来安抚,“少夫人,您别生气,展少对您这么好。”

古丽声音轻轻的,像小绵羊的声音。

莫轻语面露尴尬,对古丽抱歉道:“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她的气焰完全是被展文彦给挑起的,所以她针对的只是展文彦,没想到会惊吓到一旁的古丽。

“古丽,你今早的定论下得有点早。”展文彦起身,把莫轻语打翻的汤碗扶正,然后对莫轻语小声说道:“展太太,这是在人前,请你自重。”

“你!”莫轻语气结,本想反驳,不过见古丽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她只好收起愤怒,转而笑道:“你刚刚不是说让我出去约约朋友吗?那我现在就去!”

虽然是笑着说,不过那语气里,多多少少带着几分任性的味道。

展文彦并没有阻拦她,而是考虑周到的说:“我让陈帆开车送你。”

“谁是陈帆?”莫轻语惊讶,不过这好像不是重点,她立马拒绝,说:“我自己好手好脚,出门就能打车,干嘛要人送我。”

她并不想张扬,况且这个身份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陈帆是我的司机,如果你不用,那他就失业了。”展文彦云淡风轻的说。

似乎莫轻语不答应,她就会害得陈帆失业。

她最害怕因为自己而给别人带去麻烦,所以展文彦这么一说,她便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展文彦,你能不能别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你是展氏集团的总裁,有司机相送那是应该,可我是一介草民,犯不着给我一路接送。”她有些激动的拒绝,末了还特意瞄了眼展文彦。

“那好吧,你打车去,回来的时候,我来接你。”展文彦最后妥协。

莫轻语没想到自己说的话起了作用,紧张的神情一下子被笑容填满。

见她笑了,展文彦无奈的摆了摆头,提着公文包就准备出门,回头瞥了眼莫轻语,又说:“我正要出去,送你到打车的路口。”

莫轻语点头,然后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展文彦身后。

腿长就是好啊,莫轻语两步才抵得过某人一步,所以一路放小跑才勉强跟上。

“啊!”莫轻语只管闷着头走,所以额头被撞到后,一阵痛呼。

“手机给我,我把我的号码存给你。”展文彦忽然想到还没有莫轻语的联系方式,所以才会忽然回头,哪想到莫轻语竟埋着头走路。

“这话要是被其他人听见,肯定会笑掉大牙!”莫轻语把手机递给展文彦,一脸鄙视的说。

“展太太,你的意思是活,咱们俩需要演得逼真一些?”展文彦忽然伸出手,一把搂住莫轻语纤细的腰,眼里带着一抹邪魅的光绪,唇角露出一丝不羁,看上去极为危险,加上彼时两人亲密的姿势,让莫轻语一颗心紧张得攥在一起,生怕下一刻展文彦会做出更可怕的举动来。

“你……你先放开我……”莫轻语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又不敢用力去推搡展文彦,只好埋在展文彦怀里。

展文彦松开莫轻语,发现她脸蛋一片通红,忍不住取笑话她:“是因为我长得太帅的缘故,所以某些人才会害羞?”

“你可真够自恋!”莫轻语白了一眼自恋的展文彦,从他身边绕过去,率先坐上了车子。

“咱俩越好的啊,只送到打车的路口。”她担心展文彦会说话不算数,瞒着林悦结婚的事,已经让林悦心里对她还有些误会,要是这辆惹人眼球的车子开到林悦的奶茶店门口,岂不会让林悦觉得自己在显摆什么,那样她俩的误会就更深了。

“展太太,到了。”展文彦信守承诺的把她送到了公交站台,她下车之前,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提醒道:“晚上回家之前,记得给我打电话,如果你不回素景苑,明天的新闻头条就是我们的展太太。”

这明显是在威胁她。

莫轻语不想和他计较,咬住下唇,不满地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