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闺蜜间的知心话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05 字数:3415 阅读进度:17/292

“展太太,祝你玩得愉快!”展文彦脸上露出得意的笑,随后方向盘一个帅气的打转,车子很快便消失在了莫轻语眼里。

展文彦一走,莫轻语稍微松了一口气,她站在站台上等车的时候,忽然身边响起了一阵议论声。

“刚刚那个女的可真是奇葩,怀着个孩子还在大街上耍泼!”路人甲有些受不了的说。

“要说那男的也渣,在自己老婆怀孕期间和其他女人约会,换做哪个女人都会受不了……”路人乙接腔,边说边摇脑袋。

“谁让那女的是奉子成婚呢,指不定那男的不想娶她呢!”路人丙接着分析。

“你说得有道理,现在的男人只讲求快活,哪会真心负责任!”路人丁赞同的点了点头。

“……”

说到奉子成婚,莫轻语首先想到的就是顾城泽和莫雅丽,不过顾城泽那么的依从莫雅丽,怎么会和其他女人约会。

所谓一物降一物。顾城泽会背叛她,是因为她对他完全的信任。而莫雅丽是眼里容不下一粒沙的女人,即使没有那一粒沙子,她也会把与顾城泽有关系的女人当眼中钉的拔除。

“更不可思议的是,那男的起先是和那奇葩女人的妹妹谈恋爱,后来不知道怎么和那女人搞一块儿了……”

几个女人说了很多话,莫轻语走神间,只注意到了这一句。

她惊愕的看过去,暗自纳闷,不会那么凑巧,他们谈论的奇葩男女,是顾城泽和莫雅丽?

“唉,那女的哭天喊地的工夫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你没看到那男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怂包样……”

听她们的描述,好像真是在说莫雅丽。

莫轻语没有要走过去了解的意思,毕竟她和顾城泽没有任何关系了。

对于她来说,沾惹了莫雅丽的事,好比趟了一团浑水。

想到那次亲眼瞧见顾城泽的背叛,她整颗心都凉了。

二十五岁,决定幸福走向的坚定当口,他竟然那么把一切都给摧毁。

到了林悦的店门口,她调整了下呼吸,准备接受林悦的奚落。

“老板娘,来一杯芒果奶茶!”莫轻语走近店里,调皮的喊道。

林悦听见莫轻语的声音,欣喜的转过头来,不过很快的就拉下脸,不满地说:“展少夫人,今天吹的什么风,竟把您给吹来了,看来我这家小小的奶茶店要火,这样一来,我是不是会有数不完的钱钱?”

莫轻语早就料到林悦会这么说,一点也不生气的笑了笑,附和她:“当然啊,你以为随随便便就能上个新闻头版?”

林悦白了莫轻语一眼,没好气的说:“脸皮可真厚!”

莫轻语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然后委屈巴巴的说:“没有芒果奶茶,至少倒一杯白开水吧?”

林悦瞪了莫轻语一眼,然后特意为莫轻语做了杯芒果奶茶。

“来之前也不吭一声,要是你带着你那富豪老公一块过来,我这间小小的店,哪里装得下他那尊大佛!”林悦朝外边看了一眼,发现没有豪车停靠,紧张的心一下子放轻松,但还是忍不住奚落莫轻语一句。

“他是他,我是我,我以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你要是和我生分,那我没办法!”莫轻语一脸正经的说完后,含着习惯,享受的喝起林悦为她制作的芒果奶茶。

“莫轻语,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林悦开始显露平日里粗暴的一面,站起身,拿出几张报纸,指着报纸上的男人,气愤道:“你给我好好看看,这个展文彦有多少绯闻女友!”

莫轻语把目光停留在报纸上,报纸上的男人的确是展文彦,搂住的女人都是当下很红的女明星,虽然她是第一次看到,但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反而镇定的说:“你也说了,那些只不过是绯闻而已。”

她和展文彦只是逢场作戏,她有何必吃醋。

“莫轻语,你又被爱情烧坏了脑子啦!”林悦见莫轻语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着急上火的推了她一下,指着报纸上的展文彦,激动道:“他每周都会更换一个女伴,你要是受得了,我无话可说,不过莫轻语,你在顾城泽那里摔得个狗吃屎那不叫什么,要是在展文彦那再绊一跤,那可会名声恶臭的!”

说来说去,林悦是担心莫轻语被展文彦辜负,以后再嫁人就困难了。

“林悦,你放心吧,我既然做了这样的决定,就能承担任何不好的结果。”她感激林悦真心为她着想,只是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她说再多也无济于事,毕竟,展文彦除了霸道一点,没有做伤害她的举动,想到这些,她有些沾沾自喜的说:“连我来看你,都是他让我来的,怕我在他家里闷坏了。”

莫轻语知道这样说会招来林悦的鄙视,不过为了让林悦放心,她只好一味地为展文彦拉好感度。

“哟,展太太,你这是在晒幸福么?”林悦撇撇嘴,一脸不屑的表情。

莫轻语笑了笑,噘着嘴,大有几分撒娇的意思,“好啦林悦,我知道你是心疼我,有你这么好的姐妹,我还有什么委屈可受的。”

“唉,怪我那天晚上去晚了,不然不至于你会被……”林悦娥眉一蹙,脸上的内疚就堆积到一块了。

“这怎么能怪你呢!这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再说了,展文彦对我又没怎么样……”说到后边,她声音微小得显得心虚。

“你是说……展文彦没趁人之危?”林悦一脸震惊,有些难以置信的感觉。

“林悦,你想哪去了!”莫轻语总算明白林悦为什么会对展文彦那么大意见,难怪她一进门,林悦就把展文彦的花边新闻拿出来。

林悦还是有些不相信,纳闷道:“如果他没对你怎么样,那你怎么会答应嫁给他?别告诉我,你对他一见钟情,或者是看中他展家有钱有势!”

林悦的话问到了她的心坎上,两人从中学那会儿就认识,掐指一算,认识时间也有十年了,她是什么样的人,林悦哪会不了解。

“我……”莫轻语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支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难不成你是受不了顾城泽的背叛,想要找个人抚平你心里的创伤?”林悦盯着脸色尴尬的莫轻语,肆意的猜测。

她之所以会答应展文彦的要求,除了那些照片外,还有忘却顾城泽对她的伤害。

为了搪塞过去这个难以作答的问题,莫轻语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你呀你!”林悦又开始烦躁起来,不解气的骂咧了顾城泽几句,“那个王八蛋真不是人,竟然不挑食的和莫雅丽那个烂货在一起!”

“好啦林悦,人家都结婚了,而且莫雅丽现在有了顾城泽的孩子,为了那个孩子,咱们积极口德,再说了,守不住的恋人都不是真爱,你应该庆贺我脱离苦海。”莫轻语一脸洒脱的笑着,似乎那些伤害从来不曾有过。

林悦盯着莫轻语看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问:“那展文彦呢?展文彦就是你的真爱?”

这个问题,可真尖锐。

莫轻语蠕动了下唇角,一时半会儿说不上来,只好咧开嘴笑笑,巧妙的回到:“有待观察。”

以为这样的答案会让林悦放心,没想到林悦更加气愤,张牙舞爪的对莫轻语说:“你丫的什么时候能长点心啊,被你家那对恶女人欺负也就算了,信任的顾城泽也跟着背叛,现在又杀出个展文彦,哪天你哭鼻子的时候别找我啊!”

林悦的担心有她的道理,这些年莫轻语在莫家受的气,林悦全都看在眼里,好几次都为了她打抱不平。

不过现在的莫轻语,不会再受了一点委屈就哭哭啼啼,所以在发现顾城泽和莫雅丽的事情后,她虽然难过,但没有苦苦纠缠,这份洒脱的放手,连她自己都没想到。

“对了,你和姜涛怎么样了?”姜涛和林悦,还有莫轻语是初中同学,大学里姜涛卯足了劲的追求林悦,两人相处的很不错,关键是林悦的任性劲儿,姜涛能够完全的包容,所以两人便契合得很好。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林悦听到姜涛的名字,瞬间怏怏不乐,连回答的语气都变得心不在焉。

莫轻语看她脸色不对,继而关切:“你别告诉我,你俩也崩了吧?”

“呸呸呸,胡说八道什么呢!”林悦立即打断莫轻语的猜测,更正道:“咱俩好着呢,只是最近遇到了烦心事,咱俩心里都憋着一口气,你找我喝酒的那一晚,我心情也不怎么好,本来打算挂了电话就去酒吧等你,谁知道姜涛扭着我不撒手,才耽误我去酒吧的时间……”

“你俩吵架啦?”吵架也不至于这么恼火啊,而且每次吵架都是林悦占上风,不出一天时间,姜涛就会跑来向林悦道歉,算算相约去酒吧到现在也快一周时间了。

提到这个,莫轻语心里止不住一颤。她和展文彦,认识不到一周,就成了夫妻关系……

“要是能吵架心里还好受点。”林悦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还不是我爸,他强烈反对我和姜涛在一起,说人家没有家世背景,我跟了他以后只会过苦日子,还说我要是执意嫁给姜涛,这辈子就别回林家……”

林悦说着说着,眼里就有了泪花。

莫轻语听后,心里一声叹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