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共进晚餐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07 字数:3436 阅读进度:19/292

“晚饭想吃什么?”莫轻语刚坐上车,展文彦便问。(品书¥¥网)!

莫轻语很想没礼貌的说随便,不过想了想,不能亏待自己的胃,指着不远处的火锅店说,“火锅。”

原本和林悦约定好了,结果因为展文彦给泡汤了,怎么说,她也要把嘴上的损失给吃回来。

一系列恶狠狠的心理活动过后,闷闷不乐的莫轻语,心情渐渐好转。

展文彦拒绝吃辣,所以当莫轻语在提议去吃火锅后,浓眉紧蹙,眼里滋生出一抹厌恶来,不过还是听从了莫轻语的意思。

展文彦要求服务员安排一间包间,但莫轻语觉得两个人坐包间太沉闷,不答应的说:“那儿有靠窗的位置,我们坐那里。”

“坐外面,简直丢人现眼。”虽然刚到晚饭的点儿,不过火锅店已经座无空席,几桌人的喧哗声搅得展文彦耳根子不清净,他很不喜欢这样吵闹的用餐环境,所以语气带着一股愤怒。

“你要是觉得丢人,大可离开这里,反正这火锅我吃定了,这靠窗的位置我也坐定了!”莫轻语似要和展文彦杠到底,对吓得不敢多问的服务员说到:“我们就坐那里。”

现在这么多客人,能坐到靠窗的位置已经很不错了,他展文彦还挑三拣四的。

莫轻语还以为自己那样说过后,展文彦会生气,会扭头就走,没想到展文彦抢在莫轻语前面,率先一步坐到了靠窗的位置。

莫轻语先是一愣,而后脸上挂着得意的笑。

不可一世的展家大少,也有被她吃定的时候。

“莫轻语,知道我为什么要坐过来吗?”莫轻语刚落座,对面的展文彦就迫不及待地问。

“因为你扭头就走更丢脸。”莫轻语使着坏心眼,心里憋着一阵笑。

“你!”展文彦气结,发现莫轻语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不过碍于旁边有那么多人,他只好冷声冷气的说:“我是想到某些人明天要到公司上班,就听取一次你的意见。”

话刚落下,莫轻语脸上的得意就不见了。

想到要去展氏上班,她一颗心就紧张得直跳。

“展文彦,你能不能别这样,难道你忘了你妈上次怎么说我的?”要是她去展氏上班,岂不落入人口舌,孟萍更会以为她是借用展氏少夫人的身份进入展氏。

“莫轻语,你心虚什么?再说了,你去展氏是做事的,不是当菩萨把你供奉的,你别想得太美!”展文彦毫不客气的说。

“去哪里工作都行,就是不到展氏。”莫轻语固执的回到。

“我的耐心很有限,如果你不答应,我照样可以让你别无选择。”展文彦冷清的眼眸盯着莫轻语,纤薄的嘴唇不遗余力的说。

“展文彦,我不想在我食欲旺盛的时候和你生气,所以你给我闭嘴!”菜如数上桌,展文彦那些话让莫轻语听着不舒服,不过她越是反击,某人便会得寸进尺,所以只好把注意力转到那些还未下锅的食物上。

“展太太请慢用。”展文彦说完这句话后,一直把脸朝向窗外,没有半点用餐的意思。

莫轻语以为他在闹别扭,也不多说什么。

她和展文彦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要去哄劝的地步。

莫轻语几乎达到了忘我的境界,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完全无视对面的男人。

“那位先生好像是展少!”

“像展少那样的男人,怎么会来这种火锅店,即便吃火锅,那也是环境和服务一流的场地……”

“也是,你看他对面的女人狼吞虎咽的样子……”

“是啊,听说展少已经领证结婚,这个消息一出来,我的心都碎了……”

一片议论声驶入耳朵,莫轻语手头的筷子一顿,抬眼就迎上展文彦打量自己的目光。

莫轻语有些窘迫的搁下碗筷,不以为意的问:“你怎么不吃啊?”

她以为男人都是肉食动物,所以她点了不少荤菜,以为展文彦会吃,结果发现他连筷子都没动一下。

“看你吃,就饱了。”展文彦面无表情的说。

莫轻语脸色一沉,当然听出那语气里的讥讽意味,她重新拿起筷子,胃口极好的吃着。

展文彦不喜吃辣,见莫轻语在已经狠辣的油碟里加了些小米辣,浓眉不觉间皱到了一块。

半个小时后,莫轻语一脸满足的丢下了碗筷。

“吃饱了?”询问的声音没有半点温度,平静得像是随时会爆炸一样。

莫轻语点了点头,瞥了一眼展文彦面前的菜,随即说到:“这顿饭你连筷子都没动,所以不要你买单了。”

“直接刷卡。”展文彦把莫轻语的话当做了空气,直接把卡递给了服务员。

“喂,别收他的,我……唔!”莫轻语还没有说完,嘴巴便被展文彦的手给捂住了,她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瞪到最大,里面全是不谙世事的童真和抗拒。

“莫轻语,这里是公共场所,请你保持安静。”展文彦站起身,冷冰冰的说道:“刚刚有人在猜测你我的身份,如果你不想被认出,最好给我乖乖闭嘴。”

莫轻语看了一眼四周,发现真有人正盯着她和展文彦看,为了不引起人注意,她快步走出了火锅店。

上了车后,展文彦极为厌恶的说:“浑身都是火锅味,真倒人胃口!”

这语气里明显能听出气愤。

莫轻语侧过头去,同样有个性的说:“那你可以放我下来,我自己打车回去!”

不过快言快语后,她便觉得自己说错了。

那是展文彦的家,她为什么要说回去呢。

展文彦不再说话,启动引擎,车子便驶入了茫茫夜色中。

回到素景苑,莫轻语便准备上楼去往卧房,却被身后的男人叫住:“古丽今天不在,你去厨房给我做点吃的,最好清淡点。”

莫轻语转过身,原本想要拒绝这份差事,结果见展文彦脱掉西装外套,整个人躺在沙发上,隐约听见了他长长的呼吸声。

他是太累了吗?

想到他刚刚一口菜也没吃,心头一软,默默的走到了厨房里。

半个小时后,莫轻语便做好了食物,走到客厅一看,发现展文彦已经睡着了。

“你是不是成心捉弄我?”想到自己很用心的在给他做食物,结果他睡着了,莫轻语心里闪过一阵被戏耍的难过感。

“即使要捉弄你,也不会和自己的胃过不去。”莫轻语刚转过身,背后就响起低沉冷凉的声音。

莫轻语背对着展文彦翻了个白眼,心里蓄了一口闷气,想要找个适当的点儿发泄,结果气还没有运足,某人就已经到了餐桌前,倍感惊奇的问:“莫轻语,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语气里全然的不相信。

这是在对她厨艺的变相夸赞吗?

“是啊!”她做了一份三鲜米线和一份鸡蛋羹,因为冰箱里没有其他食材,某人要求清淡点,她只好做了这两样拿手却不轻易做的菜。

毕竟这两道菜,有她不愿想起的过往。

“看起来还不错,不知道吃起来如何。”展文彦拿起筷子,品尝之后,紧凑的眉头忽然在松展开来,笑着道:“上一次已经尝过你的手艺,的确不错,这两道菜更不错!”

她没听错吧?一向自以为是的展文彦竟然愿意夸奖她!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做这两道菜,已然破了她的原则。

“展太太,你的厨艺我给八十分,如果态度再好点,我不会吝惜那二十分。”展文彦一边咀嚼着食物,一边美滋滋的说。

这个男人不给脸色的时候挺正常的,一冷下脸,莫轻语便觉得这房间里像是结了冰一样。

“我又不是你的佣人,干嘛要给你好态度!”莫轻语十分不屑的瞪了展文彦一眼,见他把做的菜都吃得差不多,一颗沉重的心多少好受点。

这两道菜是刘静的拿手菜,也是莫轻语最爱吃的菜,不过自从刘静过世,莫轻语再也不吃这两道菜了。

“你怎么了?”展文彦发现莫轻语皱着眉头,遂问。

她怔了怔,随即问道:“吃好了吗?吃好了我就收了。”

她想事情想得有些入迷,展文彦搁下碗筷几分钟过去,她还杵在原地。

看着厨房里瘦小的背影,展文彦若有所思。

眼前浮现了一张灿烂的笑脸,还有女孩银铃般的笑声。

如果没有那一场悲剧,此刻站在厨房的人,应该是她吧。

莫轻语从厨房里出来时,客厅已经没了展文彦的身影,她以为他已经睡下了,所以便上了楼,结果刚走到客房门口,展文彦卧室的门便打开了。

“准备休息了?”展文彦站在门口,淡淡的问。

刚还一身正装,这会儿换了一套运动衫,看上去阳光多了。

也许是因为样貌生的好,穿衣打扮,不过是正式的,还是随意的,浑身都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莫轻语竟看得有些出神,要不是展文彦走到她跟前来,她不知道自己会傻看多久。

“恩。”她心虚的躲闪,有些不敢直视那张帅气无双的脸。

“衣橱里的右手边是工作装,你按照自己喜好的颜色穿,但记得明天穿正装。”展文彦神情淡漠的看了莫轻语一眼,而后客套的道了声晚安。

莫轻语有些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奇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