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到展氏上班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08 字数:3344 阅读进度:20/292

虽然到展氏工作,莫轻语内心是抗拒的,但想起展文彦昨天说得那些话,她一早就爬起来了。

“少夫人,您醒了。”系着花边围裙的古丽恭敬的站在楼梯口,似在等待莫轻语下楼。

她尴尬的点了点头,然后下楼,扫了一眼客厅,并没有发现展文彦的身影,心底狐疑,这个担心自己赖床的家伙难不成还在睡?

“啧啧,不错,穿上这套衣服,还像那么一回事。”正当莫轻语纳闷之际,身后响起了某人的点评声。

莫轻语双颊一红,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装扮,朝展文彦很不满的瞪了一眼。

她按照展文彦昨晚提醒的,起来的时候就换上了工作装,所以这一身剪裁得体却浑身受局限的正装,让她表情一直紧巴巴。

一身职业装,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顿时女人味十足。

展文彦细细打量了一番莫轻语,眼神里产生一丝惊艳。

“莫轻语,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你是去展氏上班,不是去下油锅!”展文彦把挽在手腕的西装穿在身上,自然的动作里,有呼之欲出的魅力,加上那醇厚的嗓音,竟让莫轻语稍稍走神,等她愣过神来,某人已经坐在饭桌前享用起早餐,还听他用低沉的声音对古丽说:“叫少夫人过来吃早餐。”

古丽踏着小碎步走过来,小声翼翼的说:“少夫人,展少让您过去用餐。”

莫轻语真想丢一句没心情,但想到等会儿要坐车,她还是不情不愿地坐了过去。

“展氏的大部分员工都认得你,不过莫轻语,他们不会因为你是少夫人就给你任何特权。”车上,展文彦面无表情的提醒。

莫轻语在心里冷哼一声,谁要展少夫人的特权啦!她压根就不想到展氏上班。

“昨晚你父亲打来电话,说身体恢复得不错,让你抽空回莫家看他。”展文彦语气平淡,可话里有话。

莫轻语侧目,细问:“我爸的心脏病不会再复发了?”

“至少病情得到了控制,他现在可以到公司去处理公务,不用成天闷在家里。”展文彦把莫海清目前的身体状况告知了莫轻语,末了还特意补了一句,“岳父大人想和我们展氏合作,我说,我还得看我们展太太的表现。”

展文彦面上没有一点笑容,冷得一本正经。

莫轻语刚还温润的眼眸,瞬间添上了愤怒,极为不满的问:“展文彦,你拿我当什么!”

莫海清的确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司,要讲合作,也不至于找那么大的展氏,她不知道莫海清到底想干嘛,可展文彦那么说,让她发自心底的感到愤怒。

他们之间的确是一种协议关系,但仅仅是婚姻上,无关乎其他。

“现在是我的契约妻,以后嘛,有待考究!”展文彦唇角划出一抹邪笑,脸看着前方,不再搭理生闷气的莫轻语。

到了展氏,莫轻语便被眼前壮观的一切给震惊到了。

林立的高楼,好似耸入云霄。

“这……这里全是你们展氏的吗?”一眼望上去,至少有二十多层楼,展示集团几个大字,醒目的挂在楼层半中央,莫轻语望得有些脖子疼,眼里全是小孩子刚见到大千世界般的新奇。

展文彦极其平静的点了点头,不忘补充一句:“这是集团总部,其他城市还有展氏的子公司。”

“还有……”莫轻语睁着大眼珠子,咬住下唇,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那样子,活脱脱一只可爱的小白兔。

“总裁好!”助理陈霖快步走过来,向展文彦鞠了个礼后,瞧见展文彦身后的莫轻语,跟着礼貌的说:“少夫人好。”

“不用……不用客气。”她原本想让陈霖不用称呼她少夫人,不过瞄了眼展文彦,她只好尴尬的摆摆手。

“陈霖,以后在展氏,直接叫她的名字,因为接下来,她将是展氏的员工,负责接待客户,还有……为我端茶送水。”

“端茶送水?”莫轻语赫然抬头,似乎没想到总裁助理是这门子差事。

“是的。”展文彦眼底带着一丝戏弄的笑意,确定了莫轻语言语的疑问。

“那好吧!”莫轻语转念一想,这样也没什么,至少她是靠自己的劳动赚钱,要是展文彦直接给她一个高职做,那她岂不就应了孟萍那些话。

“没想到你心理适应能力挺强,那我就期待你的表现。”展文彦轻笑的语气里全是挑衅,似乎不相信莫轻语会做好接下来的工作。

陈霖带莫轻语到人事部报了到之后,又带她熟悉了办公场地,接着又告诉了她的工作事项。

了解的差不多后,莫轻语得出一条总结,她所接触到的工作,几乎每一项都与展文彦有关。

她的工作根本就没有明确的工作职责范围和工作量。除了日常事务以外,还有随时听从展文彦的安排,所以接下来,她和展文彦接触的时间最多。

想到接下来的每一天都要面对那块冰山脸,莫轻语就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突然,砰地一声,沉重的大门打开,莫轻语吓得面色惨白,而后见四个黑色西装男分别站在门两边,庄重的表情仿佛禁卫军一样。

随后,一身条纹西装的展文彦步履轻缓的走进来,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让整个办公室都被一阵严肃的风给笼罩住。

这不是她的办公室吗?这展文彦想干什么?

莫轻语吓得双手抵住宽大的办公桌,心脏扑扑的跳个不停。

“把她的样子给记下来。”展文彦薄唇轻启,淡淡的一句话后,用深不见底的深潭充满难以参透的神秘感地打量着莫轻语。

“记住了。”站在门边的四个西装男几乎异口同声的回答。

这是在干嘛,展文彦为什么会让他们记住自己的样子呢?她惊吓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惊恐装满了整颗心。

“你们下去吧。”展文彦吩咐过后,双手闲闲的放在西装裤袋,冷漠的脸上的不羁隐约可见,他挑了挑眉,问:“对工作环境还满意吧?”

莫轻语还没有从刚刚那一出里回过神来,展文彦的问话,让她没好气的回到:“我的答案重要吗?”

这里是展氏,所有的事情不还是他说了算,她不满的地方多了去,首先就是对展文彦不满,所以厌屋及乌。

“的确不重要。”展文彦冷哼一声,指着宽大的办公桌,“以后那儿是你办公的场所,而这里面,是我午休的地方。”

“你说什么?”莫轻语惊得睁大了眼眸,一脸不可思议,指着拐角的一间房间,再次确认:“你是说,你中午要在这里睡觉?”

展文彦耸了耸肩,不以为意的问:“有什么问题吗?”

莫轻语眼睛里的好奇一下子黯淡下去,失落的眼神里多少有些不愉悦。

刚刚进来之前她还在好奇,她一个小小助理,办公场所竟然这么大,没想到这区域是展文彦所属,顿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展文彦,你能不能重新给我安排一个工作场所?”她试图和展文彦商量,毕竟一个大男人在她办公地儿休息,想想就浑身不自在。

展文彦眯起眼,打量着面色紧张的莫轻语,遂问:“你在害怕什么?”

“我……”她脸蛋通红,着急否认道:“我哪有害怕,我只是……我只是不想看到你。”

对,不想看到他,这个理由挺合理的。

展文彦唇角划过一丝寡淡的笑,“不想看见我?”

下一秒,展文彦深邃的眼眸紧紧的锁定莫轻语,两人因距离的靠拢,莫轻语能闻见展文彦身上淡淡的薄荷清香。

很奇怪的,莫轻语并没有因为在冬日里反感这一份带有冷调的清香味。

刹那间,展文彦伸出手,指尖在莫轻语白皙水嫩的肌肤上轻轻游走,那举动,像是在温柔的触碰,又像是不屑的挑逗。

总之,没有反应过来的莫轻语,先是涨红了脸,羞涩的埋下了头。

在展文彦眼里,此时那一抹娇羞,似极了绽放的水仙花。

带着一份娇羞,和一身性感职业装带给她的成熟韵味,莫轻语当下极其迷人,身上不加多余修饰的清香味,让展文彦情不自禁地用手挑起了莫轻语尖尖的下巴,喉头松动,好听的嗓音缓缓道:“你不说话的时候,让人有些欲罢不能。”

“啊?”莫轻语猛然抬头,与展文彦直接对视,而两人相隔的间距,只要彼此轻微一动,便会触碰到一块。

相互间的呼吸气息,似火焰在莫轻语的脸庞不断地灼烧,这种难受的感觉,让她极快地别过脸去,随即的是大口大口的呼吸。

“莫轻语,你这个胆小鬼!”展文彦抽离自己的身影,俊逸的脸上闪过一阵嘲笑,继而一本正经道:“你可以装作看不见我,不过你必须呆在这里。”

莫轻语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彻底消退,心脏的跳跃程度虽有所递减,不过心上的紧张依旧难以平复。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

“进来。”展文彦声音冷冷的。

“总裁,会议在上午十点开始。”陈霖走进来,汇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