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莫海清病发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11 字数:3293 阅读进度:23/292

“既然您有意维护她们母女,我也无话可说,您自己保重。(品书¥¥网)!”她突然变得小心眼,转身就要离开。

一只手突然拉住她,她抬头,对上展文彦深黑的眼瞳,突然显得尴尬起来。

“我已经给医生打了电话,他等会儿就过来,你去洗把脸,休息一下,这儿有我。”展文彦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沉稳气息,竟让莫轻语凌乱不安的心有了一抹明媚。

这个男人,刚刚在情况危急的时候起到了莫大作用。

莫轻语内心是充满感激的。

莫轻语走后,展文彦看着床上的莫海清,语气淡淡的问:“您刚刚为什么要这样?”

莫海清面色骇然,浑浊的眼底除了惊慌之外,还有浓浓的内疚,自己的用意被看穿后,他只好无奈的说出了原因,“轻语这孩子,自小就很懂事,以前外向活泼,但自从她妈妈过世后,她就变得内向,不爱和我说话,对这个家里,她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直到我前几年病发,她对我的态度才有了好转……”

“所以您要用这种方式唤起她的注意?”展文彦冷哼一声,不禁摇了摇头。

“文彦,看到你对我女儿这么好,我也算放心了。”莫海清发出一声知足的感叹。

“先不说您真实的目的,您这种用自己身体开玩笑的方式真的不妥,再说了,轻语是成年人,不是您装模作样就能换得信任。”展文彦说完,站起身,淡淡都说:“我已经给您的主治医生打过电话了,您先休息一会,我去看看轻语。”

“文彦,我知道这一次是我为老不尊,不过能不能请你答应我一件事?”展文彦刚起身,莫海清便一脸请求的拜托道:“好好照顾轻语。”

展文彦以为莫海清又会利用莫轻语的关系向他行走生意上的方便,却没想到是托他照顾莫轻语。

不知道为什么,展文彦在听到这句话后,心,猛地一颤,内疚如潮汐猛烈地向他涌过来。

他对莫轻语,疏于关心,偶尔还摆个冷脸色给她……

“她是我的妻子,这点您大可放心。”不管能不能予以真心相待,莫轻语做他名义上的妻子一天,他便有义务照顾她。

此时莫轻语正在厨房里熬粥,展文彦走进来她都没有察觉到。

“是给你爸熬得?”展文彦端着水杯,瞥了眼锅里的粥,闲闲的问。

莫轻语点头,然后侧头问:“给你来一份?”

今天多亏了展文彦,所以莫轻语的语气温柔许多。

展文彦有些意外,微笑道:“你厨艺不错,以后多做。”

丢下这句话,展文彦就留给莫轻语一个潇洒的背影。

这人这话是什么意思?莫轻语不得解的摇摇头,单纯觉得展文彦是过过嘴瘾,毕竟刚才她劳烦到他。

医生替莫海清检查后,说莫海清只是情绪过于激动,身体没什么大碍。

莫轻语揪着的一颗心也可以放松了。

不过不放心莫海清一个人在家,准备晚上留在莫家,正当她给展文彦说自己的想法时,莫雅丽尖刺的声音突然驶进来,“爸,门口那辆豪车是谁的?”

莫轻语把想要说的话瞬间沉寂,朝展文彦无奈的笑笑,那眼神里带着一抹掩藏不住的讽刺。

“轻语,雅丽就是嘴上不饶人……咳咳……”莫海清担心莫轻语见到莫雅丽会冲动,连忙招呼道。

“十年我都熬过来了,还差这一次吗?您注意自己的身体吧。”每一次与莫雅丽的争吵,莫海清总会让她息事宁人,她也想,可是莫雅丽呢,总是有完没完的找她麻烦。

莫海清没说话,眉头皱得很深,额头上的皱纹也清晰可见。

“咦?人呢?”莫雅丽见没人回应,朝身后的顾城泽使唤道:“阿泽哥,我不想爬楼梯,您上去看老头在没在家。”

因为是木质楼,隔音效果很差,这是当年莫海清一人打拼修得房子,那时候莫轻语才七岁,装修的事情由刘静一手包揽,这么多年过去,当初极有格调的房子都成了旧房子了。

房子还在,住的人却换了。

莫轻语心里又是一阵悲凉,神情间是掩不住的落寞。

这也是她很少回莫家的缘故,宁愿住在出租屋吃盒饭,也不愿意回来看脸色。

虽然一方面是为了每周见一次顾城泽,但更多的原因是回莫家找不到温暖。

可车淼却老是在莫海清面前诋毁她,说她不洁身自爱,年纪轻轻就和别的男人同居,莫海清一向听从车淼的话,对莫轻语在外面租房子的行为表示极度不满。

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莫轻语眉头皱得死紧,因为她听见莫雅丽喊了顾城泽的名字,那么上来的人必是顾城泽无疑。

这个过往的男人,总会无意间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心里已经足以失望,所以曾经的感情烟消云散,只是回忆会偶尔翻转,出现在她的思绪里,但绝不是对未来的幻想里。

“咚咚咚……”敲门声之后,顾城泽的声音响起,“爸,您在家吗?”

莫轻语起身,开门之后,连头也没抬一下,转过身对展文彦说:“既然他们已经回来了,那我们先走吧。”

她不想看到顾城泽,更不想听莫雅丽那些酸言酸语。

“好。”展文彦笑着依从,起身后,对莫海清叮嘱道:“爸,您多保重,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

得体的话,莫轻语听得心里暖暖的。

她不是一个虚荣的女人,不过这一幕在顾城泽面前,她颇为自豪,主动伸出手,抓住了展文彦的胳膊,面上挂着一脸的幸福。

“文彦,轻语,我们刚回来,你们就要走啊?”顾城泽有些尴尬,看了莫轻语许久,才把抱歉的目光落在展文彦身上,恭敬的样子似下属在向上司汇报工作一般。

“恩。”展文彦只吐露了一个字,似乎并不想多说什么。

莫轻语出房门前,对躺在床上的莫海清说道:“爸,厨房里我熬了粥给您,如果明天没有人在家,您打个电话给我,我过来给您做饭。”

本来不想说这些,但因为血缘的关系,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莫海清面露欣慰,只说:“别担心我,我没事。”

顾城泽有些分不清状况,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莫海清后,对莫海清恭敬道:“爸,我先送送轻语和文彦,一会儿进来看您。”

走出了房门,莫轻语本想松掉挽住展文彦的手,但发现莫雅丽正一脸不悦的看着自己,她挽住展文彦的手无形中更紧了。

展文彦也感觉到莫轻语手头力度的变化,抬眸,便瞧见等候在楼下的莫雅丽,他微声道:“下去吧。”

因为顾城泽跟在身后,展文彦几乎惜字如金。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展少夫人回娘家啊!再看看外面那辆车,可真有派头!”果然,莫轻语还没下完楼梯,莫轻语嘴巴就开始泛酸。

莫轻语早已见怪不怪,漠视莫雅丽的存在,准备直接走出去。

对于这样的无视,莫雅丽自然不高兴,在身后阴阳怪气的说:“莫轻语,别走那么快,我只想告诉你,你卧室被我腾空了,那个房间以后留作我宝宝的房间,所以我还是有礼貌的知会你一声。”

“你说什么?”莫轻语随即回头,诧异之余,脸上带着掩不住的愤怒。

“虽然我和阿泽哥有婚房,不过以后也会回娘家住,你现在已经是豪门太太,难不成连那个破房间也在乎?”莫雅丽双手抱怀,那霸占别人东西,还一脸得意的样子真令人倒胃口。

莫轻语隐忍住心头怒气,极为平静的说:“我不管你要和我争抢什么,但唯独那个房间不行!”

她态度坚决,似在捍卫自己不可撼动的领土。

“莫轻语,我这是在和你商量,你别以为你有展文彦撑腰,我就怕了你!”莫雅丽脸色一变,冷嘲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愤怒,一手抚着肚子,一手指着莫轻语的脸,霸道的说:“你已经嫁到了展家,莫家的一切东西,任我处置!”

看着趾高气扬的莫雅丽,莫轻语忍不住一声嗤笑,“你真以为随了莫家的姓,你就能成为莫家的人?”

十年前,车淼带着莫雅丽进了莫家,那时候的莫雅丽还姓车,之后车淼迫不及待地随了莫海清的姓,而且张口闭口的喊莫海清爸爸,看着那一幕幕虚伪的嘴脸,莫轻语实在难以把她们母女当家人。

车淼初来乍到的时候,对莫轻语表现出极为温和的形象,可半年不到,车淼就露出了本性,好吃懒做不说,还喜欢打麻将,经常的不回家,所以莫轻语包揽了家里的一切家务,即使后来聘请了刘阿姨,她依旧做着比佣人还多的事。

所以反客为主的莫雅丽才经常嘲笑她,说她连莫家的佣人都不如。

如果她和莫海清之间只有一脉血缘可说,那她何不用这样的事实来灭灭莫雅丽的威风。

莫雅丽脸色巨变,有些没想到莫轻语竟然敢还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