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漂亮还击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11 字数:3395 阅读进度:24/292

平日里,不管她说得怎么难听,莫轻语都闷着不吭声,没想到这一次……

莫雅丽在短暂的惊愣之后,冷哼一声,“莫轻语,我知道你最宝贝什么,不就是你母亲的遗照吗?我已经把那张照片放到了储藏室里,你不用担心弄丢了。”

“你把我妈妈的遗像放到了储藏室里?”莫轻语瞪大双眼,愤怒的质问。

“是啊,那里的东西很少有人去翻动,放哪里不是更好,再说了,死者喜欢清静,那地方绝对安静!”莫雅丽丝毫未察觉莫轻语脸上正缓缓腾升的怒气,仍旧不以为意的说着自己的理由。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座木楼。

“莫轻语,你竟然敢打我!”莫雅丽捂住脸蛋,有些没缓过神来。

“你明知道我的底线是什么,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怒我,真当我好欺负吗?”莫轻语一脸的镇定,从容不迫的说完之后,便朝储藏室的方向跑去。

不管她受多大的委屈,她都可以忍受,但唯独刘静不行。

当年就是因为受的委屈太多,才会不堪重负的选择轻生,没想到去世后,还要受车淼母女的言语嘲讽。

储藏室里漆黑一片,大多数都是莫家不要的杂物,莫轻语打开灯,看到被纸箱堆满的房间,心口泛出真真疼痛,她忍住眼泪,把堆满的东西一个一个打开,寻找刘静的遗像。

“我来吧。”一直跟随在莫轻语身后的展文彦忽然开口,体贴的声音给她难过的心带去了一丝安慰。

“谢谢。”她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停止翻找的动作。

约莫半小时过去,莫轻语和展文彦依旧没找到刘静的遗像。此时,她额上已经生满了汗水,加上房间密不通风,她有些呼吸不顺,一只手搁在纸箱上,开始难受的大喘气。

“你先出去透透气,我再找找那边。”展文彦看见莫轻语难受的样子,体贴道。

连展文彦都在坚持,她又怎能说累。

她擦掉额头的汗水,眼睛虽然酸涩肿胀,但还是没有掉下泪来。

想起刘静,她纵然难过,但坚决不掉眼泪。因为有人说,在死者面前,最好微笑,这样在天国的他们才不会担心。

妈妈,您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忍气吞声,不会再让您担心。

“找到了!”莫轻语从一个纸箱里发现了刘静的遗像,拿出来之后,紧紧的搂在怀里,隐忍了许久的眼泪最终还是流淌满面。

“没事了。”展文彦走过去,伸手摸了摸莫轻语的头,像是安慰受伤的小绵羊一般。

从储藏室出来,莫轻语没有看见莫雅丽,只是顾城泽一脸内疚的站在客厅,看见莫轻语出来,立马走上前去,歉疚道:“轻语,雅丽那些话的确过分了,我代她向你道歉。”

不说莫轻语心里还不会那么气愤,顾城泽一开口,她心头的怒火又被点燃了。

她不屑的冷笑一声:“顾城泽,你没资格向我道歉!”

顾城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隔了一会才说:“其实你的那间房,我根本没有占有的意思,只是雅丽……她一向爱和你争个高低,所以我怎么说也没用。”

呵呵,顾城泽这是在表达作为一个妻管严的悲哀吗?

“是啊,我的东西,莫雅丽都要抢一番,唯一庆幸的是,她抢走了我身边的渣男,让我脱离被玩弄的苦海。”莫轻语手中紧抱着刘静的遗像,像是在天之灵的母亲赐予了她力量,让她终于不那么胆怯,把心里想说的话全部说出口。

顾城泽脸上的表情瞬间冷冻,觉得眼前的莫轻语像是变了一个人。

“轻语,把妈的照片带回展家吧,那里有足够大的空间摆放,而且还能给妈一个清净的环境。”展文彦把莫轻语揽紧怀里,语气里透着满满的温柔道。

素景苑依山傍水,比起莫家的喧哗,那里的确安静的多。

只是,她和展文彦的夫妻关系并没有实质性,她把刘静的照片带过去,合适吗?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她在哪里都无所谓。”似乎看出莫轻语在迟疑什么,展文彦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莫轻语微微抬头,入眼是展文彦性感的下巴,麦色的肌肤上隐隐有了点点胡渣,这个看似对什么事情都漫不经心的男人,总在紧要关头带给她安全感。

她舒展眉头,还以微笑。

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顾城泽的心。

曾经的莫轻语也是这样望着他,眼里充满了感动,而现在,他竟然要眼睁睁看着她对其他男人嫣然欢笑。

回到素景苑后,莫轻语正准备把刘静的遗像拿到卧室去放置好,却听见展文彦说:“跟我来。”

莫轻语不解,但还是跟了上去。

“这个空房间是?”房间里装修精致,没有过多杂物,只陈设了几件家具,墙壁上的水墨画无形之中添加了一丝古典气息。

“把阿姨的照片放这里吧,我再差人找个供桌,方便你祭拜。”展文彦指着正墙中央,然后考虑周到的说。

莫轻语没想过那么麻烦,只要把刘静的遗像放在自己身边就好。

“谢谢,不用那么麻烦,我房间那么大,可以放的。”她突然变得礼貌客气,怀里的相框不由得紧了紧。

“窗外有竹林,夏日荫凉,冬天照样清幽,就放置在这里吧,也方便你祭拜。”展文彦语气淡冷了几分,语气中带着一份坚决。

莫轻语也不好反对,因为比起在莫家,这里的确幽静许多。

也很感激展文彦的不在乎,毕竟富贵人家讲究得多,展文彦能主动提议她把照片带过来,已然是很大的宽容。

放置好刘静的照片后,展文彦态度虔诚的作了个揖,走出房间后,还夸赞道:“阿姨很漂亮。”

莫轻语脸上浮现笑容,自豪道:“听我爸说,我妈以前是校花,好多人追她呢!”

展文彦看着莫轻语欢乐的脸,唇角跟着溢出淡淡笑容,“你没给你妈丢脸。”

莫轻语长得很清秀,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明媚的笑容给人一种微暖的感觉,那份干净与纯粹,让展文彦很舒服。

本想用冷漠的态度相对,不过发现这个女人身上并没有那些女人的做作,喜怒哀乐在她身上是一种自然随性,没有半点麻烦可言。

这是在夸她长得好看吗?莫轻语有些惊诧的望着展文彦,脸红之间,有些不自然的抚了抚脸蛋。

幸好冰敷了一阵,所以脸上的肿块消散得差不多了。

“古丽,晚饭的时候给少夫人准备点绿豆汤。”展文彦接完电话,对正在厨房准备晚饭的古丽交代之后,又补充了句:“今晚有个应酬,晚饭不用等我了,让少夫人早点睡。”

“好的。”古丽点头,而后又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展少,少夫人是怀孕了吗?”

怀孕!展文彦瞬间皱起眉头,不解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他和莫轻语分房睡,哪来怀孕的说法。

“那您和少夫人为什么要分开睡呢?而且按理说,少夫人怀孕是大事,您应该让她睡主卧啊?”古丽也是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越想越是糊涂。

展文彦忽然沉下脸来,有些严肃的说:“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不该问的别问。”

若不是古丽提醒,他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不过古丽好奇也是正常,毕竟他和莫轻语在外人看来是新婚燕尔。

莫轻语下楼后,没找到展文彦,古丽从厨房出来,有些拘谨的说道:“少夫人,展少让我给您熬得绿豆汤已经熬好了,还有他晚上有应酬,说晚饭不用等他,还让您早点休息。”

这听起来,十足的模范丈夫,而且颜值还那么高。

莫轻语微笑着点头,然后坐在了饭桌前,邀请古丽一起用餐,古丽却十分恐惧的摆手道:“少夫人,您慢用,我等会儿再吃。”

见古丽一脸的慌乱,莫轻语起身,走过去,轻柔地说:“那能不能陪我一起吃?一个人吃饭,索然无味。”

这么大一栋房子,一个人吃饭,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沉闷。

“好……”古丽不好拒绝的答应了,然后特别开心的说:“少夫人,我觉得我好幸运,遇到您这么好脾气的主人。”

不知道为什么,古丽的话引来莫轻语一阵心酸。

“古丽,以后这里没有主人与佣人,如果你担心展文彦会说你,那你私底下可叫我轻语姐,还有,以后他不在家,咱俩一起吃饭,怎么样?”莫轻语也遭遇过冷眼,所以不想同样的遭际落在古丽的心里,在她眼里,古丽是小妹妹,不是什么佣人,自然也不能区别对待。

“少夫人,您……您人真的好善良,我初中刚毕业就出来打工了,去很多有钱人家做佣人,那些主人都是毛病多,而且还会对我发脾气,只有您,对我像亲人般疼爱。”古丽满面感动,眼睛里有泪光闪烁。

吃过晚饭,莫轻语在别墅外走了一圈,回到客厅和古丽看了一会儿电视,当过了十点以后,古丽便贴心的说:“少夫人,您要是困了就先去休息。”

想起展文彦说不用等他,她也没有要熬夜等待的意思,回到卧室后,洗漱完毕,准备入睡时,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袋里不自觉的浮现出展文彦的影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