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猝不及防的吻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13 字数:3277 阅读进度:26/292

展文彦眸底弥散着一层冷意,冷淡的问:“我走了,你怎么办?”

这句话听起来多么打动人心,可惜啊,一点感**彩都没有,所以听起来更像是不耐烦。

这人可真是奇怪,刚刚那个性感的女人说了句晚上见,她以为展文彦会迫不及待地赶去赴约,没想到还留在办公室里。

“下班后没什么事,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再说了,某些人佳人有约,要是迟到了,美女可会生气的哟!”她故意阴阳怪气的说,一双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敢去看展文彦那张帅气无双的脸。

“我怎么闻到了一股酸味?”展文彦说完,特地嗅了嗅自己的衣袖。

这一次莫轻语没犯傻,当然知道那话是在讽刺她。

“幼稚!”她拿起包,丢下两个字就走了出去。

坐在沙发上的展文彦,眸底的笑意越来越浓。

电梯里,莫轻语傻傻的盯着楼层变换的数字,背脊却是冷汗阵阵。

因为电梯里静谧得可怕,加上背后又站着展文彦那尊大佛,如此一来,她便禁不住的想到那个吻。

上一次,他当着孟萍和展振霆的面强吻了她,当时的她无比气恼,觉得这个男人是个长得帅的变态,可是今天,她的感觉完全不同,心跳加速,心神不宁,在展文彦面前完全丢了气势。

“到了。”展文彦在她身后提醒,声音冷得没有半点温度。

莫轻语全身一个颤抖,顿时感到丢脸。

这么的心魂不定,岂不是成心招展文彦笑话么?

走出展氏大楼,莫轻语便远远瞧见红裙女郎正热情的朝展文彦挥手,脸上的笑容灿烂又美艳。

莫轻语知趣的停步,想让自己离展文彦远远的,毕竟人家是和女朋友去约会,她站在旁边,多煞风景呀。

这会儿,是下班的点,所以莫轻语站在大楼前,不少员工都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她,和她今早来的阵仗差不多,不过身旁没有豪车,她心里的压力也减小不少。

“文彦,我等了你半个小时了。”展文彦刚走近女人,女人便热情的拥住展文彦,而且很奔放的吻了吻展文彦的脸庞,这一幕,可真是甜蜜的让人不忍直视。

莫轻语噘着嘴,不以为意的把目光别到一边,心里想着,展文彦虽然长得帅,可心却花,这种男人,看看就好,不能列为男朋友的行列。

“咦?那个莉莎竟然当着展少夫人的面亲吻总裁,这也太过分了吧!”有女员工路过莫轻语身边时,替莫轻语打抱不平。

“你小声一点,被总裁听见了,你就等着被炒鱿鱼吧。”另一个女员工十分畏惧的扯了扯女员工的衣袖,然后小声的嘀咕:“这个莉莎可大有来头,她和总裁是好多年的感情了,要不是当年总裁的母亲阻止,他们肯定结婚了。”

那女员工故意说得神神秘秘的,不过整句话却被莫轻语听得个一清二楚。

她心猛地一颤,竟莫名的觉得难过。

刚刚说服自己的理由,在一瞬间崩塌。

即使是做戏,她也在乎,不是吗?

难怪昨晚展文彦一夜未归,看来他们相处融洽,那是不是她挂牌妻子的身份就要结束了?

一直很期待这一刻,然而到了的时候,她竟感到失落。

“你发什么呆呢?”展文彦发现莫轻语没有跟在他身后,而是站在台阶上发呆,走过去一把拽住她,也不管莫轻语乐意不乐意,将她带到妩媚动人的莉莎面前,简略的介绍道:“莉莎,这是莫轻语,我的助理。”

“你好。”莉莎笑容灿烂,整洁的牙齿露出来的时候,让莫轻语觉得莉莎不去做微笑大使,简直是浪费,加上身材曼妙,浑身还散发着一股女王气质。

也难怪展文彦会喜欢,哪像她,随便站哪里都会被淹没掉。

“你好。”莫轻语怯怯的把手伸过去,然后发出两个微弱的字音,心底除了自卑,就是说不出的恐慌。

“文彦,你的助理很漂亮。”莉莎红唇笑意不改,夸赞道。

看来莉莎还不知道她和展文彦的关系,如果知道,怕不会这么和气了吧。

“谢谢。”莫轻语感到尴尬,心想,展文彦不是没介绍她的身份吗?那证明展文彦并不想让莉莎知道,所以她又何必站在这里当电灯泡,趁机道:“总裁,莉莎小姐,我先走了,祝你们玩得开心。”

她笑得极其诚恳,没有等展文彦开口,她便像一只兔子,活泼的跳开了。

过了马路,莫轻语紧张的心才舒畅的呼了一口气,不过接下来,她开始闷闷不乐了。

一屁股坐在站台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原来展文彦心里有喜欢的人,难怪他那么着急的要一个婚姻,是想逃过他母亲的逼婚吧,好让他心爱的人有充足的时间回国?

虽然有种被利用的感觉,不过想到自己答应展文彦提议的初衷,也觉得自己也是在利用展文彦。

如果能成就一段好姻缘,那她也算功不可没。

这样想来,莫轻语如释负重,趁着时间尚早,她给林悦打了个电话,约定在老地方吃火锅,之后,她又给古丽发了条信息,说晚饭不回素景苑了。

傍晚时分,华灯初上,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坐在路边的莫轻语和林悦一人手上握了一支鸡尾酒,另一只手握着烧烤,边聊天,边津津有味的吃着。

“莫轻语,你这副形象,要是上了头版,也是稀奇。”林悦看到莫轻语糊得满嘴是油和辣椒酱,忍不住笑话她。

“是啊,展家少夫人吃路边摊。”莫轻语顺着林悦的话,自我埋汰一句。

“放心吧,真要刊登上去,铁定不会说展家穷,只会让这家烧烤店火起来。”林悦打开脑洞,尽可能的发挥想象。

本来打算去吃火锅,结果那家店的生意太过火爆,两人只好不去添堵的选择在街边吃烧烤。

“对了林悦,姜涛到展氏去上班了吗?”莫轻语一整天都呆在办公室,加上展氏那么大,她碰到也很难。

“昨天就去报道了,我听他说,好像还不错。”林悦轻描淡写,举起鸡尾酒,笑着说:“为了以后美满的日子,咱们干了!”

美满……这个词,对于莫轻语来讲,好像没有多大的意义呢。

或许刘静的死亡,让她足够悲观,乃至于顾城泽的背叛她就不那么难过了。

她对幸福美满的要求似乎不那么强烈了,又或许,她还没有遇到那个想要和自己美满的人吧。

“干了!”她举起酒瓶,清脆的碰撞声后,是她大口咕噜的喝酒声。

见如此豪迈的她,林悦震惊,追问:“莫轻语,你是不是不开心啊?”

“哪有什么不开心?”她用手背擦了擦嘴唇上的酒渍,一脸的云朗风清。

“那干嘛喝得这么急,等下回去被展文彦瞧见,肯定会被骂。”林悦觉得莫轻语现在结婚了,能喝酒,但不能买醉。

毕竟展家的规矩多,她担心莫轻语回去会受思想拘束。

“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也知道你不喜欢受别人约束,也不知道展家的人对你好不好,总之一句话,有什么不开心的,记得告诉我,我不能做什么,但我那里是你永远避风的港湾。”林悦瞅着脸庞因酒醉而发红的莫轻语,发自心底的说。

“好。”莫轻语喉头哽咽,鼻子酸胀,顿觉得曾经的小伙伴长大了,而她,也不再是十年前那个懦弱的小女生了。

一些人事,她必须得经历,必须得面对,这样,才算作成长。

趁还没有醉,莫轻语站在路边打车。林悦有些不放心,上前扶着她,问:“你手机呢?我给文彦打一个电话,让他来接你?”

“别……”莫轻语赶紧制止,然后顿了顿,说:“他今晚有个很重要的应酬,我自己打车回去。”

她指甲掐了下虎口,想让自己清醒些。

“你刚刚趁我不注意,喝了好几瓶,你一个人回去,我哪里放心呀!”林悦还是不放心,忽然想到一个法子,“要不你今晚住我家?”

“我明天还上班呢。”莫轻语摇头,坚持要回去。

虽然素景苑算不上她的家,可这一刻,她想回去,因为那里有刘静,她还在等她回去呢。

“人家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这是嫁出去的闺蜜泼出去的水!”林悦见她不愿意,也不再勉强,拦到车之后,对司机叮嘱了好几声,才放心莫轻语离开。

莫轻语的确喝醉了,不过她心里还是清楚的,到了素景苑门口,胃里一阵翻山倒海的难受,她手倚在门上,准备一吐为快,谁知道,忽然伸出的一只手,很大力的把她手腕扼住,她吓得立马抬头,把胃里泛酸的东西硬生生的憋了回去,那一抹辣刺的难受,叮得她喉咙极其难受。

眼珠里布生的泪花,在莹白的灯光下,如同天上倒影在湖上璀璨的星光,散发着令人心疼的微弱光芒,又那么的纯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