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展文彦的女朋友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13 字数:3348 阅读进度:27/292

“展文彦……你不是……你不是去陪你的女朋友了吗?”莫轻语望着眼前的男人,醉声醉气的问。(品@书¥网)!

而后,便七荤八素的吐开了。

展文彦至始至终没说话,只是用手拍打着莫轻语的背脊,直到她停止了呕吐,他才将某人一把拦腰抱起。

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莫轻语只觉得浑身一轻,随后是身体失重的落在了某人宽大的怀抱里,再后面,她的身下是一团绵软。

“去给少夫人准备点蜂蜜水。”她躺在床上,听见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正在下达命令。

昏昏沉沉的她,虽说是醉了,不过心里什么都明白。

她以为展文彦今晚不会回来,所以压根没有想到自己会这副样子面对他。

还记得第一次与他遇见,也是因为喝醉了酒,不过比起上次,她这点酒根本算不上什么。

“把衣服给她脱了,换上睡衣。”展文彦站在客厅,吩咐之后,准备迈步离开。

“不……我不脱衣服……”莫轻语只听见了声音,根本没睁开眼,以为正向她伸出手的人是展文彦,所以她极度的不配合。

“少夫人,衣服上都吐了脏东西,换下来睡着才舒服。”古丽声音很是温柔,用商量的语气征求莫轻语的同意。

“古丽……”她迷迷糊糊的,之后就乖乖的。

“展少,少夫人的衣服已经换下来了。”

“恩。”展文彦点了点头,冷得可以掉出碎冰块的眼神直至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莫轻语。

吐过之后,酒意稍稍减退,因为浑身燥热,她把身上的被子一手掀开,双脚也在不停地踢踏。

展文彦见状,快步走过去,浓眉蹙成一团,冷冽之下,多了份严峻。

“好好盖着。”展文彦耐心的把被子重新盖在了莫轻语身上,坐在床边,直到莫轻语彻底安分下来,他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

莫轻语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她眯着眼,有些不舒服的揉了揉额头,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再看到窗外的明媚,暗暗苦叫,糟了糟了,上班迟到了!

“少夫人,您醒啦?”古丽正端着食物走到了卧室,见莫轻语手忙脚乱的找什么,她立马意会过来,忙说:“少夫人,您的衣服我已经洗了。”

“洗了?”莫轻语吃惊,压根没意识到昨晚睡到了展文彦的房间里。

“是啊,昨晚您喝多了,还是展少把你抱回房间的。”古丽点点头,一副老实模样。

莫轻语思忖了会,好像想起了什么。

她昨晚的确迷迷糊糊的感受到了有人抱着她,还说话来着……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立马惊叫了起来,“那……那我这些衣服呢?”

该不会是展文彦帮她换的吧?

“昨晚您吐了一身,展少让我帮您换下的。”古丽不明白莫轻语为什么会那么大反应,觉得夫妻之间,用得着那么别扭吗?忍不住笑话道:“少夫人,展少那么优秀的男人,好多女人巴不得碰上一碰呢,只有你,生怕他占了你便宜似的。”

古丽的话让莫轻语一阵尴尬,在外人看来,老公帮自己老婆换衣服,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没想到莫轻语却那么大反应。

为了消除古丽心里的疑问,她随即解释:“展文彦有轻度洁癖,我是担心他受不了那股味道。”

“原来是这样啊,少夫人真是善解人意,难怪展少会喜欢你。”古丽立马明白过来,对莫轻语是一脸的羡慕之情。

呃……她只不过想要找个借口,结果听起来像是在秀恩爱。

“古丽,展文彦呢?”虽然猜到展文彦这个点儿是去上班了,不过她还是禁不住多此一问。

“对了,这个纸条是展少留给少夫人的,说您看了就明白了。”古丽忽然想起来,从围裙里掏出展文彦去公司前让她转交给莫轻语的纸条。

展文彦给她留了纸条?

莫轻语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直接口述给古丽不就得了,还弄得像古时候书信传情一样。

不过这个新颖劲儿,倒是让莫轻语十足的好奇。

她把纸张展开,看了那一行苍劲有力的字体后,小脸儿顿时发白,眼里的那一抹好奇,瞬间成了震愕。

有木有搞错,展文彦竟然让她面壁思过一整天,而且还是当着刘静的遗像。

“少夫人,您怎么了?”发现莫轻语的脸色不好看,有些担心的问。

“呃……没什么。”莫轻语牵强的笑了笑,然后再看了眼纸条上的内容,确认没看花眼之后,她才有气无力的往供奉刘静遗像的房间里走去。

古丽在身后叫她吃过东西再去,可她充耳不闻。

她不是因为展文彦的那些话,更多的是意识到自己昨晚喝酒不应该,再说了,可以对着刘静忏悔,她心里没有任何怨言,相反的,母女俩还能说说知心话。

虽然看到纸条那一刻,心里面有些气愤,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

彼时,展氏集团,办公室里。

“文彦,你昨晚为什么不留下陪我?”莉莎手握红酒杯,红唇抿了一口后,丢下酒杯,扭着曼妙的身姿朝展文彦走过去,风情万种间,尽显妩媚,“我在国外看了不少有关你的花边新闻,但我一点也不生气,因为我明白,男人都有生理饥渴的时候。”

展文彦抬了下眼眸,看着眼前的女人,竟感到失望。

眼前这个女人,完全被国外的生活习惯给同化了。

他一向喜欢含蓄的女生,而不是随意在大街上与其他男人相拥亲吻。

昨天在饭局上,莉莎与好几个男人都做了这样的举动,起初他还以为莉莎对他的行为是因为许久没见面而为之,后来他才发现自己理解错了。

虽然他也在国外待过,但还是喜欢内敛矜持的女人。

想到这里,莫轻语的样子顿即浮现在了眼前。

那个酒醒后,被他威胁的傻女人,脸上露出的害羞劲儿。那个被亲吻后,恨不得把他灭了的女人……

看到展文彦唇角染上了笑意,莉莎将翘臀一下子坐到了展文彦的膝盖上,双手环住展文彦的脖颈,故作娇羞道:“文彦,以后不要再制造花边新闻了,有我一个女人就够了。”

莉莎的语气里透着十足的自信,虽然三年过去,但展文彦并没有拒绝与她见面,这说明他心里是有她的。

“你只看到了花边新闻?”展文彦不相信那么轰动的新闻,莉莎会不知道。

“你是说你结婚的事?”莉莎当然看到了,所以才着急的回了国。

“是啊,而且我太太你昨天也见过了。”展文彦神色自若,把莉莎圈住自己脖子的手撩开,然后让她身子站正,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现在是有妇之夫,所以莉莎小姐,请您自重。”

莉莎身子一僵,愣愣的站在原地,实在不敢相信刚刚展文彦说的那些话。

三年前,孟萍对她百般侮辱,她承受不了那份伤痛,选择奔赴异国他乡,临走前,展文彦向她许诺,一定会补偿她所受的委屈。

她怀揣着这份美梦,以为终有一天,她可以成为展文彦的妻子,成为人人仰望的展家少夫人。

“莉莎小姐?文彦,你以前从来不会称呼我的名字……”莉莎受伤的眼神看着面色冷沉的展文彦,心如同被掏空了一般的难受。

如果失去了展文彦,她要嫁入豪门的美梦就破碎了。

那她这三年遭受的清冷与屈辱,找谁补偿?

“我承认与莫轻语结婚的初衷是为了逃脱被逼婚,但不完全是为了你。”展文彦深感抱歉,但不能不顾忌内心的感受。

“文彦,你别告诉我,你对那个女人动情了!”莉莎脸色一变,刚刚的妩媚风情顿然不见,只剩下了浓浓的愤怒。

展文彦微微蹙眉,长时间的沉默,让莉莎以为他默认了。

“呵呵,这么说来,我倒是很好奇那个女人是何种尤物,竟然打动了你的心,愿意赐予一段婚姻给她!”莉莎冷哼一声,嘲讽在她的脸上幻化成了说不出的苦楚。

“莉莎,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好聚好散,这件事与轻语无关,我不希望你去打扰她。”展文彦眉头皱紧,虽然知道这件事对莉莎很抱歉,但他不希望自己的感情生活会打扰到莫轻语。

“展文彦,你不是阅女人无数吗?你这么明目张胆的维护,只会让身为女人的我越加嫉妒!”莉莎看着展文彦因为莫轻语而紧张的神情,心顿时冷冻成冰。

“我妈对你的所作所为,一直让我觉得愧疚,但这些因愧疚所付出的好,并不等同于爱情。”三年前,他的确对她许诺过,但只是弥补,并不是情感的承诺。

“呵呵,看来我还是自作多情了。”莉莎满脸苍白,盛满野心的心,此时除了失落,还有说不出的苦痛。

“莉莎,既然话已经说明白,希望你能好好生活,生活上,工作上,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只要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办到。”

展文彦的言外之意是,除了爱情和婚姻,她的一切物质上要求,他都可以满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