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我只要你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14 字数:3325 阅读进度:28/292

莉莎凄然一笑,难过的说:“展文彦,除了你,我什么都不要。”

说完,莉莎踩着恨天高,愤然离去。

展文彦回到素景苑后,听古丽说莫轻语看了他留下的纸条后就到了隔壁的房间,整个下午都没有出来,敲门也没应。

展文彦心一沉,心里暗骂,这个傻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

他只不过是想让她长记性,下次别把自己喝醉,结果她真照做了。

径直走到房门口,好在身上有备份钥匙,他打开门,入眼就看到一个纤瘦的背影正背对着自己,笔直的对着墙壁上的遗像,嘴里还念念有词。

“妈,对不起啊,昨晚喝了酒,展文彦罚我来面壁思过,虽然这人成心想整我,不过让我来陪您,我还是很乐意的!”

他哪有成心整她,只是不想她一个女孩子家喝那么多酒。

“妈,您也见过展文彦了吧,长得的确是一表人才,对我呢,时好时坏,不过最让我感动的是,他让我把您带到了这里,让我在这里可以不孤单了……”

莫轻语的语气里,带着一抹故作轻松的沉重。

展文彦以为她说完了,很快就走到了莫轻语的身后,哪想到,在他正准备开口时,莫轻语又用难过的语气开口道:“也不知道怎么了,得知他女朋友回来了,我心里就觉得好难过,虽然知道我们的关系是假的,可我还是很难受,并不是留恋锦衣玉食的生活,而是觉得,身后的那堵墙倒下了……”

此时的莫轻语,声音听起来软软的,嘟囔的感觉,十足少女般的俏皮,就连那一份伤心难过,也显得十分可爱。

展文彦唇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欢愉。

“是吗?”薄凉的声音在莫轻语身后响起,像在地底下掩埋了千年的冰冷。

是展文彦的声音,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蓦地回过头来,确定背后站着的是展文彦后,整个身体瘫坐在地上,恐惧的想,刚才她对刘静说的那些话,他听到了?

该死,她为什么那么投入,以至于某人开门进来,她都全然没察觉。

“展文彦,你这个人有没有礼貌!”她慌了,开始着急乱吼。

相比莫轻语的激动,展文彦显得冷静得多,他抬头望了眼墙壁上的黑白照片,然后对气急败坏的莫轻语低声道:“在阿姨面前大呼小叫,这才是没礼貌。”

莫轻语无言以对,顿时觉得丢脸死了,一张小脸红透,她索性赖在地下不起来。

“怎么,见到我就那么不好意思?”展文彦附身,一把将坐在地上的莫轻语拉起来。

“我哪有!”莫轻语着急否认,但想到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顿觉没脸见人,她把头埋下去,却与展文彦的胸膛挨得很近,想要挣脱某人的怀抱,却被某人扣得更紧。

“我这堵墙很坚固,才不会倒下呢。”展文彦温热的气息在莫轻语耳畔流转,富有磁性的声音宛若大提琴,那么的扣人心弦。

莫轻语觉得耳朵好痒,那种感觉,如同被电流袭过,直至心底。

这个男人,很难让哪个女人不动心,所以在这个举动之后,莫轻语整个人僵作一团,与展文彦保持着这个看起来过于亲密的姿势。

“我听古丽说,你早饭没吃,午饭也没吃,这是要绝食吗?”展文彦松开莫轻语,用清淡的语气问。

刹那间,莫轻语觉得自己的魂魄被勾走了一样,跌入了一个虚幻的世界,有些辨不清眼前的一切是真实,还是错觉。

一向冷冰冰的展文彦,此时表现得极为耐心,连眼神里都注满了关心。

莫轻语猛地回过神来,后退两步,面露尴尬的说:“我没觉得饿。”

说完这句话后,莫轻语的谎言就被揭破了。

因为房间里只有她和展文彦,所以那咕噜噜的饥饿声极为响亮。

这下子,莫轻语更囧了。

展文彦蹙了蹙眉,一把拉过莫轻语,“出去吃饭。”

四个字,带着一股严肃气息。

莫轻语没拒绝,因为是和展文彦过不去,干嘛要和自己的胃过不去。

“哇,辣子鸡,酸菜鱼……”古丽把菜一一布上桌,饥肠辘辘的莫轻语欢喜满面,咽了咽口水后,拿起筷子,开怀不已的夸赞道:“古丽,谢谢你啊,全是我喜欢吃的菜!”

“少夫人,您不用感谢我,这得多亏展少的提醒,说您喜欢吃辣的,不过让我不能放太多辣椒,所以我就做了这两道菜,您品尝一下,看合不合您的胃口?”被夸奖的古丽笑得格外开心。

是展文彦?她下意识的皱起了眉,抬眼,便瞧见展文彦挪开椅子,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这是要监视她吃饭吗?她在心里恐慌的猜想。

“古丽,给我一双碗筷,我陪少夫人一起用餐。”突然,对面响起了低沉的声音。

她没听错吧?某人说要陪她一起吃饭?

“好的。”古丽转身就进了厨房,把碗筷轻放在展文彦面前时,欢喜的说:“少夫人,上次您说一个人吃饭没劲,我只是随口一说,展少就记下了,他真的好疼你啊!”

原来是这样……这个古丽,竟然把她对她说的话转达给了展文彦,亏她还那么信任她。

不过转念一想,古丽是展文彦聘来的,她听从展文彦的话也一点都不奇怪。

当时她只是不想让古丽尴尬,才那么说,并没有抱怨展文彦吃饭不陪她……

既然不知道说什么,那就埋头啄米吧,把悲愤化为食欲,不停地吃吃吃。

“慢点吃,别噎着。”一杯水突然放在了眼前。

莫轻语抬头,与展文彦的眼神四目交对。

等等,那双冷冰的眼神里,此时看起来怎么那么温柔,是她看错了吗?

“谢谢。”她尴尬的说了句。

展文彦看着她腼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夫妻之间,需要这么客气?”

“啊?”莫轻语一怔,反应慢了半拍,等回过神后,发现某人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天呐,展文彦今天转性了吗?怎么说话像是变了个人,特别是那一句夫妻之间……

难道这是离别前的温柔?

“展文彦,其实你不用这样子,我大大小小的离别都经历过,这点算得上什么!”她表面上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其实内心是晦暗一片。

就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离别,才越来越害怕离别吧。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展文彦故意装作不明白。

看来展文彦还想骗她,索性她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展文彦,我听说,昨天那个性感尤物,是你的女朋友?”莫轻语放下碗筷,认真的问道。

展文彦挑了挑眉,不承认,也不否认:“展太太这是在吃醋?”

她一本正经的问他,结果被他敷衍了事。

算了,结果是与否不重要了,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关系才是最重要的。

“展文彦,既然你心爱之人已经回到你身边了,那我们这段挂牌夫妻,也该结束了。”她忍住心里难过的感受,面色镇定的说。

展文彦脸色一沉,没有搭理莫轻语那些话,冷冷地说:“吃饱了的话,上楼去写一份检讨吧,还有,往后没有我的准许,不许沾酒!”

展文彦突然像变了一个人,语气变得愤怒,命令过后,转身就走。

莫轻语坐在餐厅里,一颗心莫名的疼了。

这个霸道的展文彦,既然不爱她,干嘛要处处限制她。

她只不过是想成全他,也让自己得到自由,这样相处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展文彦的话,对她来说,无形中就形成了金科玉律。

她把检讨书写好后,敲响了展文彦的书房,在得到他准许后,她把东西往桌上一放,然后面无表情的说:“你让写的检讨书。”

展文彦翻看文件的手忽然一顿,再抬眼看了下无精打采的莫轻语,冷不丁的问:“写个检讨就让你苦大仇深,那喝酒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胃难受?”

“要是想过,谁还要去喝。”莫轻语没好气的回答后,用手赶紧捂住了嘴。

想到自己多嘴,恨不得咬舌自尽,她干嘛要搭理他,这样一来,岂不是自个儿招难受。

“行啊,字迹工整,态度诚恳,这次就不追究了,但下不为例。”展文彦把莫轻语的检讨书浏览了一遍,用警告的语气说道。

那种感觉,像是老师训诫不听话的学生。

莫轻语没吱声,转身准备离开,展文彦忽然叫住她,“明天是周末,你可以出去玩。”

原本还郁郁寡欢的莫轻语,听到这句话后,心忽然一阵激动,脸上是掩不住的兴奋,不过为了不让展文彦反悔,她装得很平静,说:“好。”

展文彦眯了眯眼,似乎没想到莫轻语的反应这么冷静。

不得不说,这个展文彦可真擅长让人心情郁闷后,又把人逗欢心。

总之,明天可以出去透透气,不用呆在展文彦的眼皮子底下了,想想就觉得好开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