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叫一声老公来听听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15 字数:2140 阅读进度:29/292

早晨,素景苑。

莫轻语早早的起了床,换上一身运动装后,扎了个高高的马尾,刚一下楼,便看见展文彦坐在沙发上,正手持一杯咖啡,悠闲的品尝。

莫轻语收起脸上的开心劲儿,一本正经的走过去,客套的说了句:“展少爷早啊。”

展文彦瞟了一眼因运动装扮而活力四射的莫轻语,手指向厨房那一边,不愠不火的提醒了句:“古丽在里面做早餐,请你叫我老公。”

“我呸!”莫轻语想也没想就破口而出,随后才觉得自己反应激烈了点,压低分贝,“展文彦,你别做贼心虚啦,既然是做戏,我何必去吃那个亏!”

她还想把这个称呼留给她以后名副其实的老公呢。

展文彦咬了咬牙,帅气的脸上有了一股不满,他一把拉过莫轻语的手,将她死死的箍在怀里,威胁道:“不叫可以,我等下就把你的那些照片挂我卧室,要是古丽问起来,我就说,我太欣赏我老婆的身材。”

“展文彦,你无耻!”莫轻语气结,双手不停地挣扎。

“我是你合法丈夫,对你无耻点,又不犯法。”展文彦似乎豁出去了,用嘴唇不停地在莫轻语耳边呼气,那团热流,简直就是一团妖火,窜到了莫轻语身体深处,让她的内心一阵蠢动。

天呐,这个展文彦,一定是仗着长得帅,才敢这么肆意的欺负她。

然而她的心,竟然从抗拒到顺从。

发现莫轻语忽然不动弹了,展文彦手头的力量跟着变小。

“给你三秒的时间,叫还是不叫?”展文彦继续威胁,脸埋下的那一刻,蹭到了莫轻语光滑细嫩的肌肤,还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味。

这个女人身上,有他说不出的特别之处。

莫轻语发现自己别无选择,内心一阵挣扎之后,用细弱蚊蝇的声音,无奈道:“老……公……”

两个字音,让她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声音那么小,我怎么听得见,再大声点。”展文彦像小孩子耍赖一般,要求莫轻语重新喊一次。

莫轻语眉头皱得很深,眼里融入了一团愤怒。

她本就不好意思叫,结果他还嫌声音小!

“既然你不愿意,那算了吧。”展文彦故意刺激莫轻语。

“老公!”她气愤的喊出声,分贝是刚刚的几倍。

这一次,不仅展文彦听见了,连厨房里的古丽都听到了。

“恩,不错,我喜欢。”展文彦一脸的享受,勾了勾唇角,戏谑道:“如果以后都这么叫的话,我……”

“展文彦,树要皮,人要脸,你别给脸不要脸!”莫轻语从展文彦的怀抱里挣脱出来,一脸羞愤的说。

展文彦的手顿在半空,呆滞几秒之后,面色恢复平静,继续优雅的品尝咖啡。

莫轻语正换鞋的当口,某人竟先她一步,莫轻语没有搭理他,继续往外走。

大门处,她正打算步行到可以打车的地方,结果某人开着他的兰博基尼拦住了莫轻语。

莫轻语不吭声,准备从车边绕开,继续门头往前走。

可某些人就是要和她过不去,一直在她身后按喇叭。

莫轻语怒了,站在原地,看着车里一脸酷炫的展文彦,没好气的问:“展文彦,你想做什么!”

明明是他昨晚答应她出去玩的,结果现在拦住她,又是闹哪出。

“当然是带我亲爱的老婆出去玩咯。”展文彦一脸无辜,那平时的冷峻劲儿浑然不见,此时就是个长相帅气的调皮男生。

莫轻语气得咬牙切齿,觉得展文彦一定是脑袋进水了,才会一口一个老婆。

分明是做戏,他怎么好意思叫出口。

“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打车。”她几乎是面无表情的拒绝了展文彦。

“展太太,不知道是你的理解水平有限,还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我的意思是,你今天可以和我出去玩,不是你单独出去玩。”展文彦眉梢还带着笑意,但语气却是三令五申。

“展文彦,你别太过分!”记得他们刚协议结婚的时候,他可不是这么说的,除了在人前,平时可以互不干涉,现在他明明就是在限制她的自由。

想到这个,她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气得恨不得张口咬展文彦一口。

见她抓狂的样子,展文彦唇边是止不住的笑,他突然言语和气,“上车吧,我保证今天会让你玩得很开心。”

“我才不要和你一起玩!”和他一起玩,难保开心。

莫轻语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真的吗?既然这样,那你就在素景苑呆着,我呢,去见一见莉莎,她说给我做好了丰富的午餐,让我中午必须过去一趟。”展文彦语气里充满了遗憾,一边说着,还一边试探莫轻语的反应,“我想我老婆一定不会介意我和其他女人见面。”

莉莎……就是那个热情拥吻展文彦的女人。

莫轻语心底一颤,内心顿时五味杂陈。

不过想到展文彦和她结婚的用意,又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当然不介意。”

展文彦的脸当即阴沉下来,他瞥了眼笑得一脸灿烂的莫轻语,心里暗骂道,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他明明听见某人说舍不得离开,还拿他当做一堵墙依靠,这会儿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到底想干嘛?

“那就好。”展文彦咬了咬下唇,皮笑肉不笑的说。

莫轻语一直维持着脸上的笑容,直到眼前的车子消失在眼前,她一颗心才如同墙壁上脱壳的灰尘,一颗一颗的往下掉,虽然没有任何动静,但她依然觉得疼。

展文彦原本打算气一气莫轻语,所以准备把车倒回去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翻开来电,见是莉莎打来的,他蹙了蹙眉头,但想到三年前他母亲的过分言行,他还是接了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