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前任和正妻,你选哪一个?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16 字数:2704 阅读进度:30/292

“文彦吗?你能不能过来一趟,我……我急性肠胃炎犯了,疼得没办法走路……”莉莎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听起来十分的虚弱。(品#书……网)!

“好。”展文彦眉头皱得很紧,答应了下来。

他把车子倒回去,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莫轻语的身影时,踩下刹车,对莫轻语急切道:“你快上车,我有急事需要处理。”

展文彦的话让莫轻语一头雾水,他有急事,干嘛让她上车?

难道是她爸出事了?

“我爸怎么了?”她刚坐上车,便忍不住的追问。

展文彦拧着眉头,冷淡的说:“你爸没事,是莉莎。”

莫轻语这才放宽心,不过问题来了,他女朋友出事,他载上她干嘛?

“那你还不赶快去,把我带上干嘛?”她直接问出口,心里酸酸的。

“你能不能别添乱?”展文彦声音里透着冷漠劲儿,似乎不想听莫轻语再说话。

莫轻语愣了愣,然后乖乖闭上嘴。

心里止不住的冷哼,既然那么着急,干嘛要捎上她,如果被他女朋友看见,不吃醋才怪。

莫轻语打算到了闹市区就下车,结果某人根本没有要下车的意思,而是直接将她带到了一家很幽静的小区。

这里的环境很好,四周栽满了植物,还有一些健身场所,是居住的好地方。

展文彦先下车,然后转头对莫轻语说:“你跟我一起上去。”

“哦……”虽然搞不清状况,不过看得出展文彦有些着急,所以乖乖的跟在了他后面。

小区b栋六楼。

展文彦站在门前敲门,里面的人很快便开了门。

“文彦,你终于来了……”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热切的拥抱,还有一个亲吻。

天呐,展文彦叫她一起上来,就是让她观看他和其他女人亲热的吗?

虽然主动权是里面的女人,但展文彦没有拒绝啊。

她把头顿时埋下,像是看到了少儿不宜的画面一般。

“你没事吧?”展文彦声音冷冷清清,完全没有温度。

奇怪,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他竟然也是这副语气。

“文彦,我这儿好痛啊……”莉莎吃痛的回到,然后把展文彦的手握在手里,往自己的腹部挪动,举止看起来极其的暧-昧。

咳咳,这儿还有人在呢。

莫轻语有些不好意思,正准备腾地儿给他们,结果展文彦忽然说道:“轻语,我手机里有陈医生的电话,你帮我联系一下。”

呃……展文彦刚刚竟然叫她轻语,虽然不是第一次,可当着他女朋友的面,难道不怕他女朋友打翻醋坛子吗?

“好……”莫轻语尴尬的应道。

彼时,莉莎也看到了被展文彦遮挡住的莫轻语,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文彦,不用了,我抽屉里有药,刚刚我疼得直不起腰来,这会儿好多了。”莉莎连忙阻止,生怕自己的戏码被戳破,而后又微笑着对莫轻语说:“谢谢轻语妹妹。”

莫轻语连忙摆手,回到:“不客气。”

没想到莉莎人不仅漂亮,还那么有礼貌。

“进来吧,别站在外面。”莉莎伸出手,把莫轻语拉进屋子。

莫轻语此时就像是一个木偶般,偷偷地瞄了眼展文彦,见他一脸的冷漠,感觉很不开心的样子。

“轻语妹妹,我抽屉里有肠炎药,能麻烦你帮我拿一下吗?”莉莎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按着腹部,十分难受的对莉莎说道。

“好。”莫轻语也犯过肠炎,知道那滋味不好受,帮忙把药递过去之后,又主动说道:“莉莎小姐,我帮你去熬点粥吧。”

莉莎一脸的意外,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展文彦,一时之间不好作答。

莫轻语以为莉莎是在征求展文彦的意思,自作主张的说:“你别害怕他,其实他心里很关心你,估计是吓傻了吧,我去给你熬点粥,这样肠胃会好受点。”

莫轻语说完,便去了厨房。

莉莎见状,心里止不住笑了。觉得这个莫轻语实在好对付。

“文彦,你坐啊。”莉莎走过去,用手拉扯着展文彦的手臂。

“为什么装病?”展文彦冷着脸,语气里没有半点感情。

莉莎吓得一怔,故意装糊涂,“文彦,你说什么呢,嘶,我这儿好痛,还有这儿,好闷……”

说完,莉莎一下子扑倒在展文彦怀里,然后故意装作站不稳的样子,把展文彦的手摸索到自己袒露的胸口上,可怜巴巴的说:“文彦,我在国外生活了三年,每一次肠炎犯了,我只能躺在床上疼得死去活来,可是现在回国了,我顽强的意志力就没有了,因为我一想到你,就忍不住想要找你,看到你,我身上的痛都好了……”

莫轻语本来想征询莉莎的意思,粥里要不要放一些香菇,结果见两人正火热的搂在一起,她跑到喉咙口的话用力的吞咽了回去。

既然如此,那她就自作主张的放一些香菇在里面,因为放了对肠炎是有好处的。

莉莎见莫轻语默默回过神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得意。

跟我斗,你还嫩了一点。

“既然不舒服,那就去躺一会儿。”提到在异国他乡,展文彦多少有些愧疚。

所以在莉莎扑过来的那一刻,他没有及时推开她。

当他把她扶到卧室以后,展文彦准备去厨房看看莫轻语,结果莉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死活不肯放手。

“莉莎,你能不能别这样?”此时此刻,他比较在乎莫轻语的心情。

原本以为,莉莎在看到莫轻语后,行为上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她完全不避忌,让展文彦极其无奈。

“文彦,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可是你至少要给我时间消化吧。”莉莎泪水盈盈的说完后,又极其委屈的问:“以后我们还能够做朋友吗?即使做不成恋人,你也要做我的亲人,因为除了你,我没有任何亲人。”

对于莉莎的哭哭啼啼,展文彦并没有因为同情而做出关心的举动,而是很冷静的把手抽离,很平淡的说了句:“你好好休息,我出去看一下。”

莉莎哪能放过两人单独相处的好机会,再一次拖住展文彦的衣服下摆,恳求道:“文彦,我求求你,再陪我一会儿。”

展文彦浓眉再一次皱紧,整个身子一动不动,任由莉莎那么拽着。

莉莎还以为展文彦至少会坐下来陪陪她,没想到他就那么笔直的站着,脸上没有半点温情,她的心陡然一凉,不过仍旧不放弃的表白自己的心意。

“文彦,我很爱你,至始至终我都没有后悔,即使当年你妈妈那么过分的对我,我也没有埋怨你半句,因为我相信你不是那么绝情的人,不会把我扔在异国他乡。”莉莎一边说着,一边难过的啜泣,泪流满面的她此时看起来极其招人同情,她挪动了下身体,想要和展文彦缩短距离。

她的头埋进展文彦的怀里,感受着他身体里散发的雄浑气息,整个身体都在恣意。

甚至得寸进尺的说:“文彦,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

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分贝自然高了。

此时熬好粥的莫轻语刚走到门口,听到从房间里传出的动情声音,心头猛地一颤,不由得想起上次她见到顾城泽和莫雅丽亲热的场景。

只是这一次,她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痛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