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不是表白的表白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17 字数:3362 阅读进度:32/292

“莫轻语,你可真没劲,每次问你话,要不答非所问,要不就借机绕过话题。()”林悦没问出个所以然,脸上表现出一副很失落的样子。

“好啦,你别……”莫轻语忽然转过脸,便发现站在门口的展文彦,她吓得急忙捂住嘴,神色里,是掩饰不住的惊惶。

他不是在照顾莉莎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轻语,我本来想提醒你的,结果你太彪悍,把我压得气都喘不过来……”林悦看到莫轻语脸上的惊愕,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莫轻语抿着唇,想到刚刚自己鲁莽的一面,顿时羞红了脸,心里忍不住猜想,展文彦刚才看到了她那么粗暴,会不会越发不喜欢她?

“怎么不接电话?”展文彦的声音冷冷地驶过来,不像是质问,但听起来,却有点儿不高兴。

莫轻语实在是无奈,很想问,你跟你女朋友约会,干嘛要捎带她。可碍于林悦还站在边上,她淡淡的回到:“手机调成振动,没听见。”

调成振动没听见,明明是她挂断了他电话。

展文彦莫名来气,一把拉过她,然后面无表情的说:“跟我回家。”

被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住了,莫轻语便很轻易的被展文彦拉了过去。

林悦见状,吓得急忙说道:“展少,你有话好好说。”

展文彦突然顿住脚步,侧头对林悦说:“谢谢。”

谢谢?莫轻语不明白展文彦为什么要对林悦说谢谢,不过很快她就明白过来。

她就说林悦怎么会在那个时间段打电话给她,而且过来帮忙时,店里面就几个客人而已。

原来展文彦事先给林悦打过电话,所以林悦才配合默契的打电话给她。她这是交的什么闺蜜啊,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看到林悦一脸抱歉的样子,她才肯定自己的理解没错。

她是被展文彦硬生生塞进车里的,当她胳膊得以活动后,她才一脸怨气的问:“展文彦,你不是在陪你女朋友吗?发什么神经!”

“莫轻语,你是猪脑子吗?”展文彦薄唇启动,冷冷的反问。

什么!竟然骂她是猪脑子!

莫轻语不干了,直接发泄心底不满,“我的确是猪脑子,竟然和你这样的花心大萝卜协议结婚,而且还跟在你屁股后面去见你女朋友,还给她熬粥,还眼睁睁看着你俩亲热!”

不知道是积压在心里太过难受,她竟然不过脑子的把心底里的怨气全都发泄出来了。

“莫轻语,你这是在吃醋。”展文彦勾了勾唇角,忽然踩下刹车,接着俯下身,一双深邃的眸子里沁着笑意,用肯定的语气道:“你在吃我和莉莎的醋。”

一句话,直戳心门。

莫轻语心虚地垂下眼帘,白嫩的肌肤上瞬间镀上了一层尴尬的红晕。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长长的眼睫毛跟着忽闪忽闪,将她的紧张度展露得一览无余。

展文彦说中了,她的确在吃醋。可她根本就不想承认,经过感情的创伤以后,她不会那么主动的去表明心迹,即使是喜欢,那也只能埋在心底,何况对方还是万众瞩目的展文彦。

“你少自恋了,我只是……我只是搞不懂你既然有喜欢的人,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她替自己找着借口,小脸儿仍旧通红。

展文彦挑了挑眉,注意到莫轻语脸上的紧张劲儿,眼底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恋爱和结婚完全是两码事。”

“难道你还想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按照展文彦的意思,莫轻语大胆的惊问。

他说这样的话,也只能让她这样理解。

莫轻语的话,逗得展文彦一笑。忍不住闷哼,这个蠢女人,为什么老是曲解他的意思。

他把她的身子强行扳正,然后深不可测的眼眸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莫轻语,你记住,你是我展文彦的老婆。”

什么跟什么,老婆是老婆,可只是协议上的老婆。但是……为什么听完这句话,她的心脏如同中枪了一样,好半天都缓不过近来。

“展文彦,你别这样行不行,虽然我上一段感情很不如意,但不代表我这辈子就要孤独终老啊,你现在女朋友回到你身边了,我这个冒牌货也该完美退场,你怎么非得要惹我生气呢!”她怒了,不想再扮演这个傻不拉几的角色,几乎是不喘气的把话说完。

“你上一段感情之所以不如意,是因为没有遇见我,现在遇见了我,你孤独终老这个愿望恐怕是难以实现了。”展文彦越凑越近,直到莫轻语脸边袭来一阵微热的气息,她才莫名恐慌的瞪大了眼睛,想要避开那团火热的光芒。

展文彦的声音极其好听,加上那段似极了告白的言语,莫轻语当下大脑一片空白,身体里的力气像是被人抽空了一般,一时之间无法动弹。

看着莫轻语害羞的模样,展文彦脸上的笑意更加深厚,唇角勾起一抹得意来,故意挑逗她:“莫轻语,你现在不说话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虽然听起来是玩笑话,不过展文彦心里是真的这么觉得。

莫轻语长相清秀,脸上有股不染纤尘的恬淡气质,那樱桃红的唇瓣小巧动人,一双眼睛水润有光泽,里面的天真,是他所见过的女人当中没有的,那粉扑扑的脸蛋,让他有种想要去捏一下的冲动。

展文彦竟然夸她好看!她承认自己不是那种喜欢听赞美的人,不过被一向冷巴巴的展文彦夸奖,实在是太意外了。

她心里腾起一丝小窃喜,乌黑的眼眸因为紧张而扑闪个不停,紧张之下,忍不住埋汰一句:“展少爷不愧是驰骋情场的高手,说起情话来,都是那么不挑对象的厚脸皮!”

他表现得那么认真,竟被她取笑而过。

展文彦眸色一沉,伸出宽大而修长的手,一把扣住莫轻语的后脑勺,根本不给她思考的空隙,将她揽入怀中,霸道而深情地……吻了下去。

“唔!”突然压下来的人脸,还有酥软的唇瓣,让她整个人呆若木鸡的倚靠在展文彦身上,浑身如同被电流袭击,顿时麻木了。

展文彦竟然吻了她,那么强势的温柔。

这一次的吻,怎么和往常不一样呢!

莫轻语不知道展文彦究竟吻了她多长时间,只觉得自己双唇发麻,还残留着清新的薄荷香味,那种感觉,让她觉得眼前的男人,如同难得一见的美景,内心一阵心驰神往。

“展文彦,你……”莫轻语呆呆的,想要说什么,却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展文彦看着她那一副气恼又不得伸冤的憋屈样子,止不住笑了笑,把帅气的脸庞凑到她眼前,近乎调戏的说:“我要让你明白,我不仅嘴上能说,还能干活。”

“你……你无耻!”莫轻语脸蛋涨得通红,耳朵发烫间,伸手蒙住了半边脸,想要掩饰她此刻表现出的惊乱。

“亲吻自己的老婆,即使无耻,那也是合法的。”展文彦眉眼浸着笑意,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言行举止有多么过分。

她真是见了个鬼,实在想不通展文彦为什么要吻她,还有刚刚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莫轻语,真替你的智商感到着急!”展文彦见她眉头深深的皱着,眼里是一片茫然,毫不客气的打击道。

“展文彦,我知道你这种男人有很多女人喜欢,不过我明确的告诉你,我莫轻语是坚决不做别人感情的第三者,所以请展少爷能够高抬贵手,放过我!”这要是被莉莎看到,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展太太这是要斩断我的桃花运,这辈子只能拥有你一个女人?”展文彦眉梢跳动着意味不明的笑,语气里充满着好奇。

“你胡说八道什么呀!”莫轻语在心里哀叫狼嚎,觉得展文彦今天肯定是吃错药了,不仅比平时话多,脸皮也比平时厚了好几倍。

真是可惜那么帅的一张脸,竟然能说这么多花花肠子的话。

前一秒还抱着莉莎亲热得难分难舍,这会儿又来和她说一些暧-昧不明的话,真不明白他抱的什么心思。

“莫轻语,承认吧,你心里一定喜欢我。”展文彦启动引擎,说完,车子便疾驰在高速路上。

莫轻语张了张嘴,激动的眼神望向展文彦,好半天才否认出口:“别自恋了,我怎么会喜欢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怎么否认的这么没有底气呢?

隐隐约约间,她好像看到了展文彦勾起的唇角,好像是在取笑她,又好像是会意了什么。

莫轻语看得心眼发虚,一直到回了素景苑,她整个人还心神不宁的。

“展少,少夫人,您们回来啦!”古丽笑容满面的迎上来,接过展文彦手中的包后,又小心翼翼的说:“展少,刚刚老爷打来电话,说今晚您和少夫人必须回展宅一趟。要不然……”

莫轻语刚换下鞋,听到这一句,眼睫不由得沉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孟萍那张满是嫌弃的脸。

“要不然,他们就过来见我们。”展文彦把古丽那句不敢说的话接了去。

古丽默默的点了点头,因为孟萍在电话里是用愤怒的语气,所以那句话才让古丽开不了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