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听说你们分房睡?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19 字数:3348 阅读进度:33/292

“还有……今天太太来过了……”古丽用颤颤巍巍的声音汇报道,紧张得浑身都在发抖。

“知道了,你下去吧。”展文彦面色如常,转过身来,看着莫轻语,用商量的语气问:“要不要和我回一趟展宅?”

他都开口了,她还有拒绝的可能吧。

“恩。”她点头。

展文彦只是征求下她的意见,如果莫轻语不答应,他也不会过多的勉强,不过在莫轻语答应之后,他接着又说:“放心吧,这一次,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展文彦的话引得莫轻语侧目,润泽的眸子里闪过一道诧异的光芒,不由得想起孟萍上次给的那一巴掌。

会意过来,莫轻语微笑道:“放心吧,我尽量不让你母亲生气。”

她听似尊重的语气里带着疏离的味道,而那份疏离,是来自她对展文彦的。

傍晚,展宅,灯火通明一片,四下没有半点黑夜的迹象,倒让莫轻语有种来到不夜城的感觉。

出来迎接的依旧是方管家,而展宅的佣人正忙前忙后,展振霆此时坐在沙发上品茗,见展文彦和莫轻语来了,满面慈和的说:“你们来啦。”

这是莫轻语第三次见到展振霆,虽然交流不多,但觉得他比孟萍要好相处些,虽然不认可她这个儿媳妇,但没有冷言嘲讽。

展文彦嗯了一声,莫轻语礼貌的行了个礼。

展振霆招呼他们坐下,莫轻语本来想等展文彦先落座后,她才坐下,谁知道展文彦牵过她的手,然后指着身后的沙发,淡淡的说了句:“坐下吧。”

她顿时呆住,手头感受着被大手包围的温暖,还有那轻柔的语气,无不在展示着展文彦是多么的疼爱她。

“文彦,最近展氏接了几个大项目,数据我看过了,你完成得不错,爸很满意。”展振霆抬起眼来,先是扫了一眼莫轻语,接着把温和的目光落定在展文彦身上,大加赞赏道。

展文彦微微颔首,没有做回答,心里只是觉得展振霆让他们过来,绝非是夸他两句这么简单。

从进门到现在,莫轻语一直没见到孟萍,正暗自纳闷来着,孟萍的声音就传来了,“少爷回来了吗?那个女人也来了吧?”

很明显的,孟萍口中的那个女人是指她。

莫轻语坐直了身体,无缘无故的拘谨起来。

突然,一只手从她的身后绕过来,然后握住了她纤细的腰。

莫轻语惊愕,诧异的眼神望过去,见展文彦一脸的平静,她想让他松开,但看到一身雍容华贵的孟萍正款款走过来,精致的妆容下,看不出喜怒。

“文彦,我今天去了趟素景苑,你不在家,本以为你忙,所以没有打电话给你。”孟萍说完,把深沉的目光落在了莫轻语身上,然后用极其冷淡的语气说道:“结果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莫轻语有些心虚的眨了眨眼睛,不敢去看孟萍的脸。

“妈,我知道您想说什么。”展文彦同样冷淡的回应,然后把莫轻语搂得更紧了,用宠溺的眼神看着莫轻语,唇边扬起一抹微笑来:“我和轻语真心相爱,并且决定要携手这一生。”

莫轻语背脊猛地一颤,不敢置信的看着展文彦,一双大眼睛惊得快要脱离眼眶。

明知道这是做戏,可她仍旧入戏到把一切幻想成真实。

一句话就把一肚子火的孟萍给噎住了,一双怒火涛涛的眼睛直至的盯了莫轻语好久,才问:“听说你们分房睡?”

莫轻语一怔,心头忽然一阵恐慌。

她和展文彦的确分房睡,这些细节是孟萍都觉察到了。

“妈的观察力这么好,怎么不去警局工作呢?”展文彦冷哼一声,接着冷淡的问:“那是不是也看到了轻语母亲的遗像?”

说起这个,莫轻语的心几乎到了嗓子眼,更是惧怕的不敢去看孟萍此时的表情。

她知道有钱人家规矩多,家里摆放遗照,一定会觉得晦气。

“文彦,我正准备过问这件事,你还好意思主动提出来!”孟萍不再掩饰心头的愤怒,直接质问莫轻语,“你把你母亲的遗照带到展家来,是想我们展家倒霉吗?”

果不其然,孟萍认为刘静的遗照摆放在素景苑是晦气的象征。

她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全身动弹不得,只知道此刻心口疼得无法喘息。

“妈,你不能用这种语气对待轻语,她现在也是展家的人,而且是我岳母的遗照,把照片带到素景苑,是我的意思。”展文彦握紧莫轻语瘦得不盈一握的腰,替她解围道。

“我不管是谁的意思,那张照片被我扔掉了!”孟萍毫不客气的说。

“你说什么!”莫轻语猛地站起身,一脸的惊愕,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问:“扔掉了?”

“是啊,扔掉了。”孟萍冷眼看着她,冷笑着确认。

刹那间,莫轻语仿似自己的大脑被炸裂了般,眼前灰白一片,心底只有一个哀痛的声音,妈妈的遗照被她弄丢了……

“轻语?”展文彦见状,双手扶住她单薄的身子,轻声的叫她。

莫轻语恢复了思考能力,很是厌烦的撩开展文彦的双手,愤怒的眼神里缀满了醒目的血丝,用带着哭泣的声音问:“这下你满意了吧!”

说完这一句,便跑出了展宅。

“文彦,你别去!”孟萍伸出手拦住准备追出去的展文彦。

展文彦眼底盛满了愤怒,因为孟萍的阻拦,他终是忍不住心底的火气,似火山爆发一般,吼道:“你这次真的很过分!”

说完,他一把推开孟萍。

好在旁边是沙发,孟萍才没有摔倒在地上。

展振霆坐在沙发上,看着被推倒的孟萍,没有让佣人去搀扶一下,更没有站在她那边,而是叹了声气,“孟萍,孟欣当年把文彦托付给你照顾,是让你抚养他成人,而不是让你干涉他的一切。”

孟萍像是打了败仗一般,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一阵子哭泣,一阵子痴笑的……

“轻语……”展文彦跑出来,追上莫轻语,着急的声音里是浓浓的心疼。

他从莫轻语身后,一把将她揽紧怀里,无比懊恼的说:“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是这样……”他以为这一次能够给予莫轻语完全的保护,却没想到更加严重的伤害到了她。

他很少向谁妥协,更很少向谁道歉。莫轻语是第一个,也是打破他许多原则的一个。

展文彦那些话,像是一团棉花,软软的,却堵得她心口难受。

“你没错,是我错了,我以为把我妈的遗照带到素景苑,她便可以过得清净一点,可没想到……”她心里很难受,哭着恳求道:“你可不可以松开我,我想去找一找照片,我妈生前拍得照片很少,连我和她的合影都没有……”

说到这里,莫轻语几乎是泣不成声,眉心拧得死紧,平时好看的眼眸因为流泪,而肿得厉害。

展文彦松开她,心里同样不好受,然后对跟上来的方管家命令道:“去告诉太太,如果不把少夫人母亲的遗照找出来,我展文彦这辈子再也不回展宅!”

他坚决的语气里是止不住的愤怒,眉头深深的蹙着,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方管家吓得面色青白,立马点头说好。

“轻语,对不起,要是我来之前上楼去看了下,也不会现在才知道。”看到莫轻语哭泣,展文彦有些手足无措。

刚刚展文彦对方管家说的那些话,莫轻语全都听见了,她觉得这件事不能怪展文彦,毕竟上次是他在莫家替她解围,刚才也是……

她吸了吸鼻子,忍住心里的难过,喑哑的说:“对不起,我刚刚不该冲着你发火。”

“没事,放心吧,照片一定会找回来的。”展文彦替莫轻语拭去了脸上的泪水,语气笃定的说。

五分钟过去,方管家端着一个黑布蒙住的东西,恐慌不已的说:“展少,这是老爷让我拿给您的。”

展文彦立即接过去,拿掉深沉的黑布,发现里面包裹的是笑容恬淡的刘静。

“轻语,快看。”展文彦把遗照递到莫轻语面前,脸上展露着好看的微笑。

莫轻语盯着相框上的刘静,刚刚才止住的泪水又扑簌簌地下落。

“妈,对不起,是女儿不好,差点把您弄丢了……”莫轻语把刘静的遗照抱在怀里,悲怆之间,像是拥着失而复得的珍宝。

“展少,少夫人,老爷让您们去一下他的书房。”方管家见莫轻语哭得伤心可怜的,本来不忍心打断,不过还是为难着说:“毕竟这照片是老爷差人拿出来的,于情于理,您和少夫人应该进去一下。”

展文彦眉头皱得很深,冷冷的声音里依旧掺杂着不快,“代我向我爸说声谢谢,但不代表这件事我就原谅我妈。”

他一向坚持自己的立场,在处事上,一向秉持对错分明,不会因为犯错的是他的母亲,他就可以既往不咎。

“少夫人,您别太伤心了,其实老爷对您这个儿媳妇特别满意呢,他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找您谈谈。”方管家见在展文彦那里说不通,只好找莫轻语商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