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明夸暗讽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34 字数:3342 阅读进度:55/292

车淼脸色起了微微变化,或许是碍于展文彦在,也不好直接发火,只好酸酸的说:“是啊,你爸是亲爸,我这是后妈,看不看又无所谓。”

莫轻语正想回答说你知道就好,谁想到莫雅丽的声音忽然响起,“妈,您叫我们回来干嘛呀?我和阿泽哥难得在一起睡个懒觉,真是的!”

听到莫雅丽抱怨的声音,莫轻语虽然很意外,不过那话语的意思无疑是在打车淼的脸。

她刚刚不是说体面话吗?说得他们好像是不速之客一样,这下莫雅丽拆了她的台,她也不好意思再说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搅了她的牌局。

“新年头一天,别养成睡懒觉的坏习惯,再说了,孕妇得多运动。”车淼有些尴尬的走过去,扶住莫雅丽的同时,脸上如同沾上了金光,喜滋滋的炫耀道:“我那些朋友都很羡慕我呢,说我这么年轻就有孙子抱呢!”

“雅丽来啦,城泽呢?没有一起过来吗?”莫海清起身,一脸慈和的问。

莫雅丽走进客厅,先是瞥了眼放在桌上的礼物,双眼忽然放光,指着孕期的产品问道:“文彦,这些是买给我的吗?”

见莫雅丽受宠若惊的样子,莫轻语就有些受不了别过了脸,拿起茶杯,假装品茶。

为了眼前的礼物,竟忽略了莫海清的问话。

“爸在问你话呢。”展文彦没有答话,只是淡淡的提醒道。

“呃……”莫雅丽当即尴尬,然后偷瞄了一眼莫轻语,才娇滴滴的回答莫海清的问话,“爸,阿泽哥听说我想吃何氏的两面,专程开车去给我买呢。”

说完,莫雅丽特得意的瞟了眼莫轻语,想知道她听了会是什么反应。

如果说莫轻语心里不起波澜是假的,这一层浪卷,与之前的伤心难过不一样,只是听不惯莫雅丽故意秀恩爱来企图刺激她,生怕找不出半点蛛丝马迹,总觉得莫轻语越不好过,她心里就越好过。

“阿泽对你好得简直没话说,你也别老是使唤他,男人都需要面子。”车淼在边上附和,一双眼睛尖尖的剜着莫轻语,生怕她没听见似的。

“妈,说得我好像对阿泽哥不好似的,再说了,我肚子里可怀着他的心肝宝贝,他哪放心我花费力气。”莫雅丽跟着美滋滋的接应,母女俩一唱一和的,像是故意在表演什么。

展文彦一脸的平静,莫轻语也是一脸的冷淡,只有莫海清是一脸的凝重。

大概他是听出些意味儿来了,一时面色骇然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些年,莫海清一直是夹在车淼母女和莫轻语中间,两边像是不可倾斜的天秤,他有心持平两边的分量,却因为车淼母女的咄咄逼人,只好亏欠了自己的女儿。

“雅丽,坐下吧。”莫海清面色凝重之下,打着商量的语气招呼莫雅丽,似乎在恐慌什么。

莫雅丽发现莫轻语和展文彦正闲闲的品着茶,根本没有听她炫耀的意思,不再自讨没趣,坐下后,开始翻看桌上展文彦带过来的礼物。

“这轻语就是能干,嫁给了a城首屈一指的展家,这街坊邻居闲聊的时候,都禁不住赞叹一番呢,我这个当妈的也跟着沾光。”车淼忽然夸起了莫轻语,不过那语气,听起来并不像是夸奖,倒像是在讥讽。

莫轻语懒得往深处想,因为知道车淼从来不把她当家人,而她也一样,所以车淼那些话,她当耳旁风听听便是。

“是啊,轻语从小到大都让人省心。”莫海清在旁边附和,笑得一脸慈祥。

车淼脸色一变,当然不舒服莫海清夸奖莫轻语,随即换了个话题,“轻语啊,你也二十五岁了,是女人生育的好年纪,这肚子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莫轻语一口茶抿在嘴里,顿时不知道该咽下,还是该吐出来。

一直没说话的展文彦开口了,慢条斯理的回答车淼的问题,“我和轻语都不大喜欢墨守成规的生活,我们更注意彼此的感受,所以先过两年二人世界,再打算要孩子。”

不愧是久经商场的男人,遇到任何事都那么的淡然自若。

她和展文彦,先领证,再培养感情,昨晚那枚等同于求婚的戒指,让她觉得他们此阶段正处于热恋时期,一步一步,正循序渐进的走向美好。

“这种想法固然好,不过这女人的青春就那么两年,最佳生育年龄一过,这生孩子就困难了。”车淼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转眼又看向腹部微微隆起的莫雅丽,得意道:“雅丽比轻语大一岁,这个年纪生孩子再合适不过了。”

铺垫这么多,不就是为了夸奖自己的女儿能干吗?

“是啊,她给了大家一个意外之喜,而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了。”莫轻语冷冷一笑,一脸的不屑一顾。

她莫雅丽是奉子成婚,她应该明白莫轻语的意思。

莫雅丽脸色一白,眉头拧紧,委屈的眼神看着车淼,似乎在说她受了委屈,要她母亲帮忙挽回尊严。

“轻语,你这含沙射影的,是针对雅丽吗?”果然是见不得自己的女儿受丁点儿委屈,刚还笑脸盈盈,这会儿怒脸相向,翻脸的速度可真快。

“照你这么说,那你的每句话都在含沙射影。”莫轻语站起身,走到展文彦面前,“文彦,既然看过爸了,我们回去吧。”

她不想继续待在这里,看到车淼母女,她内心就莫名烦躁。

展文彦跟着起身,体贴的说了句好。

莫海清当然是一个劲儿的挽留,不过在展文彦一句话之后,他便什么也不说了。

坐车回去的路上,莫轻语脸朝向车窗外,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展太太,有没有想去的地方,今天我做你免费的车夫,展太太吩咐就是。”展文彦想方设法的逗莫轻语开心,语气里带着一股调皮劲儿。

莫轻语不由得笑了,转过脸,见展文彦脸边有笑意浮动,心情不那么郁闷了。

“我们去贵英中学走走?”她忽然提议。

那个地方有她欢乐的时光,也有痛苦的记忆。

当下她实在想不出去哪里,脑袋里唯一冒出的地点就是贵英中学,所以就破口而出了。

展文彦脸色一沉,眼里有复杂的情绪闪过,过了一会儿,才征求道:“轻语,能不能换一个地方?”

莫轻语笑容僵在唇边,不明白展文彦为什么拒绝去那个地方,但还是点头答应,茫无目的的回了句:“那你决定吧。”

听得出她语气里的失落,展文彦心情顿时凌乱,想答应莫轻语,可十年前的那段记忆,如同洪水猛兽,向他冲刷而来,一遍一遍的拍打他的心,让他醒目那段记忆真实存在过。

正当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时,莫轻语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安子皓打来的电话。

她朝展文彦看了一眼,有些局促的接起。

“轻语,新年快乐。”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温和。

莫轻语心底一暖,礼貌的说了声谢谢。因为安子皓特别交代过,不能让展文彦知晓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她绕过了学长那个称呼。

“现在在哪里呢?”

“呃……”莫轻语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害羞的说:“我和文彦在街上,请问有事吗?”

“没什么事情,新年问候一下,希望轻语新的一年一切都好。”

“谢谢。”莫轻语局促的说着谢谢,说的同时,还特畏惧的朝展文彦瞄了一眼。

挂断电话后,展文彦忽然说道:“走吧,去贵英中学。”

“啊?”莫轻语惊诧,不明白展文彦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冷风瑟瑟,路道两旁堆积着树上掉落的黄叶,因为是元旦假期,无人清扫,走在上面,脚底一片松软。

“这里是你的母校吗?”展文彦兴致不高,询问的语气都十分低沉。

“恩,我初中高中都在这里就读。”莫轻语认真的回到。

展文彦没说话,嘴唇抿得很紧,抬眼望着不远处的教学楼,似乎在思量些什么。

“后来学校改建了,已经找不到当初的痕迹。”莫轻语看了看学校,无不惆怅的说。

“你在这里的记忆一定很快乐吧,不然怎么会念念不忘?”展文彦幽深的目光落定在莫轻语脸上,淡淡的问。

她的脸色顿时苍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快乐?说不上来。不快乐,也不全是。

“走过的,都是记忆。”她微微一笑,站在树底下,安静又美丽。

展文彦赞同的点了点头,把她散乱在额前的头发理了理,关心的问:“冷不冷?”

体贴的举动使得莫轻语心底一阵温暖,她微笑着摇头。

两人站在树下,十分的养眼登对。

莫轻语一个不经意的抬头,竟看到了正向他们走来的安子皓……

她惊得微张着嘴型,一双眼睛除了诧异,没有任何情绪。

展文彦发现了她表情里的不对劲,随即转过头来,看见了正朝这边走来的安子皓。

“文彦,轻语,这么巧啊!”安子皓一身运动装,嘴里还哈着冷气,脸上却满是阳光的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