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莫轻语遇危险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41 字数:3320 阅读进度:65/292

“林悦是在你们店里不见的,如果找不到,你们是要负责的……”莫轻语有气无力的说完后,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她实在是没有力气走路了。

男人跟着蹲下身来,眼睛里带着复杂的神色,伸出手,撩了撩莫轻语的头发,“莫小姐,放心吧,我会负责的。”

“你干什么呢!”莫轻语气恼的拂开陌生的男人的手。

虽然满身的难受,但她也不允许别人对她动手动脚。

“陈总,那位小姐已经找到了。”这时,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小伙穿着工作服走过来,毕恭毕敬的说道。

莫轻语算是听清楚了,立马确认:“你是说找着了?”

“莫小姐,本来是一件很小的事情,看把你着急的,走吧,我扶你下去。”陌生男人走上前来,笑容满面的说。

莫轻语总算放心了,准备起身的时候,发现全身使不上一点力来,虽然心里不情愿被那男人扶着,不过她现在必须得有一个支撑力才能够走下楼去。

倚着墙也是跌跌撞撞的,所以那男人的搀扶她没有拒绝。

莫轻语在陌生男人的搀扶下走下了楼,正好展文彦赶到,见莫轻语此时正被陌生男人搀扶着,愤怒之下,一把将莫轻语拽到了自己的怀里,占有欲极强的对陌生男人警告道:“离我的女人远一点。”

“老公,你来啦。”莫轻语娇滴滴的喊了一声,酥得展文彦骨头都软了,心里横生的怒气一下子被湮灭掉。

彼时,喝醉酒的林悦正衣衫凌乱的走过来,醉醺醺的叫着莫轻语的名字,展文彦见状,稍稍的皱了下眉头,对身后的几个随从吩咐道:“把林小姐扶上车,这里交给我。”

身后随从得令,将喝醉的林悦带出了火锅店,四下的客人在展文彦到来的那一刻就作鸟兽散。

因为眼前的布阵,像是一家黑店被警方包围。

“展总,难得您大驾光临。”陌生男子边笑边拍掌,一脸的开心。

展文彦表情冷冷的,把怀里站立不稳的莫轻语紧了紧,沉着嗓子问:“你对她们做了什么?”

陌生男子一副无辜的语气回到:“展太太和她的朋友喝多了,我顺便留意了一下,并没有做什么呀。”

“陈科,你这家店的十年历史,在这一刻,终止了。”展文彦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冷如冰豆,说完,一把将莫轻语打横抱起,转身走出了火锅店。

此时的莫轻语,头晕晕的,睁开眼,看到一张模糊的脸,她伸出手,如同在黑夜里摸索,伸手抚着展文彦的脸庞,手感下的棱角,有种极为深浓的亲切与熟悉感。

“怎么这么烫?”展文彦把莫轻语放到车上后,伸手抚了抚她的额头,发现热度惊人,以为她感冒了,着急之间,让陈帆开车,他把莫轻语放到了车后座,方便于照顾。

“对不起啊……我没有喝酒,我只是喝了一点点……”莫轻语躺在展文彦怀里,稀里糊涂的说。

她不说还好,一说展文彦就莫名来气。

刚刚抱她入怀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酒气,她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莫轻语只觉得浑身像是被架在火炉山烤制一般,浑身滚烫的难受,而且心头像是虫子在啃咬,心痒难耐的时候,总觉得心里有一份缺口,想要什么填满。

她抱着展文彦的手臂,口中呓语,“好热……”

眼看着莫轻语因为热而要脱衣服,展文彦立马伸手制止,把她固在怀里,然后用轻柔的语气说:“再坚持一下,咱们就到家了。”

莫轻语像是个顽劣的小孩,不听话的在展文彦怀里挣扎,嘴上依旧喊着好热。

“总裁,会不会陈科在酒里动了什么手脚?”陈帆一边开车,一边提醒。

展文彦哪会不知道,看莫轻语的反应,不像是酒醉,而是被陈科下了药。

想到这些,他浓眉一蹙,冷冷道:“他陈科这是公然和我结下梁子!”

“总裁,接下来怎么做,您只需要吩咐一声,我们立马去执行。”陈帆接应。

“先送轻语回家吧,现在任何事没有她重要。”展文彦收起怒气,把担忧的目光停留在莫轻语身上,心里又恼怒又着急。

十分钟后,车子抵达素景苑,展文彦把莫轻语从车子里抱下来,然后快步进入了别墅。

“少夫人怎么啦?”古丽见展文彦抱着莫轻语快步上了楼,接着也急匆匆的跟上去。

“古丽,去放些冷水在浴缸。”展文彦吩咐道。

“好。”古丽跟着答应。

莫轻语浑身冒着热汗,一张脸涨得通红,双眼迷离的看着展文彦。

此时的她,比平时多了一丝妩媚。

“热……”她从嘴里吐出一个字,热息喷薄在展文彦的脖颈上,无形中成了一种挑逗。

他是男人,而且是血气方刚的男人,面对所爱的女人这样的举动,内心没有悸动是不可能的。

好多次都想让她成为他的,可出于尊重和空间,他愿意等一个最好的时机。

璀璨的水晶灯下,展文彦的视线被莫轻语雪白的肌肤吸引了去,因为莫轻语因为热而扯开了衣领。

“展少,水放好了。”古丽站在浴室门口,而后又有些担忧的问:“这么冷的天,用冷水给少夫人洗澡吗?感冒了怎么办?”

展文彦微蹙了下眉头,觉得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狠下心把莫轻语放进了冷水里。

放进水里之后,莫轻语不再喊热了,展文彦一直紧握着她的手,安抚道:“一会儿就好了。”

十分钟后,莫轻语身上的热息退却,展文彦将湿漉漉的她抱起,用浴巾裹着她,然后将她抱出了浴室。

站在一旁的古丽本想帮忙,可展文彦却说他亲自来,随后问了句:“林小姐怎么样了?”

“林小姐闹腾了一会儿,不过现在已经睡下了,我等下再去看看,要是醒来,我给她熬一些蜂蜜水。”古丽小心翼翼的回到,有点分不清状况了。

“古丽,麻烦你再去给少夫人熬点姜汤。”展文彦担心莫轻语会受寒。

“好。”古丽答应下来后,又善意提醒道:“展少,您抱着少夫人一起睡,她会暖和一些。”

虽然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尴尬,不过古丽觉得这是预防莫轻语感冒的绝佳办法。

展文彦认同的点了点头,冰冷的脸上多了一丝柔和。

房间里仅剩两人之后,展文彦把莫轻语身上的毛巾取下,再替她穿上毛绒的睡衣,然后紧紧的搂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展文彦搂住莫轻语的身体时,除了她身上好闻的沐浴清香外,还有一种单薄身体里流露出的柔弱感,勾起了展文彦心头的保护欲。

莫轻语醒来时,已经是次日清晨。

当她睁开眼,入眼便是一张熟悉的脸,而且还是一张英俊得面红心跳的脸。

可是……他怎么会?

“啊!”莫轻语一个尖叫,惊扰了男人的美梦。

男人幽幽的睁开眼,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厌恶,莫名其妙的看了莫轻语一眼,“你确定要用这种方式叫醒我?”

展文彦一把搂紧莫轻语,压根儿就没有要松开她的意思。

感觉两只手正强有力的搂住自己的腰,而且自己的身子还紧贴着某人,脸庞几乎被展文彦强制性的压在了他健硕的胸膛上,这种亲密的感觉,使得她心跳失去了韵律,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了。

过了许久,头顶冷幽幽的声音响起,“还记得昨晚的事情吧?”

昨晚……喝酒,林悦不见了,她头晕,然后展文彦来了……迷迷糊糊的记得一些。

“记得呢。”她弱弱的回到,立马意识到自己犯了错,急忙认错:“对不起啊,因为林悦和姜涛感情上出了问题,我就陪她一起……”

“我凌晨五点才睡的,我现在没力气生气,你最好乖乖的呆在我怀里,不然后果自负。”展文彦冷冷的警告道。

他每一个音节都咬得很重,像是真的生气了。

“你凌晨五点才睡?”莫轻语惊愕的抬起头来,使劲儿的想要往外蹭,结果被展文彦一手压在怀里,动都不能动一下。

“拜你所赐。”展文彦冷冷的说完,彻底没了耐性,威胁到:“莫轻语,我们现在的形势,不适合过多的言语挑逗,不然我会……”

莫轻语当然听得懂展文彦是什么意思,立马闭上嘴,然后埋在他怀里,像是躲过**包轰炸的小兵。

埋在展文彦怀里,莫轻语几乎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终于憋到不得不呼吸时,她难受的呼了一口气,却再一次的扰醒了展文彦。

好在展文彦没说什么,而是继续搂住她睡。

莫轻语也想乖乖的呆在他怀里,只是这个姿势真有些不习惯呢,关键是呼吸不畅快啊……

她在他怀里,像是一只不安分的小猫咪,不住地乱蹭。

展文彦彻底没了睡意,睁开眼帘,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她,“莫轻语,两千字的检讨,晚饭之前交给我。”

说完,展文彦翻了一个身,继续睡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