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试着去靠近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43 字数:3332 阅读进度:68/292

“紧张?”古丽感到奇怪,走到莫轻语旁边,不解的问:“你和展少都是夫妻了,还有什么好紧张的?”

古丽的话让莫轻语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还以为古丽明白了她在说什么,吓得紧张的问:“古丽,你……连你也看出来了?”

“看得出少夫人挺在乎展少的,如果主动迈出一步,你们之间会更加恩爱哦!”古丽认真的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她十分赞同古丽的话,可是迈出那一步,的确需要勇气呢。

她和顾城泽交往了五年,俩人按理说应该熟悉得很,可依旧亲热程度只上限到亲吻,并没有想过把自己交给对方。

半个小时之后,展文彦回来了,莫轻语很殷勤的接过包,问他有没有吃饭,没有吃饭她就去做。

展文彦愣了一下,随后回到:“刚刚有个临时会议,一直忙到现在,随便做点吃的给我吧。”

说完,展文彦便坐到了客厅里。

原来是去开会呀……莫轻语还以为他生气了呢?不过没生气岂不是更好?

她乐呵呵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去了厨房。

为了减轻莫轻语心中的负疚感,展文彦故意说是去开会,他生气不为别的,而是她那句不相熟的话。

两个人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也有两个月了,而且还是夫妻关系,她竟然说一句没有很熟悉……

莫轻语做的饭菜很合展文彦的胃口,对她的用心也不吝啬的夸赞了一句。

“谢谢展少的夸奖。”她坐在他对面,笑得嬉皮笑脸,活脱脱一个天真孩童。

古丽为了让两人相处得更融洽,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所以偌大的房子,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声音。

展文彦吃完很自觉的说要洗碗,莫轻语说什么也不乐意,立马抢过去,很有发言权的说:“虽然展家不缺钱,不过这些碗被摔了多疼啊。”

展文彦眉头微蹙,哪里会听不懂莫轻语的言外之意,没有继续坚持,而是倚在厨房门口观摩莫轻语洗碗。

知道身后有人盯着,她依旧若无旁人的做着手头事,用心起来的样子,倒有几分迷人。

难怪别人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这一刻,展文彦深有认同感。

“展太太,今晚还要分房睡吗?”莫轻语收拾完毕后,展文彦站在楼梯口问道。

莫轻语一怔,想到昨晚他替她换下了衣服,脸颊通红之间,小心翼翼的回到:“随便。”

这样的回答,代表她站在中间点,听凭展文彦的意思。

“真是个难搞的女人!”展文彦先是埋汰了一句,走到她跟前,拉起她的手,很严肃的说道:“别想太多,感情是一点一滴积攒来的。”

说完,展文彦便进了卧室。

莫轻语站在原地思考展文彦的那句话,随后跟着进了卧室。

她听见水声,便知道展文彦此时正在洗漱,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脑海里浮现出两人同床共枕的画面来。

好奇怪,她竟然会想这些……

半个小时候,展文彦从浴室出来,估计是没想到莫轻语会来到他的房间,惊愕之间,用毛巾擦拭了下湿漉漉的头发,淡定从容的问:“怎么还不睡?”

已经临近十点,这个时候她应该坐在床上看杂志,因为那会儿和展文彦很少有交流,早早的闷在房间里,让展文彦误以为她有早睡的习惯。

“呃……”她站在原地,显得有些尴尬,一时之间挪不动步子,因为某人身上穿着浴袍,健硕的胸肌若隐若现,着实卷人眼球。

“恩?”展文彦看出了她的拘谨,走过去,打量着她通红的脸蛋。

莫轻语赫然抬头,与展文彦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心弦立即被拉紧。

“你刚刚不是问我要不要分房睡吗?”她脸颊绯红的同时,硬着头皮说道:“我们现在是夫妻,如果一直分房睡,我们的感情会转淡……”

说完,她埋下头,紧张得能听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的声音。

展文彦唇角一动,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让她的视线与自己的目光相对,好看的唇线晕开一抹欢愉来,“其实一切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不管何时,我都尊重你的决定。”

莫轻语当然明白展文彦的意思,是不会强迫她做不愿意的事。

“我明白。”她点了点头,红着脸说:“我去洗漱。”

展文彦看着她着急的背影,唇角扬起一抹复杂的笑意来。

平时半小时就洗完的莫轻语,在洗完澡之后,对着镜子发了许久的呆,所以一个小时过去了,她才慢悠悠的从浴室里走出来。

展文彦准备敲门询问,担心里面的空气不好,会休克什么的……

正起身,见莫轻语穿着一身卡通毛绒睡衣走出来,发梢还滴着水。

展文彦满脸无奈的走上前去,用干毛巾为她擦了擦,再带小孩一般的拉到梳妆台前,用沉厚的声音道:“晚上洗头要把头发吹干才行,不然早上会偏头疼。”

以前莫轻语总在晚上洗头发,头发都是半干不干就入睡,早上起来的确昏沉沉的,但她从来没把这个坏习惯当回事儿,现在听展文彦这么一说,她的心头除了感到温暖外,还有种被呵护的感觉。

展文彦的手指很修长,每一下都很轻柔,那充满的温柔里是无限的疼爱。

他替她吹完头发后,指着床上的棉被,“我拿了两床被子。”

“哦。”莫轻语生硬的回了一句,然后走到床边,把两床棉被搭在了一块,旁若无人的钻进了棉被里。

展文彦见状,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了句:“要是冷的话,我把温度升高一点。”

莫轻语听后,暗骂展文彦是块木头,在商场那么勇猛无敌,在感情里,是个智障吗?

莫轻语突地一下按掉灯钮,通亮的房间里黑暗一片,瞬时安静得有些诡异。

莫轻语还在想展文彦会不会忽然发脾气,正忐忑不安时,棉被有了翻动,随之而来的是扑鼻的薄荷香气,她的心顿时一紧,双手因为紧张而抓紧被子。

展文彦睡下后,竟然一动不动。

“睡吧,晚安。”他低沉的声音在黑暗之中响起,尤为动听,让莫轻语觉得踏实。

“晚安,好梦。”她轻吟一声,然后习惯性的侧着身子,与他的方向靠近。

这样的一个举动,让展文彦以为她想要他搂着睡,随即伸出一只手,轻轻地说:“过来吧。”

“啊?”莫轻语疑惑,但还是听话的往展文彦身边挪了挪。

一个配合的举动后,莫轻语便如同一只需要保护的小猫咪一般,被展文彦搂进了怀里。

一开始,莫轻语还满心的紧张,等心渐渐安静下来,她也慢慢适应了。

一夜无梦睡到天亮,醒来时还猫在展文彦怀里,她慵懒的在他怀里蹭了蹭,等彻底醒了心神,才缓缓的睁开眼。

“早。”展文彦低沉动听的声音响起。

“早。”她羞涩的回应了一声,准备翻身下床,却被展文彦的双手箍得死死的。

她试着动弹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气力敌不过展文彦的手力,打着商量的语气问:“能不能松松手,不然等下迟到了。”

展文彦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打趣了一句:“展太太没有化妆的习惯,干嘛那么着急?”

这是在嘲笑她不爱化妆吗?

“对不住了展先生,你要是喜欢胭脂水粉,我可以送你几大盒,可我真不喜欢化妆。”她有些较真的声明道。

展文彦禁不住扬起唇角,睁开眼,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宠溺中免不了感到自豪,“我们展太太天生丽质,那需要胭脂水粉来装点俗气?”

“油嘴滑舌!”莫轻语脸上带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到。

“想要我松开你?”展文彦看着莫轻语,两人距离很近,微弱的呼吸都能感受到。

莫轻语点头,顺便提醒他,“你一向守时,等下要迟到了。”

展文彦忽然凑过半边脸,有些脸皮厚的说:“亲我一下,我就松开。”

“你要不要脸啊!”莫轻语羞赧道。

“当然要脸啦,你让松开就松开,多没面子。”展文彦故意耍起了无赖。

眼瞅着要迟到了,莫轻语只好厚着脸皮把嘴巴凑过去,如同蜻蜓点水一般,一个吻落在了展文彦的脸庞上。

本来以为这样就成了,没想到某人一只手扣在了她的后脑勺,强行的加长了这个吻的时长。

“别着急,今天可以晚一点。”过了许久,展文彦才松开她,淡然道。

“为什么?”莫轻语得到自由后,立马从床上下来,准备去衣橱里找衣服。

“今天我要去出席一个基地的修建剪彩活动,你同我一起去。”展文彦跟着起了床,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莫轻语忽然转身,看到展文彦上身什么也没穿,吓得立即尖叫,接着立马调头。

见她这么大的反应,展文彦有些莫名其妙的挑了挑眉,穿好衣服后,如同一阵风在她身边划过,冷幽幽的声音传过来,“我是你老公,至于你那么惊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