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林悦的感情风波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47 字数:3356 阅读进度:74/292

“我告诉你姜涛,你要是胆敢背着我做决定,后果你知道!”沈梅丢下这句话后就进了电梯。(品@书¥网)!

莫轻语隐隐感觉到电梯门在合上的那一刻,一道怨恨的光芒朝她射击而来。

“马上快下班了,下班后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莫轻语觉得在公司问私事不合适。

“轻语,我知道你和悦儿是好姐妹,即使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姜涛一直皱着眉头,似乎有难处。

“你电话没换吧?下班后我打电话给你。”本来满肚子气,看到姜涛一脸的内疚,她顿时发不起火来。

“我等下打给你。”姜涛说完便进了电梯。

回到办公室,莫轻语一脸的心事,见展文彦正看着自己,她挤出一抹笑,“对不起啊,擅离职守。”

“下班后我让陈帆送你回去。”展文彦表情很淡然,说完这句话后,起身把西服穿在身上,提起公文包就要离开。

莫轻语望着他,问:“晚上有事吗?”明明听见了他和莉莎的对话,她还是忍不住的多此一问。

“恩。”展文彦答应,温柔的目光落在莫轻语脸上,“忙完就回家。”

他并没有说是什么事,既然他不说,那她就不多问。

“没事,你忙吧。”正巧她晚上约了姜涛有事要谈。

展文彦走后,莫轻语刚把没做完的事情做好后,电话便响起来了。

“我马上下来。”电话是姜涛打来的,挂断便匆匆下楼。

走出展氏大楼,陈帆已经站在车旁等候,看见莫轻语的身影后,走上前去,微笑道:“少夫人,总裁让我送您回家。”

莫轻语这才想起忘了提前知会陈帆一声,很是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啊陈帆,我现在还有点事,等下自己打车回去。”

“可总裁说,让我无论如何要送您到家,而且还要向他汇报。”陈帆一脸的为难。

莫轻语不想让陈帆为难,随即道:“我等下给他打个电话,他不会怪罪你的。”

“那好。”陈帆欲言又止。

陈帆车子开走后,姜涛才姗姗走来。

“对面有家咖啡厅,我们去那里谈吧。”莫轻语指着对面的咖啡厅,说完又望了一眼情绪低落的姜涛,“你给林悦打过电话了?”

“恩,她正在赶来的路上。”姜涛的语气很低沉,脸上没了往日的笑容。

选了一个位置坐下后,莫轻语率先问道:“对林悦……已经没有感情了吗?”

她知道这个问题很冒险,但想搞清楚状况,她必须单枪直入。

“不!我依然爱她!”姜涛忽然激动起来,快速回到。

莫轻语有些意外,看着他,实为不解,“那和沈梅?”

既然爱,那为什么还要和另外一个女人纠缠不清。

“轻语,我他妈不是人,我对不起悦儿!”姜涛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辜负林悦,所以提到这一点,他感到特别痛苦。

“先别懊恼了,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比起姜涛的毛躁,莫轻语显得淡定得多。

咖啡厅里播放着轻音乐,安静的环境,竟没能安抚姜涛的情绪。

他实在没勇气坦白背叛林悦的事,在心里纠结了许久,才神情落寞的说:“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和悦儿算是走到尽头了。”

莫轻语仍旧没得知个所以然来,不过见姜涛痛苦的表情,便知道他是难以启齿。

“那你情愿林悦为你伤心流泪?”依照林悦的性格,她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用林悦的话说,死也得死个明白。莫轻语相信姜涛更了解林悦。

“如果告诉她实话,对她来说,是更大的伤害。”姜涛拧着眉,没有解释的打算。

“或许坦白,会出现转机呢?”莫轻语试着说。

刚刚说完这句话,桌旁边出现了一抹身影。

“悦儿?”姜涛吃惊的喊了一声,站起来,伸手去拉林悦的手,却被林悦厌恶的躲开了。

林悦在莫轻语身旁坐下,拉着脸,不高兴摆在明面上。

“来都来了,就心平气和的谈谈,需要我回避吗?”莫轻语轻声安抚林悦,想给两人单独相处的空间。

林悦一把拉住准备走开的莫轻语,面无表情的说:“你真的放心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莫轻语停住脚,一脸的为难,她只是觉得回避下,姜涛那些话更方便给林悦讲。

“轻语,你坐在这里吧,既然悦儿来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姜涛的目光在面对林悦时,极为的恐慌,那是犯错后的愧疚。

莫轻语只好坐下,然后起了个头,“林悦,你和姜涛走到今天实在不易,如果还爱他,就听他把心里的想法说完。”

“既然来了,我倒是想听听,那女人是有多大魅力,竟让他有勇气对我提分手!”林悦一字一句都是从齿缝溢出来的,所以每个字听起来都像是在怒火中浸泡过一样。

姜涛一脸愧容,在注视林悦许久后,终于开口,艰难道:“悦儿,这些年,你为我放弃了许多,甚至和家里人闹翻……我做了让你不可原谅的事情,我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渣男!”

林悦冷淡的视线投过去,冷呵呵的问:“是心背叛了我,还是身体背叛了我?”

姜涛愕然,表情一沉,闭着双眼,嘴唇抿得死紧,觉得羞愧于人。

莫轻语大概猜到了什么,为了不让林悦的情绪起波动,继而安抚道,“林悦,姜涛的心意已经托我转达给你,给彼此留个思考的空间,岂不更好?”

“既然来了,那就把话说明白!”林悦不听劝,直截了当的说:“你知道我林悦在爱情里,一粒沙子都容不了,更别说你的背叛!”

林悦把话说得绝对,姜涛有心挽回,恐怕也难了。

姜涛有些无奈,又觉得惭愧,沉默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满是心疼的看了林悦一眼,然后说了一句惹林悦痛心的话,“悦儿,你多保重。”

“你的言外之意是,我们要分道扬镳了?”林悦血红的眼,怒视着对面的姜涛,止不住的几声冷笑过后,“是啊,有另一个女人正等着你,你当然迫不及待的赶过去!”

说完,林悦端起桌上的咖啡,直接朝对面的姜涛泼去。

所有的话,被咖啡液给淹没。

姜涛一脸的狼狈,深褐色粘稠的咖啡液体顺着他的脸庞流下来,白色衬衣很快被浸染。

随后,林悦不解恨的说:“姜涛,你这辈子都欠我的!”说完,林悦扭头就跑出了咖啡厅。

莫轻语递了些纸巾给姜涛,然后跑出去找林悦。

好在林悦跑得并不远,莫轻语很快便赶上了她,累得气喘吁吁间,拽住林悦的胳膊,生怕她再跑掉。

林悦眼睛红红的,望着累得大喘气的莫轻语,眉头一皱,实在忍不住的抽搭起来,“轻语,你以前不是说我和姜涛是棒打不散的鸳鸯吗?为什么就散了呢!”

莫轻语抱住林悦,突然觉得安慰话说不出口,而那句曾经看好他们的话,在现在看来,实在是一种讽刺,所以林悦的心痛,同样勾起了她心里的忧伤。

“你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特可怜呐?”林悦忽然笑出声来,自说自话:“分开也挺好的,反正这颗心也坚持的累了。”

莫轻语明白林悦是笑在脸上,痛在心里。

如果可以,谁愿意以悲伤示人。

“走吧,带你去吃点东西。”约见面的时候是晚饭的点儿,莫轻语心想林悦一定没吃饭,想让她用食物化解心里的悲伤。

林悦摇摇头,强颜欢笑道:“我爸妈因为我回家,不知道多高兴呢!这会儿估计在等我回家吃饭呢!”

莫轻语见她笑得那么勉强,又不忍戳破她想收藏起悲伤的心思,只好顺着她的意思,“那好吧,我送你上车。”

“不用,司机在那等着呢。”林悦摆摆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豪车,笑着说。

看着林悦坐上车后,莫轻语才放心的离开。

心里装着林悦的事情,即使肚子饿了,也没打算要吃饭的心情。

转过一个街角,走到一间花店前,莫轻语无意识的停顿了脚步,视线被洁白的百合花给吸引住了。

十元一株,她买了十株,老板还便宜了她十元钱,这是她有史以来最豪气的一次。

闻着淡淡的百合清香,心情莫名好转,暗暗祷告,希望林悦能够快点开心起来。

打车回素景苑的路上,莫轻语才想到展文彦不在家,又情不自禁地想起展文彦和莉莎的对话……不知不觉间,心头茫生了刺,顿觉心眼都小了,脑子里竟觉得展文彦去赴了莉莎的邀约,开始禁不住的幻想他们见面后的场面。

回到素景苑,古丽刚做好了晚餐,见莫轻语回来,雀跃道:“少夫人,我刚刚把晚饭做好,您就回来了!”

现在已经七点了,古丽比平时做饭晚了一小时,莫轻语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细问,觉得纯属巧合。

见古丽高兴的模样,莫轻语跟着微笑,然后把百合花往玻璃瓶里一放,再灌上水,摆弄了一下,抑郁的心情莫名畅快,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