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离安子皓远一点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48 字数:3347 阅读进度:76/292

“把这个也带上吧。”莫轻语把咖啡递到展文彦手上,随后回到了办公桌前。

展文彦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她,冷不丁的说:“没听见陈霖的话吗?到隔壁吃早餐吧。”

“啊?”莫轻语惊讶的抬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以为展文彦所谓的二人早餐,是与别人一起吃,她哪有想到会是自己。

她没吃早饭,加上昨晚没休息好,即使是饿了,她也没多少胃口。

“走吧。”展文彦声音柔下来,伸手去牵她的手。

莫轻语有些不习惯,尴尬的笑笑,“我在家已经吃过了。”

展文彦眉头一紧,神色闪过一丝不悦,当即拆穿她的谎言,“我问过古丽,说你没吃饭就出门了。”

原来是这样啊……莫轻语惭愧的低下头。

展文彦牵着她到了隔壁的办公室,看着桌上丰富的营养早餐,她按着空空的肚子,坐下后,众里挑一般的选了一碗小米粥。

“吃这么少?”见她只喝了一碗粥,展文彦好奇的问。

他已经吃过早餐,得知她没吃早餐,才让陈霖特意准备,结果她只喝了一碗粥。

“我吃好了,我先过去了。”她站起身,一点也不会看脸色。

展文彦没有阻止她,等她走后,用严肃的声音问陈霖,“你确定早上送少夫人来上班的是安子皓?”

“的确是安先生,而且车子停靠在离展氏大厦的十米远外,似乎故意避忌什么。”陈霖小心翼翼的汇报道。

展文彦的脸色沉下去,看着桌上几乎没动过的早餐,冷淡的吩咐道:“撤下吧。”

莫轻语以为展文彦会吃很久,结果她前脚刚进办公室,展文彦后脚就进来了。

吓得趴在办公桌上的她,立马打起精神来。

展文彦坐下后,往她这边扫了一眼,淡漠的说道:“上午没什么事情,去后面休息一下吧。”

听到展文彦这么一说,莫轻语先是一怔,随后回到:“不用呢。”她笑得极其尴尬,为了精神抖擞些,喝了一大口苦丁茶。

展文彦看了她一眼,见她眉头皱得很深,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略显生气的说:“这是命令!”

四个字,吓得莫轻语立马精神了。身体坐得笔直,故意忽略掉那句话,开始埋头整理桌上的东西,结果整理完之后,实在找不到事情做了。

偷偷地瞄了眼展文彦,见他正浏览着文件,以为他已经忘了刚刚要求的那件事,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准备拿出手机打一会儿游戏,这样困意会消除吧。

“咚咚咚……”安静的氛围被敲门声打破,展文彦低沉的声音响起,“请进。”

陈霖推开门,汇报道:“总裁,安先生到了。”

安先生?莫轻语诧异的抬头,与展文彦的目光不期而遇。

“请他进来吧。”展文彦回答的时候,视线一直盯着莫轻语,唇角勾起一抹嘲弄。

莫轻语不明白这份意味,随即埋下头,心跳莫名加快。

“文彦。”安子皓的声音如同春日里的阳光,听起来使人温暖。

莫轻语抬起头,唇角挂着一丝淡笑,安子皓偏过头,发现了她,微笑着冲她点了点头。

这一幕,全部落入了展文彦眼中,眼神里晦暗不明,似乎在极力压抑某种情绪。

“子皓,还以为你挺忙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过来了。”展文彦起身,笑容淡淡,指着皮质沙发,“请坐。”

莫轻语正纠结要不要给安子皓泡杯茶,展文彦便开口了,“轻语,给子皓煮杯咖啡。”

“好。”她答应之后,感觉自己的双颊正发着滚烫。

俩人一阵简单的寒暄之后,展文彦忽然问起安子皓的感情状况,说什么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之类。

莫轻语把煮好的咖啡轻放在了安子皓面前,礼貌的说了声:“请慢用。”

安子皓止不住的笑了笑,“轻语,你有去咖啡厅工作的潜质。”

莫轻语红着脸,有意识的往展文彦那边瞟了一眼,发现他正盯着自己,一个紧张,回到:“以前在咖啡厅里做过兼职,估计是潜在的职业病犯了吧。”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因为发现说完之后场面更尴尬了。

因为展文彦的眼神此时极为犀利。

“给你自己也煮一杯吧,这样精神会好些。”展文彦的语气淡淡的,可言语里却充满了关心。

莫轻语紧张的神情算是轻松了不少,乖顺的点了点头。

办公室里,咖啡的清香味萦绕在每个角落,气氛安静又有些尴尬。

“文彦,找我过来,该不会单纯的喝咖啡吧?”安子皓回国已经三个月了,展文彦没有约见一次,今天突然邀约他过来,一定有其他事,而且还是当着莫轻语的面。

难道他发现了莫轻语就是当年的小精灵?安子皓在心里惶恐的猜想。

展文彦唇角一勾,笑意复杂,说了句令莫轻语震愕的话,“早上见你送我老婆来公司,所以让她亲手为你煮了一杯咖啡,以示感谢。”展文彦说完,唇角的笑意浓郁了几分,混着咖啡的香气,让人精神抖擞间,又感到几分寒栗。

安子皓的神情发什么了变化,但很快恢复如常,依旧宛如冬日的朝阳,暖暖的,但因为眼底的寒意,那道光芒是不带暖意的。

“文彦,这份感谢,我收下了。”安子皓浅啜了一口咖啡,举着咖啡杯朝莫轻语笑了笑,“咖啡很香甜,谢谢展太太。”

咖啡很香甜?明明很苦涩……

莫轻语一脸的震惊,嘴角蠕动,想说什么,可发现展文彦的脸色冷冷的,只好眼睁睁看着安子皓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里,陷入死寂。

莫轻语木然的站在展文彦面前,想说点什么,又觉得什么话都是多余。

“心里不好受?”突然,展文彦的声音如窗外的冷空气,带着一股刺骨的冷意,穿破了室内的寂静。

那嘲讽的语气,听起来多么薄凉。

她把茫然的目光落在展文彦脸上,那张帅气的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她声音低迷的问:“你找他过来,是因为早上他送我来上班?”

她试探性的声音很轻,恍惚觉得那声音是自发的,不是从她嘴边说出来的。

展文彦看着她,很淡定的回答:“是啊,想给他一点教训。”

“教训?”莫轻语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觉得眼前的男人有些不可理喻。

“莫轻语,你现在是在质问我吗?”展文彦连名带姓的喊她,眉头蹙在一起,眼里是深深的不耐烦。

“我有什么资格质问你?”莫轻语轻声反问,而后又自嘲的笑笑,“你有把我当你的妻子吗?我们之间有所谓的信任吗?”

昨晚他一夜不归,她心里有千百个好奇,她终是忍住了,觉得她应该要信任他,没想到他倒先问罪起她来。

“正因为我拿你当我的妻子,才会这么在意!”展文彦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颀长的身形所带来的气势,一下子将莫轻语显得渺小起来,她能感受到他那一刹那的愤怒。

莫轻语吓得往后倒退了一步,双手抵住办公桌,定过心神后,觉得自己无愧于心,眼神里是无所畏惧的镇定。

“展文彦,昨晚你和莉莎在一起的时候,可有理解过我的心情!”莫轻语望着他,把心里的感受告诉他,“当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时,你却阴晴不定的对待我,每次我都小心翼翼的围着你转,可当我和安子皓一起吃顿饭,说句话后,你整个人就性情大变,你怎么如此小气?”

如果不是安子皓特意交代,她完全可以告诉展文彦,她和安子皓在十年前就认识,可告诉了又怎么样,凭他对安子皓的反感程度,他指不定会恨屋及乌的排斥她呢。

展文彦的眼神阴暗下去,深邃得如同一个黑洞。他身子倚过来,双手张开,扣住大理石筑成的办公桌,一并将莫轻语揽进双臂中,让她没有丝毫逃脱的机会,一双鹰一般锐利的眸子直至的盯着莫轻语惊愕的脸庞,单手捏住她的下巴,冷淡的问道:“因为一个安子皓,你竟说我小气?”

眼前的男人带着一股冷傲的气息,语气里的愤怒更是让莫轻语觉得陌生无比。

她挣扎了几下,展文彦手上的力道就加重几分。

“难道不是吗?”莫轻语迎着他冰冷的视线,无所畏惧的反问。

其实她表面越镇定,她的心就越乱。

她明知道展文彦正在气头上,她还要故意激怒他。

“好,那我展文彦就做一次小气的男人!”说完,展文彦松掉捏住莫轻语下巴的手,改为撕裂她的衣服。

因为办公室里开了暖气,所以莫轻语脱掉了外套,里面只穿了一件设计简约的衬衫,听到衣服破碎的声音,她吓得一把推开展文彦,然后扯着嗓子吼道:“展文彦,你疯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这还是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吗?

展文彦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后看着莫轻语凌乱的衣衫,歉意在眼底闪过,但嘴上依旧说着强势的话,“离安子皓远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