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展文彦酒吧买醉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49 字数:3335 阅读进度:77/292

莫轻语的情绪久久不能平复,直到宽敞的办公室仅剩她一人后,她才疲软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脑袋里回旋的是展文彦最后的那一句话。()

因为安子皓,他竟然……莫轻语越想越觉得委屈,眼泪一颗颗的坠下,滴在手背上,痛到心底处。

一整天的时间,莫轻语都在办公室度过,吃饭的时候陈霖来叫过她,她借故说叫了外卖,因为前一晚没睡好,整个下午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尽了。

她摸索到了手机,发现此时已经晚上七点了,有两个未接电话,是古丽打来的。

她把办公室的灯打开,茫顾四周,忽然不知道要不要回素景苑,可不回去,她又能去哪儿呢?

林悦因为和姜涛分手,整天待在林家别墅,不愿见任何人……回莫家,岂不是让车淼看笑话。

此时的展氏格外冷清,莫轻语走出展氏大楼后,因为想不到去哪儿,一直沿着林荫道走,看着四处闪烁的霓虹,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沉重感。

展文彦这次是真生气了吧?连个电话都没有打来。落寞的感觉过后,她又忍不住嘲弄自己一句:你明明没错,干嘛要懊恼呢?

刚走不多时,手机便震动起来,一见是陌生号码,随即挂断。

因为衬衫被展文彦撕烂了,她紧了紧身上的外套,依旧觉得冷空气难抵御。

手机再一次响起,是一条陌生短信,内容上写到:嫂子,我是佳丽,堂哥在星月酒吧喝醉了,一直念叨你,快过来!

握住手机,莫轻语一只手抖个不停,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寒冷,还是因为出于对展文彦的关心。

她站在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直接赶往星月酒吧。

到了星月酒吧,莫轻语的记忆不自觉的拉回到了三个月前,刚失恋的她企图在这里买醉,被素昧平生的展文彦带回了家。

星月酒吧依旧热闹非凡,美女帅哥聚集地,每个人都在纵情的欢愉着,唯独莫轻语一脸愁容,正四周搜寻时,展佳丽已经向她招手,“嫂子,在这儿呢!”

莫轻语走过去,发现了展佳丽身后的展文彦,他正趴在吧台上,嘴里念念有词。

酒吧过于嘈杂,她听不清展文彦念叨的是什么,不过听展佳丽说,展文彦喝了不少酒,一直念着她的名字……

“嫂子,堂哥的车就在门口,你送他回去吧,我还得回去熟悉台本呢。”

“好。”即使心里有很多疑问,但当务之急是把喝醉的展文彦带出酒吧。

在侍应生的帮助下,莫轻语把酒醉的展文彦扛进了车里。

“轻语……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下莫轻语能听清了,她准备开车的手随之一顿,特意往后看了一眼,见展文彦醉倒在后座上,心里忽然说不出的心疼。

干嘛要喝这么多酒!

抵达素景苑门口,莫轻语变换了好几个姿势,依旧把展文彦抬不动,无奈之下只好让古丽出来帮忙。

兴许是展文彦清醒了些,竟很配合的走进了别墅。

莫轻语担心他摔倒,一路扶着他,直到将他扶到床上,她整个人的情绪才放松了。

古丽在厨房里煮醒酒茶,莫轻语用热毛巾给他擦了擦脸,然后把他的外套脱下,浓浓的酒气才得以消减。

古丽煮好了醒酒茶,端到床前来,递给莫轻语的时候,说了句:“展少让我把晚饭做好,还说做几道您喜欢吃的菜。”

莫轻语一怔,看着床上因为酒醉而熟睡的男人,越发不了解这个男人了。

在办公室里因为安子皓和她大吵大闹,吵完后又做出关心她的举动,让本就心软的她很难再生他的气。

担心半夜展文彦会因为喝了酒而睡不安稳,莫轻语一直在床边照料着,一直到天亮,她才趴在床边睡着了。

展文彦醒来的时候,抚了抚有些疼痛的额头,睁开眼,看了眼四周,熟悉的一切让他心里有了一丝安慰,再看看床边,发现莫轻语后,他的目光一怔,随即坐了起来。

记起昨天在办公室对莫轻语的态度,他有些愧疚的看着她,起身下床,把她抱了起来,然后轻放在床上。

端详着莫轻语安静的睡颜,展文彦久久挪不开眼睛,心里除了道歉的声音,再无其他。

莫轻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吃中饭的点儿,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而且展文彦不见了,她紧张的下床,正准备去楼下看看,却发现卧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发现她醒来,正用惊愕的眼神看着她。

想起他发脾气的样子,莫轻语心里难免有些害怕。

她站住脚,安静的看着他。

展文彦起身,淡淡的神情里多了份温和,“饿了吗?古丽已经做好了午饭。”

她挠了挠后颈,有些尴尬的回到:“我先洗漱下。”

原本想问他酒醒了没,胃有没有不舒服,不过见他一直看着自己,莫轻语感到不自在,转身就走向了洗手间。

两人的距离一会儿很近,一会儿又远得很陌生。

在远近之前徘徊,两人的感情关系一下子扑朔迷离起来。

吃饭间,展文彦不停地往莫轻语碗里夹菜,莫轻语没说什么,埋头一个劲儿地吃饭,一顿饭下来,两人没有任何交流。

因为是周五,不用去上班,展文彦说要带莫轻语去一个地方,征求莫轻语的同意。

虽然心里因为昨天发生的那件事有些委屈,不过展文彦对她的态度俨然比昨天好多了。

莫轻语换了自己平时穿的衣服,上身是呢子大衣,下身牛仔裤搭配,脚下是一双休闲鞋,因为身材苗条,看上去随意又很邻家小女生。

展文彦身着简单又不失贵气的休闲服,两人无意中的搭配,看上去显得很是登对。

出发前,展文彦如往常一样,替莫轻语系上安全带,当他身体俯下来的那一刻,熟悉的薄荷香味在她的鼻尖缭绕,浸染了她整个身体般的令她心驰神往。

即使到了下午,天空依旧是灰蒙蒙一片,一副要下雨的景象。

展文彦开着车,几乎出了闹市区,在半个小时的车程后,车子在山坡下停下,展文彦指着远处的山坡,对莫轻语说:“大概要走二十分钟,我背你吧?”

莫轻语望了望一弯碧绿的山坡,不情愿的摇了摇头,“我自己能走呢。”

她不知不觉的露出了一抹微笑,让尴尬的气氛有了一丝缓和。

展文彦见她笑了,歉疚的心也跟着明朗了几许。

虽然看上去很远,不过石阶一直延伸到山坡尽头,走完石阶,应该就能到达展文彦所指的地方了。

爬到半中央的时候,莫轻语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展文彦停住脚,伸手牵过她的手,把提前备好的热水递给她,“喝点吧。”

莫轻语本想挣脱展文彦的手去握水杯,结果被展文彦握得紧紧的,好像故意戏弄她一般,“先笑一笑。”

“喝口水都要卖笑吗?”莫轻语瞪着大眼珠子,故意装作没听懂,一把甩开展文彦的手,霸道的夺过水杯。

其实她明白展文彦的意思,拉不下脸道歉,只好用这种方式来化解尴尬。

其实某些人昨晚酒醉后就向她道过谦了,这个傲娇的男人,怎么会轻易说对不起。

莫轻语在夺过水杯的那一刻,唇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弧度来,喝完水之后,把水杯递给展文彦,“不嫌脏的话,喝了吧。”

展文彦接过水杯,二话不说的喝了起来。

莫轻语惊奇的瞪大了眼睛,诧异的问:“你不是有洁癖吗?”虽然基地那种地方他会去,不过个人的用品十分讲究,没想到这会儿一点也不在意。

展文彦没搭理她,指着剩下的石阶,提议道:“我牵着你走吧。”

虽然不明白展文彦为什么会带她来这里,但已经上来了,不可能半途而废吧,再说,有他陪着,她一点也不觉得累。

虽然知道这种想法有点没志气,不过她心里的感受她还是要承认。

盯着展文彦修长白皙的手,她迟疑了一下,还是伸过了手。

当手被大掌包裹住,那一刻心如琴弦被撩动,幸福的小心脏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

终于爬到了山顶,莫轻语看着绿油油的四周,顿时觉得视野清明,即便山顶的冷空气让人呼吸变稀薄。

“跟我来。”展文彦牵着莫轻语往前走了几步,最后在一块墓碑前站定了脚步。

墓碑上没有任何文字,只有一张灰白照片,带着温婉的笑容,细看下去,和展文彦有些相像。

“妈,这就是我昨天向您提及的儿媳妇,答应您下次带给您瞧瞧,这不,给您带过来了。”展文彦站在墓碑前,含笑道。

她没听错吧,墓碑上的女人是展文彦的母亲,那孟萍呢?

她思绪一下子凌乱起来,可眼下根本不是走神的时候,她怀着敬重的心情,朝墓碑上的美丽女人作三个揖,心里呢喃了一声妈妈。

“妈,您放心吧,我和轻语会好好的走下去。”展文彦牵起莫轻语的手,对着墓碑上的美丽女人许诺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