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依旧得不到认可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50 字数:3300 阅读进度:78/292

这么真挚的言语,远比在教堂里,向神父宣读的结婚誓词还要打动人心。

下山时,展文彦向莫轻语解释了前晚下班后的一切行踪。

下班后,他便准备了祭祀用品和鲜花到了这里,莉莎因为知道前天是孟欣的忌日,所以才提出陪展文彦一起过来祭拜,当时他之所以没有反对,是不想莉莎就着这件事呆在办公室不走,不过下班后,他根本就没答应让莉莎一起前往。

所以莉莎那些话,全然是为了激发莫轻语心头的醋意,好引发展文彦与莫轻语之间的争吵。

“莫轻语,以后请你动动脑子。”两人坐上车后,展文彦伸手抚了抚莫轻语的头,宠溺的提醒道。

“事不过三嘛。”她承认自己耳根子软,莉莎说什么她就信,已经上了两次当了。

“不过得感谢她,不然我怎么会发觉我老婆那么在意我呢。”展文彦有些美滋滋的说,昨天出现的阴霾,此时已经烟消云散。

“展文彦,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趁他心情晴好的时候,她还是把想说的话给说了吧。

“看在你昨晚把我从酒吧接回家的份上,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展文彦似乎知道莫轻语接下来要说什么,十分爽快的答应。

莫轻语知道在展文彦面前,安子皓那个名字是禁忌,但如果不说清楚,恐怕日后还会因为安子皓而发生争吵。

“我和安先生是正当的朋友关系,并非你想的那样。”她希望展文彦以后不要再因为误会而对她发脾气,这样很伤她的心。

莫轻语眉眼沉了沉,知道昨晚自己的情绪有些过激,抱歉的说道:“我不应该因为心里耿耿于怀的情绪而迁怒于你,以后我会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其实我也有错啦,我当时不该还嘴的……”她适时认错。

“还有一点,我对莉莎只是一种亏欠,毕竟我妈……就是孟萍,她当年做了一件对莉莎很伤害的行为,我对她有亏欠。”所以他才破例让莉莎进了展氏。

“我知道。”莫轻语的笑容忽然变得明媚起来,自信洋洋的说:“因为你心里只有我啊!”

展文彦瞅着她灿烂的笑容,心里忽然轻松许多,不过还是忍不住埋汰一句,“有这么笨的老婆,不想记起都难。”

“我这是大智若愚,再说了,某些人前几天还夸我聪明呢!”说她笨的是展文彦,夸她聪明的也是展文彦,她觉得一点都不吃亏。

总算是和好如初了,即便是雾蒙蒙的天气,莫轻语依旧觉得心中光芒万丈。

忽然之间,莫轻语觉得自己经历的遭遇和展文彦有些相像,他们都曾经历丧母之痛,孟萍是他母亲孟欣的妹妹,自从她母亲过世后,孟萍就交给了展振霆,他在展振霆的要求下,由姨妈这个称呼改成了“妈”,但展文彦更多的时候都回避那个称呼,时间久了,孟萍也不在乎了。

“所以你急急忙忙找个人结婚,是受不了你姨妈的催促?”坐在车里,莫轻语打开了话匣子,不停的问。

展文彦很有耐心的一一作答,“有一半的因素吧。”

“好吧,果然我成了炮火。”想到孟萍对她厌恶的程度,她便明白自己的出现打乱了孟萍的计划。

“之前的确是炮火,不过咱俩现在同一条战线。”展文彦唇边挂着笑,一脸的如释负重。

“其实你爸爸挺好的。”莫轻语不想提展文彦不开心的话题,转而提起展振霆。

没想到他浓眉一蹙,说了句费解的话,“现在老了,折腾不动了,当然挺好。”

莫轻语哑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良久才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珍惜当下。”

本是一句安慰人的话,却引来展文彦深深的凝视。

“干嘛这么看着我?”每每展文彦这样注视着她,她都有些招架不住,一张小脸儿红彤彤的不说,还羞涩的不敢直视。

“因为你说得很对。”展文彦挪过目光,认真的开着车,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周末不用上班,莫轻语自然睡得个自然醒,展文彦细心的关掉了她的闹钟,所以醒来后,他已经拿着一份报纸,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品咖啡了。

莫轻语凝视着沙发上的男人,呆怔的问了声早安,然后便去洗漱了。

完了之后,卧室里已经没了展文彦的踪影,害得她以为刚刚是没睡醒看花了眼呢。

下楼后,某人招呼她过去吃早餐,说等下要回展宅一趟,因为上次元旦没有回去,孟萍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今天有空,索性就回去一趟。

莫轻语心上心下的,不过面上还是笑得自在,嘴上说应该回去探望下二老。

毕竟展文彦在元旦的时候陪她回了趟莫家。

她知道这种斤斤计较的方式来衡量有些欠妥,不过回展宅对她来讲是一种压力,不用细想,便知道孟萍会对她是什么态度。

“别皱眉,不是有我在吗?”展文彦把牛奶递给她,淡淡的说。

莫轻语嘟着嘴回到:“你在旁帮我更加不妥,你姨妈是爱子心切,情有可原,既然我是展家的儿媳妇,努力得到认可才对。”

展文彦挑了挑眉,大概觉得莫轻语说的有道理,伸出大拇指,盖章一般的在莫轻语额上按了下,鼓励道:“能打动我展文彦的女人,还有什么感化不了的?”

他笑得极为得意,莫轻语却看得心虚。

在去往的路上,展文彦提醒她,假装不知道孟萍是他姨妈的这一重身份,不然疑心重的孟萍会无中生事。

到达展宅,一如既往的陌生感,四周充斥着一股豪华气派,莫轻语无暇去观赏,像一只无头苍蝇,任由展文彦牵着进了宅子。

因为是临时做决定,来时展文彦没和展家人打招呼,突然的出现,倒给了展振霆一份惊喜。

今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展振霆坐在临窗的位子翻看书籍,膝盖上搭了一张毛绒毯子,鼻梁上戴着老视眼镜,进门的那一刻,莫轻语觉得这副景象特别安详,让人舍不得打破这份宁静。

“老爷,展少和少夫人回来啦。”方管家的声音里透着一份喜悦劲儿,打破了眼前的静默。

展振霆抬起头来,看了眼站在门口的莫轻语和展文彦,取下眼镜,慈和的笑容挂在嘴边,“文彦,轻语,你们来啦。”

因为展振霆行动不便,所以常年坐在轮椅上,见他的手把扶着轮椅,莫轻语快速的走过去,笑着喊道:“爸,上次元旦节没过来看您,正好今天周末有空,我和文彦过来看望下您。”

这个举动在展文彦看来,极为贴心,看着莫轻语的目光时,眼神里充满了赞许。

“好孩子。”展振霆笑得合不拢嘴,对方管家吩咐道:“今天的午餐做些轻语和文彦喜欢吃的菜。”

“爸,不用这么麻烦。”展文彦原本没打算留下吃午饭,担心孟萍又会说那些不中听的话,影响莫轻语的心情。

“要不这样吧,你陪爸聊会儿天,午饭我来做。”莫轻语心想,既然过来了,陪老人吃一顿饭是应当的。

展文彦显然很诧异,留下来吃饭他没意见,不过担心莫轻语听到孟萍那些刁钻的话心头会难受,所以才拒绝留在展宅用餐。

也难怪展文彦会诧异,莫轻语记得她第一次来展宅时,很担心展文彦会留下来吃顿饭,听见孟萍的声音都惶恐不安。

“轻语还会做饭呀?那我得好好尝尝。”展振霆笑容间,眼神里布满期待。

“不仅会做饭,而且还做得特别好吃。”展文彦跟着接话,赞许的眼神在莫轻语身上游移。

莫轻语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谦虚道:“只会做一些家常小菜。”

一直没瞧见孟萍,展振霆聊天中也没有提到,展文彦也没有问,十一点的时候,莫轻语便进了厨房,有佣人打下手,她只需炒菜,几道菜做好后,正好到午饭的点,她和佣人把菜布上桌之后,听见了孟萍尖锐的声音,“哟,今天这么丰盛呢!”

孟萍把手上的包扔给佣人,在发现莫轻语后,脸色瞬间黑下去,一声冷哼后,把披肩拿下,踩着高跟鞋就上了楼。

明显的不待见,不过莫轻语已经见怪不怪了。

展文彦父子正好下楼,在楼梯口上,展振霆喊孟萍,“午饭好了。”

孟萍装作没听见,说了一句酸溜溜的话,“今天是你们一家子的家庭聚会,有我在,多扫兴!”

“在孩子面前,别胡说八道!”展振霆有些生气的斥责孟萍。

孟萍适时的闭了嘴,扫了展文彦一眼,“文彦,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哪好意思让外人进厨房。”

孟萍因为心气不顺,故意想给莫轻语难堪。

展文彦一点也不恼怒,很平静的回到:“轻语不是外人,她是展家的儿媳妇。”

孟萍脸色一骇,跟着嘲笑起来,“呵呵,上一次还说展家认不认可这个儿媳妇无所谓来着,这一次竟然名正言顺的说她是展家儿媳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