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谁没有个前任啊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8:53 字数:3304 阅读进度:83/292

这话呛得顾城泽无话可说,尴尬的摸了摸鼻梁,偷瞄了莫轻语一眼后,又问:“轻语,我们以前租的那间房子,还需要续租吗?”

莫轻语剥橘子的手当即一顿,不解的看着顾城泽,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提起以前的事情,而且在租房子前面加了我们二字。(品#书¥网)!

莫轻语下意识的看了展文彦一眼,发现他面若无常的品着茶,当发现莫轻语注视的目光时,他微微一笑,道:“我去你卧室休息一下,你们慢慢聊。”

“啊?”莫轻语没想到展文彦竟然站起来离坐了,心里忐忑,猜想他是不是生气了。

“我的言外之意是,当初压了两千块的租金,房东有没有退给你?”展文彦走后,顾城泽小声翼翼的问,目光不安定的四下乱瞟。

莫轻语脸色一沉,没想到顾城泽是为了那两千块的押金,她在心里冷呵呵一声,不过这样也好,最好两不相欠,免得日后生枝节。

“把你支付宝的账号给我,我等下回家转给你。”莫轻语二话不说,直截了当的回复。

顾城泽眉眼闪了下,眉头皱巴巴的,轻声细语的恳求道:“轻语,最近手头有点紧,你能不能先借我一点钱?”

看到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如今为了钱,竟毫无脾气的伸手向她借钱。

莫轻语垮下脸,丝毫不给面子的回绝:“对不起顾先生,帮你不在我的范围之内。”说她小心眼也好,她实在不想和顾城泽再扯上关系,因为面对莫雅丽那种不讲道理的女人,她真的有些伤脑筋。

“轻语,做不成情侣,咱们也至少是一家人啊?”顾城泽双眉拧在一块,依旧是恳求的语气。

莫轻语冷漠的看着他,双唇抿得死死的,一脸的不为所动。

或许在顾城泽眼里,莫轻语心肠软,不管他曾经有多么的对不起她,她依然会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帮他一把,却没想到今日她表现出如此冷漠的态度。

“呵呵,真是换了个身份,贫富差距就出来了啊。”顾城泽收起恳求的表情,冷笑两声后,整个身子悠闲的躺在沙发上,用不屑一顾的眼神盯着莫轻语。

果真是物以类聚啊,顾城泽以前从不会斜眼看人,和莫雅丽在一起之后,倒学会了这个毛病。

她举着被子喝茶,忽略他的冷嘲热讽。

莫雅丽这会儿在睡午觉,所以顾城泽才敢跑来客厅找她说话,却没想到车淼这时下楼,见客厅里就他们两人,疾步走上前来,指着顾城泽的脸质问:“你不回房间陪雅丽,坐客厅干什么!”

这风风火火的走过来,语气尖利得可以震动这栋楼了,所以这句话成功的引起了房间里的人的注意。

展文彦率先走到客厅,莫雅丽随后,莫海清慢吞吞从楼上下来,一下子,全部人都凑齐了。

除了展文彦和莫海清外,车淼母女用不善的眼神盯着她,似乎在酝酿某种不好的情绪。

“老婆,你醒了?”顾城泽起身,准备伸手去扶莫雅丽,却被莫雅丽一把推开。

“顾城泽,我就说你怎么半天不进来,结果是找你前女友叙旧来了!”莫雅丽冲顾城泽气愤的吼道。

“莫雅丽,请你注意你的言辞!”莫轻语气不过,还击道。

她就知道莫雅丽会借机生事,没想到被她说的那么难听。

“莫轻语,我知道我和阿泽哥在一起,你一直心怀不满,所以想趁机间离我们夫妻关系!”莫雅丽没完没了了。

莫轻语顿时觉得和莫雅丽是说不通道理的,解释无济于事,她只好冷冷地说:“如果你信任你的老公,根本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不过你的担心并不多余,因为有劈腿的前车之鉴嘛。”

车淼正想开口,却被莫轻语这句话噎的死死的。

以前莫轻语再怎么受欺负,她都会忍着不吭声,没想到今天针对一句,还击一句,而且每一句都戳到了母女俩的痛楚。

展文彦之所以没吭声,是觉得这种情况莫轻语能够妥善处理,当那句话一出,他不动声色的面目上,浮现了一缕微笑,似乎对莫轻语的回答很满意。

“轻语,刚刚林悦打电话来,说等下到素景苑吃你亲手做的饭,我自作主张的答应了。”展文彦一把牵过莫轻语的手,旁若无人的说道。

莫轻语哪里听不懂展文彦的意思,正巧她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点头答应后,对表情难堪的莫海清笑道:“爸,正月里每天都是年,等我空了再来看您,我和文彦先回去了。”

莫海清也不想莫轻语尴尬的呆在这里,只好随了他们的意思,一路把他们送到了门口,等车子开到看不见的地方,他才依依不舍的回了屋。

莫轻语看着后视镜渐渐消失的人影,眼睛一酸,心头堵塞得想掉眼泪。

展文彦捕捉到她的情绪,立马停下车来,安抚她,“这些年你也习惯了,别往心里去。”

她哪是在乎车淼母女的话,是看到莫海清的背影,心里有些难受。

刘静去世后,他算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虽然那时候对他恨之入骨,可现在见他身体抱恙,心里除了心疼就是内疚。

“我没事呢,幸好刚刚有你帮我解围。”莫轻语耸耸鼻子,试图赶跑难过的情绪。

“傻瓜,这是身为丈夫应该的。”其实他最见不到莫轻语受委屈,刚刚的情形,让他了解到莫轻语这些年在莫家是什么地位。

如果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那他的确很逊色。

“对了,刚刚你为什么要回避?”莫轻语担心他生气,遂问。

“因为我相信你。”展文彦淡淡的说。

莫轻语面露微笑,刚还潮湿的眼神里,现在只剩下明朗。

还以为展文彦说林悦到素景苑是离开莫家的借口,没想到他们刚回素景苑不多时,林悦就到了。

林悦身穿一身大红色斗篷外套,下身陪黑色短裙,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甜美俏皮。

“轻语,嫁个有钱人就是方便啊,展文彦派专车到林家接我,我爸一问情况,我一说展氏,他乐得不行,还让你去我们家玩呢!”林悦一上来就乐不可支的说。

莫轻语一边笑着,一边给她泡茶,整个安静的别墅,因为她的到来,增添了不少热闹。

见林悦的气色好了许多,莫轻语打心眼里开心,尽可能的避过有关姜涛的话题,只问过年怎么过的,吃了哪些好吃的。

这种聊天的感觉,让莫轻语顿觉回到了上大学的时候。

展文彦为了给她俩留聊天的空间,在和林悦打了招呼就去了书房,所以林悦小声在莫轻语耳边念叨,“轻语,这世上真的找不到像展文彦这样的好男人了。”

自己的老公得到夸奖,她也感觉无限光荣,但仍旧谦虚的说:“你只是觉得他外表出众吧。”

一开始她适应不了展文彦多变的情绪,但长时间的相处,发现他冷漠的一面只留给不相熟的人,等熟悉后,他那个人还是挺好相处的。

“轻语,我昨天去相亲了。”林悦收起八卦的腔调,一本正经的说。

“昨天不是大年三十吗?”哪有大过年就相亲的。

“你以为我乐意啊,林家和商家是世交,昨天尚伯伯们一家突然造访,还见到了传说中的商家大少爷……”林悦嘟着嘴,脸上没有不高兴的影子,反而在提到商家大少爷时,面庞上增添了一抹红晕。

“见面之后呢?”莫轻语好奇的看着林悦,真希望她能够走出姜涛带给她的伤痛,能够重新一段新感情。

“虽然他小我一岁,不过思想蛮成熟,言谈举止得体,对他的印象还不错。”林悦羞答答的回答,脸颊更红了。

“这么说来,有发展空间了?”莫轻语比林悦的反应还激动,握住林悦的双手,叮嘱道:“如果印象不错,可以试着交往一段时间,指不定他就是你的真命天子呢!”

林悦嘟了嘟嘴,思忖了下,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不走出来,怎么能遇见更美的风景呢。”

莫轻语不说话了,只是握住林悦的手,轻轻的拍了两下。

午饭的点儿,莫轻语倒厨房做饭,林悦在一旁边看边偷吃,等饭菜做好了,莫轻语跑上楼去叫展文彦。

书房的门半开着,莫轻语礼貌的敲了下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忍不住好奇的往里偷瞄了一眼,发现展文彦正匆促的收东西,即使距离得远,莫轻语依旧能看到那些是信封。

这种情形,莫轻语无意中撞到过三次。

她故意装作没看见,喊道:“文彦,吃午饭了。”

展文彦起身,走到莫轻语面前,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轻声的说道:“辛苦了。”

莫轻语害羞的摇了摇头,虽然很想沉溺在他宽厚的怀抱里,但让林悦一个人在楼下等着不好,所以接着道:“走吧,饭菜都端上桌了。”

“轻语,你的厨艺太棒了!”林悦边吃边夸赞,顺便还附带一句:“文彦,你娶了轻语,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