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各怀鬼胎的一家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9:16 字数:3300 阅读进度:113/292

对于顾城泽的寒暄,莫轻语没吭声,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冷眼扫了下顾城泽的着装,心里纳闷,他不是最讨厌有花色的衣服吗?今天怎么穿起了有花色的衬衣。(品#书¥网)!

大概是感觉到了莫轻语目光里的怪异,顾城泽有些不好意思的扯了扯身上的衣服,一脸嫌弃的显摆道:“这件衣服是今年流行的款式,价格还有些贵,是雅丽亲手为我挑选的,所以作为丈夫,我不能辜负老婆的一番心意。”

莫轻语唇角扯了扯,并不介意顾城泽秀恩爱,只是心里纳闷顾城泽叫她过来的用意。

“老婆亲自为你挑选衣服,你一定要身在福中知福。”莫轻语若有似无的笑笑。

顾城泽脸上的笑容僵僵的,在莫轻语身旁小声提醒道:“等下雅丽妈妈说那些难听的话,你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好。”

今天的顾城泽好心到让莫轻语有些莫名其妙,她面色冷清,心里禁不住一声冷哼。

走到莫家客厅,莫轻语瞧见车淼一脸笑意盈盈,比任何时候都显得热情的招呼她:“轻语啊,听说你要回家,阿姨今天亲自下厨,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

面对这样的热情,莫轻语心里便猜到了八-九分,看来这次回莫家,她有什么利用价值吧。

以往别说笑逐颜开了,车淼母女不是用鼻子瞪她,就是一阵酸言酸语,这会儿卯足了热情对待她,让她心里到底有些惶惶不安。

不过莫轻语面色淡然,冷淡的视线在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车淼身上回旋,一副看好戏的安然表情。

“是轻语回来了吗?”楼梯间传出莫海清沙哑的声音,那语气里是难掩的激动。

从他们惊愕的语气中,莫轻语忍不住冷笑,活似她有八年十年没回过家似的,而且还是一向不待见自己的家。

到底是自己的父亲,莫轻语抬眸,望着徐徐走来的莫海清,脸上挤出一抹干瘪的笑。

发现当着车淼的面微笑是一件难以办到的事情,她不喜欢伪装自己的情绪,在车淼面前,她的任何情绪都是摆在脸上,向着她的表情也永远都是无声的冷淡。

比起车淼见着她就一副恨不得要把她吃下去的表情,她那副面无神色的样子要好许多。

“人都到齐了,咱们开饭吧。”顾城泽迫不及待地催促。

当下这个点儿根本不是饭点,顶多是刚吃完早餐的点儿,不过莫轻语没吭声,想多观察一会儿,暗中了解下顾城泽打电话的用意。

三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心思,顾城泽和车淼的心思从难得一见的热情度便能看出,只是莫海清,笑意之间一脸的心事重重。

“海清,再等等雅丽吧,她马上就到了。”车淼脸上维持着温柔的笑,征求莫海清意见的同时,又打量了下莫轻语,“轻语,你不介意再等等吧?”

这样的客气可真让莫轻语倒胃口,她眨了眨眼皮子,语气冷淡的说了句随便。

她并没有久待的意思,只是一进门之于他们的热情,一时半会儿缓不过神来。

因为顾城泽在电话那头催得紧,还说莫海清气出了病,她急得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这会儿见莫海清安然无恙,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在几个人等待的时候,她冷冷的出声,“既然我爸没事,我先回去了。”

她是莫家人,可这个家从刘静去世后,很难再亲近。呆着的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车淼神色闪过一丝紧张,立马朝莫海清使了个眼色。

“轻语,陪爸爸吃顿饭再回去,爸有话要对你说。”莫海清皱着眉头,着急的挽留道。

也许是那一份难断的血缘关系,莫海清一开口,她的心一下子软了,想坚持自己的想法,却开不了口。

“爸妈,雅丽回来了,我去接她。”顾城泽笑容满面的说。

“快去吧!”车淼答应,转而又朝莫轻语笑道,“这俩孩子,天天见面都这么恩爱,真是难得!”

大概是平时炫耀惯了,车淼在一个不经意间就笑出了声,不过在莫海清一眼的瞪视之后,她才有所收敛。

“天呐,这肚子越来越大,没走几步就累得气喘吁吁。”莫雅丽一来,尖利的声音遍布了房间的每个角落。

莫轻语随之看过去,看着她隆起的腹部,禁不住想,再过几个月,她的腹部也是这样吧。

想着想着,唇边止不住露出一抹喜悦来,恰好这一抹笑是向着莫雅丽,使得莫雅丽误以为莫轻语是在向她示好。

“轻语,你来啦。”莫雅丽友好的走过去,牵起她的手,带着刚赶路过来的微喘,“阿泽哥说孕妇得多走动,所以他们坐车过来,我一个人走路来了,我厉害吧。”

听到莫雅丽邀功的语气,莫轻语付之一笑,视线落在她隆起的腹部上,笑道:“再过两个月,宝宝就出生了,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是啊是啊,等宝宝出生后,我就做个甩手掌柜,让阿泽哥一个人照看宝宝。”莫雅丽起劲的附和着,说完还不忘朝顾城泽挤眉弄眼。

难得莫雅丽给出友好的一面,莫轻语也不去深究那份友好是真是假,只觉得怀孕之后的莫雅丽身上多了些韵味。

“好啦好啦,你俩姐妹要是继续说下去,到明天也说不完,我们先吃饭吧,不然饭菜都凉了。”车淼在旁边微笑着提醒。

莫轻语脸上挤出一抹笑,心里的感觉怪怪的。

如果最初就这样,她心里的隔膜是不是早就消除?

车淼做了满桌子菜,菜肴丰盛,菜色养眼,看上去很有食欲的样子。

莫轻语从未品尝过车淼做的菜,即使刘静去世不久,她们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她也没有品尝到,每餐饭都是刘阿姨做的,加上车淼一整天都在外面打麻将,逛街什么,晚上回来时已经过了饭点,即使有碰头的时候,车淼给予她的不外乎是一顿冷嘲热讽,甚至是言词侮辱。

“轻语,你的魅力可真大,我妈从不下厨的。”莫雅丽看着满当当的一桌子菜,忍不住抱怨一句。

“是啊,连我这个做老公的都没机会品尝……”莫海清傻眼般的看着桌子上的菜,附和着一声怨气。

“我就更不用说啦……”顾城泽尴尬的笑了笑。

车淼被他们说的不好意思,结结巴巴的说了句:“你们……你们快吃吧!”

听完这些话,莫轻语的心如同被海浪袭击,搅得不得安宁。

“来,我们一起举杯敬轻语一杯,谢谢她能够回家。”莫海清起了个头,把桌上的红酒杯端起,一脸慈和的笑着。

莫轻语满面局促,看了眼高脚杯中明艳艳的红酒,下意识的告诉自己不能沾酒,她现在可是孕妇。

对桌的三人,除了莫雅丽举着一杯牛奶,顾城泽和车淼在莫海清的鼓动下,立马举起红酒杯,两人朝着莫轻语微笑着,眼神里是一片期待。

他们在等她的回应,莫轻语朝桌上扫了一遍,指着桌上的牛奶杯说道:“我下午还得上班,不能沾酒,我喝牛奶吧。”

“无酒不成席,今天高兴,你可以少喝一点,爸知道你很能喝哦。”莫海清不允,慈笑道。

“爸,我真的不能喝。”为了肚子里的宝宝,无论怎样都不能碰酒。

“既然轻语要喝牛奶,那咱们就答应吧。”顾城泽说了一句解围的话,这让莫轻语感到意外,下意识朝莫雅丽看了一眼,见她脸色发生了微微变化,兴许是感觉到莫轻语正看着她,立马挤出一缕笑,赞同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自家人不必这么拘礼,你随意,我先干了!”莫海清似乎很尽兴,说完便一口痛饮。

莫轻语本想阻拦,结果在张口时,莫海清已经空了杯。

“爸,您身体不好,少喝一点。”她回趟家就成了他们口中的大喜事,越想越觉得郁闷。

“轻语,来,阿姨敬你一杯。”紧接着,车淼举起红酒杯,红酒的液体在明晃晃间,透着森森的诡异。

莫轻语挤出一抹淡笑,举起盛着牛奶的杯子,礼貌性的碰了下杯子。

“阿姨之前说过很多不中听的话,也做过很多对不起你的事,希望你能够原谅阿姨,今后我们还是一家人。”车淼似演讲一般,流利的说着这句话,说完之后,特豪迈的喝光了杯中的红酒。

莫轻语心口堵得慌,但面色依旧如常,抿了一口牛奶,神色幽淡得似一朵孤零零的花朵,不为从前不喜欢自己的人现在的示好而感动莫名。

“轻语,我也敬你一杯!”顾城泽随即而起,双手捧着红酒杯,歉意冉冉的说:“我对不起你的地方太多了,不求你原谅,只希望你能过得开开心心的。”

顾城泽和车淼一样,说完就仰头饮尽,那豪迈的劲儿倒显得她有些不通情理,不过她依然浅喝了一口牛奶,随后落座,心里依然忐忑不定。

不是她多想,是觉得之前从来没有好声好气说过话的人忽然换了一种和气的面目对自己,她心里不好奇都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