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到底不是一家人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9:16 字数:3312 阅读进度:114/292

他们会不会先礼后兵?

莫轻语心里狐疑着,庆幸自己滴酒未沾,意识上格外清醒。(品@书¥网)!

“轻语啊,依照年龄,我还是个姐姐,不过呢,你比我懂事多了,今天借这个机会,我以牛奶代酒地敬你一杯,以前那些对不住的地方,你多担待,希望日后我们能以姐妹相称!”莫雅丽端起满杯牛奶,接着酣畅淋漓的喝完整杯牛奶。

莫轻语听得咋舌,一颗心从不安到茫然无措,总觉得这餐饭的气氛怪怪的。

一句话就可以把那些毁人自尊的言行一笔勾销,不管莫雅丽居于什么心态,莫轻语都如同看戏观众一样,淡漠的观看着这一切。

“别愣着,快吃饭。”莫海清提醒了下走神的莫轻语,随后招呼佣人帮莫轻语碗里布菜。

一顿饭吃得快要结束时,坐在莫轻语对面的车淼忽然笑道:“轻语啊,你和文彦有没有复婚的打算啊?”

听到车淼提起展文彦,莫轻语握住筷子的手顿时一颤,夹在筷子上的菜一下子掉在了桌上,脸上如同虫蚁密生,写满了各种不自在。

“没想过。”她冷淡的回复,回答之后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回应这个问题。

“咳咳,咱们别提扫兴的话题了,来,大家干杯!”顾城泽举起杯,朗声道。

展氏总裁办公室内,展文彦手持一杯现磨咖啡,站在落地窗前,深海般的漆黑眼眸,览视着这座日趋繁华的城市。

助理陈霖双手并握一份文件,一派严谨神色地走到总裁办公室内,毕恭毕敬地汇报道:“总裁,您让我调查的事情已有了眉目。”

展文彦听闻后,英挺的身姿回过身来,把热气袅绕的咖啡放在办公桌上,面色不改的问:“说吧,我倒想知道安正东的手段有多龌龊。”他阴鸷的眼神里一片冷森气息。

陈霖把文件袋打开后,把里面密封的文件取出来,接着把内容报告给了展文彦。

以为展文彦听后会勃然大怒,没想到他一直安定的坐着,唇角溢出不屑的微笑。

“他安正东用金钱收买来的人际关系能维持得了多久?”展文彦重新把咖啡端在手中,薄唇抿了一口,温度恰好。

“安正东独揽大权已经形成习惯,这次在股东大会上,有许多股东对他会上发表的言论表示强烈的不满,更有股东扬言要撤股。”陈霖紧接着补充道。

展文彦眸色瞬间变冷,语气顿时冷如坚冰,“当年他打着友情的招牌来和我爸合作,结果鸠占鳌头,自立安氏之后,实力居于展氏之上,全然忘记当初的那份知遇之恩,如今还痴心妄想的击垮展氏!”

提及曾经的恩恩怨怨,展文彦心底的火气怎么也掩不住。

“所以展氏在遇到危机后,你宁愿四下奔走,也不愿接受安氏的帮助?”陈霖一下了然,心里对展文彦的敬佩度又多了几分。

提到这件事,展文彦忍不住嘲弄一句,“他安正东有意把一碗毒鸡汤摆在我面前,我到底还是喝了。”

“我倒是觉得总裁的选择是对的。”陈霖一点也不觉得展文彦接受了安氏的帮助就失了气节,反而觉得这是个反击的良好契机。

展氏成立总部不久,陈霖就一直跟随在展文彦身边,对展文彦的处事风格十分熟悉,所以在展文彦交代的事情上,他也完善的很好。

久而久之已经形成了很好的默契度,这次展氏受了动荡,他一直奔前忙后的处理着危机,展文彦予以他完全的信任。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展文彦唇角挑起一抹笑,深邃的眸子落定在明媚的纱窗外,信心十足道:“这一次我有足够的信心摆脱安氏的桎梏,把他虚假的面具撕毁在人前!”

“我已经联络了各大股东,他们一致性的站在展氏这边,毕竟展氏的真诚度更使人信服。”陈霖面带微笑的说道。

“虽然胜券在握,但不能掉以轻心,在没有完全的取得自主权时,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展文彦做事一向严谨,虽然这一次有些太过小心翼翼,全然是因为安正东喜欢暗地里搞小动作。

“我明白。”陈霖颔首,随后又想起昨天展文彦交代的事情,汇报道:“总裁,您昨天让我调查的那件事,我没能从顾城泽口中探出点什么。”

展文彦冷哼一声,“那是因为他觉得那笔项目启动资金有望了。”

“既然这样,我们要不要想别的办法?”

“没必要,因为我已经想到了万全之策。”展文彦就不相信顾城泽那么沉得住气。

与莫家人一餐饭结束后,已经是中午了。

车淼兴致高涨的喝了大瓶红酒,餐饭结束后,她已经醉得一塌糊涂。

顾城泽红酒白酒混着喝,一会儿工夫,亮眼放着光,说话时牙齿打颤,结结巴巴听不清在叨念些什么。

莫海清喝了两杯酒不到,意识尚还清醒,在车淼母女和顾城泽上楼歇息后,莫海清招呼莫轻语到客厅坐坐。

“爸知道你心底一定纳闷,寻思着大家伙怎么突然对你这么热情。”莫海清洞悉了莫轻语的心思,含笑道。

“爸,有什么事,您直说吧。”她不喜欢猜,猜来猜去只会让心里烦恼倍增。

明眼人都能瞧见莫海清脸上怀有心事,加上刚刚饭桌上那一阵子热情,莫轻语很难相信大家伙儿只是单纯的吃一顿饭。

“轻语,爸知道不该在电话里骗你,不过今天你也看见了,你阿姨和雅丽对你的态度和以往完全不同,这代表她们愿意化干戈为玉帛,你就忘记过去的不快,和她们握手言和吧。”莫海清的声音异常沙哑,不过话意听起来不像是在商量,反而是在要求。

莫轻语觉得,她若是不答应,倒是她小家子气了。

她哪能违背自己的心意,当初刘静去世的时候,她心里就种下了死结,哪能说解救解。

再说了,她也没有三天两头的给她们找不痛快,只要彼此少联络,远远相安,矛盾自然不存在,干嘛要仪式性的要结为一家人。

“爸,首先谢谢雅丽妈妈这顿饭,再次是谢谢你这一番话,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她起身,拎包准备回去上班。

莫海清着急的站起身,阻拦道:“轻语,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只要你也和你阿姨一个心思,我们这个家才更加团结!”

看着莫海清着急的神色,莫轻语不禁觉得好笑,反问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难道她母亲就不是一家人吗?如果要让一家人团结,当初他就不会为了车淼逼得刘静服毒自杀。

莫轻语想到这件事,心里的芒刺如杂草丛生般的迅猛滋生出来。

“你才二十五岁,有大好的年华,干嘛一直要纠结在过去。”若不是莫海清哑着嗓子,这句话应该是在斥责她吧。

莫轻语赫然抬头,半点也不认同的回复道:“您可以不纠结,可我是我妈的女儿!”

她早就知道莫海清对刘静的薄情,还是压制不住火气的和他吵闹。

“好啦,爸说话过激了点,你别往心里去,不是说要去上班吗?去吧。”大概是想到今天请莫轻语过来的用意,莫海清及时的收敛了怒气,语气突然变得慈和。

莫轻语抿了抿唇,起身朝莫海清行了个礼后,又叮嘱了一句,“您心脏不好,以后少动气。”

即便心里有百般怨念,可到底是她父亲,所以在怒火喧天后,又免不了揪心自责。

走出莫家时,迎面开来一辆红色的车,车身看起来有几分熟悉,她正准备从车子旁边经过时,红色车子停下,陈帆从车里下来,笑着打招呼:“莫小姐,上车吧。”

“这……”莫轻语一阵迟疑,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车子,发现这辆车是之前展文彦送给她的那辆,虽然只开了两次,不过他送的东西,她一眼便能辨认出来。

“莫小姐,总裁打电话让我到莫家来接您。”陈帆恭恭敬敬的说。

展文彦?莫轻语心里犯起了疑惑,他怎么知道她来了莫家。

好奇归好奇,她还是依言坐上了车。

“少夫人……呃……莫小姐,有一阵子不见了,您还好吗?”陈帆险些称呼以前的称呼,及时纠正后,脸上大写的尴尬。

莫轻语还算镇定,微笑着回到:“还好吧,谢谢您。”

“其实总裁很担心你,在电话里叮嘱我好多次,让我一定要将您平安送达。”快到莫轻语上班地儿时,陈帆皱着眉说道。

莫轻语心头一紧,感动之下,又衍生别扭,想到被安婷婷撞见的那一晚,她的心头便忍不住一阵自责。

“谢谢你送我过来。”莫轻语下车后,朝陈帆鞠了一躬。

陈帆笑着摇了摇头,车子调了个头后,驱车离开。

“哟,轻语,豪车相送呢!”熊娃娃刚巧撞见这一幕,双手搭在自行车上,一脸的八卦意味。

莫轻语跟着回过头,看着一脸八卦劲儿的熊娃娃,心里暗叹一声,这哪像是四十岁的女人啊,简直和她就是同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