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遭遇变态的折磨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49:37 字数:3324 阅读进度:140/292

莫轻语抿着唇,觉得浑身酸痛,脚下更是疼得已经麻木了。(品&书¥网)!

虽然已经七点半,可天色没有半点黯淡的意思,安婷婷从车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大口大口的喝光后,又拿出了一瓶,盛气凌人的问:“要喝吗?”

莫轻语别过脸,冷淡的说:“安小姐,这不是电视剧,你适可而止吧。”

安婷婷面无表情,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做出了更加恶劣的行为。她拧开矿泉水的瓶盖,一瓶水高高的举起,然后瞄准莫轻语脸部的位置,慢悠悠的把瓶子里的水倒下来。

莫轻语下意识的躲避,脸部左右偏移间,依旧难以躲开被冷水浇灌。

水流越来越湍急,无处可躲的莫轻语感觉呼吸快要窒息般,想要挣脱身上的捆绑,一双脚死命地蹬着。

“哈哈哈……”安婷婷看着眼前的一切,笑得解气又狂妄,嘲笑道:“莫轻语,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这副丑态要是拿去登报,你那小白兔的形象一下子就没了,估计文彦哥哥也不会喜欢你了吧?”

“安小姐,我对你礼敬三分,全然是因为之前答应过你不和展文彦来往,可是现在,你竟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你不觉得羞耻吗?”莫轻语不是软柿子,她知道忍让有度,如果安婷婷对她的忍让不领情,那她也不必一味地软弱。

安婷婷收起脸上的嘲笑,恢复冷漠的神色,双眼死死地盯着莫轻语,“看吧,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

“我心里的确有愧疚,但这一刻,丁点不剩!”莫轻语冷冷的回到。

安婷婷被激怒,蹲下身来,伸手抚着莫轻语的脸庞,冷声道:“就是这张脸,把文彦哥哥迷得神魂颠倒,如果我在这上面划几道口子,他还会喜欢吗?”

莫轻语瞪大眼珠,一脸戒备的看着安婷婷,发现她已经把匕首拿出来了,刀背明晃晃,在安婷婷的摇晃中,泛着白光。

莫轻语完全没想到,自己在电视剧里见过的狗血情节,竟然会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天。

眼前的安婷婷完全失去了理智,她不能再说刺激她情绪的话,得想办法分散安婷婷激动的情绪才行。

她们之间最大的矛盾点就是展文彦,她得找和展文彦有关,并对安婷婷有利无害的话题。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在展文彦心里是什么位置吗?”莫轻语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胡扯一通。

不过很奏效的,安婷婷把弄匕首的动作停顿了下,目光聚集在她脸上,感兴趣的追问:“我在文彦哥哥是什么位置?”

发现安婷婷在提到展文彦时,脸上的凶狠劲儿全不见了。

莫轻语长睫毛下的眼皮眨巴个不停,思忖之后,小心翼翼的说:“他说如果你温顺懂事一点,你们的婚姻会走得更长远。”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莫轻语对展文彦充满了歉疚。

她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话题分散安婷婷的注意力,只好挑她感兴趣的说。

“文彦哥哥真是这么说?”安婷婷半信半疑,重新把匕首拿出来,在莫轻语脸上不停地比划着。

要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而且锋利的刀口就在脸边游移,安婷婷只要轻轻一划,她的脸上就是一条口子。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打电话找他确定,反正我没必要撒谎。”莫轻语轻咳了两声,想掩饰自己说谎的心虚。

“打电话……”安婷婷念叨了一遍,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看向莫轻语,“我要是打了电话给文彦哥哥,岂不是败露了我的行踪,顺便通知他来搭救你,莫轻语,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

安婷婷根本不吃这一套的怒道。

莫轻语感到腹部有了微微痛意,心下一阵慌张,脸上的水渍还没有干却,额头上汗如雨下。

她咬住牙隐忍着,看着天幕渐渐暗沉下去,心下一片灰茫,忍不住绝望的想,难道她和未出生的孩子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怎么,害怕啦?”见她不吭声,安婷婷得意的笑了笑,顺便奚落一句,“真搞不懂文彦哥哥看上你什么了,智商低下不说,还分不清好坏,我谢谢你体谅我,如果不是你那么听话的签了离婚协议书,我也做不成文彦哥哥的老婆。”

莫轻语听安子皓说过所有的一切都是安婷婷的手段,起初还觉得她出发点是对于展文彦的爱,可现在,完全觉得她残暴得有些变态。

不光这些,安婷婷还特鄙夷的说,“还记得上次你差点被那个卖水果的摊贩欺负吗?那也是我搞的鬼!”

“你!”莫轻语气结,还以为那件事纯属是安正东对莫轻语不满而替自己女儿出一口恶气,竟没想到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安婷婷。

“我现在根本不用动手就可以把你活活气死!”安婷婷咬牙切齿的说道,面露狰狞,看着莫轻语生气又无能为力的样子觉得很解气。

莫轻语望着幕黑的天空,陡然间明白了什么。

下午安子皓对她说的话她几乎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觉得他们都在帮展文彦说服她,而此刻,她才深刻明白,那不是说服她的话,而事实就是如此。

因为心里存留对安婷婷的愧疚,所以面对心爱的男人提出复合的要求时,她却缩头乌龟般的退缩了。

她总是后知后觉,现在明了一切,显然已经晚了。

浑身动弹不得,荒无人烟的地方,谁来搭救呢?

她绝望的闭上眼,浑身的疼痛已经不重要了,只是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正慢慢的流失,那种感觉,扯得她心口作痛,却无能为力。

正在莫轻语准备放弃挣扎时,一道强烈的车灯光芒洒过来。

安婷婷似乎有些慌了,一脚踩在莫轻语的脸上,狠狠地蹂躏了一番,啐了莫轻语一口唾沫,警告道:“你要是敢说这事是我做的,我永远不会放过你!”

莫轻语已经疼得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皮虚弱的睁着,看着安婷婷匆匆忙忙的上了车,仓皇逃走。

意识渐渐的模糊,她一直咬住下唇,想要保持清醒,想要知道来的人是不是搭救自己的人……

“轻语……”

莫轻语听见一个熟悉的男音后,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昏迷中的莫轻语做了一场冗长的梦。梦境里,一个白衣翩翩的少年站在她面前,微笑着看着她,隔得很远,但她依旧能闻见他身上清淡又特别的气息,那种味道,如同青草的味道,沁人心脾的舒适。

他用极度温柔的声音唤她小精灵,对他轻轻地说,不要怕,我会永远保护你。

如时空切换般,白衣少年掉落悬崖,伸出的手始终没能与她交握,她吓得到处寻找,在梦里一直奔跑,却怎么也追寻不到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不!不要!”莫轻语紧张的喊出声。

“轻语,不怕,我在,不怕……”展文彦寸步不离的守在病床前,听见莫轻语惊恐的声音,立马握紧她的手,温柔的安抚道。

莫轻语至始至终没有睁开眼,意识依旧模糊着,不知是真实还是处在梦境。

她好像看到了展文彦的身影,那么笔挺的站在自己面前,帅气的面庞携带着那股无人能替代的迷人气质,一双情深蜷蜷的深邃眼眸紧紧的注视着自己。

她面红耳赤的站在他面前,因为害羞而埋下头,下一刻,他走上前来,高大的身影将她的身影完全的覆盖住,一个拥抱,温暖了她整个身体。

“文彦……文彦……”她如梦似幻的呢喃着,一声比一声温柔。

“轻语,轻语……”展文彦轻唤着她,一声毕一生小心翼翼。

发现她时,她手脚被捆绑着,脸上有踩伤的痕迹,下身已经血迹斑斑,那一刻,展文彦整个人几乎崩溃。

他一生遇到过各种大风大浪,却没有在那一刻来得崩溃。

送往医院时,在急救室外面等待结果的他,捶胸顿足,懊恼的心思几乎要用头去撞墙,觉得因为自己的疏于保护而让莫轻语受到这么惨重的伤害。

在得知莫轻语从别墅出来的时候,他便驱车去寻找,几乎出动了他所有的人脉,在整个a城进行大搜索。

莫轻语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夜里,她睁开眼,四面白墙,还有浓浓的消毒水味道驶入鼻孔,她便知道自己还活着。

目光轻挪,很容易就发现了展文彦的存在,此时他正趴在病床前睡着,一只手还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莫轻语手指不由自主地动弹了下,只是一个轻微的反应,却惊醒了熟睡的他。

“轻语……”他迷离着眼睛,用带点迷糊的醇厚嗓音呓语道。

莫轻语如同喝了蜜汁一样,内心一阵甜腻和暖。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哪里痛?”他起身,担忧的眼神落在她脸上,语气紧张的询问。

莫轻语嘴唇干涸,吃力的笑了笑,说:“我没事。”

“你先别动,我去叫医生。”看到莫轻语醒来,展文彦显得特别激动。

莫轻语只觉浑身酸痛,眼皮沉沉,很快便又睡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