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谎言被拆穿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51:24 字数:3349 阅读进度:292/292

她暗暗调整了呼吸,极力说服自己不能紧张。(品书¥¥网)!

倘若被展文彦知晓了一切,那她岂不前功尽弃了。

心中仍旧被展文彦那一声认可而喜悦得辨不清东南西北。

只要这个孩子拥有了展家小少爷的身份,她心里的愿景便能轻而易举实现。

自认为自己很擅长演戏,所以在迈克的提醒后,她的神情开始变得自然起来。

“文彦,轻语妹妹,早知道是迈克的订婚典礼,我也穿运动衫好了!”莉莎重新坐下,撇了撇嘴,故意装得一脸平和。

莫轻语和展文彦并没有做声,反而迈克笑道:“我觉得无碍啊,这样挺好,跟我正相配!”

莉莎脸上一层红晕漾开,暗中瞪了迈克一眼,似乎在暗示他不要胡说八道。

“小弟妹,你坐到文彦身边去,这个位置属于我的。”迈克看着莫轻语的眼神中缀满笑意。

莫轻语照做,立马坐到了展文彦左手边,坐过去的同时,展文彦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莉莎看到这一幕,眼神里难掩妒火,怨恨地朝迈克瞪了一眼,总觉得他有意为之。

“喂,好歹恋爱一场,干嘛表现得这么生分呢?”迈克落座后,莉莎明显的挪动了下椅子,有意要和迈克保持一定的距离。

迈克见了她这个举动,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调侃。

莉莎黑这个脸,也不管自己现在是不是气质出众,在展文彦眼里美不美,见着迈克,心情坏到了极致。

“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莉莎毫不客气地否认,把脸偏到一边,似乎很不想见到迈克一样。

迈克不怒反笑,炙热的目光落定在莉莎平坦的小腹上,“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可你肚子里的孩子和我有很大的关系呢!”

莉莎听后,如被惊雷轰顶,整张脸的神情已经不能用惊愕来形容了。

“你……你……”莉莎用手指着迈克的脸,气得浑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大完整。

迈克一把握住莉莎的手指,帅气的脸上扬起一抹得意来,“我肚子里的孩子,必须得认祖归宗。”

莫轻语听后,浑身也是一颤。

她没想到,迈克让她别告诉展文彦,不是为了顾念和莉莎曾经有过的露水情缘,而是想亲自拆穿这一切。

若说他们之间有爱情,那迈克也不会这样直接的拆穿莉莎的谎言啊?

他应该了解莉莎最要颜面,而且这份颜面,还是在心爱的男人面前痛失的。

若说没有爱情,迈克又怎会承认莉莎肚子里的孩子呢?

“啪啪……”展文彦忽然鼓起掌来,笑道:“迈克,莉莎,恭喜你们。”

不得不说展文彦情商高,这样巧妙的化解了之前的一切,又让莉莎失去了为自己争辩的能力。

“老同学,谢谢啦,之前还羡慕你家庭事业双丰收,没想到我紧随其后!”迈克得意之间,伸手揽过了莉莎的腰,笑得一脸开心。

莉莎很介意的抖落了迈克的手,苍白的脸上写满了不甘。

“文彦……”莉莎看着展文彦,似有千言万语想说。

展文彦露出淡淡的微笑,看着莉莎,“之前发生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追究,不过往后,希望你能够担起做母亲的责任,和迈克好好在一起。”

莉莎的脸色越发苍白,虽然她什么也没说,不过从她的眼神中,能看出她隐忍的苦楚。

不知道为什么,莫轻语看到她这样,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我爱了你这么多年,可是你,似乎从来都没有感动过……”莉莎说完,眼泪扑簌簌地下坠。

迈克在旁边给莉莎递纸巾,没有阻拦她说话的权利。

莉莎并不领情的一把挥过,充满怨恨地瞪了迈克一眼。

叫她怎能不难过呢?眼看着就要达到目的了,却被暴露了真相。

“明知道是错爱还坚持,一点也不值得同情,那是愚爱。”展文彦的语气虽然很轻,不过表达意思却很明显。

并未因为莉莎的眼泪就心软,反而更加握紧了莫轻语的手。

莫轻语侧头,看着展文彦,心情极其复杂。

“可你知道吗?你的好同学,竟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自己的孩子,把我当礼物一样献给了你!”莉莎声泪俱下的同时,愤怒地揭露迈克的罪行。

莫轻语诧异的眼神看着迈克,发现他一脸愧色。

难道莉莎的指控是真的?再看展文彦,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反而格外平静,似乎已经知晓了一切。

“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既然迈克有悔改之心,你何不给他,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呢?”其实展文彦已经知道了,迈克来找他时,把所犯的错误一一承认,并且还答应展文彦往后会好好对莉莎。

虽明知道莉莎心里毫无他的存在,为了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他也会竭尽全力地得到她的认可。

“好啊,原来你们早就一个鼻孔出气,故意看我笑话的,对不对?”莉莎一脸的惊骇,万万没想到迈克早已向展文彦说明了一切。

此时的她,感觉自己被脱光了一般的站于人前,虽然眼前只有三四人,但莉莎却有种被成千上万的人耻笑,那种羞辱感,让她深感崩溃。

莫轻语发现莉莎的情绪不对劲,担心她气急做出冲动的行为来,立马走过去安抚。

“莉莎小姐,你先冷静下来,其实一切并非你想象中那么严重。”莫轻语伸手握住莉莎颤抖的手,试图给她一些安慰。

“你走开!”莉莎的情绪异常激动,一道蛮力从手头驶过,将莫轻语一把推倒在地。

因为没有防备的缘故,莫轻语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头撞在地板上,发出噗通的声音。

彼时,展乐见了,吓得立马嚎啕大哭。

“轻语!”展文彦立马走过去,将推倒在地上的莫轻语扶起来。

虽然后脑勺很痛,但不想展文彦担心,一直摇头说没事。

迈克把嚎啕大哭的展乐抱在怀里哄逗,莉莎见了这一幕,忽然安静下来。

“对不起……我……”她的心很乱,虽然对莫轻语怀有怨恨,但压根没有推倒她的意思。

莫轻语摇了摇头,付之一笑,“孕妇生气对胎儿不好。”

莉莎嘴唇动了动,许久都没说出话来。

“迈克,你和莉莎好好谈谈吧,我先带轻语和乐乐回去了。”展文彦把迈克怀中的展乐抱过来,淡声说道。

迈克面露抱歉,双手合十,用唇语连声说着对不起。

“不是要回家吗?”莫轻语发现展文彦开车去往的地方根本不是回家的方向。

“送你去医院检查下。”刚刚莫轻语倒下那一声响,让展文彦不放心。

莫轻语感觉都痛过了。压根忘记被摔的事了,所以觉得展文彦小题大做了点,“平白无故老往医院跑干嘛,快调头啊!”

“检查下放心些。”展文彦没听她的,一直开车到了a城最权威的医院。

“我就说了没事吧,某些人就是不听,真的是浪费表情!”一上车,莫轻语就怨念个不停。

也许是某人知道自己理亏,不管莫轻语怎么啰嗦,展文彦都没有还嘴,面上只带着好脾气的微笑。

莫轻语得意的撅了噘嘴,大概是觉得越说越没劲,索性也不抱怨了。

“对了文彦,你说莉莎会原谅迈克吗?”莫轻语想起莉莎来,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你们女人啊,太过感性。”展文彦叹了一口气,转而又说,“我相信莉莎做了母亲以后,有了家的归宿感,会被迈克的诚心打动,不过这得看迈克能不能坚守这一场持久战。”

也是,外人是不能给他们的幸福打包票的,唯有美好的祝愿。

想来莉莎在素景苑的这几天,简直就是一件离奇的小插曲。

“我俩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莫轻语抱着展乐亲了亲,展文彦还以为莫轻语那话是说给展乐听的。

“你这是什么话,再怎么样,我也不会不要你们母子吧。”或许是真的宽了心,展文彦说话的意味都显得有些嘚瑟了。

莫轻语禁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有些人还承认了那个孩子的身份,要不是迈克说出真相,有些人心里也是含糊不清的呢!”

虽然莫轻语觉得自己这样理解不厚道,但还是忍不住调侃了下。

没想到展文彦一本正经的解释了这个问题,“我必须申明这一点,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这件事调查有了眉目。”

“是你调查的结果?我以为是迈克良心发现呢?”这个迈克倒让莫轻语越来越难理解了。

“不过也幸好有他的配合。”展文彦庆幸的笑笑,眼神之中还是难掩失望,“我去调了那晚的监控,发现莉莎在扶我进去的同时,迈克也在。”

想来是大学同学,以前在国外关系特别铁,没想到还是被当成了利用对象。

“所以那晚你醉得那么严重,完全不是因为酒醉,而是他们提前在酒里面做了手脚?”莫轻语大脑不停地发散。

展文彦点了点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莫轻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