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 56 章

小说: 三千水 作者: 明月珰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02 字数:3144 阅读进度:56/62

挑水是一日复一日躲不得的劳作。天还没大亮,亭幽就已经挑着水往山上的崇真寺爬去了。

禁宫里每日来玉泉山挑水给定熙帝煮茶的内监也开始出现在了山上。亭幽瞧着都还面熟,全是乾元殿茶果房的内侍。

皇帝御用的泉眼在山上,挑了水,一个从山上往下走,一个从山下往上爬,遇着是难免的。

小内侍见着亭幽还要赶紧行礼,亭幽只觉得讽刺无比,每回都是直接无视地走开。

用了早饭,亭幽借着为圆觉煮茶的功夫,将头发呈给圆觉。

圆觉惦着头发,缓缓道:“你的事儿,贫尼还做不得主,待报给了宫里再论剃发的事吧,你可得想清楚了。”

亭幽端坐身子,低头垂眸道:“我已经考虑清楚了。”

最迟三、五年,总是要回到永安的,有了尼姑的身份,一路上化缘也好走些。

今冬的第一场雪是在十月里来的,定熙帝站在树下,手指抚上梅枝上覆的雪,想起有个人是极怕冷的。

“将朕的剑取来。”

俞九儿应了,火速转身回了乾元殿,王九福则在一旁伺候。

剑来,定熙帝横空起舞,剑法游龙回雪,寒光四溢,纷飞的雪片簌簌冻成了晶莹的冰片。

一套剑舞下来,还没来得及开花的腊梅便零落成光秃秃的树桩了。这已经不是御花园里毁的第一片林子了。

王九福思讨着,待会儿得赶紧让人重新栽了腊梅树来,否则用不了多久,这宫里只怕都得光秃秃了。

定熙帝收手,王九福赶忙上前伺候,但心里的事却还在掂量着,到底是说还是不说,敬贵妃请求剃发的事情,王九福直觉这会儿说出来恐怕一会儿大家都得难受,便忍了回去。

夜里俞九儿端着盘子去请定熙帝翻牌子,宫里又进了几个新人,其中还有敬贵妃的一位远房表妹,下面的人都是些人精,宫里刚走了位主子,就有大把的新鲜美人送上来。

定熙帝随意翻了一个,连眼角都没扫过去,只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翻的是谁。

俞九儿端了盘子正要走出门,却见自己的师傅王九福给他递了个眼色,两个人默契是早就有的,俞九儿瞬间就明白了王九福的意思。

出了东书房的门,俞九儿想,只怕又是谁遇着难事,求自己师傅帮着说话了。

俞九儿将刚才定熙帝翻的卢美人的牌子换下,又将宫贵人的牌子递给一旁等着传谕的内监。这位宫贵人是宫里难得能将定熙帝伺候好的少数几个人,前途不可限量。

宫贵人得了信后,早早沐浴熏香去了乾元殿西翼,只是久久等不到定熙帝,也知道皇帝勤政,每日不到亥时末刻一般是不会回内殿的。

这日过了亥时还不得见定熙帝,宫贵人少不得要派人去王九福那里打探打探。

其实王九福心里也在着急。上回进去换茶水时,见得定熙帝正拿着一轴画卷在看,画卷只余半幅,另外半幅被火烧了去,王九福一看就知道是那幅画,定熙帝扔进火盆里,最后又急着抢回来,还烧着了自己手的那幅。

每次定熙帝看这画时,王九福都不敢走近,即使想换茶水才也不敢上前,定熙帝的茶杯里这会儿怕早就凉了、干了。

王九福心里又掂量了掂量,敬贵妃那件事就只好当没听过了,想来没有宫里的旨意,圆觉也不敢擅自行事。

亭幽这边盼着剃度盼了几个月,也不得消息,有些按捺不住,问了问圆觉,圆觉只说还没得着消息。至于是消息没送上去,还是定熙帝扣住了,也不得而知。

冬日里严寒,亭幽便爱窝在厨房里,煮菜、烧水,有求必应,只盼在厨房里待一整日,还可以烤些火。

亭幽这日正在厨房里跺着脚、呵着气,却听小尼姑来传,说有人找她。

什么人会找自己,亭幽没猜出来,待在客房见着敬夫人时,心里也没闹出什么火花来。消失了差不多一整年的亲人,忽然出现,亭幽并不以为是好事。

敬夫人无言地看着一身灰袍瘦弱不堪的亭幽,眼泪便滚了下来。

亭幽有些不耐烦地坐下,也不曾招呼她用茶。客房清冷,她又忍不住跺了跺脚,低头搓着手。

敬夫人赶紧将自己的手炉递了过去,亭幽没接。

“亭姐儿。”敬夫人唤道。

“夫人有什么事?”亭幽淡淡地看着她。

敬夫人一把拉住亭幽的手,替她暖着,流着泪道:“亭姐儿别怪娘,不是娘狠心不来看你,实在是崇真寺不容易进来,老爷又不许。”

亭幽的手早已不复往日的丰腴柔软,瘦得只有一层皮似的,青筋凸起。但敬夫人的手很暖和,很柔软,亭幽一时没抽回自己的手。

“我如今可能帮不得你们什么了。”亭幽缓缓抽出自己的手。

敬夫人像是没听见似的,絮絮叨叨把这一年敬府的事情说了出来。

亭幽到了崇真寺后,敬老太爷忙着撇开关系,拘着不许任何人去宫里求情,连夜从外地接了亭幽的远房表妹来,送入宫里。

好在亭幽的事情并没连累敬府,反而至那位表妹进宫后,敬老爷就平步青云,从内务府出来,负责在王睿卿手下督管岭北军粮,这可是大大的油水之地啊。

亭幽的大哥也得了实缺,晋了岭北军的参将。

当真是比亭幽在的日子还好过。

可坏就坏在冬日。

敬老爷吃得满肚子油肠还不知足,以次充好,用了坏心棉去制军衣,导致岭北前线冻死了二三十个士兵。

敬大爷又是个棒槌,都说穷寇莫追,却为了争强斗胜,自以为天下第一,将自己一个营都献给了敌方,自己一个人灰溜溜地装女人才逃了回来。

这两个人的罪全是死罪。敬大爷在前线,定熙帝曾给过王睿卿圣旨,三品以下官员他可以先斩后奏。

敬大爷吓得屁滚尿流,连夜让人回京求情,结果老爷子这里也出了事儿,定熙帝大发雷霆,当时敬老爷就下了天牢。

敬夫人求助无门,去找那位亭幽远房表妹,结果这位表妹因前几日同人争风吃醋,被定熙帝贬去了冷宫,自保已经不行,何况他事。

敬夫人最后才找到了亭幽这里。

亭幽忽然很想大笑,只觉得这世间的事情都讽刺极了。定熙帝那样的人,如何不知敬府这对父子是个什么货色,从来就没打算提拔过,这一年却给了他们这样的机会,不就是等着他们自己找死么。

定熙帝倒是没有“为难”敬家,不过是挖了坑而已。

“你同我说这些,我又能帮得什么?”亭幽还是淡淡的。

其实敬夫人也知道,亭幽如今也是自身难保,但宫里头有人暗示她,或许找亭幽还有一线生机,敬夫人这才病急乱投医。

“皇上不是曾经那般宠娘娘么?”敬夫人喃喃道。

亭幽脸色一变,“夫人这是说什么笑话,没见我如今是个什么模样么?”

敬夫人已经三魂无主,“听宫里头传出消息说,皇上就要下令抄家了,亭姐儿你就真没有办法么?”

亭幽能有什么办法,她只觉得敬夫人简直是异想天开,居然来求她这么个马上就要做尼姑的弃妃。

“夫人还是回去吧。”亭幽下着逐客令。

敬夫人站起身,却没走,看着亭幽有些激动地道,“你父亲就要死了,你大哥也要死了,你居然无动于衷?”

亭幽还真是无动于衷的。

敬夫人大约也看出了亭幽的态度,一个耳光挥在了亭幽的脸上,自己手也抖得厉害,心里挣扎了片刻,到最后,嘴里却冷冷吐出几个字,“你去求皇上!”

亭幽拿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冷冷地回望敬夫人。

自己女儿眼里的恨意,敬夫人如何看不出,只是她当她这个做母亲的愿意么,老祖宗不顾她的意愿坚决要把亭幽接到永安,瞧瞧如今得了个什么性子,无家无父,“你这个不孝女,难道要看到全家死光了才高兴,如果不是你嫉妒心切,开罪了皇上,你父亲,你哥哥怎么会落得如今这地步?”

亭幽听见自己母亲歇斯底里地喊着,她自己也便就有些歇斯底里了,“我把命赔给你们就是了。”

亭幽从敬夫人头上抢下一枚金簪,毫不犹豫地将簪尾刺入了自己的颈部,血瞧着就一股儿地喷了出来。

满眼的红色,亭幽自己倒没觉得什么,敬夫人却吓得尖叫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春节将近,什么都变得规律起来。昨天太累了,就没顾得更新。还请见谅,总之是日更的,只是八点半不一定能保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