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1章 怒不可抑

小说: 超品透视 作者: 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5-10-13 06:37:52 字数:3938 阅读进度:112/5141

第二天,龙冰去处理资料的事情,夏雷则如愿以偿地跟着夏雪逛起了京都。兄妹俩先逛了长城,下午又去了故宫。

“哥,那就是皇帝的宝座,气派吧”乾清宫里,夏雪指着皇帝的龙椅说道。

夏雷看着龙椅,笑着说道:“不过就是一把木头椅子,没沙发舒服。”

“那可是象征着帝王的权利啊,明清六百多年,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坐上这把椅子而丢了脑袋,血流成河。”夏雪一副要给夏雷上历史课的样子。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夏雷忽然想起了他修复过的那只罗盘。

那只罗盘是永乐年间的古物,恰好与这故宫是一个时代的产物。

“这故宫是明朝皇帝朱棣修建的,那只罗盘上也刻着永乐大帝的字样。以当时的技术和生产力,要完成那样一只神奇的罗盘非得是帝王之家不可。假设那只罗盘是朱棣本人授意制造的,他要用那只罗盘干什么呢”关于罗盘的往事浮上心头,夏雷的心里浮想联翩。

“哥,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在这里等我好吗”夏雪说。

“嗯,去吧。”夏雷点了一下头,目送夏雪离开。他的脑海里还在想着罗盘的事情,不过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龙冰将修复好的罗盘拿走之后,他再没有看见过,也没有任何人与他谈与那只罗盘有关的事情。

那只罗盘究竟蕴藏着什么秘密,恐怕朱棣本人最清楚吧想来想去都无解,夏雷的心里这样打了一个总结,嘴角也浮出了一丝挪揄的笑意。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铃声忽然响了,电话是池静秋打来的。

夏雷走出乾清宫接了电话,“静秋,什么事”

“那件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池静秋开门见山地道:“我的客户已经没耐心了,你究竟是觉得钱少还是怎么回事”

看见来电显示的号码夏雷便猜到她要说什么了,他的心中也早就给她准备好了答案,“你的客户很着急吗真不好意思,我这段时间有很多事情要忙,你知道的,公司刚运作,超市也才开张要不,你让他找别人吧。”

“夏雷”池静秋生气了,“要是别人能加工,我还会找到你吗”

夏雷笑了,“那他为什么会失去耐心让他再等等,等我忙完了手边的事情再说。”

“你”池静秋又软了,声音也变得嗲声嗲气的了,“雷子哥,我的亲亲雷子哥,你就看在我们多年老同学的面子上帮我这一回吧。”

“我当然要帮你,我有说不帮你吗我要是不帮你的话,我早就拒绝了。”夏雷说。

“那你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帮我做”

“其实”

没等夏雷说出借口,池静秋便打断了夏雷的话,“你是想让我陪你睡觉吗没问题,我今晚就来你家,我洗得干干净净的等你上,我把你伺候得像神仙一样,你看好不好”

也只有池静秋这样的女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而且,她说的不是假话,只要夏雷点一下头,她还真就会那么做,洗得干干净净,变着花样的把夏雷伺候得像神仙一样。然而,夏雷却不敢点这样的头。

“雷子哥,好不好嘛只要你点个头,我什么都依你的,你想怎么玩都行,好不好”池静秋的声音是娃娃颤音,能把听的人骨头颤酥。

“我们还是不开这种玩笑吧,我现在在京都,等我回来再说吧。”夏雷已经有点受不了她的挑逗了。

“你在京都你在京都干什么”池静秋的声音一下子就正常了。

夏雷说道:“是这样的,我去神州工业集团办点事,他们也有新的订单交给我。”

“原来是这样好吧,等你回来我们再谈。我先跟你说,我比神州工业集团先下订单,你得先给我完成。”池静秋说。

夏雷笑着说道:“好吧好吧,一定先给你完成。好了,就这样,回头联系,再见。”

不等池静秋再说什么,夏雷便挂断了电话。

虽然挂断了电话,但池静秋的声音却在夏雷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静静地回想了刚才通话的过程,心中也起了一丝疑惑,“池静秋的反应很正常,难道她不怕我查出那批零件是做什么用的抑或则,这件事本身就是正常的交易,是我疑心太重了还有,古可文又在这件事里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一连串的问题,答案却藏在很深的地方,难以找到。

“哥。”夏雪的声音将夏雷的思绪唤了回来。

夏雷抬头看着夏雷,突然愣住了。

夏雪的脸颊上有一只红红的巴掌印,她的眼角也又隐隐的泪痕。

“哥,我们回去吧,这地方也没什么好看的。”夏雪不敢看夏雷的眼神,只是催促着他离开。

夏雷低沉地道:“你脸上怎么会有巴掌印谁打的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没、没没事。”夏雪紧张地道:“哥,你别问了,我们走吧。”

夏雷强忍着心头的火气,“说,没事,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刚才呜呜”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屈辱的时刻,夏雪的眼泪一下子就滚落了下来,要说的话也泣不成声了。

就在这时,三个十八.九岁的女生,四个二十左右的小青年往这边走来。其中一个女孩忽然指着夏雪说道:“她在那,那小贱人在那”

夏雷循声看去。那三个女生衣着暴露,年纪小小便画着浓妆,一看就是小太妹。那四个小青年也穿得花里胡哨,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纹身和耳钉。这群小青年的穿着打扮,气质形象没有一个是正常的。看见这群小青年,他仿佛猜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夏雪害怕地拉着夏雷的手,着急地道:“哥,我们、我们走吧。”

夏雷没动,“走走哪去就是他们打你的吧”

“哥,我们走吧,求求你了”夏雪又要哭了。

夏雷还是没走,夏雪越是委屈害怕,他心头的怒火就烧得越厉害。

七个小青年小跑过来,眨眼就把夏雷和夏雪围住了。

一个化着烟熏妆的女生指着夏雪骂道:“妈的,小贱人,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没素质姐今天就是要想问个明白,什么是素质”

夏雪躲到了夏雷的身后,害怕得发抖。

夏雷出声说道:“怎么回事你骂谁小贱人你嘴巴放干净点。”

化着烟熏妆的女生似乎没料到夏雷还敢还嘴,她怒极反笑,“呵原来是跑来找帮手了,怎么办我好怕啊”

“哈哈哈”四个小青年笑了。

“嘻嘻嘻”另外两个小太妹也笑了。

这笑声里充满了嘲讽和轻蔑的意味,夏雷的眼神也变得阴冷了起来。

化着烟熏妆的女生忽然又指着躲在夏雷身后的夏雪,恶狠狠地道:“妈的,姐把卫生巾丢地上关你屁事你居然敢说我没素质,我今天不扒光你的衣服拍个视频传网上去我就”

她的声音突然中止了,因为夏雷的巴掌已经抽在了她的脸上。夏雷盛怒之下一巴掌凑过去,她的脑袋顿时被抽了一个九十度变向。一颗大牙也从嘴里飞出去,扎在了一个小青年的脸上。

这一巴掌把这群小青年抽懵了,因为他们没人想到这个看上去很斯文的男人会突然出手,而且还是如此的狠手

被抽了一巴掌的化着烟熏妆的女生愣了一下,忽然撒泼般吼道:“你们还站着干什么打他啊谁把他打趴下,我今晚就陪谁睡”

四个小青年互视了一眼,一涌而上。

夏雷一脚就将正面扑来的一个小青年踹倒在地,然后回手一肘撞在了从身后扑来的小青年的脸上,那家伙抱着脑袋就倒在了地上。不等剩下两个回过神来,夏雷一扯身,一记侧身长腿又踹倒了一个。剩下一个撒腿就跑。

四个人眨眼就被撂倒了三个,一个逃走。三个女生顿时被吓傻了。她们想跑,夏雷却抢步过来,挡在了她们的面前。他一挥手,三个女生就吓得一声尖叫蹲在了地上。

这时一大群游客也围了上来,对着夏雷和那三个女生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夏雷却还在气头上,他厉声问道:“谁打我妹妹”

两外两个女生看了那个化着烟熏妆的女生一眼,她们虽然没有说话,但她们的眼神却已经给出了答案,就是这个化着烟熏妆的女生打了夏雪。

“是你”夏雷看着那个化着烟熏妆的女生。

化着烟熏妆的女生撒泼地道:“是我又怎么样你敢打我,我回头告诉我大哥,我大哥会带着他的兄弟来找你算账的你等着”

夏雷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他一脚就踹在了化着烟熏妆的女生的胸膛上,化着烟熏妆的女生一声惨叫,在地上翻了好几个滚,然后昏死了过去。

“人家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干嘛那么重的手”围观的人群里有人说道。

“是啊,就算人家有什么不对,教训两句就算了嘛,这样也太狠了一点吧”有人说。

“这一脚下去,人家恐怕得在医院躺好久。”有人说。

“打得好,这样的小太妹太嚣张了,年纪轻轻就混社会,真不知道她的父母是怎么教育的。”也有人说打得好的。

“就是,这样的年龄该去学校读书,跑去混社会,,做那些坏人的情人,她们对得起她们父母的养育之恩吗”这也是说好的。

这些议论声落在夏雷的耳朵里,他的情绪也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其实,如果不是妹妹夏雪被打,换做是别的事情,他肯定不会下这么重的手。要知道妹妹夏雪根本就是他的命.根子,夏雪从小就是他家的宝贝,他的父母都舍不得打骂一句,他就连重话都没说过夏雪一句,而夏雪从小到大都很乖,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打夏雪,简直比割他的肉还让他难受

“警察来了。”有人忽然说道。

夏雷跟着对夏雪说道:“你快回学校。”

“可是,哥”夏雪不愿意这个时候独自离开。

夏雷瞪了她一眼,“你还是学生,安心读你的书,哥不会有麻烦的,快走”

“哥”

夏雪还要说什么,夏雷却一把将她推到了围观的人群里。

夏雪流着眼泪离开了。

两个警察排开人群,走到了夏雷的跟前。

两个蹲在地上的女生突然指着夏雷说道:“就是他,他把我姐妹打伤了。”

一个警察说道:“伤者送医院,你们都跟我去警察局。”

另一个警察掏出了手铐,看着夏雷,不客气地道:“手伸出来。”

夏雷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手伸了出去。

咔一幅银亮的手铐落在了夏雷的手腕上。

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他看着夏雷被两个警察带走,待到走远之后,他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只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