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7章 小人与大家闺秀

小说: 超品透视 作者: 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5-10-13 06:38:30 字数:3471 阅读进度:158/5141

“小雷。”刚才还是夏雷,转眼就变成小雷了,张慧兰的称呼却远不及她的话来得亲切,“冬天就要来了,让我们家静子给你织一件毛衣吧。”

织毛衣夏雷大感尴尬,“谢谢,谢谢,不过不用了,那太麻烦了,冬天的时候买一件就行了。”

张慧兰说道:“不麻烦,不麻烦,我们家静子乖,下班就窝在家里,横竖也没事,让她给你织一件,自己织的毛衣穿着更贴身。”

“现在就织毛衣也太早了吧”夏雷很是尴尬,可这样的事情又不好当面拒绝。

“不早不早。”全程都是张慧兰在拿主意,“现在是秋天,等毛衣织出来的是时候就冬天了,正好穿。”

宁静也尴尬得很,她甩了张慧兰一个白眼,用唇语说道:“我不会啊”

张慧兰却向宁静眨了一下眼睛。这是一个暗示,你不会,老妈会啊

夏雷却没留意到宁静与张慧兰的眼神交流,他的心里琢磨道:“继续透视宁远山和池静秋已经没有必要了,我找个什么借口离开呢周伟这个时候也该过来了吧”

“静子,去妈的房间拿裁缝尺过来给小雷量一量。”张慧兰说道。

宁远海也说道:“静子,快去吧。”

“我”宁静的脸红透了,她想去又不想去,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叮咚、叮咚。就这这时有人按响了门铃。

“谁啊”张慧兰往门口走去。

这个时候谁会来宁静的家里呢

夏雷移目过去,一个念头,他的左眼视线便穿透了防盗门,一眼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人,任文强。

任文强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身材颀长,面貌英俊,气场也足足的。他的手里捧着一束红色的玫瑰花,面上带着笑容,正等着房门打开。

夏雷心中一动,暗暗地道:“等任文强进来我就走,他倒是一个现成的借口。”

张慧兰打开了房门,一看是任文强,她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不冷不热地道:“怎么是你”

任文强笑了一下,“伯母好,静子在家吗我想约她去看一场电影。”

张慧兰说道:“我家静子不舒服,还是不去了,你去看吧。”

“不舒服我去看看她。”任文强一副担忧的样子。

任文强想进门,但张慧兰却挡着门口不让路,“这么晚了,你回去吧。”

任文强是一个聪明的人,他不相信张慧兰会无缘无故给他冷眼。他小移了半步,视线也移到了客厅里面,然后他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夏雷和宁静。这一看他突然就明白了过来,一股羞辱的感觉也袭上心头,他的情绪也一下子就失控了,抬手指着夏雷吼道:“夏雷,你给我滚出来”

夏雷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是因为任文强冲他发火,而是因为任文强的声音太大了,他担心隔壁的宁远山和池静秋也听见了。池静秋和宁远山正在密谈这么对付他,而他却出现在隔壁宁静的家里,宁远山和池静秋都是狐狸一般的人物,两人会相信这是一个巧合吗

“你这人这么回事”夏雷还没开腔,张慧兰就先发飙了。

任文强冷笑道:“怎么现在看夏雷比我有出息了,你们又后悔了,想撮合宁静与夏雷了吗宁静不是商品,她是一个人,她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你”张慧兰气结当场,她没想到任文强敢这样说她。

夏雷起身向门口走去。

宁静拉住了夏雷的衣袖,眼眸里已经浮现出了泪花,“夏雷,你能不能不和他在这里吵我受不了。”

夏雷本来是想上去一脚踹倒任文强的,可一见宁静痛苦的样子,他又有些不忍心了。遇到张慧兰和宁远海这样的父母已经是她的不幸了,如果他和任文强在这里大吵一架,甚至发生打架斗殴的事情,那对她又是一种伤害。她本来就是一个文静柔弱的女人,她会承受不了的。

“嗯,我不会跟他吵架的,我得走了,我的朋友差不多就这个时候会过来找我。”夏雷说道。

宁静松开了夏雷的衣袖,眼里的泪花更明显了。

“夏雷你给我滚出来”任文强继续在门口叫嚣,一点都没顾忌宁静的感受,他似乎想引起这里的住户的注意,让宁静丢脸。

夏雷大步走了出去,“你小声点,吵什么吵”

任文强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你是谁我应该听你的吗”说到这里他忽然凶恶地道:“你害得我离开了万象集团,这笔账我们今天该算一算了”

夏雷看着任文强,他忽然想起了这家伙是柔道八段,难怪敢这样跟他说话。不过一个柔道八段他并没有放在眼里,他斜眼看了一下,这个时候宁远山和池静秋已经从隔壁门里走了出来。任文强的声音果然是惊动宁远山和池静秋。

“夏雷”池静秋的眼眸里顿时闪过一抹惊慌的神色,“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等夏雷说话,宁远山便走了过来,一边说道:“你们吵什么吵你们都是有文化的年轻人,也不怕被人笑话”

这看似一句劝架的话,可是夏雷却听出了挖苦的味道,因为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是高中生,而任文强和宁静都是博士生,就连池静秋也是名牌大学毕业。一个高中生,算什么有文化的人

“宁董。”任文强打了一个招呼。宁远山出现,他收敛一些。

“嗯。”宁远山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他看着夏雷,“夏雷,你怎么会在这里”

宁静抢着说道:“是我请夏雷来我家坐坐的。”

宁远山与池静秋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神色也放松了一些。

夏雷看了一眼小区门口的方向,周伟却还没出现。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宁远山的身上,左眼微微一动便看到了揣在宁远山衣兜里的读卡器,还有插在读卡器上的手机内存卡。

“夏雷,现在看了我,招呼也不想打一个吗”宁远山的声音里夹带着不满的意味。

夏雷淡淡地道:“宁董,你其实不想看见我,你又怎么会稀罕我的招呼假惺惺的客套,有必要吗”

张慧兰悄悄碰了一下夏雷的手臂,这是在暗示他不要这样跟宁远山说话。

这个小动作被宁远山看见了,他皱了一下眉头,“慧兰,不是我说你,有些小人你就不应该让宁静带回家来。”

“大哥,我”张慧兰尴尬地愣在当场。她这一家子受宁远山恩惠很多,在宁远山的面前她永远没有对着干的底气。

任文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意,“是啊,伯母,宁董当初对某个人很好,那个时候某个人还在街边开小店,如果不是宁董拉他一把,他能有今天他倒好,一有机会就撬走宁董的客户,这样的小人,你放心静子跟他交往吗”

宁远海和张慧兰夫妻俩都在门口,不敢开腔。

宁静似乎想帮夏雷说话,可被宁远山瞪了一眼,性格懦弱的她跟着又闭上了嘴巴。

宁远山一出现,阵线似乎就一致统一了,夏雷便成了孤军一人了。

被人骂是小人,被人冷嘲热讽,夏雷却还是没生气,他笑了笑,”宁董,话不是这样说的吧当初如果不是我出手,你在限期内无法完成订单,你的董事长位置恐怕不会像现在这么稳吧我确实在你的手里挣了一百万,可我不是白拿你的钱,你也不是拉我一把,我倒觉得是我在帮你,而你却一点感激之心都没有。”

“哈哈哈”宁远山笑了,他指着夏雷,“你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宁远山什么时候需要你这样开街边小店的人帮忙笑话别以为你撬走了神州工业集团的订单,认识了几个神州工业集团的人你就可以在海珠这块地上横行无忌,我告诉你,有我在,你想都别想”

夏雷叹了一口气,“宁董,我其实挺尊敬你的,我们之间难道就没有挽回的余地,要这样斗下去吗”

宁远山冷笑道:“现在知道怕了后悔了”

任文强插嘴说道:“宁董,你可别心软,有些小人是穷怕了,骨子里都散发着贪婪的臭味,你现在原谅他,以后他还会背叛你。”

“我的眼睛还没瞎,不会被小人坑第二次。”宁远山看着张慧兰,不客气地道:“以后别让这种人来这里。”

张慧兰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点了一下头,“嗯。”

宁远海跟着说道:“夏雷,你走吧,以后别来这里了。”

夏雷苦笑着摇了摇头,“行。”

宁静的眼泪无声地流了出来,她咬着嘴唇,忽然失控地吼道:“我恨你们”然后,她转身向屋里跑了进去。

张慧兰跟着说道:“文强,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劝劝静子。”

任文强轻轻地抖了一下手中的玫瑰花花束,用轻蔑的眼神看了夏雷一眼。他这个时候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赢得了决斗的贵族骑士,不仅赢得了荣耀,还赢得了某个大家闺秀的初夜权。而他,正准备踩一下对手的尸体,然后去享受他赢得的一切。

“夏雷,你还有脸赖在这里吗”宁远山粗声粗气,就差一个“滚”字了。

夏雷很明白宁远山为什么这么着急地想赶他走,因为他已经召集了东方重工的精英团队来他家研究智能机床的图纸,然后指定制造的计划。偷东西的人,当然不希望东西的主人在旁边。

夏雷又看了一眼小区的大门口,这时他看见几辆黑色的轿车正向这边驶来。当头的一辆,挂的是京都的车牌。周伟终于是赶来了,可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