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留宿

小说: 赤凌决 作者: 想入飞飞 更新时间:2015-12-06 17:43:25 字数:2438 阅读进度:235/361

“虎爷是不会放过你的!”赵三趴在地上,嘴上却是硬得很。

陈晓默冷冷说道:“虎爷?哼,他早就被我杀死了!”

赵三吃惊地望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想不到他竟然有打倒虎爷的实力!

陈晓默收拾掉赵三,忙来到锦儿身边,先是看了一脸呆滞的锦儿,又看了看脸色发红的香琇,只见她的嘴角还挂着一丝鲜血。

“香琇姑娘,你没事吧?”陈晓默关切地问道。

香琇微笑着摇了摇头。

“干爹,你真厉害!”锦儿忽然开口说道,脸上满是自豪的神情。

陈晓默微微一笑,然后把锦儿搂在了怀里。

许久,他站起身来,走到粮仓的大门前,红叶急挥,一道剑气将门上的大锁劈为两半!

粮仓的大门开了,百姓们兴高采烈地冲了进去,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棍插在麻袋上,白花花的大米从袋子里流了出来,一股米香立刻溢满了整间粮仓。

伴着这诱人的米香,百姓们欢呼着,雀跃着。

“感谢恩人仗义相救,大恩大德,没齿难忘!”白胡子老头跪下喊道。

“感谢恩人仗义相救,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其余众人纷纷效仿。

此时的陈晓默心情激动,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让大家起来。

眼看天色已近下午酉时,在众人的一致挽留下,陈晓默终于答应在这里住上一晚再走。

晚上,镇上举办了篝火晚会,大摆酒席。一是为了庆祝他们挣脱了虎爷的束缚,重获自由。二是为了感谢陈晓默对他们的大恩大德。

席间,无论男女老少,几乎镇上的所有人都来向陈晓默敬酒。

陈晓默不好意思推辞,就不断地喝酒,这一喝便喝了上千碗。

若是一般人,恐怕早就喝死了。但陈晓默曾和忘尘学过醒酒决,一边喝着酒,一边又将酒排出体外。

饶是如此,他的脸上还是带了三分醉意。

天色渐暗,众人意犹未尽,而陈晓默确实也有些顶不住了。如此这般喝下去,恐怕明天连赶路都赶不了了。

“镇长,我实在是喝不了了!”陈晓默放下手中的酒碗,摇摇晃晃地说。

“恩人当真是千杯不醉的奇人啊!小老儿再敬……”白胡子老头还没说完话,陈晓默便打断了他,“哎呀,我不行了,我要回去睡觉!”

白胡子老头一拍脑袋,尴尬道:“哎哟,你看我这记性,真是老喽!”他顿了一顿,又道:“我马上叫人去打扫出一个房间来!”

这时,香琇牵着锦儿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柔声对白胡子老头道:“镇长,锦儿已认陈少侠为干爹,不如今晚就让陈少侠去我家睡吧!”

白胡子老头多少也有些醉了,他看了一眼香琇,又看了看陈晓默,然后大笑道:“好!”

陈晓默如愿提前离开了酒席,随着香琇回到了家里。

香琇的家中很是朴素,几乎没有什么家居饰品,就连睡的地方也只有一个大床。

“香琇姑娘,我,这……”陈晓默望着那大床有些不知所措。

“你睡里面,锦儿睡中间,我睡外面。”香琇轻轻地说道,“放心吧,这床很大,不碍事的。”

纠结了半天,陈晓默还是乖乖地睡到了最里面。

旁边就睡着锦儿与香琇,他倒也没什么想法,只是闭着眼睛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

月朦胧,夜深沉,屋内漆黑一片,悄无声息。

陈晓默回想着白天时,自己施展出的球型归元风障与风神腿?双龙卷合击,心中不禁涌上一股莫名的喜悦。

他现在所想的是如何将归元风障、风神腿?双龙卷合击与东风破完美地组合起来。想着想着,他便昏昏睡去了……

当陈晓默再次醒来时,天已大亮,旁边也没了香琇与锦儿的影子。

陈晓默拍了拍自己晕晕的脑袋,看来自己昨晚确实是喝了不少啊!

这时,锦儿从外面跑了进来,用她那甜美的声音说:“干爹,你醒了,快去吃早饭吧!”

陈晓默摸了摸锦儿那红扑扑的脸蛋,心中腾起了无限的喜爱之情。

他走到客厅,正看到香琇那忙碌的身影。

香琇正值青春年华,如此打扮一番,倒也显得十分美丽大方。

“香琇姑娘,你今天这身打扮确实比昨天好看多了!”陈晓默由衷赞叹道。

香琇有些害羞地笑了笑,低头说道:“多谢恩人抬举!”

“哦,对了,饭在桌子上……”香琇如梦初醒,正准备提醒陈晓默,却发现他已经在吃了。

陈晓默吃完早饭,镇上的百姓已悉数聚集在了香琇家的门口。

陈晓默走出屋门,来向大家辞行。

“恩人再多住几日吧!”白胡子老头道。

“我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这就要走了。”

“干爹,你再多住几天吧,我和娘会想你的。”锦儿央求道,明亮的眼眸中流下了两道晶莹的泪花。

陈晓默俯下身去,轻轻地擦拭着锦儿眼角的泪花,柔声说道:“锦儿,干爹不在,你一定要听娘的话哦!”

“嗯,锦儿知道了!”锦儿眨巴着她那双空灵的大眼睛,听话地答应着。

陈晓默站起身来,向香琇点了点头,又望了一眼众人,随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身体化作一道红光,向空中飞去。

“恩人一路走好!”响亮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地,也印在了陈晓默的心中!

经过了万魔谷与桃花源的一系列奇遇,以及这连日来的匆忙赶路,陈晓默的御气飞行之术已经是相当的纯熟,即便是和李妍卉相比,恐怕也不输几分。

天空中,只见一道红光洞穿白云,留下了一道美丽的弧线。

不知不觉中,陈晓默已飞过了东郡的边境,来到了西郡的领空上。他不做任何休息,直朝着下一个目的地急速奔去。

前面就是昆仑山了,山下是一个小城。

陈晓默落在小城外,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着与发型,随后便向城中走去。

城门口,立着一块大大的石碑,上面写着“涞源”两个大字,其后便是一个高高的门楼,牌匾上的“凉城”二字格外醒目。

“好一个凉城涞源,果然是凉爽宜人啊!”陈晓默走在凉城的大街上,只见两旁的店肆林立,路上车水马龙,好一番热闹的景象!

不过,他多少也注意到了,这路上的行人中,有好多都是手持兵刃的武者,不过他们皆是行色匆忙,行踪诡秘,看不出是正道弟子还是魔教弟子。

陈晓默倒是不太注意这些,他的脑海中想着的却是另一件事情!(51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