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重返天魔气宗

小说: 赤凌决 作者: 想入飞飞 更新时间:2015-12-06 17:44:07 字数:2343 阅读进度:265/361

一阵脚步声传来,逐渐逼近屋门口。乐文 小说 “吱呀”一声,房门应声而开。高阳的脸上带着几分惊讶与喜悦的神色,“月华,快进来坐!”沈月华也不客气,径直走到了屋内。这时,她发现,屋内果然还坐着两个人,正是林世通与陆一凡!只见桌子上正摆着一张昆仑山的地形图,看来他们正在商量三天之后的昆仑镜封印仪式的诸般事宜。高阳示意沈月华坐下。还不等高阳开口,陆一凡便抢先问道:“月华啊,此次东都之行凶险万分,你又这么晚回来,真是让我们好生担心啊!”“多谢陆师叔牵挂,月华并无大碍!”就算是和长辈说话,沈月华依旧是这般冷冰冰的。陆一凡嘿嘿笑着,不知在想些什么。林世通白了他一眼,然后问道:“月华,你后来都经历了什么?”沈月华一五一十地将她在桃花源中的诸般奇遇说了一遍。当然,这其中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比如陈晓默与她的那轻轻一吻。另外,冷月婆婆曾经交代过,凌夕寒山的事情不得对外人提起,就算是自己的师父也不行。所以,关于凌夕寒山的这一段,沈月华随便编了个瞎话,便把这一段删除了。“你是说,你在桃花源中遇到了晓默?”林世通的神情显然有些激动。沈月华点点头,“我们还一起打败了花魔,并获得了无影桃花戒!”说着,沈月华亮出自己的右手中指,上面套着的正是传说中的无影桃花戒!戒指上的花瓣隐隐闪耀着粉色的光芒,高阳和陆一凡死死地盯着那戒指,口中赞叹着,“这上古神物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而林世通却是紧张地问:“月华,晓默他现在在哪里?他受伤了吗?”戒指戴在沈月华的手指上,高阳和陆一凡纵是喜欢,也不好意思随随便便摘下来看。沈月华的心中一阵好笑,然后扭头看向林世通,“回禀林师伯,当日我同陈师弟一同出了桃花源,我返回飘渺锋疗伤,而陈师弟已独自一人去往昆仑山。如今我已到了昆仑山,却未见到陈师弟的身影,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林世通神色一黯,然后又自我安慰,“哈哈,晓默福大命大,不会有什么事的。”沈月华的心中暗暗祈祷着,“但愿如此吧!”“哦,对了,高师伯。”沈月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方才我来到昆仑山境内,却发现江南的项氏一族正牢牢把守着去往昆仑山的入口。”“他们只放正道弟子通行,对魔教弟子却是大打出手。这虽然是好事,但他们有时候不分青红皂白,若不是我身上有紫电清霜两柄仙剑,恐怕他们也不会放行。”陆一凡亦是有些不满,“这江南项氏虽属正道,但做起事来却是骄横跋扈,实在是不给我们天山派面子!”“他们啊,就是一堆炮灰!”高阳摆摆手,不屑一顾地说:“同为诛魔而来,区区江南项氏却想盖过我们天山派。他们这般强行出头,必会为自己惹来灾祸!”沈月华仔细一想,觉得高阳说得不无道理。“高阳师伯,我这一路赶来,有些疲惫。若是师伯没有什么吩咐,月华便先退下了。”“好,你下去好好休息吧!”说罢,沈月华已是走到了屋外。她正要去飘渺峰弟子那里,却迎面撞上了李天明。沈月华是天山派第一美女,就算是掌门天衡子见了,心情也不免会舒畅几分。更何况李天明只是一个年轻的弟子!“沈师妹,好久不见!”李天明先开了口。“哦,原来是李师兄。”沈月华淡淡说道。“上次东都之战,沈师妹与我的尹师弟一同追赶魔教妖人,这一去便不见了踪影,我们正在为你担心呢!”李天明露出了一个迷人地笑容,尽量显示出自己的帅气。“我与尹师兄追到了桃花源,在那里遇到了不少危险。”李天明担心地问:“那沈师妹可有受伤?”沈月华摇摇头,“后来陈晓默陈师弟及时赶到,我倒是没什么,不过你的尹师弟……”说到这里,沈月华忽然停了一下,不知是怕李天明接受不了,还是她从内心里就不愿再提起这个人。“天仇,天仇他怎么了?”看到沈月华这样,李天明自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生死关头,尹师兄只顾着自己逃命,抛下了我和陈师弟。不过他多行不义,最后却是自食恶果!”沈月华冷冷地说。“你是说他死了?”李天明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见沈月华没有说话,他也终于相信了这个事实。“凌云峰不能只顾着传授弟子道术,还应该教给他们如何做人!”沈月华抛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地走了。这句话传到李天明的耳中,很是不爽。不过对方是沈月华,他也就不再计较了。若是换做别人,李天明定会和他拼个你死我活。不过,凌云峰就这样失去了一个道法高深的弟子,也算是天山派的一大损失吧!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转眼间,陈晓默与李妍卉二人便又返回了平顶北谷,并来到了天魔气宗的地界。前面就是天魔气宗的营地了,陈晓默看着一脸傻笑的李妍卉,指着下面说:“小卉,我们这样不太好吧?”只见两人正十指紧扣着,那般亲密而甜蜜!“哎呀,怎么了嘛!”李妍卉摇晃着两人那紧紧握着的手,眉飞色舞,“你现在把我平安地带回来,我娘肯定会认你这个女婿的!”陈晓默当真是哭笑不得,自己本来是正道弟子,现在却莫名其妙地成了天魔气宗的乘龙快婿,实在是造化弄人啊!“小卉,可是……”看着陈晓默那一脸为难的样子,李妍卉这才松开了陈晓默的手。“好了,我不牵你的手就是了。”可是她刚刚说完,又一下子挽住了陈晓默的手臂,我要挽着你的胳膊进去!不等陈晓默说什么,李妍卉便一蹦一跳地向前走去,陈晓默自然也被迫一起运动。“哎,小卉,你慢点儿!”两人几步便来到了大门前,记得上次来这里时,陈晓默是背着李妍卉来的。而这次,两人却是挎着胳膊,而且有说有笑。天魔气宗的那些弟子也从上次的横眉冷对变成了如今的瞠目结舌。能和大小姐如此亲密地接触,是多少天魔气宗弟子梦寐以求的事。可如今,大小姐的胳膊竟被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穷小子挽着,那些弟子的心中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但是,这番景象就真真实实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有李妍卉在旁边,任凭他们再不乐意,也不敢对陈晓默怎么样。一道道仇视地目光向他射来,陈晓默得意地一笑,继而把李妍卉搂地更紧了,直把那些人气得半死。两人步入院中,而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这宽阔的院子里却是热闹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