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偷听者

小说: 赤凌决 作者: 想入飞飞 更新时间:2015-12-06 17:44:35 字数:3342 阅读进度:293/361

;那名弟子逃窜的速度哪能比上陈晓默剑气的速度?还没逃出几米远,便被陈晓默的剑气刺伤了屁股。量格逗眼刻番秀国

定格价跑复外睡里那弟子大叫一声,被迫跃出地面。

蓬头垢面,满身的泥土,如此一来,那弟子更显狼狈了。定代摇润考减秀功

量格摇方合更儿养这时,陈晓默也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这般服饰,应该是天山派凌云峰的弟子了。

陈晓默或许不认识这个男弟子,但吴怀诚和温少杰对他却是记得真真切切。量匹心赋刻番睡里

量匹心赋刻番睡里“我不说出去就是了,你们放了我吧!”青松自知不是李妍卉的对手,便苦苦哀求道。

匹格逗方刻减儿里此人便是天衡子的关门弟子,凌云峰弟子青松。当时吴怀诚与温少杰上山拜师时,青松曾百般刁难过他们,只不过最后却是自己出丑了。

“哪里来的毛头小贼,竟敢偷听你姑奶奶说话!”李妍卉不客气地喝道,脸上满是愤怒之色,似是要把对面的青松撕碎了一般。格量价眼持番讲养

量量摇赋合许秀国“我……”青松支支吾吾地说着,像是被眼前的这个场面吓傻了。

“我什么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李妍卉说着,便要再次祭出紫霞仙绫。格代价眼持更秀母

量匹价眼持寓睡养青松急忙伸出双手,阻拦道:“哎,别别别,你可不能杀我啊!”

量匹价眼持寓睡养“可是我不认识你啊!”陈晓默如实回答道。

然后,青松看向陈晓默,大声说道:“巨岩峰陈晓默,我还是认识你的!”量定昵润考减睡养

量定逗赋考许睡功“可是我不认识你啊!”陈晓默如实回答道。

“你……”青松心中愤懑难平,他用手指指着陈晓默,厉声说道:“陈晓默,你身为天山大会的第四名,居然勾结魔教妖女,真是为我天山派蒙羞!”量量逗眼刻番讲里

代代心方持许秀国李妍卉忽然惊讶道:“呀,扫把头,没看出来啊,你居然是天山大会的第四名!”

陈晓默在李妍卉的屁股上轻轻地掐了一把,没好气道:“傻丫头,我不是和你说过嘛!”定量摇赋刻许秀国

定量摇赋刻许秀国自从上学以来,陈晓默就是个听老师话的好孩子,如今让他违背师父的命令,他还是有些担忧的。

代格逗跑复减讲母李妍卉惊呼一声,然后笑着说:“哎呀,当时在万魔谷求生心切,我这不是忘了嘛!”

看到陈晓默与李妍卉这样美丽的女子这般打情骂俏,青松不禁有几分羡慕。定匹心眼持番睡功

定格摇方复寓也母趁着陈晓默与李妍卉二人亲密之时,青松正想着怎么逃跑。

“站住!”李妍卉厉声喝住青松,“小子,你偷听了我们的对话,还想往哪里跑?”定代逗跑考许睡母

量格摇跑考更讲母“我不说出去就是了,你们放了我吧!”青松自知不是李妍卉的对手,便苦苦哀求道。

量格摇跑考更讲母“哎呀,别想那么多了!”李妍卉拉住陈晓默的手便向前走去,“咱们快走吧,省得正道的人再追过来!”

“看你方才那般刁蛮,定然不是个省油的灯!”李妍卉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代定逗跑刻减睡母

定定摇方复外儿里“你,你想怎样?”青松惊恐地说着,额头上已渗出了大滴的汗珠。

“只有死人才不会告状!”李妍卉幽幽地说着,手中的紫霞仙绫一阵爆闪。量格昵赋刻更秀国

代定心跑刻许秀里陈晓默来李妍卉的耳边悄声说:“小卉,他再怎么说也是天山派的弟子,你吓唬他干嘛啊?”

“什么吓唬,我可是很认真的!”量代昵润考寓睡里

量代昵润考寓睡里陈晓默为难道:“那我们住哪里啊?总不能又像上次一样,露宿街头吧?”

定匹昵眼考番讲养李妍卉的口气这般坚定,青松料定自己难逃一劫,便对陈晓默大声喊道:“陈晓默,你身为天山派的弟子,难道忍心看着她杀了我么?”

“我……”陈晓默一阵无奈,然后对李妍卉说:“小卉,不如我们饶他一命吧?”格匹逗跑刻外也国

量代价方考减睡养“哼,你饶了他的命,他却不一定会饶了你的命!”李妍卉目光如炬,“我看此人不像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他回去了便会把咱俩的事告诉他的师父!”

“我肯定不说……”青松的话还没说完,李妍卉的身形便如魅影一般飘至他的身前。格定心跑考许儿养

代匹摇跑持许儿母“就让老天来决定你的生死吧!”李妍卉掌中蓄有千钧之力,一掌打在青松的右胸口上。

代匹摇跑持许儿母青松道行低微,哪能受得了这般攻击?顷刻间便飞到了树林的废墟之中。

青松道行低微,哪能受得了这般攻击?顷刻间便飞到了树林的废墟之中。定定价方合减秀国

匹格逗眼合许也养陈晓默急忙来到李妍卉的身边,焦急地问:“小卉,你真的杀了他?”

李妍卉拍了拍手,“我方才那一掌打在了他的任脉上,他是死是活便看他的造化了!反正这两天,他是躺在那里动不了了!”定代心方合更讲养

格代价润刻更睡国“那他会不会被老虎吃了啊?”

“哎呀,别想那么多了!”李妍卉拉住陈晓默的手便向前走去,“咱们快走吧,省得正道的人再追过来!”量量心润复减秀功

量量心润复减秀功青松道行低微,哪能受得了这般攻击?顷刻间便飞到了树林的废墟之中。

量格昵眼合番也国青松落地后便不省人事了,而李妍卉的这一掌,也注定了吴怀诚与温少杰今后的人生悲剧!

李妍卉拉着陈晓默迅速向平顶南谷外走去。代量逗跑合寓秀功

格匹逗跑复外睡国路上,陈晓默把师父林世通让他返回巨岩峰的事情告诉了李妍卉。

“什么,你师父竟然让你现在回巨岩峰?后天可就是昆仑镜的封印仪式了啊!”李妍卉惊讶地叫道。代量摇润合许也养

代代价方刻减也里陈晓默无奈地点点头,“其实我也很想参加昆仑镜的封印仪式,但那可恶的吴怀诚向高阳告状,我在乾清宫救你的场景,众人也都看在眼里。他们怀疑我和魔教勾结,我也是百口莫辩,所以就只好听师父的话,先回巨岩峰了!”

代代价方刻减也里李妍卉拍了拍手,“我方才那一掌打在了他的任脉上,他是死是活便看他的造化了!反正这两天,他是躺在那里动不了了!”

“哎呀,扫把头,你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这般糊涂啊!”格格心赋刻寓睡养

量匹价润持番也国陈晓默疑惑道:“此话怎讲?”

“在万魔谷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你师父不让你去,你可以自己去嘛!”量定逗赋考寓讲功

量匹价跑持寓睡养“可是师父现在已经让我回巨岩峰了,我要是偷偷地去参加封印仪式,万一被他看见怎么办?”

李妍卉挎着陈晓默的胳膊,笑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咱们藏好了,你师父是绝对不会发现的!”量量逗赋复外秀母

量量逗赋复外秀母那弟子大叫一声,被迫跃出地面。

格定昵润刻减也养陈晓默点点头,算是认同了。

自从上学以来,陈晓默就是个听老师话的好孩子,如今让他违背师父的命令,他还是有些担忧的。量量心眼复寓睡养

匹代昵眼持许睡养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一条小河边。这条小河是从翠屏湖那里延伸出来的,河水自然是十分的清澈。

李妍卉看了一眼清亮亮的河水,满心欢喜道:“晓默,不如我们就在这里待一天吧,等到后天早上,我陪你一同去参加那昆仑镜的封印仪式!”量格心赋合更讲国

匹量昵眼合减也国陈晓默为难道:“那我们住哪里啊?总不能又像上次一样,露宿街头吧?”

匹量昵眼合减也国“什么吓唬,我可是很认真的!”

李妍卉指着不远处的两间木屋,欢喜道:“我们就住那里吧,我去把那屋子买下来!”量量逗润复许也国

格量逗润合减讲母“这样不太好吧?”

“嘿嘿,有什么的,他们乐意还来不及呢!”李妍卉调皮地说着,便拉着陈晓默的胳膊向那两间木屋走去。代定逗跑持许秀国

格匹价跑复寓讲里这两间木屋就建在离河的不远处,取水倒是十分的方便。

陈晓默仔细看去,发现这两间木屋都是新盖了不久的。代代摇跑合减讲里

代代摇跑合减讲里“在万魔谷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你师父不让你去,你可以自己去嘛!”

量格价跑合许儿母屋前青草连连,鲜花多多,甚是美丽。屋内不时传来一对男女的谈笑声,应该是一对夫妻生活在这里。

李妍卉上前轻轻地敲了敲门,喊道:“有人吗?”格量摇跑刻减秀里

...杰看:

若本章节内容出现乱码,空文,或文字不全等一切影响阅读因素,请点击下方报错,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