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这多角恋

小说: 初婚有刺 作者: 芭了芭蕉 更新时间:2019-08-14 06:34:53 字数:2193 阅读进度:977/2096

第466章藏起你的胜负心

算了反正都已经开口了,再说的明白些好了。

“昨天晚上我带着那个混血美女过来,是我没有弄清楚状况,她的男朋友另有其人,不是你。“

“哦。”隔着电话我都能想象出汤子哲此时应该是扬扬眉毛:“看来,是我平反了?”

“嗯,反正是我错怪你了,我跟你道歉。”

“哦。”他淡淡地应着。

他的回应让我有些意外:“你就这么哦了一声?”

“你向我道歉就代表我一定得要原谅你吗?”

我忽然想起昨天晚上汤子哲扣着我的手腕时那受伤的眼神,我心里泛起一阵阵的内疚。

“我承认是我太武断了,不过你也看到了照片,你们两个一模一样呀!让我怎么不起疑心?”

“可是我也跟你解释过了呀,我有一个孪生兄弟。”

“这太扯了嘛!以前都没听你说过。”

“好吧,那你就当做我已经原谅你了。我早上还有戏要拍,我先挂了。”

汤子哲第一次挂我的电话,听着话筒里面急促的嘟嘟的声音,我很郁闷。

我感觉我被汤子哲给鄙视了,都怪我太冲动还太自以为是,总是以为自己是福尔摩斯或者是神探。

不过我觉得汤子哲的反应也有些奇怪,他听到我说我错怪他了,那肯定是找到了另外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他怎么一点都不好奇呢?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得问问那个孪生兄弟在哪里呀,不管了,反正我已经道过歉了,他接不接受原不原谅都是那回事。

我稍微涂了一点口红就下楼,老会长和颜开都在楼下的客厅等着我。

我说:“抱歉,等很久了吧?”

老会长很宽容地摇摇头:“没关系,女孩子就是要多打扮一会。”

我看看颜开她都是素颜,混血美女真是漂亮得触目惊心,素颜也这么美。

还好我没化大浓妆。

带他们去哪里玩呢,我想了想说:“要不这样我带你们去泡温泉吧!”

我们锦城有一个温泉很有名,叫做帝王泉,也就是说只有帝王才能享受到。

颜开挽着她的父亲,亲昵的征求老会长的意见。

“爸,您看呢?”

老会长很和蔼:“我都可以。”

于是我打电话给谷雨,上次就听她说她想去泡温泉了,我把她一起叫着,反正他们都认识,昨天晚上谷雨不是还陪老会长吃饭来着?

谷雨一听到我说去泡温泉,我以为她会很高兴,但是她居然在电话里跟我嚷嚷。

“小疯子,你是不是疯了?又不是全都是女的,我们跟老会长才第二次见面就赤膊相见?”

想想看也是,老会长毕竟是个男的。一起去泡温泉感觉有些尴尬。

我说那就去钓鱼吧,温泉山庄那边也可以钓鱼的。

我便带着他们去锦城城郊的那个

温泉山庄,那里风景很美,感觉在城郊比市中心的气温都低了好几度。

盛夏的天气到这一个有湖有山有树的地方很是心旷神怡,老会长很喜欢钓鱼,他说他在洛杉矶的时候有空就去海钓。

有一次还钓了一只蓝色的龙虾,我说我也钓过,因为我心怀慈悲就把它给放生了。

我让谷雨陪颜开去泡温泉,我就在老会长这边陪他钓鱼,我们钓的地方是湖,自然不可能钓出来龙虾。

我虽然不会钓鱼,但是也装模作样的拿个鱼竿在边上。

天气虽然很热,但是我们正好是坐在树下面,而且保镖还有几只大塑料箱,塑料箱子里面都放满了冰块放在我们身边,很是消暑。

旁边的桌上又放着酸梅汤绿豆汤,还有我要的冰汽水,一个小时我连条鱼尾巴都没看见,汽水倒是喝了三瓶。

对照会长身边的水桶,里面已经游弋着两条看上去都一斤多重的鱼。

我很是不满,拿树枝拨着老会长钓的鱼,一边哼哼。

“你说这鱼她也能分得清楚新手和老手?怎么我钓它们,它们就不上来了。”

老会长哈哈大笑:?“那是因为你太想钓了,所以它们就不上钩。”

“它们怎么知道我很想钓呢?”我歪着头看老会长。

他笑起来慈眉善目的,一把年纪了笑的时候眼睛里似乎还是有星光:“任何一个拿上鱼竿的初钓者的胜负心都太重,那些鱼啊是很敏感的,它们都能感受到,所以哪里能上钩?”

本来就是钓鱼一件很简单的事嘛,老会长却说得充满禅机,我一边听一边点头表示虚心受教。

“所以您现在已经没有胜负心了?”

”不是,是我们已经学会隐藏,人人都有胜负心,人人都想赢,但是怎么才能赢?隐藏自己的欲望你才会最终成为赢家。”

我总觉得老会长好像是话里有话,想要跟我说什么。

我装傻充愣,这时漂在水面上的浮子动了一下,我立刻指着湖面大叫起来:“鱼上钩了,上钩了!”“

老会长冲我竖起一根手指头:“小声点,它会听到吓着的。”

我只好闭了嘴,老会长不急不慢地开始收杆,很快一条金色的大鱼跃出了水面。

那条鱼从宽阔的湖底进入了狭小的桶中,我用手指拨着那条鱼:“这就是贪吃的下场。”

老会长笑了:“它不是贪吃,它还以为是它可以继续生存,但是没想到会被钓起来,人生的任何一个抉择就像赌博,一般来说只有两种结果,赢了或者输了,没有第三种。”

“会长您想说什么?”

老会长慢条斯理地在鱼钩上放上鱼饵,然后又一次丢进湖中,笑嘻嘻地跟我说:“你是很聪明的孩子,但是你的心太不沉了,阿旗这一点比你好,你要好好的跟他学。”

“桑旗是做大事的人,我一个小女人不学也罢。”

“话不是这样说,笨人可以不用学,但是像你这样的聪明孩子你要学会怎样压住你这心里的每一个念头。”

老会长说的话太深沉了,我最近又不太爱动脑子,所以我不想琢磨就跟老会长傻笑着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