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节

小说: 常去的甜品店老板竟然不是人,于是跟她聊了点…… 作者: 兰台调 更新时间:2015-11-01 03:26:10 字数:1174 阅读进度:143/292

他却猛地后退一步,眯着眼睛看了我半晌,才道:“你是……朗夫人?”

我说:“大人还记得我。”

他放下笔,直接对着壶嘴饮酒:“最近愿意来看我的人不对,好容易来了一个,自然要记得,夫人不远万里而来,是专门来看我如何落魄,还是带来了不好的消息?”

我挑起眉:“不好的消息?”

他用双手撑住书案,低下头:“她……还活着么?”

我点头:“活着,活得很好。”

鄂莫抬头,眼睛里微有血丝,唇角却挂上薄薄的笑意:“你是来看我如何落魄的?”

我说:“其实我是来看你的嫡福晋,她当年诬陷任夏与人私通,只为了得到你的爱情,所以我想来看看她,有没有得到你的爱情。”

“我的爱情?”他嗤笑:“我的爱情很好么?很值得她去这么抢么?我的爱情,除了给我爱的女人带来灾祸,什么都干不了。”

我还想再说什么,鄂莫却抬了抬手:“如果我能真正掌控这个家族,断不会将它牵扯进帝国风波里。可惜现在,我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它走向灭亡,什么都干不了,我的家人,父亲、母亲、我的妻子,他们个个都打着为我好,为我考虑的名号,逼我去一步步把我的家族送上死路。他们为什么要把我姐姐嫁进皇族?为什么要我去赫舍里氏的女人,以巩固家族的地位,图谋更大的权力?凭着先祖的余荫,瓜尔佳氏本来可以做一个富贵闲族,不被皇上忌惮,安稳百年,都是他们的贪欲,他们想站到巅峰去,所以逼我去为了他们私心,毁了这个家族。”

他说到激动处,又开始执笔,在纸上急速书写,边写便纵声长啸,高声吟诵:“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当年宋公明在浔阳楼写下这首著名的“反诗”,豪情与前途尽在执笔之间,使人读之忘情,然而今日鄂莫默下这首诗,却是穷途末路,前程尽毁之作,原本有多少豪情,现在便有多少辛酸。

我无言以对,只端起放在地上的酒坛,为他在瓷壶里斟满了酒。自幼生长在高门贵挺的男人,空有一腔志向,却始终畏首畏尾,被各种感情牵绊,他抛不开他的家族,却始终眷恋着红尘怒马的逍遥生活,贪心想将诗意拉进自己的生活,却落得人财两空。没有割舍的勇气,自然没有收获的甘甜。

在最癫狂的情绪之下,也只能用瓷壶饮酒,他扔不下这些风雅精致,犹如端不起地上的酒坛,抱不住心爱的女人,过不了想要的生活。

“夫人今日一别,再也不会来看我了吧。”他在纸上连下最后一笔,没有抬头。

我说:“我今日来见你,她永远不会知道。”

鄂莫点点头:“不知道最好,我宁愿她以为我负她,也不愿让她知道,她曾经爱过的男人,竟然如此无能。”

“你走吧,愿我们后会无期。”

康熙四十七年元月,皇帝下旨剥夺瓜尔佳氏祖上封邑,鄂莫领旨,次日,亡于府内。

他去世三个月后,皇帝复立废太子,做为太子妃的母族,又追封他为德伯,封他寡居的夫人为一等诰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