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节

小说: 常去的甜品店老板竟然不是人,于是跟她聊了点…… 作者: 兰台调 更新时间:2015-11-01 03:27:04 字数:2484 阅读进度:238/292

师父看了看周边的这些人,笑着说道:“黄夫子道友,还是直接把你的师父请出来吧!这里的人你觉得有几个,能抵抗的住我们的雷火咒?”

师父的话不仅让我吃了一惊,就连中年道人黄夫子也吃了一惊。看着师傅说道:“难道你觉得我不是么?难道这里还有比我更高的么?”

师父笑着说道:“刚才引我们进来的道友,是不是可以现身了。你不会就让自己的弟子在这里胡闹吧?要是那样话,我么我们可就留情面了!”

“嘿嘿”师父的话刚刚落地,就听一阵阴笑传来。接着一个声音传来:“空悟道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乎?”说着一条身影,嗖的一下飞到了我们对面。

来到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引我们进来的老道。也就是我和老赵头,第一次见到后,还给了钱的哪位老道。

师父笑着施了一个礼说道:“黑胡道友别来无恙?没有想到一别数十载,我们又在这里相见了。阁下是不是也该显出本来面目了?”

“哈哈”老道一阵大笑后,就听骨骼咯吱咯吱的一怔乱响。脸部的肌肉随着变化,忽大忽小忽白忽黑。

一阵变化后一位一米八左右,岁数大概在五十岁左右的道人出现在我们眼前。只是身体变化后,衣服有些小看着格外别扭。

中年道人黄夫子和光头及柳仙姑一看,急忙跪倒说道:“师尊在上,受弟子一拜。”说着就磕头。围着我们的人,也急忙跪下叫着“师祖”。

黑胡道人没有理这些人,而是看着师父说道:“空悟道友我们上次分别时,你和令徒现在的岁数差不多。一转眼你我都已白发苍苍,垂垂老矣。不知道兄修为到了何等境界,小道还记得当年你赏我的那记五雷咒。到现在了,我的后背还时时隐隐作痛。”

师父一听哈哈一阵大笑说道:“没有想到道友居然还能活着,躲到这种地方潜心修炼。正合道友,还记得当年三眼头陀的师父么?”

老赵头一听笑着说道:“怎么能不记得!我以为上次我们三人联手,早把他打得魂飞魄散。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又遇到了。失敬的很呐!”

黑胡道人一听,吃了一惊看了老赵头半天说道:“不会吧!这位居然是当年的正合道友,怎么现在变得如此这般呢?”然后又看了看老师说道:“这位道友又是谁呢?”

老师微微一笑说道:“我就是一个无名小辈,你不知道我也很正常的。你们老友重逢叙旧就是了,不用关我这个老疯子。”

师父笑着说道:“看来黑胡道友不仅没有迷途知返,反而修行吸阴还阳法。哎!道友这么做可是违背了天意的。现在又要召集阴兵,老道不知这是为了什么?”

“哈哈”黑胡老道笑着说道:“空悟道友既然都以知道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说着走了两步说道:“当年拜各位所赐,一道天雷打去了我近千年的修为。还好天不灭我,让我辗转到了这里。无意中在三皇神像下面的密室中,得到了一本《三皇控鬼经》。”

说着把书拿出来晃了晃说道:“这本经书虽然让我不能补回,被你们废了的千年道行。可是里面的鬼术去能让我,修炼成魔的境界。现在我就差一支鬼兵,为我提供足够的阴气和煞气。没有想到,你们却自己上门了。”说完又是一阵仰天大笑。

师父叹了一口气说道:“所以你安排人配阴婚,就是想用配过阴婚的鬼魂身上的怨气,把阴兵召集到这里地方。然后用阴兵当年使用的武器,诱发心中的哀怨。”

“对”黑胡道人说道:“所有的这一切你又全部说对了,没有这些哀怨。如何获得更多的怨气,让我修炼。只可惜我的这些笨徒弟,没有把这一且办好。为了一件天龙宝甲,差点坏了我的大事。”

说着手中出现一团幽绿的火光,朝黄夫子三人打去。这三人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打的飞在了半空中。

等三人重重落地后,黑胡道人恶狠狠的说道:“心里只有自己如何渡过天劫,却把为师的话丢在了脑后。要不是今天空悟道友在这里,非要你等重回畜生的世界。”

“你还真是个大度的师父!”看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朝他说了一句这话。再场所有人都看着我!

我也没有多想,继续说道:“你还不是一样,为了修炼鬼术。要自己徒弟干着干哪,却不想让他们提高修为渡过天劫。要是自私的话,你是最自私的。”

我的话刚刚说完,老师拉了我一把说道:“小胖子,你在这里给我多什么嘴。人家本来就是自私的,你非要给我揭露出来。你小子存心给人好看是吧!”

我还没有来及说话,黑胡道人却说道:“空悟道友你不该,带你的徒弟来这里。阴兵借道,寸草不留。”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听一阵人仰马翻的声音。我就觉得自己手中的,那把锈迹斑斑的刀动了一下,然后发出一阵响动。

我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感觉到插在腰间的银奴,又嗡嗡的作响。一阵火烧一般的滚烫,从小腹传到了大脑。

当时烫的我一阵龇牙咧嘴,老师急忙把手放在我的后背。饶是如此,没有个多长时间。老师也感觉到了,我身上一阵又一阵的热。

师父突然说道:“不要碰他!”然后迅速把我拉到身边,和老赵头及老师一起背对背的把握围在中间。

不过这时吓坏了郭玉林,手忙交错的不知道该干什么。老师一看走到他身边,在后颈处捏了一下。郭玉林犹如一团软泥一样的,缓缓躺倒在地上了。

也就是在这时,就看黑胡道人过去。在一面墙上有拍了三下,只见墙上露出一个黑幽幽的洞口。里面不时传来马蹄的声音,和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这种脚步声,就好像是部队上的人一起踏步一样。整齐而又节奏!洞府里面的灯火忽然全都灭了,那些“弟马”一类的都发出了惊叫。当然在这惊叫声中,还有一些动物的叫声。

这时银奴发出来的热越来越强,我不得已把手中的铁刀丢在了地上。要从腰间拔出银奴,哪知师父回头挡了一下。冲着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拔出银奴。

我正奇怪呢,就看到洞里面突然亮起了数盏红色灯笼。当灯笼亮起的一瞬间,四周响起了女人的叫声。因该准确的来说,是笑声和夜生活时的欢愉声。

就在这时就听一阵马的嘶鸣声传来,接着又是呜呜的号角声从黑幽幽的山洞里传了出来。

黑胡道人看着我们微微一笑,手一伸朝我们这边一抓那把不瞒锈迹的铁刀嗖的一下,飞进了他的手里。

紧接着就是刷刷三刀,随着铁刀的落下。三颗“弟马”的头颅滚到了地上,刀上沾满了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