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我不是故意的!

小说: 重生归来之总裁追妻 作者: 小羊快跑i 更新时间:2018-11-09 04:50:53 字数:2535 阅读进度:206/206

小÷说◎网】,♂小÷说◎网】,

“小岭啊,是这样的。”黎华音难得地用温柔的声音叫起赵岭的小名。

赵岭却莫名打了一个冷战。

“你知道的,我们呢,是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的。不管你喜欢谁,只要品行端正,我们都不介意的。”黎华音说道:“这个张柔呢,就很好啊。而且,她是小念的闺蜜,你和她在一起,也对小念回家的事情有帮助,对吧?”

“是该你为家族做贡献的时候了。”赵毅连连点头。

赵岭疯了,“我……我的终身大事,就这么不值钱吗?”

赵毅和黎华音对视了一眼,然后十分诚恳地对他点了点头。

赵岭:“……”

额,虽然有点心塞,可为什么他突然也觉得,如果能让小念回来的话,和张柔在一起,也没什么的?

更何况,赵岭想起张柔的样子,突然觉得,除了泼辣了点,其实,她也还挺好看的?

赵岭纠结了一会,不由试探性地说道:“那……那我去追求她试试?”

“试试试试。”赵毅和黎华音连连点头。

赵岭有些扭捏地点了点头,可内心深处,他竟觉得,自己莫名还有一些雀跃……

“对了,五天后。是你爷爷的八十大寿。”黎华音说道:“到时候,你带上人家姑娘一起。”

赵岭惊了一下;“进度这么快的?人家未必愿意吧。”

黎华音皱了皱眉头:“你就这么没用?要是不把人带回来,我看你也没必要去了。”

“爸。”赵岭求救地看了看赵毅。

赵毅连连点头:“对对对。不带上人家姑娘,你也不用去了。”

赵岭:“……”

过了一会,他有些不甘心地问道:“我真的是你们两个亲生的吗?”

“滚。”赵毅踢了他一脚。

赵岭立刻滚了,心里一片悲凉。

他堂堂男子汉,如今唯一的作用,竟然就是用来联姻了。

哎,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小念还挺重视张柔这个朋友的,要是张柔能够帮着劝说,那确实是一件好事。

对,所以,不是他想要理会张柔那个凶婆娘。而是他忍辱负重,为了妹妹,牺牲自己。

找好理由,赵岭高高兴兴地,就把之前搜集到的,女人最喜欢的礼物清单下载了下来,然后飞快地地准备去了。

翌日。

张柔接受基金会的事情没有多久,这段时间,要选址,要成立办事处,要招人,一天天忙的脚不点地。

这会,她在刚选好的办公室里,面试了一批人。

这次来面试的人,质量还不错。

张柔正高兴着,突然,公司前台拿着一巨大的盒子,轻手轻脚地走进来了。

“什么东西?”张柔皱了皱眉头。

“不知道啊,只说要张总你亲自打开。”前台说道。

“什么莫名其妙的。”张柔皱了皱眉头,担心是恶作剧什么的,特意站的远远的,用剪刀开了箱子。

然后,刷的一下,满满一盒子的鲜花出现了。

张柔忍不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她拼命捂住口鼻,一脸惊恐地说道:“拿走拿走。我花粉过敏啊!”

前台慌忙把花拿走,张柔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但她的手上脸上,还是飞快地出现了一些小红疙瘩。

张柔臭着一张脸:“这东西到底是谁送的?”

前台也不敢瞒着,“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先生送的,他人现在还在楼下等着呢。”

“还在楼下等着?好,很好。”张柔黑着一张脸,“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跟我这么大仇!”

她气势汹汹地下了楼。

然后就看见赵岭一脸淡定地等在那里。

张柔的火气一下子就上了。她想,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赵岭看见张柔,露出了一个自以为霸道总裁的笑容:“女人,还喜欢么?”

呵呵,果然是她。

张柔的心里已经快要爆炸了。

她黑着脸,面无表情,一步步地朝着赵岭走了过去。

“你也不用太开心,这只是基本操作……”赵岭还没说完。

突然,张柔抬起了高跟鞋,恶狠狠地踩在了赵岭的脚背上。

“啊!”赵岭猝不及防,不由疼的喊出声音来。

“基本操作,神特么基本操作。”张柔抬起包,就朝着赵岭打了过去,她气的眼睛都红了:“你用得着么你?看样子,你苦心孤诣调查过我啊,知道我花粉过敏,所以故意送花是吗?赵岭,看不出来,你还挺阴险啊!”

赵岭一开始还有些茫然,等听完张柔的话,他不由有些目瞪口呆了。

他一下子跳出张柔的攻击范围,然后问道:“你……你花粉过敏?”

“你装什么啊?”张柔气的都要哭了:“你看看我的手,我的脸!要是花粉再多一点,老娘就要没命了。你至于这么恨我吗?”

赵岭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不是,我真不知道你花粉过敏……”

“不知道?那你说,你送我花的目的是什么!”张柔质问:“你总不会无耻地说,你是在追求我吧。”

无耻的赵岭:“……”

他说是,会不会打死?

“你特么不是真想这么说吧?”张柔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赵岭,你当我是傻子,还是当你自己是傻子?”

傻子的赵岭:“……”

他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然而,看着张柔这满脸红疙瘩的样子,他硬是没敢开口。

赵岭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我看你过敏地挺严重的,要不然,我先送你去医院吗?万一加重了,可就不好了。”

“呵呵,用不着你,我自己去!”张柔警惕地看着赵岭:“谁知道你打着什么主意。”

“真没什么主意。”赵岭一脸诚恳地看着张柔:“我是真不知道你花粉过敏,看见你这样,我也有些过意不去。张柔,你真不至于把我想的这么坏。你可以当我是想要将功赎罪。”

张柔谨慎地看了看赵岭,大概是觉得赵岭应该也不至于太过分了,便勉强应了下来:“行。我最后最后,信你一次。”

“放心放心。”赵岭满口答应了下来。

他是开了车来的,直接就送张柔去了医院。

一路上安安稳稳,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张柔松了一口气。

“下车了。”赵岭殷勤地打开门。

“你让开,我自己能下车。我腿又没瘸。”张柔看着赵岭。

赵岭赶忙让开。

张柔下了车,赵岭赶忙去关车门。

然而,张柔今天穿的裙子,背后有个飘带的设计。她人已经走出去,飘带还在空中。

赵岭一关门,把飘带卡在了门里。

赵岭一看,赶忙去脚拦张柔:“你停一下,你的衣服带子……”

然而,他一拦,张柔一个没注意,直接被他绊了一脚,噗通一下摔到了地上。

这一个瞬间,赵岭整个人都蒙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张柔:“我……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么?”